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G20:从“救兵”到主角

大汉子民HX 收藏 0 1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9月5日~6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八次峰会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从2008年开始的以经济为主要议题的G20峰会,5年后已经发展成为全方位的国际政治、经济和外交舞台。

中国的角色,自峰会之初就备受瞩目。从被当作国际经济的引擎甚至拯救金融危机的“救世主”,到领导人在多边场合的密集会晤,以及协调不同经济体之间的立场。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声音是G20峰会贯穿至今的关键词之一。

中国让G20更有意义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杨晴川 发自北京

9月4日,二十国集团(G20)第八次峰会开幕前夕,主办地俄罗斯圣彼得堡迎来了一位备受关注的客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峰会还没开始,双边的会晤就将是一场接一场,习主席的工作负担会非常重。”跟随习主席此行的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透露道。

从2008年G20第一次峰会迄今,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从最初西方无奈之下请到G20的“救兵”,应势而上,变成促进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朝更加公平、合理方向发展的重要推手。在此期间,中国更是从参与者变身主角之一。

危机关头,中国闪亮登场

2008年深秋,华盛顿阴雨连绵,寒意袭人,很有股“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感觉。

彼时的美国,也正愁容满面。经济上,源自华尔街的金融风暴席卷而来不可收拾;政治上,代表不同政党和政治理念的新老政府正在交接;外交上,因金融危机与欧洲伙伴们争吵不休。大难临头,美欧关系不再是如胶似漆,而是相互指责,裂痕加剧。

为了挽救陷入严重困境的世界经济,也是为了应付来自欧洲的压力,事实上已经成为“看守政府领导人”的小布什提议举行一次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当时英法等国的提议是召开一次西方7国集团的首脑会议,而美方则直言,没有中国的参与,这样的会议没有意义,与会者应包括八国集团等发达经济体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

危机关头,中国闪亮登场。在华盛顿市中心国家建筑博物馆内举行的这次特殊会议上,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表了题为《通力合作共度时艰》的重要讲话,深刻分析了金融危机发生的根源,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包括加强宏观经济政策调控、深化国际金融监管等在内的“一切必要措施,尽快恢复市场信心”。

在西方经济哀鸿遍野、全球市场动荡不安的背景下,中国领导人展现出的举重若轻、胜似闲庭信步的风采,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从容和自信。

对于中国贵宾的到来,小布什欣喜之至。在11月14日晚白宫为与会领导人举行的欢迎晚宴上,他不仅和胡锦涛亲切握手,而且还作出拍肩膀的亲密动作。在次日的领导人大合影当中,胡锦涛就站在东道主布什旁边,处于中心位置。这些涵意深远的历史画面,都被媒体镜头忠实地记录下来,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中国起步走向全球经济治理的舞台中央。

会场上忙碌的中国领导人

次年伦敦峰会,白宫的主人换成了奥巴马,但中美两国此时的互动更受瞩目。

2009年4月,首次“胡奥会”在G20峰会上演。作为全球最大债权国与债务国,中美两国元首会晤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拯救”全球经济的风向标,部分媒体甚至称其意义已经超过了峰会本身。

同年9月,匹兹堡峰会上“胡奥会”再度上演。峰会发表的领导人声明正式宣布,G20将代替八国集团(G8),成为国际经济合作与协调的首要全球性论坛。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从此正式开始与发达经济体“共治”。

前来与中国领导人热络的当然不止奥巴马。在G20历次峰会上,中国领导人的日程安排都被形容为:繁忙、紧张。

2009年的伦敦峰会,胡锦涛逗留50多个小时,期间进行了8次首脑会晤。除了奥巴马,胡锦涛还会见了时任日本首相麻生太郎、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以及韩国总统李明博等。2010年的多伦多峰会,胡锦涛两天时间里会见了奥巴马、日本新首相菅直人、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英国首相卡梅伦等多国领导人。

在今年9月圣彼得堡峰会开幕前夕,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介绍说,美国总统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都希望同习近平主席就全球经济发展态势、方向和应对经济挑战的政策进行交流。

“这两天,在G20峰会工作层,已经有不少国家的副财长找到我,他们特别希望听取习近平主席在峰会上阐述中国的经济发展总体战略,介绍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基本思路,并了解中国将如何加强与他们所在国家的经济合作。”朱光耀表示。

