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人

重型狙击枪 收藏 1 1731
导读:在俄罗斯的北极地区,工业化的资源开采和气候变化是西伯利亚的原住居民涅涅茨人面临的双重威胁。涅涅茨人的生活严重依赖他们的鹿群,衣、食、用具、交通均取自鹿群,尤其是他们每年要迁移上千公里。 涅涅茨游牧民季节性地跟随他们的鹿群沿着古老的迁徙路线迁移。在冬天,当气温骤降到零下50°C,多数涅涅茨人到南方的森林或泰加林有苔藓和地衣的地方放牧鹿群。在夏天的几个月里,当午夜的太阳令夜晚恍如白日,他们便远离落叶松和柳树向北方迁移。当他们穿越河水冻结的鄂毕河,到达喀拉海滨树木稀少的冻原,需要行走超过1000公里


在俄罗斯的北极地区,工业化的资源开采和气候变化是西伯利亚的原住居民涅涅茨人面临的双重威胁。涅涅茨人的生活严重依赖他们的鹿群,衣、食、用具、交通均取自鹿群,尤其是他们每年要迁移上千公里。

涅涅茨游牧民季节性地跟随他们的鹿群沿着古老的迁徙路线迁移。在冬天,当气温骤降到零下50°C,多数涅涅茨人到南方的森林或泰加林有苔藓和地衣的地方放牧鹿群。在夏天的几个月里,当午夜的太阳令夜晚恍如白日,他们便远离落叶松和柳树向北方迁移。当他们穿越河水冻结的鄂毕河,到达喀拉海滨树木稀少的冻原,需要行走超过1000公里。

西伯利亚人


亚马尔半岛:一片从北西伯利亚延伸至喀拉海的泥炭地, 远远地深入北极圈内。东依浅浅的鄂毕湾水,西邻终年冰雪覆盖的拜达拉茨湾。“亚马尔”一词在原住民涅涅茨人的语言中意为“世界的尽头”。 这是一片偏远的、劲风疾吹的永久冻土带,布满蜿蜒曲折的河流和矮小的灌木丛。以放牧驯鹿为生的涅涅茨人以此为家园已有1000多年。今天,涅涅茨人的游牧生活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威胁,这使得冻原的境况越来越无法预测,并且研究发现半岛上蕴含着地球上储量巨大的天然气。


西伯利亚人



西伯利亚人



在斯大林的统治下,涅涅茨族群曾被编制成旅,并被迫生活在指定的称作集体农庄的农场和村庄里。每个旅需上交鹿肉作为税金。孩子们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庭,被送进政府开办的寄宿学校,在那里他们被禁止说自己的语言。

西伯利亚人


涅涅茨人的锥形帐篷称为“初姆”或者“米亚”,帐篷顶由驯鹿皮制成,并由重木杆做支撑。

西伯利亚人


“驯鹿是我们的家,我们的食物,我们的保暖用品,我们的交通工具,”谢尔盖·胡迪对国际生存组织的人说。

套索是由驯鹿的筋制成,工具和雪橇的零件由鹿骨制成。

西伯利亚人


每一群涅涅茨人都有一头圣鹿,不得用来驾车,也不可以宰杀,直到它再也无力行走。


西伯利亚人


驯鹿肉是涅涅茨人最主要的食物。可以吃生的冻肉,或者加入新宰杀的鹿血一起煮着吃,鹿血含有丰富的维生素。他们也吃鱼,比如白色大马哈鱼和一种银色的穆松白鲑。在夏天的几个月里还会采集越橘。

西伯利亚人


随着苏联的解体,年轻的成年人开始离开他们的村庄到城里去,这是今天一个持续不断的趋势。在城市环境下,他们几乎不可能适应远离冻原那种循环节奏的生活,并因高几率的酗酒、失业和精神健康问题而受折磨。

西伯利亚人



西伯利亚人


北极地区在迅速地发生着变化。随着气温升高和冻原的永久冻土带的解冻,释放出的二氧化碳、沼气和温室气体进入到大气层中。由于冰雪在春天的过早消融又未及深秋既已冻结,牧民们被迫改换延续了几世纪的古老的迁徙方式,因为对驯鹿来说穿行无雪的冻原是很困难的。气温的上升同时也影响着冻原上的植被,而那是驯鹿唯一的食物来源。

融化的永久冻土带导致了冻原上的一些淡水湖干涸,这将造成涅涅茨人所需的鱼量的减少。由于环绕在半岛周围的海冰也在融化,海洋上出现了海运拥挤。北极的海上交通在亚、欧、北美之间的贸易上起着潜在的门户作用。在2011年,“弗拉基米尔·吉洪诺夫”号油轮成为有史以来航行在北方海路上的最大的舰船。

西伯利亚人



西伯利亚人



西伯利亚人


众所周知的亚马尔计划(一个长期在半岛上开采天然气的计划,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开发)筹备始于1990年代。至2012年5月,第一批出自广袤的博万年科沃产区的天然气产品将被生产出来。每年,将有数十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经由管道输往西欧。

“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着什么对我们很重要,”涅涅茨牧民谢尔盖·胡迪最近对国际生存组织的人说。“我们害怕所有这些新工业,我们将无法再迁徙。而如果我们不能再迁徙,我们的族人也将全部地消失。”

今天,输油管线、钻井塔和柏油路正在改换冻原的面貌。325英里的鄂毕-博万年科沃铁路线——世界上最北的铁路线——已于2011年初开通。

“我们请求那些公司们考虑我们的前景,在他们勘探的时候,”谢尔盖·胡迪说。“并且很重要的是,这些管线不要妨碍我们进入驯鹿的草场。”

国际生存组织的高级人士索菲·格里格说,“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网站称亚马尔半岛为俄战略性的石油天然气储备区。这也就概括出他们是如何看待涅涅茨人世代相传的家园。”


西伯利亚人


几年前,一位涅涅茨牧人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的六个月大的真猛犸象的遗骸,掩埋在亚马尔半岛的永久冻原上。据推测它死于四万两千年前。科学家们担心如果数十亿吨的天然气随着冻原的消融而释放出来,就有可能证明这是全球气候系统的一个危险的倾卸点。


西伯利亚人


“涅涅茨人生活居住并管理冻原上脆弱的生态已有几百年,”国际生存组织的索菲·格里格说。“没有他们的允许,任何开发都不应该占用他们的土地,而且他们需要接受因任何破坏而给予的公平的赔偿。”随着一些国家与集团为北极的一片土地而争吵不休,科学家们争相研究环境变化,而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则宣称更多的天然气田将于2019年在半岛上预备投产,他们的需求甚至更加急迫了。

涅涅茨人一直以来忍受着殖民入侵、内战、革命和被迫的集体化。今天,他们的游牧生活再次受到严重的威胁。为了民族的生存,涅涅茨人需要不受妨碍地进入他们的草场和不被工业垃圾沾染的环境。对涅涅茨人来说,冻原即是家园,驯鹿则是生活本身。“驯鹿是我们的生活和未来。”


西伯利亚人



西伯利亚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