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叹,他这满满一屋的书

潜艇伏击 收藏 13 4323
导读:test

有记忆的时候就知道邻居有这么一位大伯“黑炳”,“列宁式”的发型,不修边幅的外表,据说他因为书读得多了变得“书癫”了,他一生都没有婚娶,那个年代的人他也从来不与村里哪位女人打打趣,他似乎就是那位读了很多书的“正派人”。

谈起家庭和另一半,黑炳有着坚贞的爱情观,他自述在他当年工作过的单位有着一位相爱的恋人,由于农村老人怕子女出去后娶了外地老婆就再也不回来了,他的家长干扰了他的这段恋情,据说这就是黑炳终身未娶的理由,我们的印象中,黑炳就是那位一直单身的怪人。

据说,黑炳年轻的时候就是村里唯一的一位大学生,那时的大学生哪怕在城市简直就是稀罕人物,更何况在农村,黑炳更是人们所敬重的人。他的母亲,那位我们应该称她为“伯奶奶”的人有时也会回忆起黑炳的点滴事迹。黑炳大学毕业后的工作是在某地质勘探队的可称为专家的工程师,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与很多的知识分子一样被下放了,黑炳没有接受下放的安排而选择了回乡务农,虽说是下放的知识分子,但我们一直都没有看到后来落实政策什么的,只是听说后来乡政府安排他到某个中学当老师被他拒绝了。从这点看,黑炳还是一位自命清高的文人,因为他根本就不看好仅仅当个老师。

“黑炳”每天忙完农活就会手持写字板和笔不停的写,那聚精会神的神情并不会让你感到到他被人说的那种“书癫”,他告诉善意的来访者,他在写文章和写歌,交谈中他会告诉你莫扎特是怎么回事,肖邦是怎么成为音乐家的…… 小时候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写什么,有时也会提点好奇的问题让他解答,他也一一耐心的解答,在孩子么的眼里他俨然就是一位博学的长者。

小时候都看《三国演义》知道人除了名以外还有字,“黑炳”有字,他自我介绍说他的字是“子 X ”,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也会解释他的字:“子,并不是人们理解的儿子的子,古时候称子为先生,只有高尚的人才配称为子。”人们眼里的“书癫”在孩子们的印象中他就是一位落魄的文化人,那位“虎落平川”的高尚人。

村里除了那些有单位的家庭,那个时候邮件最多的就是“黑炳”了,他不停的邮寄他的歌曲作品和他的文章,他也不停的收到了来自不同单位的回复件,有时似乎也能见到一张少的可怜的汇款单,他订制了很多的书籍、杂志,我们可以从他订制的书刊中发现他原来还是一位懂得多国语言文字的人,当他聚精会神的阅读着他那些让谁都看不懂的外文书籍和杂志,并能侃侃介绍他了解的书中轶事时,很多人都为之惊叹,年轻人在谈论国家大事的时候,都喜欢与他辩一辩,但他的观点独特,很多年轻人很快就把他对国际、国家的形势当成了自己的观点“贩”到别处“卖”了,能“贩卖”他观点的人往往被人刮目相看的当成了“有文化”的人!村里哪位高考的年轻人往往喜欢到他那里借资料,我们能从他借出去的资料中看到他的那种自豪和对知识布施的渴望,他很愿意支持年轻人学文化,但他有一个癖,借书不还的人再去借的时候他会正式的用他的理由拒绝你的再借书请求!

据说,他居住的那个不足十平方的房间堆积着除了睡和坐的地方意外的满满一屋子的书,好奇的人们想看看的时候他会表现出不是很欢迎的神情,所以虽然知道他的房间里有那么多的书,但还是没有强求参观一下他的房间。看起来很自闭的他很喜欢与“有文化”的人尽情的聊天,我们经常能看到有周边大学的学生牵着少见的自行车短暂的在他这里停留聊着什么,也经常能看见村里的年轻人在与他打趣说着什么,但从来没见他很激情的生过气,倒是他的父亲偶尔经过时会变现生气的警告人们,不要与他的“傻儿子”乱了!在他父亲干涉到他的聊天时,“黑炳”才会很生气但不是那么情绪高涨表现激情的与他父亲争上几句,到他父亲离开的时候我们还能见到他自言自语的表达着不满。

“黑炳”是一个很热心且颇有“私心”的人,每年那个春联很贵的春节,大家都会自备红纸跑到他那里求得几幅春联,到了春节的时候黑炳家会热闹很多天。每年写春联的时候他总是先为他的兄弟子侄们先写,求春联的人们只能静静的等待他写完了家族人的春联再为自己写。农村的春节每家每户都会蒸蒸炸炸的做了很多的好吃的,每次人们在他那里求得几幅春联的时候都喜欢送上一碗家里蒸炸的好东西作为答谢,而黑炳则会奉上一本书作为回报,那些年我们村的春节在黑炳家还是一个文化交往、交流的好地方。

回忆这位怪人,他有着现代年轻人简单的生活方式,他不与父母一起生活却与父母住在一起,农村的家庭那时每家都有一个水缸,人们总是在闲暇的时候把水缸挑满,但黑炳却从来不这么做,他有一个斟水的小桶,煮饭的时候他就提着小桶到井里打上一桶回来,除去煮饭用水剩下的就可以用来刷锅洗碗了。说到洗碗,黑炳压根就没怎么用过碗,一个缺了角的铁锅,一根调羹直接从锅里打起来吃,说来也是,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人还把饭装到锅里干嘛啊?这样也方便也简单了许多。感觉黑炳当年的一些生活方式都在现代的知识年轻人中可以找到影子,但在当年,那个信息不是很发达的年代,黑炳的点点滴滴往往成为村里人调侃的话点。

商品经济年代后,人们都忙于各自的生计,也不会再有很多人去关注这位黑炳了,慢慢的,这位已经是老人的黑炳隐出了人们的视线,他也与其它人一样送走了他的父母,他依旧不停的在他的那块写字板上写写画画,终于有一天,黑炳再次成为了村里人聊天的焦点,黑炳不见了!

据最后看见他的人介绍,只见黑炳背着一个简单的包和一支雨伞从铁路的某一个方向走了,他的兄弟和子侄很快组成了寻亲小组各自的去寻找,但最终没有了他的消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就这样出走了?人最终有了这样的结论:“黑炳终身单身,他是不愿意让子侄为他的身后事操心而出走的。”言语中,人们在为黑炳出走表示了惋惜之后似乎对黑炳有了些许的敬意,很久后,黑炳真的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黑炳就是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位不算传奇却让村里人关注了很多年的怪人、奇人,这位最终成为了老人并出走消失在人们视线的人。当他的子侄在很久后清理他的房间时,一摞摞的书甚至可以用车载都不为过,很久后,他的家人还能收到不知从哪里邮寄来的邮件和其它……

黑炳,不见了。黑炳,你还好吗?


本文内容于 2013/9/15 9:55:51 被潜艇伏击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