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首相:安倍外交包围中国想法很幼稚

日前首相鸠山始终重视对华关系

<!-SSE NEWSADSTART SSE-><!-SSE NEWSADEND SSE-> 近日,在位于东京都赤坂的办公室,鸠山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总结了过去几年自己和民主党的得失,以及他对日中关系的看法。

环球人物杂志:民主党政权仅维持了3年多就告失败,主要原因是什么?

鸠山:在民主党执政期间,我们有两个失误。第一,没有完全弄明白,国民对日本依靠官僚集团和美国到底有多厌恶,是否真的渴望打破这两个“依存”;第二,没有弄明白,自己的执政理念是否符合国民的期望,我们是全部代表了国民还是走向了反面。由于缺少和国民的交流,最终导致政权的执政理念与国民的实际期望脱节。

环球人物杂志:除此之外,民主党内部是否也存在党争问题?比如党内有一支毕业于松下政经塾的势力,他们似乎与您和一些建党元老之间有斗争。

鸠山:松下政经塾是松下幸之助创办的私人精英学校,那里的毕业生知识丰富,优秀的人也很多。但他们在政经塾所受的教育是如何宣扬自己,如何提升自己的成绩,并获得更高的职位。这种自私自利的做法,在自民党内或许行得通,但在强调集体领导的民主党内很容易导致对立。尤其是民主党获得政权后,担任高官的机会很多,有些人不是在思考如何打破旧体制、创立新体制,而是如何让自己尽快成为大臣。这与民主党的宗旨相去甚远。我与这些人有分歧,政策层面也出现了对立。他们主导了民主党之后,对一批建党元老喊“滚出去”,结果出现了大分裂。这让国民失望。

日前首相:安倍外交包围中国想法很幼稚

安倍外交带有“孩子气”

环球人物杂志:您担任首相时提出了一个建设“亚洲共同体”的构想,这是基于何种考虑?

鸠山:战后日美建立了长期的同盟关系,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从战后的废墟中发展起来。日本感谢美国是应该的。二战结束这么久,日本在外交上一直是向美国一边倒。在冷战时期,这种状态可能还不错。但冷战结束后,世界出现新秩序,日本应该顺应潮流改变战略。可事实上,日本在政治外交上依然看美国的脸色。我觉得,日本作为一个亚洲国家,在保持与美国同盟关系的同时,应该努力成为一个受到亚洲各国尊重的、独立自主的国家。所以,我一直主张以“友爱”精神化解历史恩怨。像德国和法国,经历了残酷的战争,最终能够认真清算历史,相互谅解,从而共同建设“欧洲共同体”。亚洲也应该如此,尤其是中国和日本,应认真解决好历史问题,相互理解,共同引领亚洲。所以,我担任首相后提出了“亚洲共同体”构想。

环球人物杂志:为什么“亚洲共同体”最终还是夭折了?

鸠山:首先是因为我当首相的时间太短;其次,这个构想遭到了国内官僚集团的抵抗,尤其是外务省的官僚一向对美国有敬畏心理,觉得首相的构想会损害日美同盟关系,引起美国的担忧。虽然我再三解释这一构想没有排斥美国的意思,但美国似乎还是产生了一种“受排斥”的错觉。当时,奥巴马总统刚提出“重返亚洲”,我的这一构想好像是与他的战略唱对台戏。

环球人物杂志:您为此受到了来自美国的压力。

鸠山:虽然有美国的压力,但更大的压力来自于代表美国利益的外务省官僚,还有国内那些经济商务官僚。由于他们的坚决反对,事情难以顺利推进。我辞职后向菅直人移交工作时,特意给他留了一张条子,希望他继续推进“亚洲共同体”的建设。他也答应了,但这事后来就没再提起,很遗憾。

日前首相:安倍外交包围中国想法很幼稚


日本前首相鸠山

日本外交有点孩子气

提起鸠山,就不能不说他和中国的密切关系。当年,他任民主党负责人时就表示,自己就任首相后将不参拜靖国神社。今年1月,鸠山访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时,低首默哀,并宣布将自己的名字从“鸠山由纪夫”改为“鸠山友纪夫”。5月,中日关系胶着之际,鸠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中方看,说日本窃取了钓鱼岛(日称'尖阁列岛')也有道理。”此言一出,一些日本人给鸠山带上了“卖国贼”的帽子,右翼的抗议车队也出现在了他家门前。

环球人物杂志:前不久,您就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也因此遭到了日本政府和舆论的批判。您对此怎么看?

