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老兵回忆录(连载)

20130915 收藏 5 776
导读:五年多的朝鲜经历,三年的战斗历程在我的记忆中不一定完整,但是尽我的努力,尽量作到平和、通俗,对事实不夸张,更没有虚构的成分。我在书中说的每句话、每件事,在战争的历程上都是有据可查的。 在文革时期那些所谓“造反派”把我的档案毁了,篡改了我的革命历史,他们把我的革命历史由1944年改为1956年。原因是我在文化大革中说了两句与“造反派”相反的话,结果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关押了八个月,被批斗120余次,我的挡案调到建德县公安局审查,打算给我定反革命罪,判刑。我从小记事就是革命的历史,有良心的革命人

美国舰队入侵中国领海

1950年6月,随着国民党军队的失败,蒋介石逃向了台湾。虽说在美国三十三届大选中蒋介石不礼貌地得罪了杜鲁门,但是,他们的反革命本质的大方向还是一致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出于他的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本质,命令本来驻守在新几内亚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之一的第7舰队的上百艘舰船,进驻了中国的领海——台湾海峡,以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严重地干涉了中国的内政,打乱了我国解放台湾的计划。杜鲁门的此举是为了制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台湾独立化”。当时的蒋介石也不同意这种做法,因为他也正在组织军队准备反攻中国大陆,妄想他的美国主子重新支持他,使大陆成为他一手统治的天下。杜鲁门的最终目的是称霸亚洲,首先是在中国建立他的军事基地,威胁和霸占中国后再进攻苏联。在自我陶醉中的杜鲁门,自认为他最为“绝妙”的行动,就是他在6月27日的声明。在白宫新闻发布厅,杜鲁门喜笑颜开地对记者说:“我已命令美国的海、空部队给予韩国政府的部队以掩护及支持。同时,我命令第7舰队阻止共产军队对台湾的进攻。作为这一行动的应有结果,我已要求台湾的中国政府停止对大陆的一切进攻。第7舰队将监督此事的实行,台湾的未来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签订或经由联合国的考虑。”

这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声明,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把蒋介石赶出大陆的几个月后,他已经声明过:“不干预中国内政,美国没有掠夺中国及其领土的野心,无意在台湾获取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也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的局势。”那么美国的第7舰队进驻中国的台湾海峡又是什么?杜鲁门这两次颠三倒四的声明,使中国共产党对他失去了信任。

红色的中国政府和人民当然不会对这一赤裸裸的侵略行径置之不理。杜鲁门的声明发表不到24小时,我外交部长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严厉驳斥杜鲁门的无耻。声明指出:杜鲁门28日的声明和美国海军的行动,乃是对中国领土的侵略,对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我们的立场是,不管美帝国主义者采取何种阻挠行动,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永远不会改变。这不仅是历史的事实,且已为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及日本投降后的现状所肯定。我国全体人民,必将万众一心,为从美国侵略者手中解放台湾而奋斗到底。中国人民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也战胜了有美帝国主义撑腰的蒋介石政权,我们必将能够胜利地驱逐美国侵略者,收复台湾和一切属于中国的领土。

朝鲜已经是国际斗争的焦点。我们的国家虽然经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创伤,迫切需要重建家园,完成祖国统一,但中国人民决不会允许再次被帝国主义侵略,我们必须对周边的形势保持警惕。毛泽东在1950年10月28日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说:“中国人民早已声明,全世界各国的事务应由各国人民自己管,亚洲的事务应由亚洲人自己来管,而不应由美国来管。美国对亚洲的侵略,只能引起亚洲人民广泛的和坚决的反抗。杜鲁门在今年1月5日还声明说,美国不干涉台湾事务,现在他自己证明了,那是假的,并且撕毁了美国关于不干涉中国内政的一切国际协议。帝国主义是外强中干的,因为它没有人民的支持。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

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攻克汉城,渡过汉江南下向三八线进军,一举解放朝鲜93%的土地,人口占95%,并实行了劳动保护法律等措施。

