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国最后的名将:完颜陈和尚(帝国的回光返照)

呼啸的炮弹 收藏 0 3271
导读:忠孝军最高统帅完颜陈和尚(1192—1232),原名彝,字良佐,小名陈和尚。丰州(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东)人。父完颜乞哥,章宗泰和年间与宋战争,以战功授同知阶州军事。不久,战死于嘉陵江。 金宣宗贞佑初年,蒙古军攻入中原,占领丰州,时陈和尚二十余岁,曾被蒙古军俘掳,供役于蒙古大帅帐下。其母仍留居丰州,由族兄完颜斜烈奉养。年余后,陈和尚以省母为由请还丰州,大帅遣一军卒监视同至丰州。陈和尚与兄斜烈劫杀监卒,夺马十余匹,奉母南逃归金。不料被蒙古兵发觉,合骑追击。他们弃马走小路得以逃脱。母年高不能行走,载

忠孝军最高统帅完颜陈和尚(1192—1232),原名彝,字良佐,小名陈和尚。丰州(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东)人。父完颜乞哥,章宗泰和年间与宋战争,以战功授同知阶州军事。不久,战死于嘉陵江。

金宣宗贞佑初年,蒙古军攻入中原,占领丰州,时陈和尚二十余岁,曾被蒙古军俘掳,供役于蒙古大帅帐下。其母仍留居丰州,由族兄完颜斜烈奉养。年余后,陈和尚以省母为由请还丰州,大帅遣一军卒监视同至丰州。陈和尚与兄斜烈劫杀监卒,夺马十余匹,奉母南逃归金。不料被蒙古兵发觉,合骑追击。他们弃马走小路得以逃脱。母年高不能行走,载以鹿角车,兄弟共挽,南渡黄河归金。宣宗闻知,以斜烈有世爵(猛安谋克世爵)授都统,陈和尚试补护卫,宣宗知其有才,未几转为奉御。

不久,完颜斜烈出任行寿(今安徽凤台)、泗(今江苏盱眙西北)元帅府事,奏请陈和尚自随,诏充任宣差提控,从军。斜烈敬贤下士,辟太原王渥(字仲泽)为经历。王渥文章论议,与金末名儒雷渊、李献能比肩,很受斜烈重视。陈和尚极聪慧,爱好文史。在充护卫居禁中时,就有秀才之誉。王渥教他《孝经》、《论语》、《春秋》、《左氏传》,尽通其义。军中无事,则窗下作牛毛细字,如一介书生。正大二年(1225),斜烈罢帅改任总领,陈和尚随兄屯守方城(今属河南)。斜烈卧病,军中事由他代掌,将领李太和与方城镇防军将葛宜翁相殴,诉于陈和尚,葛宜翁理屈,陈和尚令军士杖之。葛宜翁性格暴躁凶悍,以理屈受杖感到受到耻辱,竟郁郁而死,遗言要妻子为他报仇。其妻上诉台省,言陈和尚泄私忿杀其夫,并于龙津桥南积薪,言不治罪陈和尚则自焚以谢夫。于是陈和尚下狱,台谏官怀疑他曾在禁卫,又握兵权,一定横恣违法出了人命,请施斩刑。但证据不足,一直不能决断。陈和尚在狱中十八个月,聚书而读,坦然处之。正大三年,斜烈病愈,受命提兵守西边。不久去世。哀宗以斜烈之故,赦陈和尚,令其为金朝建功立业。

陈和尚出任紫微军都统。正大四年(1227)转任忠孝军提控。忠孝军是由回纥、乃满、羌、浑以及中原人被俘掠避罪来归者组成,情况复杂较为难制。陈和尚治理有方,皆俯首听命。所过州邑,秋毫无犯,每战则先登陷阵,疾若风雨,是一支劲旅。正大五年(1228),蒙古军进攻大昌原(今甘肃宁县东南),总帅平章政事完颜合达问谁可为前锋,陈和尚应声而出。他已沐浴易衣,如同赴死之人,誓决一死战,率忠孝军四百骑力战,破蒙古兵八千之众,三军将士奋勇参战,取得了大昌原之捷,这是金蒙战争以来金朝打的第一次大胜仗。陈和尚论功第一,授定远大将军、平凉府判官,世袭谋克,一时名震朝野。陈和尚和他率领的忠孝军为诸军所倚重。正大七年,蒙古真定万户史天泽率领河北蒙、汉军围攻卫州(今河南汲县),陈和尚随平章政事完颜合达,副枢密使移刺蒲阿救援,他率忠孝军为先锋,击败蒙古军,解卫州围。正大八年,蒙古速不台部攻陕西,兵至潼关,他率忠孝军往救,大败蒙古军,追至倒回谷(今陕西蓝田东南)。陈和尚在获释后的四五年间,屡立军功,官至御侮中郎将。

