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中一连炮队失踪 冯玉祥大怒怪蒋介石管得多

陈继承 收藏 0 352
导读:抗战时期,在抗日救国的旗帜之下,冯玉祥与蒋介石关系总体是较为缓和的,冯服从蒋的领导,蒋尊重冯的意见。在民族危亡关头,冯玉祥对蒋介石做了三件事:不断激励蒋坚定抗战决心;注意维护蒋的领袖地位和尊严;也敢于批评蒋的不足。 抗战爆发后,冯玉祥呼吁联合抗日,反对妥协投降。当时恐日症、亡国论甚盛。抗战时期,蒋更几经动摇。在1939年1月的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上,蒋介石曾解释“抗战到底”的意义说:“我们这次抗战的目的,当然是要恢复卢沟桥事变以前的状态,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就不能和日本开始谈判,假使能够恢复卢

抗战时期,在抗日救国的旗帜之下,冯玉祥与蒋介石关系总体是较为缓和的,冯服从蒋的领导,蒋尊重冯的意见。在民族危亡关头,冯玉祥对蒋介石做了三件事:不断激励蒋坚定抗战决心;注意维护蒋的领袖地位和尊严;也敢于批评蒋的不足。

抗战爆发后,冯玉祥呼吁联合抗日,反对妥协投降。当时恐日症、亡国论甚盛。抗战时期,蒋更几经动摇。在1939年1月的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上,蒋介石曾解释“抗战到底”的意义说:“我们这次抗战的目的,当然是要恢复卢沟桥事变以前的状态,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就不能和日本开始谈判,假使能够恢复卢沟桥事变以前的状态,可以开始谈判,以外交的方法解决东北问题。”

实际上,关于“抗战到底”,冯玉祥早就有过解释。在1938年10月的武昌最高国防会议上,汪精卫与白崇禧、冯玉祥谈论什么是“抗战到底”,冯回答说:“把所有的失地都收回来,不但东北四省,就是台湾和琉球各岛,都要交给我们,并且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的投降,这就是抗战到底。”这当然使汪精卫很不喜欢,当时蒋也在场,但没有关于他表态的记录,很多资料显示,蒋介石在抗战前期,一面对日作战,一面又通过各种渠道与日本秘密谈判,蒋的谈判虽是虚虚实实,有时不失为一种策略,但难免有脚踩两只船之嫌。

对于蒋介石可能产生的动摇,冯玉祥为其痛陈利害,冯以赤壁之战前孙权与鲁肃的对话启发蒋指出:“汪精卫一班人为了富贵,什么坏事都敢做。委员长您只有抗战这一条路,失败也是成功,成功也是成功。”冯甚至要求蒋效仿孙权,砍掉桌子的一角,以表明抗战到底之决心。蒋介石对冯玉祥的意见非常赞成,当晚,冯玉祥将谈话要点在长沙广播,这使大家都知道了蒋介石有抗战的决心。

蒋介石当时身处最高统帅位置,冯玉祥清楚懂得拥护蒋介石的重要性,处处注意维护蒋的领袖尊严。

在冯玉祥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时,一天,西北军将领冯治安、陈继淹同萧振瀛来桑园看望,言谈之下,萧振瀛说政府对不起他们,冯玉祥马上说:“政府现在抗日,无论是谁,不能再说政府不对。”并切实地重复了一次,还特别叮嘱冯治安,无论如何,不能受人挑拨,说政府的不对。

抗战不久,冯玉祥被召回武汉。中央训练团,冯玉祥受邀演讲《什么是你的成功》,讲了约4个小时,意思是说中华民国的成功就是你的成功,蒋先生的成功就是国家的成功。冯玉祥把蒋介石的成败与中华民国之命运视为一体。冯这样讲,当然也令蒋介石十分满意。