麦克阿瑟和他的联合国军

麦克阿瑟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将军,38岁就任美国陆军参谋总长。他48年的军事生涯充满了荣耀。他曾担任美国西点军校校长多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是率领远东军横扫太平洋的五星上将。但是,在美国军队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像麦克阿瑟这样饱受争议的人。有人认为,麦克阿瑟只不过是一介武夫,顶尖的牛皮大王,徒有骄傲自大,名不符实的空架子,是一个蔑视人类的理解力,完全迷失于自我膨涨烟雾中的传奇人物。另一部分人则认为,麦克阿瑟是值得尊重的伟大战士和爱国者。他的头脑非常容易激动,过分敏感,想像力超常,最爱好的就是自我陶醉。对于中国军队,他知道共军的装备是十分落后的。他也知道,蒋介石正是被共产党领导下的装备落后的军队赶出了中国大陆。

麦克阿瑟已近古稀之年,却依然十分注重自己的仪表。他把头发染黑,把右边的头发留的很长以便梳到头顶上,盖住渐秃的头顶;照像的时候,他尽量摘掉眼镜戴上帽子。他越来越显得紧张、暴躁和敏感了。尽管外貌的衰老无法抗拒,但他的身体还是强壮的,来看望他的人也常说,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70来岁的人,倒像50岁左右。虽然身体不可避免地日渐衰老,但他的精神却依然年轻,念念不忘青年时代的校官生涯,无所畏惧地潇洒英明,带领勇敢的爱国战士冲锋陷阵,不怕牺牲。

麦克阿瑟乘坐在飞往朝鲜的巴丹号飞机上,同机的高官、记者们对总司令的心血来潮感到忧心忡忡。他们都知道,再往前走就是炮火连天的朝鲜战场。麦克阿瑟的心情和众人都不一样,从登上飞机后,他就一直思索这糟糕的朝鲜战局,他感到赢得这场战争的希望十分渺茫,一度失去了勇气。

一阵夸夸其谈过后,飞机穿进一片阴云,他抽出那支玉米秆做的旧烟斗,随着烟圈缭绕,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向坐在后排的远东空军参谋长乔治中将走去。“乔治,你考虑过轰炸三八线以北的目标吗?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北朝鲜人将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有战斗机,而南朝鲜人没有任何飞上天的东西。你有攻击三八线以北目标的授权吗?”。“很抱歉,将军,我没得到授权。”麦克阿瑟说:“那么,请你立即制定攻击北朝鲜空军基地的计划,你会很快接到正式攻击命令。”旁边的高级助手惠特尼将军对他的胆大妄为感到震惊,因为攻击北朝鲜的军事目标需要华盛顿的授权。惠特尼知道,利用军职胡作非为,是要受到军法制裁的,麦克阿瑟则要求惠特尼在必要时,在军事法庭上保护他。前后有四架野马式战斗机在为“巴丹号”护航,但在接近三八线附近的一个小镇——水源镇时,有一架朝鲜人民军的战斗机“雅克”式向“巴丹号”冲过来。一位副官大叫:“快呼救!”每个人都俯下了身子,麦克阿瑟却走到了窗口说:“我们的战斗机正在收拾他们呢。”在几分钟前被炸毁的两架运输机,正在燃烧着熊熊烈火时,“巴丹号”着陆了,麦克阿瑟下了飞机,因为这里每时每刻都有可能遭到朝鲜人民军飞机的攻击,所有人都匆匆离开机场,麦克.阿瑟的随从们将麦克阿瑟拥上吉普车。十五分钟后,来到了美国军事顾问团丘奇将军的临时司令部,在这里听取了军官们简短的汇报。麦克阿瑟要南朝鲜人发表一下他们的观点。南朝鲜人的英语水平太蹩脚,结结巴巴,模糊不清的讲了两句。麦克阿瑟不耐烦了,便直截了当地问:“你们未来的作战计划是什么?”“我将召集100万人投入战斗。”

