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飞行员冲击直10高难动作:周边紧张想争口气

2012282327GYQ 收藏 0 449

李魁元,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航空兵风雷飞行表演队队长(下文简称陆航飞行表演队),1980年进入保定第二飞行预备学校,自此飞行情结开始萌芽。他先后驾驶过初教6、直5、直9,现在驾驶直10武装直升机,并在探索直10全部的飞行潜能。 16岁的飞行兵

1979年,15岁的李魁元是河南郑州13中面临高考的学生,恰逢部队招飞,李魁元作为全市仅有的20多个体格甲等的少年通过了考核,却因为年龄太小,没能成行。高考失利后,李魁元选择复读一年,再次遇到部队招飞,机会再没有理由溜走了。他瞒着家长报了名、通过了审核后他骄傲地回家宣布:“我考上飞行员了!”

从保定第二飞行预备学校开始,李魁元最开始驾驶的是初教6。因为扎实的理论功底和孜孜不倦的钻研精神,他毕业后留在学校,在1983年到1988年间一直担任飞行教员。之后调入陆航直升机大队,开始飞直9,积累了近600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是陆航中飞直9小时数第一人。直到两年前开始改飞直10。

虽然不是第一批改装直10的飞行员,但2005年李魁元就见过直10。李魁元作为飞行员,为设计师提出了一百多条改进意见,大大增强了直10的操纵性。现在直10上的一些设备,很多都是根据他的意见来设置的。

硬杠杠卡出的精英

2011年,陆航开始装备直10。当时改装飞行员的条件是担任过机长,满足一定的飞行时间,43岁以下……因为条件苛刻,符合条件的飞行员并不多。领导研究后决定放宽年龄限制到45岁,时年45岁的李魁元便改飞直10。

在做出成立陆航飞行表演队的决定后,李魁元被任命为队长。队员从哪里来?选拔过程是严苛的:理论考核必须达到80分以上,体能考试包括旋梯滚轮,3000米跑等科目,驾驶直9要500小时以上,并担任过机长……千挑万选,才有了目前表演队的8名队员,但李魁元说:“我们还要继续考察飞行员,并不一定都能够留下来。”

和一般飞行员相比,表演队飞行员要有扎实的理论功底,能够分析高难度动作、飞行事业心,喜欢钻研。另外还要胆大心细,有冒险精神,心理素质好。很多飞行员飞得很好,但害怕大动作。面对危险动作,绝大多数人都会有心理负担。以这样的标准来看,一百个飞行员里能够选出一两个符合条件的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李魁元理想中的表演队,至少编配有20名飞行员,这意味着长期的人才选拔和考察。

“提着命”探索直10新动作

在改装直10的过程中,李魁元发现,与直9相比,直10的设计理念很先进,从理论上来看,直10能够完成难度较高的动作,但还没有人来做这一尝试。李魁元就萌发了自己尝试的想法。

当记者问到他当时为什么敢下这个决心时,李魁元回答:“我觉得直10是先进的直升机,但说得再好,性能再好,一些动作做不出来,我们在国际上还是没有地位的。虽然我已经快50岁了,一辈子平安富足,但我就是过不去心里这个坎儿。看到国外飞机的表演视频,我就总想直10能做该多好。再加上现在我国周边形势紧张,我就想争这口气。我问过总师翻筋斗、横滚等动作能不能做,总师当时的回答是‘理论上应该能做’,虽然这个答案比较保守,但他们心里一定也是想要实现这些动作的。”

当时家里人和上级都不知道李魁元要尝试这些动作。因为他怕家里人会担心,所以不可能提前让他们知道。后来李魁元的女儿问他这些动作怎么来的,他就说:“都是日常做过很多遍的,很熟了。”至于上级,这些动作是要上报的,当时没人敢拍板决定。所有的表演动作都是日常训练时慢慢练出来的。后来领导知道了他在做的动作,也就默认了,“他们了解我这个人。”李魁元笑着说道。

不仅家人和领导不知道,就连朝夕相处的机务人员也不知道李大队长要做什么,李魁元每天飞的动作量比较大,就叮嘱机务重点维护传动系统、操纵系统等容易受力的部位,但他不敢说要干什么,因为估计说了机务要笑:“那怎么可能!”

