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挑破“美国例外论”:没有谁可以例外

作战参谋019 收藏 1 6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俄罗斯总统普京11日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文章直言不讳地批判了“美国例外论”,与奥巴马在10日全国演说中宣扬的“美国之不同凡响”针锋相对。有分析认为,“例外论”无非基于一种道德和宗教上的优越感,而普京在其文章中明暗结合地进行了批驳。

作为三军统帅,在作出另一场杀伐的重大决定之时,却无法消解民众对前两场战争的厌倦;作为宪法学者,汲汲于尊重宪法的权威,却险些在国内立法出师未捷时,被国会毙掉总统的威严。全赖了国务卿克里的“口误”,还有那位“克格勃头子”的“美意”,在军事行动的命运即将揭晓前,奥巴马得以第二次为自己的“红线”踩下刹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奥巴马终于宣告,美国将“卸任”世界警察的职务了。在10日向全美发布的演说中,奥巴马承认美国不是世界警察,因为“全世界惨绝人寰的事天天都有,美国却无法处处替天行道”。

但细究起来,这无非是对美国霸权江河日下的一种客观表述,是安抚民心、配合推销“有限打击”方案的一套说辞,他接下来的一笔但书又让人难免生疑,感觉这位世界警察并不愿金盆洗手。为了显得更雄辩,奥巴马引述小罗斯福的话说:尽管美国之前奉不插足国际事务的信条为圭臬,但“这并不意味着当其珍视的原则和理想受到挑战时,美国不会为之感到深深的忧虑”。有鉴于此,“当我们可以避免儿童被(化学武器)毒杀之时”,美国应该有所行动,“这便是美国不同凡响之处,这便是我们例外于列国之处”。

在这次演讲后,奥巴马恐怕该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一方面暂时把皮球踢给了普京和国际社会,另一方面又在国内保住了民心,在国会面前保住了颜面。可不料一天后,“仔细研读”了奥巴马讲话的普京接过了“例外论”的话茬,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告全美人民和政治领袖”的“宣言”。文章的标题倒挺客气,“恳请”美国谨言慎行,但其内容却带着这位政治强人咄咄逼人的挑衅意味,以至于招致美国政坛的口诛笔伐。

文章的主旨当然是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摇旗呐喊,普京一方面痛陈军事行动将触发的恶果,顺便为叙利亚政府开脱,另一方面又谈联合国和国际社会,隐示俄罗斯将否决并阻止任何动武的行为。而在最后,普京直言不讳地批判了那种飘飘然的“美国例外论”,在他看来,不论出于何种动机,那种自视“例外”于列国的想法都是“极其危险”的。就是这几句话,参院外委会主席梅内德斯(Robert Menendez)读罢直呼“想吐”,让鹰派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 R-Ariz.)感到了对美国的“侮辱”。白宫的回应则称,普京所言恰好体现了美国的“崇高”。

客观上讲,换了任何国家,这种对他国政策取向的“指手画脚”定会惹来强烈回应,但这对美国来说却有点“例外”:这不单单是来自“敌国”元首的训诫,更是对那种“美式价值观念、政治制度值得全世界景仰”的“美国例外论”的公开挑战。在“例外论”这种观念的浸濡之下,不少美国政治人物对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独特作用深信不疑,当美国领导人提及美国的“独特”责任时,他们总是在暗示美国有别于其他国家,因而必须要肩负特殊的责任。

在10日的演说中,奥巴马无疑是循着这条思路。他说:“近七十年来,美国一直是世界安全的靠山……领导世界的担子非常沉重,但只要美国勇担道义,这个世界会美好得多。”可普京无情地指出,在当今的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不把美国视为“民主的楷模”,而只是一个依赖武力穷逼黩武、纠集盟邦党同伐异的强权国家。对这种现象,美国哈佛大学沃尔特教授(Stephen Walt)的见解一针见血:“美国例外论”使美国人难以理解为什么其他人厌恶美国对世界的主导,而且对“美式虚伪”感到愤怒,无论是有关核武器的研制,还是对于国际法遵从,抑或是美国谴责他国却无法自省的现象。

但这种心态并非美国人的“例外”,在欧洲扩张以来的数世纪的时间内,多数大国都自视高人一等,将以自身的是非为是非视为一种善举。对昔日的英国,“日不落帝国”的强大是在为盎格鲁撒克逊人承担起历史的重担;对当年的法国,扩张是为天主教作强大的堡垒。而对今天的美国,就像已故政治学家亨廷顿的看法,“美国的至高无上地位对于世界上自由、民主、开放经济体和国际秩序的未来至关重要”。有了这些理论,“美国例外论”就拥有了无往不胜的逻辑利器。

<P>沃尔特指出,“美国例外论”基于这样一种信念:美国是一个无比正直善良的国家,它爱好和平、崇尚自由、尊重人权、施行法治,而美国在这些方面比其他国家做得更好更多。而“例外论”还基于这样一种看法,即上帝会站在美国这边。里根曾引用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的话说:“上帝把受苦受难的人类的命运交到了美国手里。”小布什在2004年也说:“我们接到来自九天之外的感召要伸张自由。”就是这样一种“上帝与美国同在”的观念让“例外论”挺直了腰板。

而在普京那篇文章的结尾,他正好对这种基于宗教信念的超然感来了一番奚落。他说:国有强弱之分,有贫富之别,有久历民主与向着民主艰难迈进的差异,所有国家都大异其趣,但当所有人、所有国家在祈祷上苍的庇护时——普京提醒美国不要忘了——原来上帝对所有国家都一视同仁,没有谁有资格“例外”。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