众多的美国军官哄然一笑。麦克.阿瑟回过头来对美军参谋长尼德说:“我可没有这个印像。”麦克阿瑟执意到前线去看看,众人尽力劝阻他不要做冒险之行,北朝鲜的坦克和先头部队已经插进薄弱的南朝鲜防线,随时都有可能渡过汉江。麦克阿瑟故作镇静地回答:“判断战局的唯一办法就是去看实战部队,走吧。”一路上只看到那些精疲力竭的南朝鲜溃兵,成群结队挡住了去路。车队好不容易才到达汉江南岸,麦克阿瑟用烟斗干指着一个小山丘,向参谋长说:“尼德,我们上那儿去,你说怎样?”车队来到了小山下,所有人都下车爬上小山,山下就是战火纷飞的汉城。记者、摄影师都围在麦克阿瑟的周围,从各个角度照相。此时,朝鲜人民军打来了一发炮弹从头顶呼啸而过,其他人都猛地卧倒在地,然而他却盯着汉城,毫不在意炮弹的爆炸声。汉城这一景像使麦克阿瑟永远难忘。脚下的小山两旁,李承晚的溃军如潮,仓惶向南逃窜,救护车装满伤员奔驰。炮弹在空中呼啸,到处弹痕累累,战场上四处都是死人、死马,臭气熏天,荒凉之极。麦克阿瑟用高倍望远镜观察到了南朝鲜军队的一片耻辱、狼狈的景像。随后,他又对一座完整无损的铁路大桥说:“炸掉它!”随即下山狂奔而去,他还要去见南朝鲜总统李承晚。麦克阿瑟用了十多分种的时间安慰惊慌失措的李承晚后,“巴丹号”起飞了。当脱离了北朝鲜的飞机控制区之外时,所有随行人员都松了口气,麦克.阿瑟也有话了,他对记者们说:“给我两个师,我就能守住朝鲜。我到东京时,将把我向朝鲜派出的几个美国师的建议送给杜鲁门总统,但我不知道他是否接受我的建议。”

“巴丹号”十点一刻在羽田机场着陆,几分钟后就来到了舒适的第一大厦寓所。一想到自己又要指挥一场大战,他浑身是劲。他让总

机拨通陆军参谋长劳顿科林斯的电话,不由分说的告诉他,如果要拯救南朝鲜,他将不得不动用远东司令部的军队。科林斯说,即将派遣一个团级战斗群5000人到釜山。麦克.阿瑟说:“这不够!”科林斯无奈地问:“那你要多少?”麦克阿瑟的回答是,用一个团级战斗群保卫釜山,随后还要两个师用于进攻。如果不能满足我的要求,南朝鲜将在10天内被共军全部占领。请把我的话转告总统。时间紧迫,请讯速做出英明决策。现在是华盛顿时间凌晨三点,总统正在睡觉。“那就叫醒他。”12小时以后麦克阿瑟得到命令,将他的四个师中的两个师调到朝鲜。

经过多次讨价还价后,麦克阿瑟向往已久的指挥一场朝鲜战争的美梦,终于如愿已偿地实现了。从现在起,他就是在美帝国主义操纵下的“联合国”的一名军事指挥官了。他终于披上了“联合国”给他的合法外衣,他可以胆大妄为地指挥十六个国家的喽罗军队,侵略朝鲜,侵略中国,侵略亚洲,进攻苏联了。

将军一级的美国战俘

朝鲜人民军发动的第二次战役在水源镇激烈地进行。人民军攻占汉城后,李承晚的部队已溃不成军,他的陆军参谋本部于6月28日逃至水源,匆忙组织汉口一线的防御,等待美国增援部队的到达。

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组织水源战役的目的,就是强渡汉江向平泽方向实施主要突击,歼灭水源地区的李承晚伪军,然后推进到平泽,安城,忠洲,宁远一线。

水源战役于6月30日打响,朝鲜人民军分别在汉城以南多处同时强渡汉江,紧急修复了被麦克阿瑟下令炸毁的汉江大桥中间的单行铁路桥,以利于坦克部队通过,追击敌人。

李承晚伪军见势不妙纷纷南逃,人民军于7月4日大量的消灭了敌军后,解放了水源。在向平泽推进中,7月5日在汉城以南50公里处同美军步兵第24师先遣队的一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营交火,这是朝鲜人民军和美国军队的第一次交战。美国的第一批军队称史密斯特遣队,是从日本坐飞机到达朝鲜的,这支特遣队以他们的指挥官史密斯师长的名字命名。该队的606人均来自美军第24步兵师21团1营。他们每人携带120发子弹,两天的口粮,装备了一些75毫米口径的无后坐力炮,两门105口径的迫击炮和一些60毫米口径的火箭筒。美军的这些装备是无法对付朝鲜人民军的T-34坦克的。

