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双峰:村民跪拦县委书记求治污续 涉事企业停产整改

122师广播员 收藏 2 175

湖南双峰:村民跪拦县委书记求治污续 涉事企业停产整改

湖南双峰:村民跪拦县委书记求治污续 涉事企业停产整改

8月20日,湖南双峰县杏子铺镇溪口村十余位村民跪拦县委书记的车队,请求关停当地一家排污企业。视频截图

湖南双峰:村民跪拦县委书记求治污续 涉事企业停产整改

双峰县县委书记吴德华当时坐在中巴车上没有下车。 视频截图

湖南双峰县委书记称,村民反映的污染企业排放达标但有噪音,企业已停产整改

新京报讯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8月20日,湖南双峰县杏子铺镇溪口村十余位村民跪在地上,拦住双峰县县委书记吴德华的车,请求关停当地一家排放毒气污水的氯酸钾企业。

双峰县委书记吴德华昨天表示,该企业排放符合环保部门标准,但噪音超标,已责令该企业停产整改。

企业氯气泄漏曾致竹子死亡

据了解,村民反映的化工企业名为珊瑚科技有限公司,以生产氯酸钾为主,与溪口村隔着涟水河。涟水河最终流入湘江。

溪口村村民反映,该企业2001年建成以来,曾多次导致村民养的鸭子、鱼类死亡。今年5月6日,珊瑚科技公司尾气排放管道焊缝开裂,导致少量氯气未经处理直接泄漏,氯气与空气中的水分发生反应形成盐酸,盐酸附着竹叶后,造成双源、溪口两村附近部分竹子枯黄。

溪口村一名村民说,村民多次向企业、政府反映未果,“为了引起领导重视,不得已才想到要跪拦县委书记的车。”

昨日,双峰县县委书记吴德华表示,针对村民反映的化工厂水、气污染和噪音超标一事,环保部门已进行环境监测,报告显示水、气排放符合标准,但噪音超标,已经责令该企业停产整改,达不到环保要求绝不开工,并请上一级环保部门进行监督。

竹子受损一事已达成赔偿协议

杏子铺镇长赵希玉告诉记者,氯气泄漏发生后,死了有300亩竹子,但对水质没有产生影响。据介绍,300亩受损竹子属于双源、溪口两村,林业部门对受损竹子进行了鉴损,已与双源村民达成了赔偿协议,现正与溪口村协商赔偿事宜。

赵希玉还表示,村民们跪拦书记的车来反映诉求,方式虽然不恰当,但不会就此行为进行追究。

吴德华告诉新京报记者,8月20日下午,村民跪拦车辆时,自己坐在第二辆中巴车上,之所以没有下车,“是因为整个过程也就三分钟,坐第一辆车的镇党委书记已经妥善处理了”。

吴德华说,他到溪口村是去召开扶贫工作现场办公会。8月21日,双峰县政府网站发布通稿称,在此次会议上,“吴德华指出,溪口村发展务必以生态保护为第一前提,紧紧结合环境优势,谋划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对话

“尊严很重要,但下跪为了生存”

双峰县杏子铺镇溪口村村民称,多次向县环保局反映没有效果,下跪是为了递材料给县委书记

因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企业污染未果,双峰县杏子铺镇溪口村部分村民跪着拦截县委书记车辆。村民们为什么会采取下跪这种方式?下跪后事情是否得到了解决?新京报记者昨日采访了参与跪拦县委书记车辆的村民成灿亮。

直接拦车不行 只能下跪

新京报:为何想着要跪拦县委书记的车?

成灿亮:2001年,一家氯酸钾工厂在我们村一河之隔建厂后,污染了水源、空气,还有24小时的噪音。2002年,村子有人养的鸭子死了,就去工厂和上级反映,但没人理会,就不了了之。

今年5月6日,工厂的氯气泄漏,熏死了两个村的300多亩竹子。

我们不断地向县环保局反映,希望工厂迁走。最近的一次是6月20日,环保局派人进行了抽样,可至今也没有看到取样报告。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拦书记的车,让书记知道这事。

新京报:你觉得之前反映没有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成灿亮:上面领导不重视,我们也没找对人。所以才找书记。

新京报:下跪的念头是谁提出来的?

成灿亮:8月20日,我们听说县委书记吴德华下午要来村委会开扶贫会。村里的老人写了一份材料,要递给书记。大家凑在一起想怎么递,直接拦车肯定不行,就只有下跪,也没人反对。

山水都污染了 没了活路

新京报:在什么地方跪拦县委书记的?

成灿亮:因为不知道书记啥时候来,中午1点多,我们就在村口等着了。下午4点多,村口来了四辆车。第一辆车是白色的小轿车,第二辆是中巴车。我们想书记应该坐在小车里,就在第一辆车前跪下了。没想到第一辆车里下来的是镇党委书记,县委书记应该在中巴车里。

新京报:下跪的都是村里的什么人?

成灿亮:有十多个村民代表,妇女老人男人都有,年长的老人举着一份材料跪在最前面,我们都跪在后面。下跪这个事我们没有通知其他村民,当时还有三四十个村民看到了,就在旁边围观。

新京报:镇党委书记下车后,跟你们说什么了?

成灿亮:他把我们扶起来,让我们不要激动,说有事好说,收下了我们的材料,保证一定会交给书记,给我们答复。

新京报:县委书记下车了吗?

成灿亮:没有,我们站起来后,他们直接去村委会开会了,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

我们也跟着去村委,结果发现路上每隔十几米就站着一个干部,不让我们靠近,怕我们闹事。等到下午6点,开完会书记就走了。

所以我们现在都非常后悔,不应该那么快就站起来的。

新京报:为什么后悔?

成灿亮:因为根本就没有见到县委书记,如果我们不站起来,书记会不会出来呢?他出来见我们,我们的希望就会大些。

新京报:这个氯酸钾工厂对村民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成灿亮:工厂就在涟水河对岸,嗡嗡的声音每天响24小时,就跟耳边有个马蜂窝似的,隔三岔五还有股怪味。以前我们吃涟水河里的水,在河里游泳,现在用河水洗手,手上就会起红斑。吃水只能去2公里外的山里地方背水。

老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真理,山水都污染了,就没了活路。

为了生存宁愿放弃尊严

新京报:当时为何想到要跪着拦书记的车,没想过其他办法吗?

成灿亮:以前向环保局反映过多次,没有答复,就想了这个办法。

新京报:下跪的时候害不害怕?

成灿亮:有点害怕,怕被扣上扰乱秩序的帽子。而且下跪太卑微了,跪着感觉没有尊严,1万元钱也买不到尊严,但是实在是没办法,就跪下了。

新京报:下跪之后起到效果了吗?

成灿亮:现在镇、村干部在给我们做工作,说问题迟早会解决的,肯定是引起领导重视了。

但感觉还是没有太大效果,污染解决不了,我们希望村子能够搬迁。

新京报:如果这次没有成功,你们准备怎么办?

成灿亮:我相信会成功的,因为我们是正义的、理直气壮的。不成功还会向上级反映。

新京报:还会再跪吗?

成灿亮:以后下不下跪搞不清,因为不一定有机会跪,有机会见到大领导,还是会跪的。

新京报:对村民来说,诉求重要还是尊严更重要?

成灿亮:我觉得应该是尊严更重要,但为了生存,我们宁愿放弃尊严,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来源:新京报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