冯玉祥还专门把服从领袖作为训诫和要旨写入其日记及著作中。1938年1月,冯玉祥在日记中写有民众抗日注意事件:“一、必须拥护中央。二、必须拥护军事最高领袖。”1938年8月,冯在日记中记载其告宋哲元以为国之道,中有数语为:“二、与委员长共生死,爱国决不后人。四、要抱定有委员长,即有宋哲元,有宋哲元即有委员长,如此方不愧对国家与民众。”冯的《抗战哲学》第十一章为“服从最高统帅的领导,一致努力”,其中写道:“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努力就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建设三民主义的新中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服从最高统帅的领导,在他的指示下一致努力,四年中领袖对于抗战建国有不少的训示,这些训示是我们每个人都应当遵守的,只有按着这些训示努力做才能将鬼子驱逐出去,才能建设新的中国。”

冯玉祥亦竭力避免蒋介石对自己的任何猜忌。1938年5月,冯在鸡公山上,见石壁上有邵力行题字“冯将军是抗日推动者”、“冯将军是抗日创造者”,冯以为,“当此抗战时期其字句间显有挑拨离间嫌疑,因今天只有一个政府,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决不能有其他,当命人执送信阳县署以惩之。”

对于蒋介石做得好的地方,冯玉祥更是十分注意宣传。他在日记中记述:有一天,蒋请冯玉祥、李任潮、李德邻吃饭,有林文蔚陪着,其中有一盘肉,蒋先生说:“我们的兵每一个星期要吃一回肉,是很要紧的事,找林先生记下来,告诉各军队照办。”有一块肉上带着毛,蒋先生说:“肉上带着毛,士兵们吃了一定要生病的,请林先生记下来,要告诉各军队,毛要拔净,拔不净要拿火筷子烫。”在碗里头捡出一块姜来,蒋先生说:“姜这个东西可以杀菌,炖肉的时候,是不可少的,也要林先生记下来,告诉各长官照办。”

周恩来曾称赞冯玉祥有“为人所不敢为,说人所不敢说”的精神。冯玉祥也把这种精神用在蒋介石身上,蒋的文胆和谋士陈布雷说过蒋的“人才与资望”决再找不出来,这个评论就当时的人看来,是并无多少夸张的,冯玉祥对蒋也是十分敬慕的,他写道:“以蒋先生之夙兴夜寐,终日勤劳,吾人回无懈可击。”

然人非圣贤,蒋自然也有许多招致不平反对的事。在冯玉祥看来,蒋的错误多是因为受下面人的蒙骗,如谈到国家军事状况时,冯玉祥就说:“蒋先生固是君子可欺。”

但有时蒋介石的某些政策和做法也实在是让人看不过去,冯玉祥也会进行劝谏和批评。冯对蒋的集权多有批评,他在日记里写道:“蒋先生可是国家的领袖,什么都是一人兼任,一个人即是万能,也不能分身万处,这什么都管的主义叫什么都不管。”冯玉祥因之专门给蒋写信建议:“请设智囊团及专门人才研究团,因一人的精力有限,如果有要事待商,可请智囊团研究参加意见,专门人才之设专为科学之讨论,如前方坦克车之如何破法,战略上之问题皆可付与研究。”冯以为罗斯福、斯大林所以能有大成就,与施行此建议有直接关系,故望蒋能以此项建议为当务之急。

蒋介石搞集权,这就常常造成越权指挥,冯玉祥对此也很有看法。淞沪会战,张发奎的一连炮队不知哪里去了,经调查,知道原来是蒋介石把炮队调走了,这让身为第三战区司令长官的冯玉祥非常气愤,他批评说:“前方打仗的军队,指挥的权限不一,最高统帅,连一连炮兵都指挥着。”

在用人上,蒋介石爱重用亲信,这些亲信经常身兼多职。冯对此加以劝谏说:“钧座实事求是,素恶兼差,此次仍请坚持原意,力祛此风,则用一人收一人之效,行一事得一事之益,庶务俱举可以翘首而待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