谭甫仁迫降过周恩来的座机吗

天藏飞骑大草原 收藏 1 2693

20世纪70年代初,我国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大案--时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 员、昆明军区政治委员、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的谭甫仁和夫人王里岩被人暗杀。案件发生 不久,凶手就被发现,案情已基本清楚。因为案情重大,而且发生在"文革"期间,直到19 78年才结案。案子结束后,案情未向群众公布。社会上对案情有许多猜测。80年代以后,一 些报刊书籍也加入到流言传播之中,说谭甫仁是林彪线上的人;林彪企图暗害周总理,命令 谭把周总理的座机打下来,谭没有打飞机,而是将飞机迫降下来,林彪害怕事情暴露,便派 人把谭杀了。此说法流传很广,许多人至今仍被蒙蔽。我们都是年逾古稀之人,怀着对党、 对历史负责和给后人留下可靠依据史料的责任感,写成此文。

谭甫仁被害案件真相

1970年12月17日凌晨5时左右,谭甫仁和夫人王里岩在昆明军区大院内的寓所里被枪杀 。上午7时,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周兴在电话上向周恩来报告了情况,周总理当即作出三条 指示:⒈要组织抢救;⒉案子很可能是内部的人干的,要抓紧时间破案,重点是军区机关内 部;⒊成立专案组,由你直接负责,公安部派人协助。昆明军区根据周总理的指示成立了专 案组,开展侦破工作。新华社于12月23日发布一条400多字的消息,《人民日报》、《云南 日报》和全国其他各大报都刊登了消息。《人民日报》的消息如下:

新华社昆明二十三日电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部队政治委员、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 任谭甫仁同志,于一九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按:应为十七日)在昆明不幸逝世。终年六十 岁。

1968年3月24日晚上,江青在人民大会堂中央召开的驻京军队团以上干部万人大会上, 就"杨余傅事件"讲话时,斥责了所谓"二月逆流是个什么东西"后,气急败坏地连呼了三 句口号:"打倒谭震林!打倒谭震林!打倒谭震林!"并用右手高举着一个档案袋,向台下听 众大声说:"我之所以有气,一、我曾经保过他;二,现在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谭震林是个 大叛徒。"说完又将档案袋向大家晃了晃,示意证据就在她手里拿着。江青这一宣布,顿时 激起到会的不明真相的人跟着狂呼,整个大厅被一片口号声笼罩着。

三天以后,在东郊工人体育场召开有10万群众参加的所谓声讨"杨余傅"的大会上,江 青再次高呼"打倒谭震林!"

谭震林是我们党老一辈的中央领导同志中几个著名的工人出身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之一。 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的《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毛主席明白地写道:谭震林于1928年 5月20日,在湘赣边界特委于宁冈茅坪召开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23名委员之一,9月任 代理书记。10月4日,湘赣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又被选为湘赣特委委员、常委和书记 ,不久中共又指定他参加由毛泽东任书记的统辖特委及军委的前敌委员会,分管地方党的工 作。长征时期,谭震林留在井冈山,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战开始,国共合作,他率部 下山,编入新四军第三支队任司令员,在华东地区抗击日军,打了很多胜仗。解放战争初期 ,粟裕将军指挥的著名的苏中战役--七战七捷,就是由谭震林任政治委员参与领导并率部 参战的。人们都嬉称他为"谭老板"。"文化大革命"初期,谭震林任党中央政治局委员、 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主管农林牧副渔等方面的工作。

谭震林对于陈伯达、江青等人推行的打倒一切、迫害老干部的行为,极为痛恨。他在19 67年2月16日由周恩来主持召开的政治局日常工作的碰头会上,面对面地质问张春桥:"听 你说,上海科以上的干部全被打倒了,我不知道他们究竟犯了什么罪?难道这些人都是叛徒 、特务、走资派?陈丕显从小参加革命,是红小鬼,他有什么问题?几个大区书记、省委书 记,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让他们来北京?"

张春桥知道自己没理,就以"群众"作为盾牌,说:"我已经说过了嘛,是群众不答应 。"

"什么群众!老是群众,群众!"谭震林说:"还有党的领导嘛!不要党的领导,一天到 晚老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自己闹革命,这是什么东西?是地地道道的无政 府主义!"