清晨七时,朝鲜人民军的坦克纵队向美军的史密斯特遣队发起进攻。这些美军惊慌失措无法抵抗。60毫米口径的反坦克火箭筒击中了朝鲜人民军的坦克,但毫发无损,坦克车仍在步步逼近,在激烈的战斗中,美军上士钱伯斯打电话请求60毫米口径的迫击炮支援。在场者只听到说:“打不了那么远”。“81口径的怎么样”“我们没有”“见鬼。看在上帝的份上,放105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吧。”“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炮呢?”“联系不上。”“空军呢?”“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真该死,呼叫海军!”“海军到不了这么远的地方。”

“去你妈的!照相机总有吧,我想拍一张这里的照片。”

这些人为了保命,讨价还价的争论到下午两时半,他们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一起建立了史密斯环形防线,但部队已有100 多美军伤亡,弹药所剩无几,后方断绝供应。

他们的特遣队已被朝鲜人民军包围,幸好左边还有一条逃生之路。但没有空中支援,没有联络机指引冲向安全地带的路线。

浓厚的乌云布满了天空,史密斯也无法架设电线和炮兵联络,公路仍在朝鲜人民军的密集炮火的控制之下,万般无奈的史密斯只好下令撤退。这些本来就想逃跑的美国大兵们听到撤退命令,他们就像野兔一样的逃命去了。他们不但丢下了所有伤兵,连枪支、钢盔等物也到处乱丢。麦克阿瑟原以为只要他的地面部队出现在朝鲜战场,人民军就会失魂落魄,战局就会以美军的胜利告终。但他没有料到,越战越强的朝鲜人民军将他包围起来给以歼灭。

这支先遣队指挥官史密斯中校曾扬言说:“人民军一见到我们,

就会狼狈逃窜。”但真正逃窜的是骄傲自大、缺乏准备、仓促应战的美军。这次战斗的实际结果,是在多年后的1975年2月20日,日本出版的《现代》周刊才如实地披露说:史密斯的部队在乌山遭到惨败,美军撤退时,只带走了轻伤员,至于重伤员,他们盖上星条旗就不管了。史密斯这支队伍的伤亡数字,美军总部没有如实公布,仅说600名士兵中有150名战死,72名被朝鲜人民军俘虏。

史密斯特遣队惨败后,朝鲜人民军继续进攻大田。战斗是7月7日发起的,20日胜利结束。

这时,侵朝美军的大部队陆续到达南朝鲜参战。直接指挥侵朝美军的,是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

7月13日,美军在大丘设立司令部,所属美军步兵24师的残余部队。美军步兵25师于7月10日在釜山港登陆。美骑一师装甲坦克于7月18日在浦项港登陆。李承晚的残部也交由美军统一指挥。

美军在大田以北利用锦江和小白山脉的有利地形,构筑永久性防御工事,以阻止朝鲜人民军的进攻,然后把李承晚的残兵败将整理一番。

号称水陆两栖作战的第8集团军已经多达25万人。这支军队组建于1944年6月,组成后立即开赴新几内亚执行逐岛进攻的战斗任务。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诸多的岛屿上攻歼日军。1945年7月占领了非律宾群岛,而后登陆日本。

沃尔顿·沃克中将于1948年9月接任第8 集团军司令。1950年7月6日,任侵朝美军司令。

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计划在敌军未站稳脚以前把敌人消灭在锦江大田一带。大田这座城市是连结岭南地区的军事要地,李承晚逃离汉城后曾宣布这里是临时首都,所以金日成亲临前线指挥这次战役。越战越强的朝鲜人民军,7月13日进抵锦江,星夜强渡成功后,又分成三路大军突飞猛进,7月19日完成了对大田的包围。7月20日拂晓,人民军对大田发起总攻。

亲临前线指挥的美军24师师长迪安将军从睡梦中惊醒,他的24师兵力分散,由于屡遭败仗而士气低落。迪安在前线所能指挥的只有三个营的兵力,他企图率领部队向东南突围,但退路已断,25师和骑1师的增援,已被朝鲜人民军堵截,无法救援。

经过一夜激战,人民军的坦克突入大田市区,美军24师的残部被人民军分隔围歼。迪安随24师残部向沃川撤退。他们弄错了通往沃川的路线,迪安一行两辆吉普车行至大田以南1.6公里处,被朝鲜人民军拦击,迪安等人只好弃车徒步逃向山里。