陈和尚为人刚直不阿,副枢密使移刺蒲阿虽为金军统帅,但无远谋。经常率兵到附近蒙古军占领地抢掠人口、牲畜,搞得将士人疲马乏,军中将士无人敢谏止。陈和尚私与同僚说:“副枢以大将军为剽略之事,今日得生口三百,明日得牛羊一二千,士卒喘死者则不复计。国家数年所积,一旦必为是人破除尽矣。”有人告诉蒲阿。一日诸将酒会,酒行至陈和尚,蒲阿问:“听说你曾经在背后议论我,又说国家和军队会败坏在我的手里,有这回事吗?”陈和尚饮毕,慢慢说:“有。”蒲阿见他面无惧色,只得说:"算了吧,以后有事当面说."

天兴元年(1232)完颜合达、移刺蒲阿驻邓州欲与蒙古军决战,但蒙古军统帅拖雷避开金军主力,分道趋开封。正月,完颜合达、移刺蒲阿率领骑兵2万,步兵13万,自邓州急赴开封,陈和尚亦在军中。蒙古军采取避实就虚、灵活多变的战术,不断邀击北上的金军,金军将士一路作战,疲惫不堪。进至钧州三峰山(今河南禹县西南),适遇大雪,军士三日未食,披甲僵立在雪中,枪槊结冻如椽。蒙古军则利用时机充分休息,然后全线进击,金军损失惨重。最后,蒙古军有意让开一条通往钧州的路,放金军北走,乘势夹攻,金军全军覆没。移刺蒲阿被擒,完颜合达与完颜陈和尚率金军残部数百骑败入钧州(今河南禹县)。

蒙古军攻入钧州,陈和尚与军士顽强进行巷战,最后失败,陈和尚躲藏了起来,等到蒙古军队杀略完了,他自己走到了蒙古军的主将(应该是拖雷)面前大声说道:"我就是大金忠孝军统制完颜彝!在大昌原打败你们的是我,在卫州城打败你们的是我,在倒回谷打败你们的还是我!我如果死在乱军之中,别人会以为我背叛国家,今天我死在你面前也算死的轰轰烈烈不愧忠臣!"宁死不屈,先斫足折胫,后豁口至耳,喷血而呼,至死不绝。时年41岁。蒙古主将也被他的忠义所感动,隆重的埋葬了他,并以马奶祭祀.说道:"好男儿,他日重生,当要与我做伴!"

同年六月,哀宗为表彰完颜陈和尚的忠烈,诏赠镇南军节度使,塑像立褒忠庙,刻石立碑纪其事迹。完颜陈和尚率领的忠孝军是晚金时期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活跃于金朝晚期金蒙战场上,对金政权的存亡产生过很大的影响。据《金史·兵志》记载:“复取河朔诸路归正人,不问鞍马有无、译语能否,悉送密院,增月给三倍它军,授以官马,得千余人,岁时犒燕,名曰忠孝军。” 忠孝军是由在蒙古侵略过程中投附金朝的各族组成,包括畏兀儿、乃蛮、羌、浑及中原被俘逃来的汉人。这支军队虽然组成成分复杂,但军纪严明,勇于作战,所过之处,秋毫不犯,深得民心。忠孝军在作战时充当先锋,疾如风雨,是金朝抗蒙作战中的一支劲旅。在同蒙古军队的作战中,忠孝军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在金朝史、中国史乃至十三世纪的世界军事史上占有一定地位!

忠孝军最初的首领为石抹燕山奴、蒲察定住,后来为完颜陈和尚。即使在统帅完颜陈和尚战死后,忠孝军仍然坚持抗击蒙古军队,直到金朝灭亡,大多数将士慷慨殉国。

金朝政府之所以组建忠孝军,是因为: 1.是哀宗抗蒙图强的需要金朝自从宣宗即位以来,一味避战,苟且偷生,朝中正人君子多不得用,奸臣近侍屡受重用,军事上节节败退,经济上日益残破,又幻想从南方得到补偿,与南宋开战,结果陷入内外交困的窘境。给哀宗留下了一个创痍满目的烂摊子。哀宗即位,决心全力抗蒙,他派人到南境“榜谕宋界军民更不南伐。”(2),在正大元年开始与西夏讲和,到二年九月“夏国和议定,以兄事金,各用本国年号,遣使来聘,奉国书称弟。(3),与宋朝西夏结束战争状态,集中兵力全力对付蒙古。在内政上罢黜了蒲察合住,尼庞古华山二奸臣 ,启用一批抗战派将相。又下诏为抗击蒙古牺牲的将领立褒忠庙“正大二年,哀宗诏褒死节士,若马习礼吉思、王清、田荣、李贵、王斌、冯万奴、张德威、高行中、程济、张山等十有三人,为立褒忠