有意思的是,一些外国学者会根据中国元首峰会上的会晤对象选择,来揣摩中国外交的侧重点。伦敦峰会时,“中美关系”、“东亚区域合作”等话题因中国与美日韩领导人的互动颇受关注。欧洲外交关系理事会资深研究员约翰·福克斯据此认为,中美关系、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是新时期中国外交的两大支柱。

而此番习近平主席的G20峰会之旅,同时包含了对土库曼斯坦等中亚四国的访问。埃菲社等媒体注意到,中国已超越欧盟成为中亚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并称,中国需要通过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关系来促进地区稳定。

经济议题之外的政治考量

外界对中国外交风向的揣摩,与中国跃升为G20的“主角”之一密不可分。

在后来历届峰会的领导人大合影中,中国领导人延续了首次峰会以来的“中心位置”,不过这中间也有过小小的变化。

有香港媒体报道称,2011年年底的戛纳峰会上,胡锦涛主席从上一届峰会的第二排中间“跃至”第一排中心区,他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分别站在主办国领导人的两边。这乃是“中国国际地位进一步提升的重要佐证”。

细节之处,进一步彰显出高层外交的特殊性与示范效应。而主要“把脉”全球经济形势的G20,并非只讨论经济议题。

2009年,经过了上一年萨科齐见达赖的风波后,这位时任法国总统正盼望着能在G20峰会上见胡锦涛一面。

是年2月,代表萨科齐来华“探口风”的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接受媒体采访时流露出急切的愿望:巴黎与北京的关系近来明显恶化,现在已到了需要非常紧急恢复关系的时候了。

此后不久,在伦敦峰会上,萨科齐终于了此心愿。他在和胡锦涛会晤时主动表示,他和法国之前的领导人一样,认为只有一个中国,西藏是中国领土的组成部分。

4年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试图重走“萨科齐之路”。

在中日关系因领土问题、历史问题陷入低谷之际,日本共同社8月底援引多名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安倍晋三有意谋求在圣彼得堡峰会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站立交谈”的方式进行接触。

日媒认为,这是安倍政府近来对华发起的尽早举行中日首脑会谈的最新“攻势”。不过,8月27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已公开告诫日方:目前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面临严重困难,造成这一局面的责任不在中方。如果日方想安排解决问题的会面,就不要再耍嘴皮子、摆样子,而是要迈开步子。

外媒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总不客观。图为今年7月,中国代表在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本报记者丁渊/摄

国际舆论的傲慢与偏见:一边被“热捧”,一边遭“打压”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崇大海 发自北京

骏马扬蹄待跃、骑士拉缰而望,这幅圣彼得堡峰会宣传标识上的图案,与其说展示了G20“把脉”世界经济的功用,不如说正是眼下人们对世界经济未来方向的叩问。

在各种不确定性中,外界对中国经济的疑虑也在圣彼得堡峰会前一度愈演愈烈:“中国这架飞机,会一头撞在地上吗?”

而临到峰会召开之际,“唱衰”中国的声音又话锋一转,以声称“中国奇迹终结”的美国杂志《福布斯》为例,8月底在其网站上宣告:发现了中国制造业经济活动呈扩张势头的“好消息”。

一抑一扬,极力吹捧或极度唱衰——从中国第一次走上G20会议至今,全球经济经历短暂复苏后再度被停滞风险笼罩,而反思中的国际舆论却似乎仍带着各自的不同目的主观地评判着中国经济发展。

中国被“救世主”后的付出

五年前当第一届峰会召开之时,正值全球金融危机愈演愈烈之际。而首届峰会召开之地华盛顿,也正是金融风暴的“风暴眼”。不难想象,时任美国总统布什作为东道主,摆出极大的热情欢迎五湖四海的嘉宾,一方面要彰显美国的大国风范,但更多的还是希望世界各国施以援手,共同应对这场危机。

而就在此前,中国政府刚刚宣布推出“四万亿”投资计划,表达了抵御金融危机、促进经济增长的坚强决心,也向全世界传递了“维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是对世界的最大贡献”的信息。一时间,中国俨然被当成了世界的“救世主”,西方媒体更是一改往日的吝啬,对中国报以慷慨的掌声和溢美之词。一些学者甚至创造出“G2”与“中美国”这样的词汇,以提高中国的地位,其目的也无非是给中国的背上加更多的“包袱”。