"这样做是符合马克思主义原则的。"陈伯达在一旁帮腔。

谭震林站起身斥责说:"我早就看透了,你们的目的就是要整掉所有的老干部,改朝换 代。找蒯大富那伙人,把老干部一个个都打倒。好多老同志,革命几十年,结果落得个家破 人亡,妻离子散。我经历过多次党内斗争,这一次是党的历史上最残酷、最野蛮的一次,超 过了王明、张国焘。"

文革小组的人,无言回答,都低头不语。

谭震林继续说:"去年12月,我让农林部发一个通知,鱼汛期间集中力量捕鱼,渔轮可 暂不回港参加运动。这事,江青、陈伯达就要把我整成反革命,连着逼我检查四次,说我镇 压群众运动,破坏'文化大革命',反对毛主席的战略部署。你江青可以查查嘛,我从井冈 山到现在,哪一天反对过毛主席?!"

"江青同志、中央文革小组还是保过你的。"谢富治站在文革小组一边,帮着他们说话 。

"我用不着她保,我是为党工作,不是为她一个人工作。"谭震林理直气壮地回答。

"捕鱼问题是主席点了头的,希望谭震林同志正确对待。"康生冷冷地嘲笑说。

谭震林驳斥说:"我跟主席四十多年了,从来没反对过他。照这样,让你们这些人干吧 ,我不干了!不跟了!"他越讲越气,越气嗓门越大:"砍脑袋,开除党籍,你们随便吧,反 正你们有生杀大权!"说完转身要走。

"不要走!"陈毅提醒说:"要在这里跟他们斗嘛!"主持会议的周总理也要谭回来。 谭震林听从他们的话留了下来。

会后,谭震林在1967年2月17日,写了一封信,呈毛主席、林彪:

主席、林副主席及政治局全体同志:

本来,我在今天的会议上把该说的话已全部说完了,可我觉得仍有必要再写这封信。如 算斗争,这是我第三次反击,第一次是在前天的电话中,第二次是在会议上。我之所以要如 此,是到了实在忍无可忍的地步。

江青和中央文革小组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执行者,但他们根本不听毛主 席的指示……在全国到处挑起事端,制造混乱。江青竟能在政治局会议上,当着主席的面, 拍着桌子喊叫:毛主席,我要造你的反!主席是全党的主席,你江青算什么东西?……你把 主席放在什么地位,其狂妄骄横真比武则天还凶。

他们煽动红卫兵,疯狂揪斗老干部。大批老干部,省级以上的高级干部,除了在军队的 ,住在中南海的,几乎都挨了斗,戴了高帽,坐了飞机。许多人身体被搞垮了,弄得妻离子 散,倾家荡产的也不少,谭启龙、江华同志就是如此。他们在北京还搞了一个百丑图,到处 印发,我们党简直被丑化得无以复加了。

真正的修正主义反革命分子无人过问,而他们有兴趣的就是打倒老干部。只要你有一点 过错,就非整死你不可。手段之毒辣,是党内没有见过的。他们一句话,就把一个人的政治 生命送掉了。他们能执政吗?能接班吗?我怀疑。

我想了很久,最后下了决心,准备牺牲。但我绝不自杀也不叛国,也决不允许他们如此 蛮干。总理已被他们整得够呛了,总理心襟宽,想得开,常劝导我们等候下去。等候,等候 ,等到何时?难道等到所有老干部都被打下去了,再说吗?不行,不行,一万个不行!这个 反我造定了。下定决心,准备牺牲,也要斗下去,拼下去。……

谭震林将信光明正大的递给了林彪。

林彪看后,大为恼火。他在谭的信上批示:"主席,谭震林最近的思想意识糊涂堕落到 如此地步,完全出乎意料。现将他的来信送上,请阅。此致,敬礼。林彪 十九日。"然后 转交毛主席。

林彪希望毛主席在看了谭震林的信和他的批示后能有一个表态,以支持和实现他们打倒 谭震林的用心。然而毛主席看后只简单地批"已阅"二字,将信退给了林彪。

江青等人只有窥测方向,等待机遇了。

1967年秋天,南京军区政治部干部部的一位干部,给中央文革小组写来一封揭发信,说 谭震林1932年被国民党逮捕,关押在江苏省苏州反省院。她在信中将谭震林在反省院的化名 叫什么,关押多长时间,供了什么等等,写得有板有眼。江青接到这封信,喜出望外,信在 文革小组传阅后,转给了周恩来。