既然可以练动作了,那飞行动作的设计灵感从哪儿来呢?国外直升机表演视频成了主要的参考资料,而且是武装直升机和民机的都看。一旦某个动作李魁元心里有了数,他先试试,试成功了然后带着大家练。比如说翻筋斗的试验,就是一次次试出来的。刚开始只敢驾驶直10盘旋到倾斜角度最多六七十度,然后一点一点增大角度,最后到了90度,控制住,然后稍微过点,还能控制住,最后改出……筋斗终于成功了!

筋斗这个动作最开始是为2012年的珠海航展准备的,那是直10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当时李魁元想表演新动作,就准备了一个斜筋斗。但上报时被上级否定了,因为大家都没看过,安全性未知。珠海航展过后,他就继续研究,到现在,就可以180度直翻筋斗了。这个动作第一次成功时李魁元太高兴了。他不是为自己高兴,而是作为中国人的骄傲——“这可是我们自己的直升机!”这个动作的风险在于直升机的瞬时受力很大,达到3G。飞机强度够不够当时是不知道的。飞到现在证明了,直10是没问题的。

驾驶舱内的故事

李魁元有严重的椎间盘突出、膨出,病因都归于高强度的飞行。作为直9和直10的飞行教员,他几乎包揽了所有高难度科目的带飞教学。同时,对于陆航飞行表演队的所有队员来说,高强度训练也是日常的一部分:每天三到四小时、一周三到四天的普通科目训练,或是每次一小时的表演科目训练。“表演科目的时间会缩短,但强度并不低,一个小时,可能比得上普通科目十个小时的强度。”李魁元说。

表演飞行的强度之大,从飞行员的飞行服就能看出来。虽然直10驾驶舱配备了空调,但表演时短短二三十分钟就足以湿透李魁元的衣服。一方面飞行员精神高度紧张,另一方面,飞行动作需要较大的控制力。常常是汗都快流到眼睛里了,他趁着动作衔接的空隙用手抹一把,然后继续下一个动作。每次下飞机,后背都会湿透。到了飞行表演当天,李魁元会在飞行服里再加一件衣服:“里面的都湿透了,外面就好点,还能让大家看看。”

至于飞行中的惊魂一刻,李魁元经历的并不少。驾驶直9做跃升倒转时,仪表曾出过故障,无法显示数据,只能凭借肉眼看着外面的情况来做,幸亏李魁元有丰富的驾驶经验,才使飞行化险为夷。飞直10时,有一次李魁元尝试筋斗,进入高度稍微低了些,扣过的角度稍大一点,结果直升机加速俯冲后,退出高度只有四五十米,下面树林的树梢清晰可见。正是这样一次次的勇于尝试、细微矫正,才有了天津直升机博览会上直10那精彩的表演:“我要在一百米高度进入动作,一百米高度退出,做到动作柔和、速度平稳、安全。”

提振士气,走向世界

风雷飞行表演队的成立,无疑具有深远的意义:首先,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武装直升机表演队,“风雷”无疑能够增强中国陆军航空兵的影响力、提高国际地位。其次,成立表演队能够创造一个飞行精英共同钻研飞行技艺的环境。天津直博会上,直10表演了“双机绕飞”动作。李魁元驾驶僚机。对长机来说,这个动作很简单;但对僚机来说,这是个很危险的动作。除了要一直保持30米的间距,还要拉到50度,然后转身改出……这种全心信任,需要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团结来铸就。第三,成立飞行表演队对部队战斗力提升具有重大意义。直10装备部队后,改装的飞行员越来越多。但直10的性能大家并不是很清楚。“风雷”飞出新动作,部队的信心就大增,大家钻研飞行的积极性便高涨,日常训练科目更是放胆去飞。

对于风雷表演队,李魁元的愿景是走出国门,走向世界:“1984年,我看到美国空军‘雷鸟’飞行表演队的飞行表演,我当时很伤心,我想,我们的飞机啥时候也能飞这样的动作呢?一方面,我们的飞行员要好好飞,另一方面,也需要好飞机的配合。现在直10出来了,我们的装备好了,动作做得很漂亮,我们就有信心走出去,向世界展示。现在直10的动作,毫不夸张地说,是世界顶尖的动作,机动性能上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我有信心!”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