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杂谈关公的刮骨疗毒!

乱舞2010 收藏 61 30354
导读:关公的刮骨疗毒,家喻户晓,流传千古。但是仍然还是有质疑者,质疑者主要有两方面的异议,最有力最能颠覆刮骨疗毒存在的论据就是华佗根本不可能为关公刮骨疗毒。 因为,襄阳之战在公元219年,而佗哥在公元208年就被曹阿瞒给拷死。怎么可能在死后10年,还能出现在荆州,为关公刮骨疗毒? 我们说这个质疑是对的,玩三国杀的朋友就知道了,佗哥有两项绝计:急救,青囊,手中红色的卡牌可以当血用;弃任何一张手中的卡牌,可以恢复任一将领一滴血。 结果,这两项技能被罗先生学到手,不停的为佗哥补血续命,按理,佗哥在建安


杂谈关公的刮骨疗毒!


关公的刮骨疗毒,家喻户晓,流传千古。但是仍然还是有质疑者,质疑者主要有两方面的异议,最有力最能颠覆刮骨疗毒存在的论据就是华佗根本不可能为关公刮骨疗毒。

因为,襄阳之战在公元219年,而佗哥在公元208年就被曹阿瞒给拷死。怎么可能在死后10年,还能出现在荆州,为关公刮骨疗毒?

我们说这个质疑是对的,玩三国杀的朋友就知道了,佗哥有两项绝计:急救,青囊,手中红色的卡牌可以当血用;弃任何一张手中的卡牌,可以恢复任一将领一滴血。

结果,这两项技能被罗先生学到手,不停的为佗哥补血续命,按理,佗哥在建安十三年,就被曹阿瞒给害死。

但是,直到建安二十四年,佗哥还能飘然过江,来到北伐前线,帮关公刮骨疗毒,建安二十五年,又出现在许都,给曹阿瞒治头风,就因为说了要用斧砍开阿瞒的头,取出风涎,就可治愈阿瞒的头风,便被多疑的曹阿瞒当做关羽的同党,下狱身死。

历史上,佗哥应该是在208年左右过世,当然,确实也是曹操害死的。后来,曹阿瞒那会称象的爱子曹冲得了重病,却无人能治,曹阿瞒才认栽,写了一千遍的悔过书:吾悔杀佗哥也!吾悔杀佗哥也!

历史上明确记载,曹冲病死于建安十三年,曹阿瞒哭的是昏天黑地,当时,曹丕却是欢天喜地,但还是假惺惺的宽喻曹阿瞒。

曹阿瞒边哭边骂道: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可见,要是曹冲能活下来,曹丕这厮能不能上位,还不定呢!

佗哥还在曹冲之前就被曹阿瞒给害死了,当时,荀彧还曾为佗哥求情,曹阿瞒竟说:不忧,天下当无此鼠辈耶?

把一代神医当做一个鼠辈?这个曹阿瞒还真是一代豪杰啊,到了自己爱子活活病死没人能治时,他该知道什么叫做报应了吧!

襄阳之战,在公元219年,曹操之死,在公元220年,罗先生整为佗哥补血续命了12年之久,罗先生不容易啊!

其实,罗贯中所以把关公刮骨疗毒的功绩算到佗哥身上,也正因为佗哥确实是一代神医,外科正高级别的主任医师。

除了关公刮骨疗毒外,建安二年,佗哥还能南下过江,帮东吴的周不屈治十二余枪伤疮口,更早些时候,还能帮吴将董袭治刀伤。

这些事情,史料都较难考,但是,“莫非昔日医东吴周泰者乎?”却讲的那样的从容,那样的真实,真是应了假不假,白玉为堂金为马。

综上所述,佗哥是不可能为关公刮骨疗伤了,然而,却完全不能颠覆关公的刮骨疗毒的历史事实,

“时羽適请诸将饮食相对,臂血流离,盈於盘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这是史书里明确记载的了。

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关羽为流矢所中,贯其左臂的时间点不在公元219年襄阳之战进行时,而是在208年之前,那就有可能是佗哥为其实施了这一次的外科手术。

因为佗哥的活动范围,主要也是在河南,江苏,湖北,安徽一带,而关羽那些年,也是在这一带活动,会不会是在袭杀车胄攻夺徐州一战中,为流矢所中?

因为佗哥曾帮陈登治过病,在徐州的知名度是很大的,这种可能性应该也是有的,不过,从关羽传的顺序看,可能性不是很大,暂且存疑。

如果不是佗哥为关公刮骨疗毒,那史书中的那个“医”,到底是谁?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吗?一个普通的医生,能够实施刮骨疗毒这样的精准的外科手术,他还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吗?

我有一个假设,这个医若不是佗哥,会不会是东汉末年另一个神医张仲景?但是,外科手术,是佗哥的强项,似乎不是张机的强项,佗哥因为要常在病人身上动刀,为了减轻病人的痛苦,还发明了麻沸散,这好像是世界上最早的麻醉药了。

张仲景虽然是个医圣,但是,用药查病比较高明,至于动外科手术,似乎没有很有说服力的临床案例。

那如果不是张仲景,不是华佗,到底那个为关公实施刮骨疗毒的外科手术的神医,是谁呢?有这么高超的医术,为什么不能像张仲景,华佗,董奉,留名后世?

这是一点遗憾啊!

转回关公的刮骨疗毒,另外的质疑者提出,刮骨疗毒而没有用麻沸散,那种用刀割在骨上的疼痛感,是常人可以忍受的了的吗?

说的也是,平常的人,要是摔一跤,破了口,流了血,就觉得疼痛难忍。更何况是要用刀在无麻醉的情况下,把肉割开,直到看见森森白骨,血流如注,盈于盘器就不说了,再用刀在骨头上刮,那种痛苦,是不是比凌迟处死还残忍啊?