周总理对这封揭发信感到震惊,很是重视。这不仅因为揭发者是一位老同志,而且她又 在大军区政治部任干部部副部长,对干部历史关节上的政治问题,是很懂得其重要性的。对 这样的人亲自写的揭发信,当然不能等闲视之。随后由任中共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的正副组长 周恩来、陈伯达联合签名,向党中央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林彪,写了一份关于立案审查谭震 林被捕问题的请示报告。请示报告以揭发信为主要依据,强调了问题的重要性。

毛主席和林彪阅后,均在自己的名字上,用铅笔重重地画了圈,以示同意。1967年11月 中旬,谭震林的立案报告转给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二办公室饶漱石专案组,要他们负责审查 清楚。

饶案组接到谭震林的立案审查报告甚为重视,随即选调师、团级干部7人,负责审理。 审查小组的同志经过几个月的外调,反复核实,仔细审阅谭的档案材料,弄清了谭的历史上 各项重要细节,终于完全证实谭震林1932年在江西中央苏区任红十二军政治委员,一直没有 离开过红区,根本没有被捕过,自然,也就不存在关押苏州反省院一说了。因而说谭是叛徒 ,是毫无根据的。

在"杨余傅事件"发生前四天,即1968年3月20日的晚上,军委办事组副组长吴法宪在 京西宾馆十二层会议室,召集"二办"各专案组的正副组长开会。会上,吴法宪问饶案组的 正副组长:谭震林能定叛徒吗?他的材料你们上报了没有?

"根据我们已查到的材料,没有证据能够证实谭震林是叛徒,他压根儿就没有被捕过, 怎么能说叛变呢?!我们现在没有这方面的材料可以上报。"专案组的同志明确地作了回答 。

3月24日晚上,审查小组的同志在人民大会堂亲耳听到江青大声宣布:谭震林是个大叛 徒,并说有确凿的证据,使他们大吃一惊,还真的以为她掌握着什么新的材料,过几天必定 会转给专案组的。谁知大会过后,直到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垮台,江青也未能拿出什么" 确凿的证据"来。后来专案组的同志弄清,原来江青在大会上宣布的所谓"有确凿的证据" ,只不过是她看过的那封检举信而已。(责任编辑:晓虹)

谭甫仁同志于一九二八年二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五月参加中国共产党。历任连政 治委员、团政治委员、师政治部主任、旅政治委员、纵队政治委员、军政治委员、省军区政 治委员、武汉部队第二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政治委员等职务。

谭甫仁同志一贯忠于毛主席,忠于党,跟随毛主席干革命,几十年如一日,全心全意为 人民服务,对党对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

……

经过专案组和军区机关群众的努力,凶手终于被查到,案情逐渐被查明。凶手名叫王自 正,原名王志正,祖籍在河南省内黄县老解放区。1947年国民党军队占领内黄,王自正的一 个堂兄是反革命地主武装还乡团的头目,为了进行阶级报复,他带人枪杀了一个我党农村基 层干部。王志正参与了这次行动。后来,国民党反动派撤退,王志正也逃跑了。1948年河南 省大部分地区解放,王志正改名王自正,混入人民解放军。他编造历史,伪装积极,骗取领 导信任,由战士提升为干部,调到云南省军区法院、昆明军区法院工作,后来并入昆明军区 保卫部。他原来是保卫部的秘书,负责保管文件、印章及部里的日常杂务,主要工作是管理 保密室。1970年4月,王自正刚被提升为文山军分区保卫科科长,尚未到职,因为历史问题 暴露,被隔离审查。在被审查期间,他对参与杀害我基层干部一事供认不讳,但是对当时他 本人是否带了枪,是否开了枪,一会儿承认,一会儿又推翻,组织上也没有掌握这方面的事 实和证据,审查了7个月,无法定案。王自正对前途感到绝望,产生了阶级报复思想。他利 用隔离审查地点警卫工作的漏洞和保卫部保密室在他被隔离审查后没有更换密码锁号码的疏 忽,逃出隔离地点,潜入保卫部保密室,盗取两支59式军用手枪。1970年12月17日凌晨,他 越墙进入谭甫仁住宅,枪杀了谭甫仁夫妇,作案后又潜回住地。经过发动群众提线索,发现 王自正有重大嫌疑。就在专案组派人去取他的指纹鞋印的时候,王开枪打伤工作人员,然后 开枪自杀。专案组根据现场留下的指纹、鞋印、弹头弹壳,以及王自正留下的笔记,确认王 就是杀害谭甫仁夫妇的凶手。在进一步调查案件的过程中,军区保卫部部长景儒林认识到自 己责任重大,因为凶犯王自正原来是保卫部的人,王的历史问题是他负责审查的,枪是从保 卫部偷出去的,谭甫仁的警卫工作是保卫部负责的。他深感内疚,自缢身亡。

