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班长拿箩筐装一路捡新解放鞋

一生微笑 收藏 19 8297
导读:[size=18] [/size] [size=18] [/size]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记得那是1986年一个冬天的下午,新兵连的训练场上整齐地站着四排年轻的准士兵。 冬天阳光照在他们身上,一排排新军装的金属扣反射出耀眼光芒,年轻战士单帽下的脸上留满了汗水,双手紧紧地扣在两边的裤缝上,双眼平视着队列前的指挥员。

孙副连长瞪着牛一样大眼珠子,几乎是用愤怒的大嗓门对新兵吼着:我带过的新兵有一个团了,你们这些孬兵是我见到最笨的,训练50多天了,一个队列走得和农民赶集一样,一群鸭子都比你们走得好!平时你们一个个牛B哄哄的,一个班比一个班能吹,把你们集合在一起就这熊样,和我对着干是不是。我看你们是过得太舒服了。

我们年轻的脸上早就没了刚到部队时的笑容,疲惫的身躯在新军装里微微晃动着,被寒风刮得通红,咧着血口的双手心也被汗水浸得湿禄禄的。心里想着一天训练近10小时,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凳子和大炕,不在规定的休息时间还不让坐和躺,还舒服。

孙副连长左手叉在武装带上,右手指着面前的新兵,用力不停左右不划着。继续用他以经嘶哑的声音吼着:我告诉你们,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兵。免得别的连队笑我们,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立正;向右转;跑步走。

200多人的队伍齐刷刷地围在长200米宽100米训练场跑动,像一条长长绿色巨龙,没有了121、121的口令,没有了嘶哑的吼声。带队的班长们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孙副身边,一个个坏笑地看着我们。

半个小时后,队伍开始有些散乱,新兵们地步伐也不再整齐,汗水又继续顺着脖子流进早就湿透了地前胸与后背,我们相互都听着彼此粗重的呼吸声,用手抹去前额汗水,以免流进眼睛。心里盼望着那个跑了3圈就该立定的口令。

连队的干部和卫生员陆陆续续来到训练场,整个诺大操场除了噼里啪啦脚步声就是喘息声,长长队伍也分成了七八断,不知跑了多少圈,队伍中一个声影倒了下去。立定!口令终于响起。

晚上12点刚过,营区上空响起了尖利的紧急集合哨声!不知谁大叫一声紧急集合。

12个人睡一排的大床像被电击了一样,黑古隆冬人影乱着一团。

紧急集合了!紧急集合了!我们大声或小声相互提醒,漆黑营房又不允许开灯。我摸着自己床头上的衣裤胡乱地穿到身上,口里叼着自己的武装带,摸黑把被子用背包带三横两竖绑了起来,刚想转身。旁边補上的战友小马一边叫道我的裤子呢!一边慌乱转动身躯,一颗坚硬后脑勺重重地撞到我额头上。哎哟!我大叫一声向后倒去,结果整个人把身后绑被子的小李子压在身下。小李被压得大叫一声:干什么!身不由己脚向后一抬,一个小凳子被踢得凌空飞起砸向脸盆架,就听到脸盆茶缸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三分半钟后,我口里叼着武装带一边系扣子一边跑进已有7、80人的队列,回头看看陆陆续续跑向队列狼狈不堪的战友,紧张的心一下放了下来,自己没被拉下。

我们没发枪。身上就背着被子,被子后面用背包带压着备用的解放鞋,挎包上用毛巾绑着茶缸。

队列前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了,孙连副背着我们早就想摸一摸的56冲锋枪,扎着武装带一脸严肃地吼道:你们真给老子长脸!要是敌人来袭,你们都可以到战俘营报到了,听说你们下午跑得不服气。现在我陪你们这些新兵蛋子练一练。立正!向右转!目标:营房两公里外小村庄!

队伍极速地沿着土质的公路向前奔跑,土质的公路两边由于没有排水沟,路面早就被一年四季雨水冲唰得高低不平。我紧跟着前面的战友快速地跟进。

夜很黑!我几乎看不清前面战友的脸,整个人深一脚浅一脚机械地跑着,耳边不断响起战友水缸撞击他身边战友水壶的叮当声,谁也没有说话,一个个都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不要掉队。

一边跑我一边在心里骂到:孙阎王!找个没有月亮,看不到星星的半夜拉练我们。你不是要我小命吗!快到小村庄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背包松了,在奔跑中我又绑不了,只好用双手抱着跑。突然,一个跑我身后不远的战友 啊!了一声。人踉跄两步扑倒在地上,后面的人又停不下来,被他一拌,扑通、扑通扑倒下一大片。原来他背包带松了,长长地拖在地上被后面战友踩住了,滚了一身黄泥土,好在没人受伤。

跑到小村庄,小村庄有了一盏小小的路灯,我借昏暗灯光一看,怎么背包后面就一只解放鞋,再看看旁边的战友有许多人和我一样抱着背包,好多人两只鞋都跑丢了。第一次紧急集合大家都怕被别人拉下心里紧张,背包好多人都和我一样摸黑打的,手忙脚乱没扎紧。(白天我们一个个都把背包打得比较合格)

在往回跑的路上,我双手紧抱着背包越跑越费劲,双手不能随身体摆动,我咬着牙坚持没掉队,等到营房时我身上三层衣服都湿透了,武装带都被汗浸透了一半。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七八个班长拿手电筒抬着箩筐沿我们跑的小公路捡解放鞋。第二天我们自己去连部找回自己的解放鞋。


本文内容于 2013/9/23 18:35:28 被一生微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7楼 中国ufo001
偶就怕紧急集合,跑着跑着背包散了,那个狼狈啊,还好鞋子没事。
我新兵时,大冬天,一晚上就搞了三次。第一次还拉链了3公里。全身被汗浸透了,回营区就钻被窝,人冷得在被子里打抖。好不容易把被子睡热,尖利紧急集合哨又响了,死的心都有,大家心里那个骂呀,连长祖宗都在打喷嚏。我们牢骚归牢骚,全都手脚不停,动作麻利!第三次骂的心都没了,回来后都不敢睡死,谁知道什么时候又要爬起来!


还有些新兵跑着跑着背包散了,只好抱着被子跑,背包带拖在地上老长。那个狼狈相,后来一直是老战友聚会时的笑料。

第一次紧急集合,凌晨跑2公里,我情况和你大同小异。伸手不见五指,像一群鸭子被赶上架一样,乱哄哄的,叮叮当当的,是口缸撞水壶。衣服扣错扣,鞋子左脚套右脚,被子一角搭拉得像吐出的舌头。十足落难逃荒的。打多几次后,慢慢也适应了,质量也越来越好了~新兵期间

有次,海水冲垮了海堤,当地政府请求帮助,吹起了集合号。尼玛,2分钟内打好被包站在门口了。班长笑得像个娘们样,谁说吹号就要打背包了?

不错,越来越有效率了!!

话说军营生活,紧急集合绝对是最亮的一道风景线!!


夜很黑!我几乎看不清前面战友的脸,整个人深一脚浅一脚机械地跑着,==================如果是老兵,是否能在黑夜看见战友,看见路?显然老兵也不可能看得见路.老兵之所以比新兵跑得好,因为他们熟悉军营周围的道路和地势,

实战时,战场在陌生地域,老兵是否同样能在黑夜跑得快?

不以实战为目的的训练叫瞎折腾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