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在香港的间谍活动

作战参谋019 收藏 19 81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在香港的情报活动,香港市民早有认知。事实上,除了美国,在香港进行间谍行动最频密的还包括英国。由前殖民地遗留下的情报机构D组(Division D),以及回归前重新组建的直接隶属军情六处(MI6)的秘密部门,在回归十六年进行了大量针对中国的间谍、渗透活动,更直接导致一些官员“出事”。

据《大公报》9月16日报道,有英国“特工女王”之称的帕克(Baroness Park),自越战之后一直主管英国的某情报部门。一年多前英国传媒获解禁公布她的一次访谈,帕克坦承,香港及中国内地是MI6行动的“主要目标”(Major Target)。尽管她不愿透露更多讯息,而英国当局也从未承认,但实际上英国情报机构在香港的活动,不仅没有在回归后消停,反而不断加强。而当中的“行动中心”(Operation Center),目前正位于金钟法院道一号的英国驻港总领事馆之内。

英国驻港总领馆于1996年建成,当时公布的账面耗资近3亿港元(1港币约为0.129美元)。其设计者为英国建筑师泰瑞.法雷尔(Terry Farrell and Partners),此人正是设计伦敦军情六处(MI6——正式应称为SIS)总部大楼者,他深谙情报机构建筑的游戏规则,事实上其本身的背景也多受质疑。有问:为何驻港领馆大楼需要由情报机关认可的人设计?背后反映了什么事实?

实际上,英国情报人员在香港的行动,几近明目张胆。如果上网搜寻,可以很容易找到众多退役、现役的军情六处驻港特工及工作人员详细资料。笔者仅举三例:Elved Richard Malcolm Davies(78、96年驻港)、Richard Adam Noble(2000年驻港)、Christopher Rowland Charlesworth(2004年驻港),他们有的以领事的身份,有的以经济文化等部门职员的身份在港服务于“国家的需要”。

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内的情报机构如何运作,外人当然无法细知。但从各方资料显示,它是由回归前的所谓D组改组,并与其他部门合并而成。早在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落实香港主权于九七年归还中国后,港英情报部门“政治部”部署变身。简而言之,就是将港英情报机构由官方转为非官方、由地上转为地下。在回归前数年,于保安科下设D组。

神秘D组“放长线钓大鱼”

究竟D组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据已知的情况,回归前其职能为分别掌管科技、机要、联络、政府保安及评估工作。这些看似平凡的词语,实际上是一个小型的军情六处组织。其组成如下:

保密室(Safe Care Registry),堪称D组的“大脑”,负责港英政府绝对机密(Top Secret)、高度机密(Secret)及机密(Confidential)档案及包括机关、人物、组织和港府高级华人官员的完全档案。

科技室(Technical Services),负责技术操作与行动(Technical Operations),即截听电话及进行其他电子侦察活动,包括追踪及窃听。

联络处(Communications Office),负责与英国情报组织直接联系的联络中心,同时也是日常政治部人员行动的控制室。

保安室(Government Security Unit),负责防渗透、反间谍工作。除了直接监视、控制来自于英国的情报来源外,也包括对政府敏感字纸、档废物的处理、掌控机密部门出入及人员调动等行政工作。

评估室(Assesement Unit),负责情报的分析工作,将前线收回的各类情报整理为单列报告,评估情报的可靠程度以及分析对当局保安的影响等。

行动小组(Operation Team),负责落实具体的行动,尤其是在一些紧急情况之下。

尽管在回归后,相关部门的组成有所变化,但核心仍离不开这“五室”。在回归十六年来,不断进行针对中国的渗透与间谍活动,对中国政府乃至香港特区政府造成严重威胁。2003年被揭露的某中央驻港高级官员被“收买”一案,足以说明问题。

与美国“依赖高科技”相比,英国情报机构更注重“人资源”。意即,十分注重对关键人物的收买与策反,“放长线钓大鱼”,而不是渔翁撒网式地全面出击。为了达到目标,长期盯住关键人物,时间可以长达数年甚至十数年之久。正是这种情报运作方式,令英国当局可以在十分低调、不易被察觉的情况下,获取大量最为核心的情报。

麦齐光“死”于英国人之手

英国情报机构在香港还有一招无人可比的“杀手?”,即拥有大量的政府高级公务员的绝密资料。众所周知,港英当局对每位政务官(AO)、行政主任(EO),都建立了十分详细的背景资料与档案,包括个人污点、个人升迁轨迹等等。在回归前一年,此类资料并未在香港销毁,而是运回了英国。通过此类资料,长期控制一批港英过渡的高级官员。而一旦有必要,则利用在港的喉舌媒体,发放不利消息以打击目标。前发展局局长麦齐光被指骗津被控,但所有指控证据是源自于数十年前的公务员资料,拥有此等能力的,除了英国当局还会有谁?

回归前香港是间谍中心,回归之后,这种情况并未改变,相反随着大国政治的需要,间谍活动日趋增加。而所有来自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间谍行为,除了情报交换的需要外,最大的目的即帕克所言的“中国是最主要目标”。香港市民对此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更要保持警觉,英美针对中国,而国家利益受损,香港亦不可能独善其身。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