在随后的历次峰会上,与会者的目光总是离不开中国。中国如一头负重的老牛,背负沉重的期望。欧债危机爆发后,中国以实际行动表达了对欧洲的信心。笔者清楚地记得2011年戛纳峰会召开前不久,正赶上欧盟首脑会议讨论对希腊的减债与救助方案。与会首脑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艰苦谈判,终于在凌晨达成了救助协议。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随即表示:将在随后召开的戛纳峰会上寻求中国的帮助。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中国继续掏钱购买欧洲的救助基金。

事实上,2009年伦敦峰会之后,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危机救助的步伐从未怠懈。中国积极参与国际机构的贸易融资计划,履行了购买世界银行15亿美元私募债券的承诺;中国人民银行还同6家外国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合计6500亿元人民币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

作为国际经济治理的“新手”,正是中国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复苏。

“唱衰”与“打压”如影随形

不过,短暂复苏后,全球经济再次陷入滞胀阴影,繁华如水月镜花,可望而不可及。

昔日被视为毫无争议的世界经济“引擎”的中国,也开始在“世界第二”的经济高位上增速减缓。这令外界“唱衰”中国的声调找到了发力点。

今年第二季度,当中国经济增速为7.5%,低于第一季度的7.7%时,“GDP增速难以完成全年7.5%的‘红色警戒’”几乎占据了国际舆论一半的声音。而追溯2009年、2011年,鼓吹中国房地产泡沫、警惕通胀风险的言论又何止一两家?

5年的时间里,G20语境下的中国经济显现出矛盾的两面:一是西方经济体想尽办法让中国出力;另一面则又时时对中国经济走向不屑一顾。

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依然没有忘记对中国“打压”:从2009年的中美轮胎特保案到2012年中欧光伏产品与通信产品争端,中国成为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最大的受害者。在历次峰会上,我们也看到发达经济体对中国提出的种种要求:人民币升值、开放金融市场等。

但金融危机的真正赢家美国却很少被置于道德高地。2009年,全球刚刚从危机的风暴中脱身之际,美国连续搞了几次“量化宽松”,一方面人为压低美元汇率以促进美国经济的复苏,一方面引导资金流向大宗商品和新兴经济体,推高了那里的货币和资产价格,吹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泡沫。如今美国经济已经显现出强劲复苏的势头,而美联储的退出信号也像号角一样,引导着资金从新兴经济体撤出,将那里的泡沫引爆并留下一地鸡毛。

正因如此,在圣彼得堡G20峰会召开之前,不少学者与官员纷纷呼吁,美国在退出宽松政策前应考虑对全球经济,特别是对新兴经济体的影响。

“中国声音”在全球愈来愈响

当新兴经济体为拉动全球走出危机奋力奔走时,发达经济体则躲在一旁“休养生息”。

如今,发达经济体特别是美国经济显露出复苏势头。美国的金融业去杠杆化进程基本结束,制造业产出不断增加,失业率不断下降,房地产触底回升,美国经营多年的页岩气开发技术也开花结果,将高油价变成了美国的经济优势而非负担。可以说这五年,美国经济完成了一次完美的“U”型反转。

根据《华尔街日报》援引数据显示:进入2013年来,发达经济体增速逐渐回升,其在世界经济产出中的份额也超过了新兴经济体。

不过随着G20机制的成熟标志世界经济治理改革一步步向前推进,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发言权明显增强,“中国声音”在全球愈来愈响。正如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所说:“当今世界已发生根本变化……最重要的一点是全球政治和经济重心已由西向东,由北向南转移。”

从美国独角戏到新兴经济体发声

《国际先驱导报》前驻华盛顿分社记者 杨晴川 发自北京

因为在美国常驻的缘故,我有幸参与了两次G20峰会的报道,一次是在华盛顿,另一次是在匹兹堡。

在华盛顿举行的首次G20峰会,是在全球瞩目的2008年美国大选之后。这次峰会因为是临时召集,所以会议时间很短,除了11月14日晚的白宫欢迎晚宴,就是15日不到4个小时的正式会议。

此次美方的准备也很仓促。华盛顿城市规模不大,一下子涌进来自20个主要经济体的领导人和代表团,一共1000多人,外加报道会议的各国记者1500多人,是对其接待能力的严重考验。据说当时城里所有的五星级酒店都被各个代表团包下了。会场选在市中心的国家建筑博物馆,这里很少用于主办国际会议,起用它也是认为场地足够大。

