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谈学生刺死班主任事件

9月14日,抚州临川二中发生命案,高三学生雷某不满班主任管理将其杀害。一时间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引来了网友的热评,遗憾的是,正如我在《这是一个病态的年代》里所说的那样,一旦教师和学生发生矛盾,众多网友一律认为,有错的一定是教师,所以,网友的评论也几乎压倒性地选择了指责死者。

这显然对死者不够公平。

我没有身处案发现场,相信绝大部分网友也都未曾身处现场,从目前记者披露的信息来看,事情的起因,正是死者没收了雷某的手机,并要求通知家长。

但是我是对“没收”这个词是有不同看法的。

何为没收?

在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第964页,对“没收”的解释是这样的:“把犯罪的个人或集团的财产强制地收归公有,也指把违反禁令或规定的东西收去归公。”,在欧少亭编写的《新编现代汉语词典》第607页的解释是这样的:“指把财产或违反禁令、规定的东西强制性地收归公有。”,在第六版《辞海(彩图本)》第1602页的解释则是这样的(限于篇幅,解释从简,例子不再枚举):“把某些革命对象或违法犯罪分子的财产、物品依法无偿收归公有。在我国,指:(1)刑罚的一种,即‘没收财产’。(2)诉讼上的一种强制措施。(3)行政处罚的一种。(4)在特定历史条件下采取的一种革命措施。”

从上述三种释义来看,中文里的“没收”包含的一个潜在的意思就是:把东西收走了,但是不会归还东西的所有者。

可是雷某案里的死者有不把手机归还雷某本人或者雷某的监护人的企图吗?

就目前掌握的信息来分析,我个人认为,死者孙某是不打算把手机归还给雷某的,但是,孙某显然是打算把手机交给雷某的监护人的。

凤凰网援引新京报网的新闻《江西临川二中高三学生捅死班主任案:系因手机被收》中的导语是这样写的:“新京报讯(记者 周清树 实习生 付宗恒贾世煜) 14日,抚州临川二中发生命案,高三学生雷某不满班主任管理将其杀害。记者刚刚从校方获悉,双方矛盾源于案发前日,雷某课间玩手机被收走,班主任孙某要求通知家长。”很多网友在看到这个新闻之后,往往会注意到孙某收走(或者在他们看来是没收)了雷某的手机,却往往忽略了,在新闻报道里说过,孙某要求通知(雷某)家长。可这大多数网友都忽略的细节恰恰是判断孙某是否打算把手机还给雷某的监护人的关键。

本人曾经作为志愿者在国家级贫困县做过两年的初一语文教师,我很清楚收走学生的东西之后,再要求学生请家长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和家长说明情况之后把东西还给学生家长,然后再请学生家长配合学校、配合教师好好地教育一下学生。至于学生家长是说服教育,还是棍棒教育,那就不是教师所考虑的事情了。否则的话,又何必请家长来呢?自己直接昧下来岂不是更好?学生、家长、教师三方面碰到一起,收走学生的手机并且不还,岂不是很快就露出了马脚?

搜狐网的新闻《江西高三学生残杀班主任 学校被称“高考神话”》直接证明了我的判断。在这篇新闻里提到:“校办公室主任熊海水称,矛盾源于9月13日,雷某在课堂玩手机被班主任收走,孙某要求雷某叫来家长,将手机直接交给家长。”

很多网友对孙某的指责都集中在他收走了雷某的手机这一点上,并口口声声宣称孙某侵犯了雷某的私人财产权,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我忍不住鼓掌然后冷笑。我鼓掌是因为,这些网友至少还懂一点法,哪怕是在愤怒至极的时候还记得使用法律武器来支撑自己的观点,这说明法治的观点已经深入人心,这值得高兴;我冷笑是因为,这些网友,都是读书不求甚解的混蛋。

在我个人看来,侵犯个人财产权,必然要以非法占有他人的财物或者其他经济权益为前提,孙某收走了雷某的手机是没错,可是孙某同样要求雷某请来家长,并打算把手机直接交给雷某的家长,试问,这样的过程里,孙某有一丝非法占有雷某手机的行为或者企图吗?

在整个事件发生之后,不少砖家叫兽都不负我望地把这起弑师事件跟高考压力、跟抚州二中的高考神话联系到了一起,很多网友也对此观点颇为赞同,痛骂高考制度,痛骂高考压力,但是我奇怪的是,如果你不打算考大学,上大学,为什么你要考高中呢?毕竟中招考试的时候有很多种选择,你可以选择考高中上大学,可以选择考中专中职学一门技术学一门手艺(我自己的很多学生选择了这条路,跟我聊天时,我也常常鼓励他们,学精一门手艺,靠手艺吃饭也不丢人),当然,你更可以选择出去打工,早日挣钱。既然当初你选择了考高中、上大学,选择了这个人人都认为是独木桥的道路,为什么还要抱怨呢?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哪怕再难再辛苦,也应该走下去,因为,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即便这选择不是你自己做出的,你应该抱怨的是那些替你做出选择的人,而不是严格要求你的教师。

在看那些网友们对死者孙某压倒性的批判的时候,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雷某究竟有多么繁忙的业务需要他必须配备一部手机,以保持同学校外界的联络?

