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zby199022 收藏 0 32
导读:“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第三战斗机联队在1939年9月1日大战爆发时只有Stab./JG3 与I./JG3两个大队,驻地是在德国东南部的德累斯顿;由于波兰很快便投降因此JG3没有太大的机会见到大型的战事,而到了11月5日,I./JG3来了一位新的大队长,这位飞行学校教官早已在西班牙内战中享有盛名,他就是27岁的京特·鲁佐上尉。 鲁佐生自一个著名的普鲁士世家,他的历代祖先为普鲁士提供了许多重要的军事人才,年轻的京特·鲁佐也不例外。1935年希特勒撕毁凡尔赛条约后,早已获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第三战斗机联队在1939年9月1日大战爆发时只有Stab./JG3 与I./JG3两个大队,驻地是在德国东南部的德累斯顿;由于波兰很快便投降因此JG3没有太大的机会见到大型的战事,而到了11月5日,I./JG3来了一位新的大队长,这位飞行学校教官早已在西班牙内战中享有盛名,他就是27岁的京特·鲁佐上尉。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鲁佐生自一个著名的普鲁士世家,他的历代祖先为普鲁士提供了许多重要的军事人才,年轻的京特·鲁佐也不例外。1935年希特勒撕毁凡尔赛条约后,早已获得飞行资格的鲁佐配属在德国空军的第一个战斗机联队 JG132 'Richthofen'之中,而随著伊比利半岛上内战的爆发,德国空军也从1936年开始派遣由空军人员组成的“兀鹰军团”参战,以支援政治上的盟友佛朗哥将军,同时也获取宝贵的实战经验。

“兀鹰军团”的空中兵力包含一个轰炸机大队(K/88) 和一个战斗机大队(J/88) 以及一个侦察机中队(A/88),其中K/88和J/88都辖有三个或四个作战中队。京特·鲁佐中尉在1937 年3月被派往西班牙接掌战斗机大队的第二中队 (2.J/88),而三月底鲁佐的2.J/88 接收了16架最先进的Messerschimtt Bf109B-1战斗机(635-hp Jumo210D引擎,两挺 7.92mm MG17 机枪,极速 470kph) 以淘汰旧式的 Heinkel He51B双翼机 (750-hp BMW VI 引擎,两挺7.92mm MG17 机枪,极速 330 kph)。要知道德国本土的 JG132 也才在 1937 年初开始这型先进战机的换装,因此鲁佐和他的中队成为“兀鹰军团”首先换装的单位对他们而言实在是一项福音(第二个换装的中队 1.J/88 要到1937年8月份才领到战机)。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虽然飞行员们都很渴望驾著新到手的Bf109B-1出击,但是中队长鲁佐中尉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他坚持所有的飞行员必须完成对新战机的适应飞行,并且得完成包括两次一小时飞行在内的各项考核才能够驾机参战。性能优异的Bf109B-1使得德军再次夺回制空权,并且对共和党空军形成了不小的压力。以1937年7月底的战役为例,2.J/88 的Bf109B-1击落了16架敌机而本身无损失,就可以看出Bf109B-1在压制俄制的I-15、I-16时有很大的威力。

同一时期3.J/88的中队长便是日后的战斗机兵种总监阿道夫·加兰德在3.J/88的He51B还没换装前格兰德只能担任对地支援的任务,而鲁佐中尉则可以在先进战机中与敌人捉对厮杀。由于“兀鹰军团”是以培训人员以及获取经验为主要考虑,因此飞行员往往在西班牙作战几个月以后便轮调回国,以便使更多人能有实战经验,因此京特·鲁佐中尉于1937 年9月奉调回国,在他率2.J/88 的Bf109B-1作战的这六个月期间,鲁佐也获得了击落5架敌机的记录。

“兀鹰军团”在西班牙的战果看似丰盛,但是鲁佐冷静的警告道:"我们以数量居劣势的兵力应战却只有轻微的损失,主要的原因是敌军空勤人员不良的训练以及不正确的领导方式,以及我军战斗机性能先进的因素所造成的。"很不幸地,等到1944年情势对德军不利的时候,德军的角色比西班牙内战中的共和党空军还要悲惨,这次风水转回来的时间还不到三十年!

回国后的鲁佐中尉从1937年开始就在飞行学校担任教官,以将西班牙战场获得的宝贵经验传给其它飞行员。1939年11月5日,京特·鲁佐晋升上尉并接掌了JG3唯一的一个大队I./JG3。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JG3 的另外两个大队(II./JG3 和 III./JG3) 一直要到 1940 年春天才编组完成,然而JG3 的大队部(Stab./JG3) 和II./JG3 直到1940年5月西线战役爆发时都还在柏林负责防卫首都的任务,所以有幸参与西线战役的就只有鲁佐的I./JG3 和 III./JG3了。在这段期间I./JG3因为联队本部远在柏林,所以是由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的联队部(Stab./JG77)管辖,和I./JG77并肩作战,隶属于南段战区;而III./JG3 则在北段战区由Stab./JG26节制。