晚宴和会议都是闭门的,唯一对媒体开放的活动就是布什发表的两个简短声明。各国代表团来去匆匆,会议结束次日便纷纷离开,让人感觉似乎这次峰会只是为了照顾一下布什这位即将离任的总统的面子。

次年在匹兹堡的G20峰会,准备就充分多了。因为这是奥巴马上台后第一次召集的重要国际会议,所以安排很隆重。会场设在河畔的戴维·劳伦斯会议中心,风光秀丽,设施齐全。除了安排各种新闻发布会(包括奥巴马本人出席的一次压轴记者会)外,主办方还为记者组织了许多参观活动,丰富多彩,但主题都是围绕重振美国经济,与奥巴马的经济复苏政策暗自吻合。

匹兹堡是美国老工业中心,在这里可以看见美国“亨氏”食品公司非常古老的烟囱和陈旧的厂房,完全颠覆了这个美国品牌在中国人心中的时尚印象。奥巴马上任后想努力重振美国制造业,所以特意把会址选在这个城市,可谓用心良苦。

虽然峰会主办方和世界经济的龙头老大仍是美国,但匹兹堡峰会上被广泛记住的还是“中国声音”。中国领导人在匹兹堡明确提出“要坚定不移地刺激经济增长”,“保持政策导向总体一致性、时效性、前瞻性”。这一论断,成为匹兹堡峰会协调宏观经济政策的基础性判断。

而匹兹堡峰会的另一历史性贡献也在于提升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国家在全球经济事务中的发言权。峰会同意将发展中国家在IMF中的份额至少提高5%,将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体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至少增加3%。对此,巴西总统卢拉很高兴,他用“相当大的成功”来形容峰会上的突破。

英国伦敦峰会: “北京时间”亮相新闻中心

《国际先驱导报》前驻伦敦分社记者 陈文仙 发自北京

2009年4月2日,伦敦一个难得的晴日。虽然春寒料峭,不过报道峰会的各国记者依然热情高涨。

来自全球的2000多位记者早早赶到峰会在展览中心所设的新闻中心并占据有利位置。而我和同事们为了及时报道峰会内容,就住在离会展中心不远的酒店里。幸好我们提前很长时间预订了房间,否则真的就只能在会展中心打地铺了。

相比在华盛顿举行的G20首次峰会,伦敦峰会上的中国角色被期待更多。在我之前配合峰会做的专访里,接受采访的英国经济学家和金融家都有对中国“出手”表达了相似的预测和期盼。

伦敦峰会新闻中心的布置也足以流露出英国人向中国“示好”的精明心思。在新闻中心一侧,除了悬挂着二十国集团成员国和欧盟的旗帜之外,还悬挂着3个时钟,分别显示着“华盛顿时间”、“伦敦时间”和“北京时间”。我和其他同事初见这样的时钟摆设时都感到很惊奇,外国同行们也有着同样的感慨,很多摄影记者还把“北京时间”作为新闻图片来拍摄。伦敦峰会上中国分量可见一斑。

中国不负众望,在峰会上所阐述的重要主张彰显出了大国地位和大国声音。针对伦敦峰会的议题,中国领导人发表了题为《携手合作同舟共济》的重要讲话,提出五项重要主张,即进一步坚定信心、进一步加强合作、进一步推进改革、反对保护主义与支持发展中国家。在面临自身需要大量资金来实现经济复苏的情况下,中国仍然承诺向IMF注资400亿美元,这赢得了国际社会和外国媒体的普遍肯定与赞赏。在峰会闭幕后二十国集团达成的多项共识里,有很多提议都与中国的主张相一致,比如重申抵制保护主义、监管和监督金融产品和金融市场等。

在新闻中心,很多外国记者都期待能有一场中国领导人的新闻发布会,他们时不时来跟中国记者确认。当得到否定的消息后,外国媒体在遗憾之余表示,这不影响他们对中国不吝笔墨的报道。英国《经济学家》、《卫报》等都以评论性文章在重要版面描述中国在伦敦峰会上的突出作用,如《经济学家》的文章就认为,伦敦峰会上已经出现了中国“领舞”的机会。