专案工作拖了八年,工作人员几经调整,没有查出其他情况。1978年专案组为昆明军区 党委和云南省委起草了结案报告,主要内容是:杀害谭甫仁及其夫人王里岩的凶手是王自正 ;本案的性质属阶级报复,系反革命分子王自正个人作案。景儒林的自杀,是他自感责任重 大、"没脸见人"而采取的极端行动,与本案无涉;由于凶手自杀以及事过境迁,某些与本 案有关的细节已无法查清,没有必要再查了;鉴于本案已破,侦破工作完成,从现在起,专 案组的工作宣告全部结束,予以撤销。结案报告经昆明军区党委和云南省委批准后,上报党 中央和国务院。华国锋、叶剑英、纪登奎等中央领导圈阅了报告,圈阅件退还给昆明军区。 侦破工作正式结束。

谣言的出笼和传播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南方一家杂志刊登了一篇文学题材的文章《司令部的枪声》,描 写林彪集团命令某大军区的司令员用导弹攻击一架民航飞机(实际上是周恩来总理的座机) ,这个司令员没有用导弹打飞机,而是把飞机迫降下来。林彪集团为了杀人灭口,派人把这 个司令员暗杀。虽然文章没有明指昆明军区,没有写出政治委员的身份和谭甫仁的名字,但 是非常明显,就是影射谭甫仁的。这是"谭甫仁迫降周总理座机"始作俑者。

随后,其他报刊相继刊登文章,而且明确写有谭甫仁的名字。《西湖》杂志1988年第5 期刊登了《"文革"中震惊全国的谭甫仁被刺案经过》,大意是:谭甫仁是林彪在云南的代 理人。谭甫仁在被刺前五天,接到一个从北京打来的绝密电话,当天他到了飞机场。这时有 一架从东北方向飞来的民航飞机,经过昆明飞向越南。谭甫仁本来要发射导弹击落这架民航 机,临时改变主意,指挥三架喷气式战斗机起飞将其迫降。民航机降落后,从飞机上走下来 的是周恩来总理。林彪怕事情泄露,所以杀人灭口。谭甫仁是被军区"保卫部一科科长汪之 真"刺杀的。汪之真曾经当过还乡团的中队长,并有血债。"保卫部长金树立"抓住汪之真 的这个把柄,指使汪之真刺杀了谭甫仁。案子发生后,汪之真和金树立先后自杀身亡。案子 到最后不了了之。这篇文章被《吉林日报》编辑部编的《〈文摘旬刊〉精选本》第四集转载 。虽然通篇都是无稽的谣言,但是造谣者显然知道有关昆明军区和此案的一些细节。例如: 保卫部长"金树立"是景儒林的谐音,凶手"汪之真"是王自正的谐音,"汪之真"参加过 还乡团,等等。如果不了解昆明军区的情况,这样的谎言是编不出来的。