1940年5月10日延宕多时的西线战役展开,I./JG3 在鲁佐的率领下战绩不错,五天后的5月15日,鲁佐的个人记录已经累积到5架,而他的大队也创下了50架的累积记录。由于法军在色当被突破之后溃败的很快,德军高层因而不必担心盟军对德国本土的空袭,因此Stab./JG3 和 II./JG3 都在5月20日前后移向法境以支援接下来的作战。

1940年6月22日法国投降后,德国空军各单位开始整补以面对即将到来的征英战役,而原本分散在四处的各大队也藉著此一机会进行重整重编的行动,并在7月下旬开始朝著英吉利海峡彼岸的法国海岸集结,德军的八个战斗机联队 (只有 JG77 缺席) 分属总部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第二航空队以及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第三航空队指挥,八个联队总兵力为976 架Bf109E (其中 847 架可用),JG3隶属阿尔伯特·凯塞林元帅第二航空队的指挥。

1940年8月13日的“鹰日”揭开了不列巅之战的序幕,德军虽然集结了优势的空中兵力但是仍然难以击败英国皇家空军,在开战四周内德军就损失了400架的 Bf109E,而英国南方的制空权则仍然不在德国空手中。愤怒的帝国大元帅赫尔曼·戈林下令替换年迈的战斗机联队、大队长,期望以年轻有冲劲的军官接任会有较好的表现。在这样子的背景下,京特·鲁佐晋升少校并于1940 年8月21日成为 JG3 的新任联队长,I./JG3 则交给最后官拜少校,并取得了34架战果的骑士铁十字勋章获得者——汉斯·冯·哈恩上尉。

鲁佐与其它海峡联队的新任联队长依旧领著全联队出击,而鲁佐少校本身则在 1940 年9月18日以击落 15 架敌机的功绩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成为JG3 第一位赢得此勋章的飞行员。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随著冬天的来临,英吉利海峡的气候也越来越糟,德军于12月初开始大幅撤出海峡地区,仅仅留下 JG2 'Richthofen'、JG26 'Schlageter' 以及鲁佐少校的 JG3 继续在海峡作战。1941 年2月6日,三军第四位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在 JG3 出现,那就是III./JG3 的新任大队长沃尔特·奥梭上尉 。JG3 于1941 年6月离开海峡前线前往东欧,为随后而来的入侵苏联提供空中的掩护。此时联队长京特·鲁佐少校的纪录已经有16架。

1941年6月22日星期天德国入侵苏联,鲁佐的 JG3 配属在南方集团军的麾下作战。大战初期俄军空军低劣的技术和装备使德国空军产生了许多新的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而一些技巧高超的空战专家击落数更是像灌水一样暴增;联队长鲁佐少校在开战四周内 (7月17日) 就达到了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所的40架而获勋,再过两个月 (9月17日) 这个数字就上升到72架,虽然III./JG3 的奥梭上尉早在7月15日便以78架的战绩获颁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陆海空三军第三位),但是在后追赶的鲁佐少校有后来居上的迹象。

1941年10月11日,鲁佐以92架的击落数成为继同联队的奥梭上尉之后第四位获颁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军人,并且大步地朝向继莫德士之后第二位击落100架的目标前进。原来领先的奥梭上尉在7月底调往西线成为JG2‘Richthofen’的联队长,皇家空军较佳的战技减缓了奥梭少校向100大关挺进的步伐。

1941年10月24日,京特·鲁佐少校一口气击落三架俄机(No.99 -No.101)打败奥梭成为德国空军第二位击落数超过100架的飞行员。在达到了这个目标之后鲁佐虽然仍旧指挥JG3但是却被禁止随意出击。

1941年冬天,JG3 的三个大队撤回德国本土的维斯巴登整补换装,11月17日德国空军兵器署署长恩斯特·乌德特上将在柏林自杀,在乌德特的葬礼上共有六位杰出的战斗机飞行员担任卫队为这位一次大战的空战英雄执绋,鲁佐少校、奥梭少校、格兰德中校正是其中的三位。在葬礼过后,德军高层宣布为了纪念乌德特上将对德国空军的贡献,JG3冠以“乌德特”的称号成为 JG 3“Udet”,联队徽则以一个“有翼的红色U”表示。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京特·鲁佐少校在乌德特的葬礼过后虽然仍然在前线统领JG3'Udet',但是被禁止随意驾机出击,因此他也和西线的JG2‘Richthofen’ 联队长沃尔特·奥梭少校一样击落数停在100出头。1942 年初JG3‘Udet’ 的三个大队分别前往不同的战场作战:I./JG3改编为 JG1 的第二大队 (II./JG1) 留守德国本土;II./JG3 随著阿尔伯特·凯塞林元帅的第二航空队前往地中海战区的西西里岛支援计划中的马耳它作战;III./JG3 则回到东线北段战区作战。