韩国汉城峰会: “美国施压中国”企图失败

《国际先驱导报》驻汉城分社记者 权香兰

2010年的“光棍节”,汉城热热闹闹地迎来了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

这次峰会上,最引人瞩目的问题是汇率问题,而汇率问题的焦点正是中国。美国试图借助这次峰会施压人民币汇率升值,与会各方在汇率问题上激烈冲突,会议一度陷入难关。但经过艰难谈判和博弈之后,美国的做法最终未得到G20成员国的一致响应,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最终在联合公报中采纳了折中方案,模糊了多处分歧。

大会通过的《二十国集团汉城峰会宣言》公报写道,各方应采取由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提高汇率弹性以反映经济基本面,克制竞争性货币贬值。与会媒体报道称,汇率问题的妥协在于,没有强调对某个国家货币实施强制性升值的压力,而是按照交给市场的原则处理,这是一种发达国家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都能接受的措辞,也体现了大多数国家没有像美国一样企图“紧逼”中国。

汉城峰会一个明显的特点是,G20不再是美国的“一言堂”。会议当天,与会领导人并没有采纳美国财长盖特纳提出的“经常项目设限”提议——盖特纳呼吁二十国集团为政府经常项目收支设置量化上限,解决全球贸易失衡。美国的这一提议被斥为“利己政策”,遭到了中国、德国、日本等出口大国的坚决反对。

前往汉城报道G20峰会的美国媒体直言,G20声明没有站在美国的立场上,这清楚地表明华盛顿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正在下降,尤其是在经济事务上的话语权,相反,中国的地位正在提高。而一位法国记者在看了峰会宣言后感叹说,中国越来越重要,世界的游戏规则不再只遵守“美国一个国家的规则”。

此外,在汉城峰会上,G20完成了一场IMF史上最大的治理结构改革:各国领导人支持IMF通过赋予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更大话语权,更好地体现世界经济变化,同意在各自差异性经济增速之间建立“指示性方针”以衡量贸易失衡。

廖廖语句间,却隐藏着不易的“斗争”。用当时一些外国媒体的评价说,实际上,当时中国、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出现经济过热,希望遏制流动性过剩的局面;而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复苏乏力,希望更大规模地刺激经济。双方确实存在很大分歧,不过,现在没有人可能“单独生存”,因此相互妥协必不可少。

“西方经济想要发展,以后也将不得不看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脸色。”《汉城峰会宣言》发表后不久,一位韩国经济学者在媒体上如是表示。

“中国声音”已成为历届G20峰会上的关键词之一。图为2011年戛纳峰会会场外,被包装成中国国旗的糖果雕塑。本报记者高静/摄

法国戛纳峰会:欧洲热盼中国“拯救”

《国际先驱导报》驻巴黎分社记者 应强

回想两年前的G20戛纳峰会,欧债危机无疑是首当其冲的关键词。

2011年法国担任二十国集团和八国集团双主席,当时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将这两个峰会作为自己在国际上的重要舞台,年初就确定了戛纳二十国集团峰会三个优先议题: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抑制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过度波动和全球治理,希望为来年的总统大选加分。

但2011年的国际经济局势特别是欧债危机形势急转直下,希腊的债务危机迅速向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主要国家蔓延,这使得法国的很多主张都打了折扣,在会议开始前几个月宣布将欧债危机列入戛纳峰会议题。

正是欧债危机使得中国的角色在戛纳峰会上更加引人关注。法国一直希望解决欧债危机可以借助新兴国家的力量,萨科齐也多次强调新兴国家的作用,其中一个主题就是希望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让新兴国家所占比重增强。

而当时中国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增长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各方期待中国为世界作出更大贡献,承担更多责任;另一方面,中国将受到更多的挑战和压力。法国媒体在峰会开始前大肆制造中国拯救欧洲的舆论,法国主流报纸还多次出版中国经济的专题,有些杂志的封面就以“中国拯救欧洲”为题。

11月2日,萨科齐为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举行了正式的欢迎仪式,当晚萨科齐还专门设宴欢迎胡锦涛主席。会谈中,胡锦涛传达了中方希望欧洲经济复苏、欧洲有能力有智慧解决债务问题、解决欧洲债务问题主要还是要靠欧洲等中方主要观点。此后,胡锦涛还进行了一系列密集的双边和多边外交活动,并在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与中国在众望中的“拯救者”角色相比,希腊成了这次G20峰会的“搅局者”。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在戛纳峰会举行前夕的10月31日,突然宣布要将援助计划付诸公投,如果公投不过,不惜退出欧元区。一时间,原定的峰会其他主题已经不再吸引人们的眼球,希腊虽然借助国际舞台缓解了国内当政者的压力,但也给后来欧债危机的深入发展埋下了伏笔。

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峰会:红毯上的压轴贵宾

《国际先驱导报》前驻墨西哥分社记者 刘莉莉 发自北京

去年6月,在启程前往墨西哥海滨城市洛斯卡沃斯报道G20峰会之前,总有雇员或墨西哥记者朋友问我:“这次峰会,中国会有什么立场和主张?”