关羽他就真的能忍受?还是后人为了塑造关羽战神的神话,故意夸大他的忍耐力?

我个人自然也不能相信,关羽有如此超乎常人的忍耐力。

但是孟子说的好,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关羽是世之虎臣,钦定万人敌,没有一些超于常人的本事,能够霸占武圣的位置,历经千余年而不变?

对照历史,刮骨疗毒并不是不可能,在中共的核心领导中,也有两个这样的案例,一个就是刘伯承,刘元帅年轻时,一次战斗中,右眼负伤,急需手术,主刀的德国医生就要给他麻醉,然后实施手术。

但是刘元帅坚定的说,我不需要麻醉,德国医生惊道:“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不麻醉就手术,那疼痛,哪里是常人能忍受的?”

结果刘元帅坚持不用麻醉,硬是清醒万分的由德国医生在自己的脸上完成了眼部手术,手术后,德国医生不由大赞,中国的军神,中国的军神。

这外国佬,应该不会想到,在东亚病夫之国里,竟然有这样的意志坚定的人物。

另外一个,更是中共早期的核心人物,王稼祥,曾经和毛主席,周总理组成中央军事三人组。这个王主任,在苏区时候,正赶上常凯申公和中共较劲,频繁的进攻苏区。一次围剿,二次围剿,三次围剿,第四次围剿时,王主任被飞机投下的炸弹炸穿了肠子,命在须臾。

当时王主任并不想刮骨疗毒,但是苏区条件艰难,没有麻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术刀在腹腔一刀一刀的剜割,那种痛苦,想着都怕,何况王主任要亲身经历。

而且王主任和关公还不一样,关公动完手术,臂伸舒如故,阴雨天应该再也不会骨常疼痛的感觉了。

可是,王主任动完手术,伤势未愈,就要跟着大部队,战略转移,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状,我这里就不描述了,到了延安后,美国医生马海德简直不能相信,这样的一个重病号,竟然能够活着爬雪山,过草地,这需要什么样的求生勇气和意志啊!

人,其实没有那么脆弱,因此,我对中国现在大部分家长将小孩当做宝似的,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思想不太能认同。

温室里的花朵,该如何撑起祖国未来的一片蓝天?在风云变幻的世界格局面前,战争的阴霾挥之不去,现代战争,的确需要高科技,但人的意志,永远不会过时,关公的刮骨疗毒的意志,仍将是我们需要倡扬的一个典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年代不可考证,可能带有虚构的成份,但刮骨治伤时,伤者能忍受,我认为还是比较可信的。

我说一下我自己的事吧,我个人是比较怕疼的那种人,并且有点恐高,虽然不是特别恐高,但我知道上高处时,我是害怕的,虽然我不会表现出来,但自己心里清楚。

我记得有一次,在车上摔出来了,因为地上是石子路,摔得还是满离谱的,但我这人不太喜欢上医院,虽然有点发烧也就扛着了,只是弄了点消毒水处理了一下,然后包了包就完事了,没理会。

后来因为有事,急着要回广州,把事情办完之后,发烧越来越重,感觉有点扛不住了,就上广州医院去看。

我记得很清楚,那医生还是个孕妇,那医生直接跟我说,这个得手术,并且不能上麻药,这个手术很简单,把周围的肉要全部割下来,当时指给我看,说伤口上已经发绿了(我不知道绿的代表什么,反正说要全割下来,具体我不懂,虽然那医生说了一堆,我就记得说的那绿的),如果上麻醉药,可能会增加感染,最坏的可能会出现坏死,因为是膝盖头那块,我听了后感觉挺不是个味的。

但想到,如果自己到时是个跛子,那可不太好,也就同意了,因为不同意你也没办法啊。

我记得当时能清楚地听到割肉的声音,也记得当时听到旁边的一个护士直接呕吐的声音,其实,这事逮谁身上都一样,不由得你自己不作取舍。

完事之后,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的,全是汗,连三角裤都是湿的,身上头上都是汗,一点不夸张。并不是不怕疼,是真的没办法。

我当时弄的那个医院是广州市越秀区第一人民医院,这个是可以查到的。

其实这玩意,到了那个份上,是由不得自己的。

后来的事更搞笑,当时没事,但后来换药时,那医生就笑话我了,说你当时做手术的时间怎么没事啊?现在换药你怎么这么怕疼了?

因为后来每次换药,都在那弄好长时间,在那磨叽,感觉特别疼!

所以说,一些大人物,出于各种因素的前提下,能挺住,应该是可能的,因为他们是伟人,有着超凡的定力,所以,这玩意我是比较信的,在特定的情况下,有些人是可以超出想象的妒忍受力的。


本文内容于 2013/9/18 18:57:13 被尖锐观察编辑

首先,刮骨疗毒出现在《三国演义》,小说是有渲染成分的。但个人观点,历史中人可以承受这种痛苦。人的进化,使人自身的免疫能力越来越低了。我们身边的哺乳动物,受些外伤,大都没有接受什么治疗。它们自己舔舔就可以痊愈了。而过去的人,生活条件差,活着就是个高要求和理想了,疼算什么?关云长这类大将的定力和忍耐力是超乎想象的。上面战友说的刘伯承元帅治疗眼睛,其实还有些独臂将军是没有麻药用木锯锯掉胳膊的。后来一样成为共和国将军,且驰骋沙场。楼主的立意是积极的,我们现代人,以及我们的后代,吃苦耐劳已经将近丧失。一个人,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是未来生活、工作的保障。支持楼主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