京特·鲁佐中校也在这年夏天离开第一线的勤务工作,改任他的老友战斗机兵种总监阿道夫·格兰德少将的参谋——西线日间战斗机兵种总监一职,而JG3 'Udet' 联队长则由 III./JG53 大队长沃尔夫-狄特里希·维凯少校 (162 架,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当时击落约40架)接任。

鲁佐于1943年9月15日出任第一战斗机师的师长,指挥辖下的单位接敌;1944年3月出任第四飞行训练师的师长,该师下辖JG101、JG102、JG103、JG104、JG105、JG106、JG110等战斗机训练联队,其中只有JG107、JG108 不在鲁佐辖下;以及ZG101、NJG101共九个训练联队,几乎整个德国空军的新训飞行员都归鲁佐管辖了。鲁佐的空战生涯在1941年10月当他击落100架敌机时达到最高点,可是鲁佐在德国空军写下的最重要的一页却是他的敢言与直谏。

1945年1月1日代号“底板作战”的反击虽然获得一定的成功,但是与德国空军的损失相比较之下仍属得不偿失,加上空军总司令戈林自 1944下半年以来以轰炸机兵种总监狄特里希·培尔兹中将来统领战斗机单位作无谓的浪费,反而将战斗机兵种总监阿道夫·格兰德中将束之高馈并予解职,因此在1945年1月22日多位战斗机兵种指挥官聚集要求戈林聆听他们的意见。

这个后来被称为"指挥官叛变"的会议在首都柏林的飞行员之家举行,与会的除了京特·鲁佐上校之外还包括了斯坦因霍夫上校 (前JG77、JG7联队长,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1972年任西德空军总司令)、格拉夫上校 (现任JG52联队长及钻石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罗德尔上校 (前JG27联队长,98架)、特劳特洛夫上校 (前JG54联队长) 等老资格的联队长,他们公推与会联队长之中资历、威望最深的鲁佐上校作为发言人向戈林提出他们的质疑与建言。

鲁佐马上就质问为什么格兰德中将被解职,以及戈林不当的诋毁战斗机飞行员都是懦夫的指责,鲁佐也指出因为若干技术上的错误领导 (也就是 Me262的发展) 导致德国空军现况恶化等针对戈林的抨击。帝国大元帅赫尔曼·戈林闻言大怒,立即宣布会议解散,并对著带头的鲁佐吼道:"我要把你给毙了!"

鲁佐并没有被枪毙,但却被撵到意大利接任意大利战斗机指挥部的职位,负责与意大利社会主义共和国空军联络协调事宜。其实自 1944 年6月JG77和 I./JG4 返回德国本土后,意大利境内就没有任何德军战斗机单位了,所以鲁佐被派到意大利说是被贬实不为过。意大利战斗机指挥部的上一任指挥官是前JG27联队长,非洲之星马尔塞尤上尉的上司爱德华·纽曼上校奉命"不得"与鲁佐接触,这是因为戈林下令禁止他眼中的"叛徒"彼此之间有任何进一步的意见沟通。

纽曼上校私底下拨了通电话给鲁佐,在他一接电话时就装腔说:"现在讲电话的是帝国大元帅戈林!"鲁佐的反应是"哈!哈!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吹!"一开始意大利人听到一位普鲁士人要来接替纽曼上校的位子心中都感到惧怕,但是当数月后鲁佐离开他们之后,意大利人为他们的损失而伤心。

阿道夫·格兰德中将在卸下战斗机兵种总监的职务后著手成立一个Me262喷气式战斗机中队以亲自向世人证明Me262的真正实力,自1945 年4月开始出击的这个中队就是著名的JV44。京特·鲁佐上校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坚持要回德国加入他的老朋友格兰德中将的中队,他要以自己的力量向戈林、希特勒证明Me262是一架不折不扣的战斗机。

“热血骑士”王牌联队长——京特·鲁佐

鲁佐在先前六年的战事中历任联队长、师长等高级指挥职务,并且荣获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但是现在他又回复成一个普通飞行员的身份在 JV44中和其它的高阶军官飞行员一样驾机出击,在这段期间鲁佐上校驾著 Me262A-1a击落了2 架美军的四引擎轰炸机。1945 年4月24日距离德国投降已经不到两周,这一天鲁佐驾著Me262A-1a出击后再也没有回来,他的Me262和遗体到现在还下落不明。在美军的记录中,当天只有第九航空队的拉尔夫·约翰森少校报告击落一架喷气式飞机,据信这就是将鲁佐上校击落的飞行员。

鲁佐最后几周的中队长阿道夫·格兰德中将曾说过:“京特·鲁佐在我心目中是德国空军极为杰出的领导者,我将他排在其它人之前。” 京特·鲁佐上校,总共出击300余次,在西班牙内战中击落5架,在西线击落18架 (包含以Me262击落的2架轰炸机),在东线击落87架俄机,总共击落110架敌机,为第二位突破100大关的飞行员,在战争最后两周不幸阵亡,时年33岁。作为一名忠诚的战士他贯彻了自己的誓言哪怕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无论他所效忠的政权是否正义,但鲁佐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做人守则。

(更多相关敬请浏览:http://tksj.blog.163.co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