鸠山:我并不仅仅是想陈述一段历史事实,而是要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在这个问题上,双方可以有自己的立场,但也要倾听对方的声音。如果单方面认为自己的主张正确,问题永远解决不了。我不久前访问北京,特地会晤了当年邓小平先生与福田纠夫首相会谈时的中方翻译林丽韫女士,询问了当时的情况。据说,双方当时没有就钓鱼岛问题签署备忘录,也没有写成文字,是以一种信义达成了“搁置主权”的共识。如果因为没有文字记载,就否认“搁置主权”共识的存在,这是不应该的。不倾听对方主张,单方面宣布不存在主权争议,这是对对方最大的挑衅。日本政府应该承认分歧,通过对话和协商来解决问题。如果一时解决不了,就继续“搁置主权”,让后代去解决。

我仅仅把上述的观点做了表示,就被骂成“卖国贼”。我今年多次访问中国,中国方面有学者指出:“鸠山先生的发言,是出于维护日本国家利益的发言。”遗憾的是,中国学者明白我的心意,日本国民却无法理解我的苦心。

环球人物杂志:日本在政治和外交上向美国一边倒,并出现了一种“联美抗中”的倾向,但是在经济上却期望与中国保持紧密的合作,这不是很矛盾吗?

鸠山:日本现今的外交正在采取“包围中国”的策略。2006年麻生太郎任外相时,日本就提出“自由与繁荣之弧”的外交战略,期望与价值观相同的国家组成统一阵营,对价值观不同的中国实施包围。我觉得这不是外交,真正的外交应该是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寻求友好相处。从这一点上来说,安倍首相“包围中国”的想法很幼稚,也是不可能实现的,相反,会使得日本更加孤立。我不喜欢你就不与你交往,这有点孩子气。日本不应该再推行“价值观外交”,而应该推行“友爱外交”。



日前首相:安倍外交包围中国想法很幼稚


日本前首相鸠山

环球人物杂志:安倍现在正积极推进行使集团自卫权的宪法新解释,甚至准备修改宪法,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鸠山:安倍期望通过对宪法的新解读,来确定行使集团自卫权的合法性,但是我觉得这样做不会很顺利。首先,我相信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不会同意安倍的做法;其次,修改宪法需要有2/3以上国会议员的赞同。当然,安倍正计划修改这一比例,试图把“2/3”降到“一半以上”,从而达到全面修改宪法的目的。

我本人赞成适当修改宪法,但是宪法的和平主义原则和国民主权原则是其中的硬性部分,绝对不能改变。我觉得软性的部分,比如众参两院制度,随着形势作出一些适当的调整是可以考虑的。

环球人物杂志:日本政坛不断出现的问题是否与政治家的培养有关?

鸠山:我很欣赏中国的干部培养制度,从基层官员开始做起,不断地努力,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最后成为国家的领导者。这种锻炼的过程很有必要。但日本的政治家普遍缺乏这样的锻炼机会,有的人理论水平很高,可实际经验和执行能力十分缺乏。一旦遇到困难和问题,往往不能作出妥善处理,还一味追求个人的“成功”,显得盲目和意气用事。日本政治家综合素质的下降,也是这20多年来日本一直走下坡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环球人物杂志:您是否会接替年事已高的前首相村山富市,成为新的“亲中派”领袖?

鸠山:日本社会,尤其是国会的政治家中,需要有一批了解中国、能与中国友好交流的人物,日中友好需要有一批这样积极推进两国关系发展的政治家。我愿意发挥自己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