当我反问为什么不关心其他成员国的立场时,他们总是笑着说:“中国是G20中最有发言权的国家啊。”

在世界经济面临复杂多变局面、下行风险增加的背景下,全世界都如同我的这些媒体同行们一样,期待着中国能够在洛斯卡沃斯峰会上唱响“好声音”,为一片冰天雪地的全球经济吹拂暖意。

6月15日抵达峰会举办地后,我们更是发现,大家的话题都离不开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其中,拥有显著增长后劲的中国经济是焦点中的焦点。因此,当新闻中心墙上悬挂的液晶电视播出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陪同胡锦涛主席步入会场的画面时,坐在我身旁的几名外国同行立即停止敲击键盘,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一位留着卷发的女记者还笑着对我说,其他领导人都是独自穿过走廊走进会场的,只有胡锦涛主席有卡尔德龙总统的陪同,看来他是本次峰会上的“压轴”贵宾。

在峰会第一次全会上,中国领导人的讲话获得了国际舆论的称赞。墨西哥经济调查与研究中心研究员费利斯接受我们采访时说,中国提出保增长、促发展,同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代表新兴国家发出了声音。

此外,在备受瞩目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增资问题上,胡锦涛宣布,中国将以430亿美元参与IMF增资计划,以此推动IMF改革进程,提高该组织应对风险和挑战的能力。各国媒体纷纷以最快速度报道了中国的注资承诺。

峰会结束后,我在网上遇到了我的墨西哥朋友路易斯。路易斯曾在中国生活过,中文讲得很好。他告诉我,他最近学会一个时髦词汇——“正能量”。“我觉得,中国是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正能量’。”他颇为得意地现学现卖。

专家视点:中国在G20还将发挥更大作用

[嘉宾]曲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9月初,习近平主席的一系列出访活动备受外界关注,包括他就任后首次访问中亚四国、首次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首次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会议等。

其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从2008年至今历时5年,包括本届峰会在内迄今已召开了8次。在我看来,G20这些年最实质性的功效在于:使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得到了实质性的提升。

在二十国集团之前,世界经济问题主要是八国集团(G8)说了算,后来G8发展为“8+5”对话会,但仍然是八国商量完再和五国对话,双方地位不平等。反观现在二十国集团,讲究“平等”是其中一个重要特点,与会领导人可以平等地坐在一起讨论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问题。而中国在其中便是新兴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代表。

也正因此,中国一直从发展中国家的视野、角度、定位来看待并推动全球治理。比如,中国强调“发展”,认为全球经济的不平衡主要是发展的不平衡,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重视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援助问题等。再比如,中国主张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里的份额和表决权应该有所提升。对此,二十国集团的框架中已有相关协议,但这些协议还没有被落实。中国现在的一个角色就是要不断提醒国际社会兑现相关承诺,增强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中的作用和影响力。

可以说,正是基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努力,近几年来,发展中国家在G20中的话语权才得以稳步上升。

而今年圣彼得堡峰会前夕,外界又对中国经济掀起新一轮“唱衰”论。我注意到,这些论调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下降引起的。去年,中国经济增速7.8%,今年上半年增速7.6%。从数字来看,增速确有减缓,但7.6%本身也是一个较高的增长率,尤其对比欧洲不增反降的经济发展趋势来看。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增速减缓出于中国有意识地调整经济发展方式,从粗放的、以损害环境为代价的增长方式转变为可持续的、绿色的增长方式,并加快中国内需的发展,减少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依赖性。从这个角度讲,中国是在以微小的降低增长率来换取健康的发展。所以,中国经济后劲更足,可持续发展前景更好。

如同习近平主席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阐述的那样,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我们有条件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为世界经济带来更多正面外溢效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