忠孝军统领完颜陈和尚

庙”(4),激励抗蒙将士。值得注意的名单中除了马习礼吉思一人为西域人外,其余皆为汉人。以上表明,哀宗初政,尽管没有祛除宣宗时期的弊政,但是他决非坐以待毙之君,他力图集中一切可能的力量进行抗蒙,这是肯定的。建立忠孝军就是这个意图的一部分。

2.是金朝重建骑兵部队的需要金朝本来以骑兵横行于天下,但是在蒙金战争初期,蒙古军在降蒙契丹人的引导下袭击了金朝的群牧监,使得金军马匹大部落入敌手,“下金桓州,得其监马几百万匹,分属诸军,军势大振。”(5),有诗称“更献监牧四十万”(6)“更得金源四十万,大青小青绝世无。”(7),以上数字不免有些夸大,但是金军马匹落入蒙古之手无疑是事实,由于监马丧失,金朝被迫在作战中由骑兵为主转变为步兵为主,如移剌福僧上书金宣宗“山东残破,群盗满野,官军既少,且无骑兵。”(7),把胡鲁也说“所在屯兵,率无骑士”(8),元光元年,为防备蒙古军“长驱而深入,虽京兆、凤翔、庆阳、平凉已各益军,而率皆步卒。”(9),因为如此,早在宣宗年间就试图重整骑兵,到哀宗时,编组了忠孝军,和里合军等,其中忠孝军“人有从马,以骑射选之乃得补。”(10),沿用和恢复金朝初年一兵有二马的旧制。组建精锐骑兵的努力还是收到了一些效果,当时人认为“自正大改立马军,队伍鞍勒兵甲一切更新,将相旧人自谓国家全盛之际马数则有之,至于军士精锐、器仗坚整,较之今日有不侔者,中兴之期为有望矣。”(11),某种程度上寄托了人们对“中兴”的期望。完颜陈和尚麾下的忠孝军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著名的仙人关、郾城、颍昌等战役中,宋金两军都是打了数十回合,才分出胜负。女真骑兵在甲胄和兵器负荷很重的状况下,能屡败屡战,连续作战,确为有别于辽和西夏骑兵的很大优点。”(32),我们也可以想象,所谓的400破8000,肯定不是一下子击破,而是忠孝军四百人利用坚忍性向蒙古军连续冲击而获得的胜利,只不过骑兵上的人由以女真人为主成为以多民族为主!

完颜陈和尚战绩:

大昌原之战 金哀宗在集中兵力抗蒙后,战场上取得一系列的胜利,正大元年九月,移剌蒲阿收复泽潞(1),二年恒山公武仙复归金朝(2),三年八月,移剌蒲阿收复曲沃和晋安,蒙古守将刘德仁战败而死。(3)四年二月,移剌蒲阿和纥石烈牙吾塔收复平阳,生擒蒙古守将李守忠,继而又攻青龙堡,蒙古守将李伯温战死。(4),五月,武仙率兵收复河东重镇太原,击毙蒙古守将攸哈剌拔都。(5)。金朝在河东战场上取得了节节胜利。但蒙古军 在西部战场上加紧了攻势,正大五年,蒙古将领,号称开锅四骏之一的赤老温进攻陕西,渐至泾州,断绝庆阳粮道,进入大昌原。正大六年三月,与完颜陈和尚率领的忠孝军战于大昌原,“五年,北兵入大昌原,平章合达问谁可为前锋者,陈和尚出应命。先已沐浴易衣,若将就木然者,擐甲上马不反顾。是日,以四百骑破八千众。”(6),取得了辉煌的战果,连同在河东战场的一系列胜利,极大鼓舞了金朝抗蒙图存的决心“三军之士,为之振奋思战,有必前之勇。盖用兵二十年,始有此胜,奏功第一。”(7)。哀宗下诏褒奖,授陈和尚“定远大将军、平凉府判官,世袭谋克”(8)。蒙古军羞恼成怒,再次围攻庆阳,金朝遣移剌蒲阿,纥石烈牙吾塔,内族讹可救之,七年正月再战于大昌原,击败蒙古军。(9)使得蒙古军开始正视金军的力量。