1996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一书。此书作者张涛之,是张涛的笔 名。该书第七十九回的标题是"蓝天行刺迫降总理座机,黑夜动武暗杀政委夫妇"。内容要 点是:谭甫仁是林彪的老部下,他由林彪推荐,从工程兵调到昆明军区。1970年12月,秘书 交给谭甫仁一份机密电报,电报命令他:"此月某日,将有架从缅甸飞来的民航机,该机经 过昆明时,务必击毁之。"谭甫仁不敢无缘无故地打民航飞机,但密令又不能不执行,于是 想出了一个折衷办法,将飞机迫降。到了指定日期的前一天,谭甫仁拿起电话,要通了昆明 军区空军司令部:"我是谭甫仁。我命令,你们立刻准备好几架战斗机,听候调用。"第二 天,谭甫仁进入作战室。空军作战室向他报告:"发现一大型目标,是民航机,正由缅甸方 向飞来,接近昆明。"谭甫仁立刻命令:"战斗机起飞,包围民航机,使其在昆明机场迫降 。"谭甫仁率一大帮军人到机场等候。飞机降落后,谭甫仁坐车带兵疾驰到飞机跟前,准备 逮捕从飞机上走下来的人。结果走出来的是周总理。总理严厉质问谭甫仁:"你为什么要迫 降我的座机?是谁指使你这样干的?"谭甫仁回答:"我不知道是总理的飞机,我该死!" 总理命令他:"你不要解释了,立刻向中央写出报告,交代清楚。现在你把跑道和航道让开 ,我要马上起飞。"当天晚上,一个军人上了谭甫仁住的二楼,将谭甫仁夫妇枪杀。中央对 谭甫仁被刺案非常重视,派来了由公安部、总政治部、中央文革小组负责人组成的中央调查 组来到昆明调查此案。经过调查,凶手是原来谭甫仁的卫队长,使用的凶器是保卫部的两支 手枪。这个人因为参加过地主武装还乡团,被隔离审查。案子发生后,在保卫部长和一个保 卫干事去隔离室看卫队长时,卫队长向保卫干事开了枪,然后逃进厕所自杀。中央调查组组 长提出:"我看保卫部有问题,得清查一下。"在中央调查组决定对保卫部长进行隔离审查 的时候,保卫部长上吊自杀。该书的结论是:"线索被掐断了。谭甫仁一死,迫降总理座机 的案子无从问起。保卫部长一死,谭甫仁被刺一案的案中之案成为千古之谜。"还是这本书 的作者张涛之,在1999年6月4日《海南特区法制报》上发表一篇《周总理飞机迫降始末》, 重复上述内容。不过有一点说得更加具体,说谭甫仁接到的密电是林立果发来的。《生活文 摘报》、《老年文摘报》先后转载了此文。虽然事情的经过编得绘声绘色,活灵活现,其实 都是无中生有的谣言。

事实揭穿谣言

一、1970年周总理没有出访越南和缅甸

根据报纸记载,1970年周恩来没有访问过越南和缅甸。根据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周 恩来年谱》,周总理在1970年没有访问过任何东南亚国家。我们查了《现代中越关系资料选 编》,周总理访问越南一共有3次,时间分别是:1956年11月18日,1960年5月9日,1971年3 月5日。据《当代缅甸》记载,周总理访问缅甸一共有6次,时间分别是:1954年6月下旬,1 955年4月中旬,1956年12月10日至12日,1960年4月15日至19日,1961年1月上旬,1964年2 月。另据昆明军区司令部大事记,1970年周总理没有来过昆明。

此外,据当时的国际形势而言,周总理秘密访问越南或缅甸也是不可能的。1970年越南 战争正在进行,虽然这时越美已经进行和谈,美国空军停止了对越南北方大部分地区的轰炸 ,但是整个越南仍然处于战争的环境中,美国的航空母舰还在越南外海游弋。1970年5月20 日毛主席发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全国掀起支 持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的高潮,中美关系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如果1970年12月周总理乘 一架单独的民航飞机秘密飞往越南,是非常危险的。而且1971年3月5日周总理公开访问了越 南,在此前80天没有必要进行一次非常危险的秘密访问。同样,周总理在这个时候秘密访问 缅甸也没有可能。1967年6月,缅甸当局排华反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强烈抗议,并 宣布不再派回驻缅大使。1969年11月,缅甸领导人表示希望恢复中缅友好关系,两国关系开 始松动。1970年11月,缅甸新任驻华大使抵达北京。1971年3月,中国新驻缅大使到达仰光 就任。在谭甫仁被害案件发生的1970年12月,中缅关系刚开始趋向正常,中国还没有向缅甸 派驻新的大使,在这种背景下,周总理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秘密访问缅甸。

二、谭甫仁没有权力指挥驻昆明的作战飞机执行任务

昆明军区防区内原来没有空军。20世纪60年代初,我军作战飞机进驻昆明,并建立了昆 明军区空军指挥所,简称"空指"。直到昆明军区撤销,并不存在"昆明军区空军"这么一 个单位。"空指"直接由军委空军指挥,昆明军区对"空指"没有作战指挥关系。除非军委 正式授权,昆明军区首长没有权力指挥驻在本防区的作战飞机执行任务。当时昆明军区能够 指挥的飞机,只有两架小型的伊尔-14客机,作为军区首长下部队时的交通工具。而所谓" 迫降周总理座机"的作者说,有一个"昆明军区空军司令部",谭甫仁拿起电话就可以通过 它指挥作战飞机执行任务,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林立果这时已经是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如 果他要驻昆明的空军执行什么任务,完全可以直接向昆明军区"空指"下命令,根本无需通 过昆明军区指挥员。通过昆明军区指挥员,既绕弯子,又达不到目的。"迫降周总理座机" 的文章刊登后,原昆明军区"空指"副政委赵世英说:"我当时就在那里担任领导工作,怎 么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三、谭甫仁是林彪在云南的"代理人"吗?

