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从美国革命中所取得的最大教训就是:个人和国家抵抗专政的最后防御在于人民愿意并能够拿起武器,而不是依靠国家的常备军,因为后者也可能成为镇压人民的工具。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组成民兵的权利不得剥夺,因为它很可能成为国家对人民进行专制的先兆。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行文颇为讲究,它并不是说《宪法》给了人民拥有武器的权利,而是说,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这两种讲法是不同的。也就是说,美国的立国者认为,这种权利,不是统治者给予人民的一种恩赐,而是一种天赋人权。

《宪法》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人不认别的,最高、最有权威的东西就是《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