卫州之战 正大七年,蒙古窝阔台因为蒙古军在陕西作战失利,窝阔台大怒,决意亲自领兵南侵。正大七年年七月,窝阔台与弟拖雷、侄蒙哥统率大兵,向金朝的山西进攻。金朝将领武仙领兵围攻潞州的蒙古军。窝阔台命塔思领兵救援。武仙退保潞州东原上。金将移刺蒲阿领兵夜袭蒙古军,塔思战败,蒙古辎重、人口都被金军俘获。武仙还军,攻占潞州。(10)十月,窝阔台再遣万户宴只吉台与塔思等攻潞州。武仙遁走,还屯卫州。蒙古真定万户史天泽等率领河北蒙、汉军围攻卫州。哀宗调遣完颜合达、移刺蒲阿领兵十万救卫州。完颜合达等先遣完颜陈和尚忠孝军及亲卫军等三千人作先锋出击,蒙古兵败退。卫州围解。(11),陈和尚参加了这场战斗,忠孝军为主力“六年(应为七年之误),有卫州之胜。”(12 ),将此战功劳系于陈和尚名下,可见作用之一斑。宋元的史料同样说明是金军战胜,元史记载“金将完颜合达以众十万来援,战不利,诸将皆北”(13),隐讳地说出了蒙古军的败绩。大金国志记载正大六年(应为七年)“大军攻卫州,遣平章完颜合达领高(英),樊(泽)诸将救卫州,连战数十日,大军失利。”(14),同样记载为蒙古军战败。

倒回谷之战 正大七年十一月,蒙古兵攻潼关、蓝关,不能下,退军。正大八年正月,蒙古速不台军攻破小关,攻掠卢氏、朱阳。潼关总帅纳合买住领兵拒战,求援于行省。“省以陈和尚忠孝军一千,都尉夹谷泽军一万往应,北军退,追至谷口而还。两省辄称大捷,以闻。”(15 ),照这种说法,金军战胜有虚夸的嫌疑,但是根据金宋元的史料旁证,事实并非如此。金史说“正大庚寅倒回谷之役,渊尝上书破朝臣孤注之论,引援深切,灼然易见,主兵者沮之,策竟不行。”(16),因为这场战役以至使朝臣产生了欲孤注一掷的想法,可见并非小胜,大金国志记载蒙古军“选四万人刊石伐木,凿商淤之山,斡腹入蓝关之内,为(完颜)合达所败,丧万余人及马数万匹”(17),损失兵马在万人以上,可见为大败。元史也能看出同样问题,大将速不台“从攻潼关,军失利,帝责之。睿宗时在籓邸,言兵家胜负不常,请令立功自效。”(18)蒙古大汗亲自指责大将速不台.可见蒙古对这次战败的重视程度。

三峰山之战 这是金朝具有决定性的一次战役,金军尽管作战勇敢,但是因为战略失误,粮食不足,士卒疲敝,加之天时不利等一系列因素最终失败告终,不过此战空前惨烈,金军将士拼尽全力,其壮烈不亚于南宋的崖山之战,元人记载“金人死者三十余万”(19),元初重臣,对金朝历史颇有研究的郝经也曾赋诗三峰山之战“天欲亡人不可为,六合横倾数丈雪。人自为战身伴疆,空拳无皮冻枪折。力竭慷慨赴敌死,死恨不能存社稷。至今三峰山白骨尽衔铁,老臣一片忧国心,惨澹悲风与寒月。”(20)“短兵相击数百里,跃马直上三峰山,黑风吹沙河水竭,六合乾坤一片雪。万里投会卷土来,铁水一池声势接。丞相举鞭摔沾言,大事已去吾死节。彦章虽难敌五王,并命入敌身与决。逆风生堑人自战,冰满刀头冻枪折。一败涂地直可哀,钧台变作髑髅血。二十万人皆死国,至今白骨生青苔。”(21),完颜陈和尚率领残兵进入钧州,等到蒙古军杀掠稍定时走出“自言曰‘我金国大将,欲见白 事’兵士以数骑夹之,诣行帐前。问其姓名,曰‘我忠孝军总领陈和尚也。大昌原之胜者我也,卫州之胜亦我也,倒回谷之胜亦我也。我死乱军中,人将谓我负国家,今日明白死,天下必有知我者。”(22),蒙古军想要让他投降“斫足胫折不为屈,豁口吻至耳,? 血而呼,至死不绝。大将义之,酹以马湩,祝曰:‘好男子,他日再生,当令我得之’时年四十一。”(23),慷慨殉国,陈和尚永远名垂青史。忠孝军并没有全军覆没,残余仍然在其他战场上作战。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