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某新型国产地空导弹直刺苍穹。

这是一个特别能战斗的先进连队:多次随营轮战,14次参加演习演练、国庆阅兵、抢险救灾……表现次次令人刮目相看。这就是兰空导弹某营一连,作为全军首批换装某新型国产地空导弹的部队,他们紧紧扭住能打仗、打胜仗这个强军之要,瞄准强军目标,献身强军实践,成就了一支骨子里透着军人“血性”的“地导尖兵”。

记者驱车造访了火热的兰空导弹某营一连。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渐渐明白:血性,正是这个连队打不垮的钢铁脊梁和磨不掉的精神底气,那是一股不怕死的虎狼之气,是一股见第一就争、见红旗就扛的拼劲,是一股捍卫荣誉到最后一刻的韧劲……

装备是他们的第二生命,危及到“生命”的那一刻,他们敢——

一连官兵有了任务就兴奋!7月的西北大漠,太阳炙烤着大地,路边的石头仿佛也脱了层皮,股股热浪拍击着身体,让人焦躁不安慵懒无力。然而,驻训于此的一连训练场上,官兵龙腾虎跃,口令声声震耳,动作干净利落,比天气更热的是大伙的训练热情。

“刀在石上磨,人在苦中练。”走下训练场,连长张毅回忆连队多年前的一次遭遇,那场“战斗”他们打的太苦太难……

那年,刚过完春节,部队外出驻训。一天深夜12点,熟睡中的战士龚富斌突然惊醒,帐篷里风咋这么大!抬头一看,早已是“天”当了被——帐篷顶被吹跑了。

“不好,沙尘暴!”其他战友也陆续惊醒,跑出帐篷,风沙夹杂着石头,拍在脸上生疼。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声,“兵器还是展开状态,快上阵地!”忙乱中虽辨不出是谁的声音,但“快上阵地”却清楚响亮。

风太大,根本站不住,怎么办?——爬!

爬到了车边,撤收兵器还必须得到车顶上去。龚富斌身强体壮,主动向车顶爬去。摸到天线后开始拆卸,瞬间一股强风将他直接卷起,重重拍在车顶。剧烈的疼痛后,鲜血渗出了衣袖,但他硬是忍着剧痛把天线拆了下来。

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两枚导弹呼啸而出,划出壮观弧线。

终于,天亮了,沙尘暴停了,生活区一片狼藉。帐篷飞的飞,破的破,连食物和水也没了踪影。阵地上,支援和保障车辆却将主战装备团团围住,阵型是那么的整齐。装备迷彩虽破烂不堪,混杂在裸露金属表面上的点点血迹却又是那样耀眼……

就这样,他们在每两个人一天只有一瓶水、一包方便面和一包榨菜的情况下坚持了两天三夜,顺利完成了任务。事后得知,当晚的10级沙尘暴,瞬时最大风力达13级,他们是参演部队中唯一没有发生装备故障的单位。总部慰问的领导视察后,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这支部队有血性,上了战场能打胜仗!”

一切只为胜利,即便不是在战场上,他们也——

一连官兵个个都想工作在主战岗位。副连长姬明超刚来连队时,被分到指挥控制专业,第一周的理论考试考了47分。当成绩公布时,本科毕业生,竟没考过高中学历的战士,“感觉像是烙铁挨在了脸上,火辣辣的。”

时任连长田颖找到他:“是不是专业不对口,如果感觉很吃力,给你换个岗位。”本是善意的询问,却让姬明超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指控车是连队主干专业,攻不下来而转岗,哪是一连官兵的做派?“不,连长,给我半年,我一定把5个专业岗位全部拿下。”

从此,他每天早起一小时、晚睡一小时,从保密室借来书自学,别人训练后休息,他还抱着书扎在学习室。半年后,他找到连长,请缨考核。看着姬明超理论知识对答如流、战斗操作熟练利落,田连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小子有拼劲,是个好苗子!”姬明超会心地笑了。

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利剑出鞘。

2009年国庆前夕,助理工程师许刚和战友们一起,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首都国庆阅兵刻苦地训练着。然而,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他——180斤的体重怎么也减不下来。尽管一直在保持大运动量、严格控制饮食,可每次站在秤上,许刚总要怀疑,自己就是那种“喝凉水也发胖”的人。

眼看离考核还剩不到一个月,许刚心里说不出的着急。有人开玩笑,“你这体质就减不下来,算了吧!”“到了阅兵村,就一定要过天安门,否则就是耻辱!一连的兵绝不能干这事!”许刚下定决心:“拼了!”为了能瘦下来,每次吃饭,他吃到感觉不饿就立刻放下碗筷;每天跑完两个五公里后,别人休息时,他还在跑……

半个月后,战友们发现,许刚真瘦了,脸变小了、肚子没了、身材更“苗条”了。不到一个月,他减了整整40斤。最终,许刚顺利通过考核,如愿接受检阅。当他骄傲地敬着军礼从天安门前走过时,他觉得之前的一切付出都值了,更重要的是——没给一连丢脸!

崇尚荣誉是他们的本性,脱下军装的那一天,他们仍然——

一次,下士司机赵博林被借调到外单位帮助工作,开车时精力一时不集中差点蹭了车,因此连队暂时停了他的车。

回连队后,赵博林一直闷闷不乐。让他难受的,并不是被停了车,而是下车后外单位司机不屑的眼神和那一句嘀咕:“老先进的司机也不过如此……”于是他主动找连长作检查:“连长,我给连队摸了黑,你怎么处罚我都行,别停我的车,让我参加司机复训,我要把这个脸挣回来。”

得到连长同意后,赵博林铆着劲儿参加了司机复训。3个月后的一天,赵博林捧着旅驾驶员专业比武第一名的奖状去找连长,“连长,这次我没丢人。”

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正在维护雷达装备

2009年11月底,老兵退伍的最后几天里,连队接到上级指示,军区空军要进行作战能力评估。按照常规,最后几天里,老兵们是不上阵地、不碰装备的。可问题是连队号手不够,要是考核不好,砸了连队先进的牌子不说,旅里也会因此受到牵连。连长田颖正拿着花名册发愁的时候,有人在门外喊报告。

让田颖没有想到的是,推门进来的是连队所有即将退伍的老兵,“连长,让我们上吧,最后再摸一次装备,我们保证一定站好最后一班岗!”那一刻,看着这群老兵真挚的眼神,田颖像打翻了五味瓶。

还有一天老兵就要离队了,按照惯例要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营长找到田颖,“可能仪式一结束就要开始考核,没问题吧?”“我们连的兵你放心!”田颖拍着胸脯向营长保证。

帽徽、领花和肩章已经全部摘下,取而代之的是胸前鲜艳的大红花。当军歌最后一次响起,所有老兵缓缓举起右手敬最后一个军礼的时候,他们的双眼早已满含热泪,有的甚至失声痛哭。

“呜——”,就在此时,一等号令响起,考核提前了几分钟,所有人闻令而动,快速向阵地奔跑。这些明天就要离队的老兵,抹掉泪水,再次投入战斗。跟在老兵身后的连长田颖,早已泪流满面。

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夕阳下,导弹部队剪影

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导弹部队机动中

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紧急集合

中国西北发射某新型导弹震撼画面

从胜利走向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