我也曾经是重点高中的学生,我也曾经住了八年的校,我也曾经背井离乡离开父母外出求学,我更是家里的独子。现在回想起求学十余载的求学经历,我真的记不起高中阶段有配备手机跟外界联系的必要——即便是上大学的几年里,除了做学生会主席、做社团负责人的那几年,我的手机也常常是没有多少用处的,而且在那几年,我的手机也只有在学生会、社团有活动的时候才会繁忙一些。

没有办法,到处都有201、301和IC卡电话,只要有卡,随时可以给父母打电话,一张面值20元或者30元的卡,足以使用很长时间。更何况,除了上课、吃饭和带人做活动的时间,作为学生的我大多数时间也都是在宿舍里自习或者看书,父母惦记我的时候,随时可以拨通宿舍的电话、听到我的声音,哪怕是遇到诈骗电话,父母也有足够的方式联系我以求证电话内容的真实性。

高中的管理当然会比大学更加严格一些,我的高中母校也不例外。可是即便是实行的是封闭化管理的母校,每个星期还是有半天的时间休息,可以让学生洗澡、换衣服,家在市区的同学,也可以利用这半天的休息时间回家看看,每个月也会有两天的休息时间,让你回家休息一下——这显然不需要用手机每天跟家里保持联系。

当然了,有人会说万一生活费不够了可以打电话问家里要,但是我和我的朋友们的经验告诉我,哪怕家里再困难,给自己孩子的生活费还是充裕的,至少饿不着——当然,你非要用生活费出去上网玩通宵,出去到歌房里潇洒,在高中交女朋友,那就另当别论。反过来说,如果家里真的困难得吃不上饭了,作儿女的还非要哭着闹着让父母给自己买手机,这合适吗?

可能会有人说,高中生配手机是为了把手机当作手表来使用,好掌握时间,可是据我所知,很多初中、高中的教室里都有挂钟,看时间的话,看那个就好了,至于住校生起床,说实在的,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都有起床铃声或者高分贝的音乐广播,比如我的母校一到起床时间就会大声地播放《解放军进行曲》,这声音,足以传到几里之外,影响甚大,直到多年以后,我听到解放军进行曲就睁开惺忪的双眼的条件反射才渐渐消退。鉴于中学里往往都是集中供电,到该睡觉的时候,寝室会统一断电,到该起床的时候,寝室也会统一供电、统一亮灯——60瓦的白炽灯一亮,光线刺眼,哪怕你睡得再沉也会瞬间醒来——还需要自己来掌握时间吗?显然不需要,至少在我的记忆中,我,还有我的那些同学们都不需要,我们一个个儿没有手表,没有手机,没有传呼机(零几年的时候,这玩意儿还是不少的),也都一个个儿地考上了重点大学,考上了名牌大学。退一万步讲,即便是高中生真的需要自己掌握时间,那么用手表不可以吗?一块几十块钱的时装表,既漂亮又实惠,足以支撑三年,丢了不可惜,坏了也不心疼,为什么非要选择用绝大多数高中、初中都禁止带到学校里带到课堂上的手机履行本该由手表执行的掌握时间的功能?

当然,可能还会有人说,现在高中生配手机是一种时髦,别人配了自己不配非常没有面子,所以……可是我想说的是,这本身就不是一种符合常理的逻辑,别人做什么,你也做什么,如果别人杀人呢?是不是你也要拎起一把刀捅死别人?说这样的话的网友,根本没有弄清楚你费尽千辛万苦考高中是为了什么,也没有弄清楚父母花钱送你上高中是为了什么,正如我上文所说的,如果你不是为了上大学,那你还在高中混什么?拿着父母的钱,却在学校里跟同学攀比吃穿用行,就是不跟同学比学习比成绩,合适否?

弑师血案已经发生了,死者已逝,弑师者的下场也已经可以预见,可是,我们在叹息的时候,请不要仅仅指责死者,也不要仅仅指责弑师者,而是要思考,对于这场血案,雷某的家长、我们整个社会究竟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本文内容于 2013/9/17 12:34:43 被幽灵寂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自己不做教师,就难以理解教师的辛苦,网友评价的时候,还是公允点好。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