谭甫仁来昆明以前,是解放军工程兵政委、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办公室主任。他是怎 样到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而后到云南工作的呢?王克学从1966年3月起担任谭甫仁的秘 书,了解事情的全过程。他说,1967年7月,谢富治、王力在武汉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七・ 二�"事件,事后中央将武汉军区陈再道司令员、钟汉华政委等集中到北京办学习班。谭甫 仁原来是武汉军区政委,对那里的基本情况熟悉,被中央选中在学习班任领导工作。谭甫仁 在处理武汉问题中,实事求是,办事公道,依当时的标准来看,效果是好的。学习班结束后 ,中央推广它的经验,把谭甫仁留下担任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办公室主任。1968年初,中 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办了个云南班,把云南军内外的主要领导人和两派的代表人物集中到北 京学习,解决云南两派联合的问题。1968年6月,中央决定派谭甫仁主持云南工作。

1969年初,昆明军区有两位领导从军委办事组邱会作那里得到"交底":谭甫仁是哪个 司令部的还不太清楚。对谭甫仁要提高警惕,不能跟得太紧。接着,由林彪死党把持的军委 办事组把谭甫仁在具体工作上的两个得力助手调走,对谭施加压力。谭甫仁明白是谁在整他 ,但是没有办法。

所谓谭甫仁是"林彪在云南的代理人",他来昆明是"林彪推荐"的说法,没有任何事 实根据。云南在清查林彪反党集团罪行的斗争中,没有人提出过这方面的问题或线索。

四、在侦破谭甫仁被害案件中,没有发现过任何"谭甫仁迫降周总理座机"的事实或线 索

谭甫仁被害案件侦破工作进行了八年。先后直接领导和直接参与办案的人员,有大军区 级干部3人,省级干部1人,军级干部6人,厅级干部2人,军队师团级干部和地方处科级干部 四五十人,还有公安部派来的处长和工作人员。虽然这些人对谭甫仁在云南工作的看法和办 案的指导思想可能有差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都是党长期培养、久经考验的干部, 在涉及阴谋暗害周总理的大是大非问题面前,专案组的人员绝不可能对党隐瞒真相。假若谭 甫仁"迫降周总理座机"真有其事,他一个人也是干不出来的,按照制造作品者的说法,这 件事牵涉到昆明军区机要局的工作人员(军内的电报要经过他们)、昆明军区司令部作战指 挥部门的人员、"昆明军区空军"的首长、"昆明军区空军司令部"作战指挥部门的人员、 航空兵部队的首长和作战指挥部门的人员、战斗机驾驶员、地勤保障人员,还有谭甫仁的秘 书、司机和跟随他的"一大帮军人",等等。在全党全民揭发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罪行的斗争 中,难道这些人都是谭甫仁的"同伙",不向中央报告和揭露吗?作品中说谭甫仁遇害是在 "迫降周总理座机"的当天或五天之后,如果真有其事,当时周总理不可能作出前面提到的 三条指示,新华社不可能在谭被害后的第六天发布给谭应有的正面评价的消息。在"四人帮 "被粉碎以后,正是查清这件事的最好机会,这时昆明军区和云南省委绝对不敢随便作出谭 甫仁被害案件是个人作案的结论,并解散专案组,中央也不会同意。

五、党对谭甫仁的评价没有变化

20世纪80年代初,军委决定公开出版《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给我军中将以上的 高级将领每人写一篇小传,加上照片,收入书中。出书以前,云南省某单位派一位负责同志 去北京,向军委提出意见,反对把谭甫仁的小传收入书中。他列举出谭甫仁的5个问题:1� 在云南搞"划线站队",伤害了许多干部群众;2�准备兴建"红太阳广场",拆了工人文 化宫;3�在滇池搞"围海造田",破坏了昆明的环境;4�在云南不执行统战政策;5�中 央对谭甫仁没有作结论。军委当时的一位领导人亲自接见了云南来人,答复说:"文革"期 间全国各地都有两派之争,有的地方比云南更厉害,两派都说自己是正确的,其实都是错误 的;兴建"红太阳广场"不是云南一个地方的事,有些地方已经建成;"围海造田"等都是 工作中的问题;中央对谭甫仁的看法,已经写在他遇害后新华社发布的消息中,不需要再作 什么结论。《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于1987年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收入了谭甫仁的小 传和照片。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