美军最早到达朝鲜的24师,激战十七天伤亡7305人。

7月21日,与美军失去联系的迪安被认为已经战死,美军立即任命了新的24师师长。迪安一行在山中寻路南逃。21日夜,迪安口渴难忍,就独自一人循着水流的声音去找水喝,因天黑失足滚下了山坡,肩部和肋部骨折,头部也受伤,失去了知觉。随行人员到处寻找未能找到,只好离去。迪安苏醒后孤身在锦南山区徘徊,寻找美军部队。由于染上了痢疾,又加上觅食困难,迪安身体虚弱消瘦如柴。8月下旬,徘徊三十六天的迪安在大田以南35公里处被朝鲜人民军抓获。在朝鲜战争期间,他是美军战俘中军衔最高的人。

威廉·迪安在我志愿军的战俘营中生活了三年,1953年9月4日在板门店被遣返,他回到了美国自己的家。他看见家中悬挂着一枚美国政府于1951年2月16日颁发给他的荣誉奖章。这是他为美国的利益而战死的永远纪念。

7月20日十二时,人民军攻克大田城池。21日,人民军越过小白山脉。大田战役以朝鲜人民军的全面胜利而结束。

对于这场美军第24师被打得落花流水,师长被俘的战役,美国总统杜鲁门却把他吹虚为:“美国军史上光荣的一页”。麦克阿瑟却说:这一场阻击战,打得巧妙而勇敢。但是做了俘虏的师长迪安的评价却不一样:“大田战役对于那些迷惘,困倦,零零落落穿过市区的士兵而言,是一个悲惨结局。这些士兵在不到一个月前,还在过着养尊处优的占领军的生活,他们身边有日本姑娘陪着,喝着香槟或啤酒,并且有人替他们把皮鞋擦得锃亮。我都是可以料到的是明明白白的事。”

美参议院举行“麦克阿瑟事件听证会”时,美国联席会议主席布

莱得雷才承认:“没有想到北朝鲜像后来的事实证明的那样强大,我们根据我们的情报而低估了他们的人数,他们的装备以及他们的作战能力,至少在开始时是如此。”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的高级将领组织战役的能力,美国士兵的勇敢和最艰难条件下的生存能力,都曾给世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像。但是,战后在欧洲担任占领军的美国军队,执行杜鲁门政府的违反当地人民意志的政策和他们以胜利者自居的傲慢态度,在被占领地区的人们的眼睛里留下的是美国士兵都是些年轻可怜的人,他们不知道为啥要打仗,更不知道胜利的意义。他们最感兴趣的只有三件事:找女人睡觉;偷喝白兰地美酒;等下一班船回国。

这样一支军队,被驱赶到一个不义之战的战场上,遭到像24师那样的惨败,是不难想像的。虽然人民军在大田和美军24师激战十七天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是隐藏在背后的是:敌人又增加了几倍的兵力。在这期间,美军25师,骑1师已经登陆,南朝鲜伪军每天都得到一万多吨的物资支援,他们正在恢复元气。7月底,南朝鲜军恢复到了85000人,再加上美军现代化的军队四万人,总兵力已经超过了前线的人民军的人数,而且美军还在源源不断地赶来。美军装备的反坦克榴弹炮,火箭筒,M-36重型坦克的到来,人民军的T-34坦克不再是无坚不催的了。大田战役中,人民军损失15辆T-34坦克,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到7月底,人民军的坦克只剩80辆。战争的胜利,主要是靠步兵高昂的斗志,顽强的精神和利用穿插迂回的形式打出来的。

大田战役之后,敌我双方发生了质的变化,虽然人民军还在打胜仗,但敌我对比人民军终究要有寡不敌众的一天。李承晚的“临时首都”由大田迁至大丘。

美国第8集团军已经布署完毕。后续来的美军陆军第二师、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等先头部队已经登陆南朝鲜。

7月21日,朝鲜人民军发动了第四次战役,第一集团军和第二集团军并肩向金泉、大丘方向实施突击,进抵洛东江夺取对岸登陆场地,8月初解放了朝鲜南部沿海和西南全境。但是战役的发展并没有达到消灭敌军主要力量的目的。其实在朝鲜的美军是有实力顽抗的,但他们回避了这场战争。

在华盛顿的杜鲁门,对朝鲜战况焦急万分,一想到还要依赖盛气凌人的麦克·阿瑟指挥美国军队,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总统命令参谋长联席会议对麦克·阿瑟下达总统的命令,告诉他,总统要他每天做出全面汇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杜鲁门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抱怨说:“实际上我还要打电话给麦克·阿瑟,才能在他那里获得信息。”现在杜鲁门发誓,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朝鲜人民军从汉城向釜山外围进军的时候,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们就飞抵东京,与麦克·阿瑟协商,他们带来了总统的问题:“究竟能不能守住釜山?”

