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一直活跃在采访、制作的中的她,竟然在在赵薇的《致青春》里演了!杨澜认为在《致青春》里面她自己是本位演出,当被问及以后会不会演戏时,她便“一票否决”了。杨澜坦言:我个人就是记者类的主持。对于演别人,杨澜并没有兴趣,我只对我自己有兴趣,她说。

杨澜现在正在做一个《幸福力》的研修计划。她认为女人如果去模仿别人,再美也不过是别人的复制品,只有发现真正的自己,才是美丽和幸福之道。很多女性比较盲从,缺少判断力,这个社 会的各种诱 惑和潮流都裹挟着她们,使她们容易迷失自己。杨澜还打算邀请有关国际方面的专家这些专家都和情商、心理、自我探索有关。杨澜认为:发现自我,接受自我,成为更好的自己,不仅是女性,也是男性的一种精神成长的道路,也是获得更高品质和更快乐生活的一种保障。

在过去的10年里,杨澜很少做记录片,有种被伤到的感觉。这中间也有做记录片的同事找到杨澜来做这样的节目。但是,都被杨澜说:我不碰了,我做伤了。对于阳光卫视的记录片杨澜进行了自我检讨,她说:我一开始在商业条件和政治条件都不成熟的情况下,带着热情和理想仓促上马做记录片,我成了死在沙滩上的人。

有人觉得杨澜本身有种文艺范儿,简直就是文艺女青年啊!这样的优势不去做演员很可惜,但是,杨澜这样说道:就是主持人一定要做你自己,你一旦开始演戏了,一旦开始要装作什么模样了,观众一眼就看出来了。其实做主持人这么多年是不断强化自我认知的一个过程。比如,要做一个访谈,我开始要问什么,接下来问什么,刚才那个要不要追问,要不要反过来问,能不能把最后一个问题提上来问,这是一个不断思考的过程。有人说杨澜你要更感性一点,我说我还真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你让我突然变得那么多愁善感,我还真不是那样一个人。

对于杨澜,我们看到了她富有职业化的那一面,杨澜可以说是一个有着自我认知很强的人,在工作和生活中,她知道自己做什么该怎么做。这次做的不好我下次要怎样改进。其实,人生就是在不断的自我探索路程中前行的,杨澜是这样,我们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