在东京第一大厦的会议室里,面对参联会议一帮忧心忡忡的将军,面色灰暗的麦克·阿瑟仍以一贯的自信语气告诉他们,他有信心保住釜山。他督促参联会要“强行征用太平洋上的每一艘船只”,并巩固美国在朝鲜的实力。“让往常的商业活动见鬼去。”没有人就到底是欧洲重要还是远东重要进行争论。他们不能说出,他将在何时、何地发动反攻,但是有一点毫无疑问:他要消灭朝鲜人民军,而不仅是驱逐回到三八线以北。一旦成功,联合国军就可以“平息朝鲜局势并统一朝鲜”。

这时朝鲜战场上的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人民军从汉城出发,兵分几路向釜山挺进。但人民军的进军速度还是很缓慢的,每天徒步前进10公里。他们的谨小慎微使麦克·阿瑟有时间将三个师调入南朝鲜,他把这三个师布署成一个长达48公里的弧形阵势。人民军到达这条防线时,已经是7月下旬了。

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中将,是一个矮胖子,一个十分好斗的得克萨斯人,外号“斗牛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赫赫有名的乔治·巴顿属下担任一支装甲部队的指挥官而出名。但他在这次复杂、危急的形势下,能否在这场防御战中出色地指挥一支没有战斗经验,训练不足,装备不精的军队还是值得怀疑的。麦克·阿瑟认为他不够聪明,而且他已经61岁了,他的精力不足以担任紧急的作战指挥。这当然是麦克·阿瑟对别人的评价,麦克·阿瑟自己已经73岁了,这又作何解释呢?

当美军前沿阵地受到我朝鲜人民军冲击的时候,沃克对这些训练无素的美军和南朝鲜伪军能够守住这道防线产生了绝望。

7月26日,沃克通知东京,他要撤退。把指挥所转移到釜山。气急败坏的麦克•阿瑟赶紧飞到朝鲜,赶到第8集团军逃跑以前见到这位司令。麦克.阿瑟严历地说:“沃克,你可以做所有你想做的事。如果你要做应急战壕,也可以让你的工兵开始工作。从这道防线上撤退的命令要由我来下达。在这里不允许有敦刻尔克式的仓促撤退。不许向釜山撤退。”

沃克遭到麦克•阿瑟的一顿严历的训斥后,也壮起了胆子向他的部队下达了“死守”的命令,并学着麦克•阿瑟的调子说:“这里不是敦刻尔克,不是巴丹,谁要是向釜山撤退,就会出现一次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屠杀。我们必须战斗到最后。与其被这些人俘虏,还不如战死疆场。我们要同心作战。如果我们当中有些人要牺牲,我们就一起战斗而死,我能说的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了。”整整一个月,朝鲜人民军不屈不挠地在釜山外围进行战斗。美军几乎每天都在告急,但是阵地还是守住了。麦克•阿瑟曾经在巴丹岛打过这样的战斗。1942年2月,在那些危急的日子里,他曾给马歇尔去信说日本已经把一切都推向南方,我们利于深入敌后进行打击。当时他一筹莫展,最终一败涂地,丢人献眼地坐上鱼雷艇逃到了澳大利亚,成千上万的美国士兵都当了俘虏进了日本人的战俘集中营,那么这次呢?这场战争他可有出奇制胜的高招?此时对于北朝鲜人来说,前线的局势埋藏着隐隐的忧患,但胜利还是触手而及,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人民军面对强敌节节胜利,把美军和李承晚的伪军赶到洛东江以东的一个狭小的地区。中国的蒋介石政权逃到了台湾岛,而南朝鲜的伪政权则逃上了济洲岛。人民军解放了南朝鲜90%的土地,人口占92%。人民军在整个韩国实行了土地改革,颁布了劳动法令,采取了教育、文化、保健等有利于人民的措施。正好是8月15,也是朝鲜国家的国庆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郭沫若,李立三率队前来参加庆祝活动,苏联大使蒂柯夫等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胜利的人民在平壤举行了国庆大典和示威游行,高呼“打倒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等口号。


本文内容于 2013/11/21 10:45:21 被小编N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