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长庆油田乱象

进入九月,长庆油田及中石油好多高官被查,职工欢欣四处相告,好多人忧虑这轮反腐到底能抓多少?以后的个人效益究竟怎样?

不论反腐结局如何,下面对长庆油田的不合理现象作一描述,以期能引起国家重视。

[]领导拿的太多

井区长、小队长年薪比一般职工多2、3万;科级多2、3倍;处级多10倍;再往上不堪估量。被调查的李华林年薪969万,相当于200多个基层正式职工一年的收入,这还不算其他国家给报销的职务消费。

据说,随便一个正处级的单位负责人,一年单位发的除外,其正常职务消费加上公车、司机、出差、培训、各种宴请等均过百万。

这就是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全民制企业,如果革命先烈闻之不被国民党、日本鬼子杀死,倒会让这帮不肖子孙气绝而亡。

[]职工离家太远

上世纪末,在庆阳上班的职工,家就在庆阳距单位最近的基地。陕北、宁夏的同样,他们所在的基地有医院、学校、泳池、花园等。

本世纪初,长庆西安大搬迁。局面彻底改观,自九公里、马家滩、大水坑至马岭川道的曲子、井下、采二、炼厂、阜城、三十里铺等,高楼林立的熙攘小区被废弃,取而代之如同刚受过敌机轰炸的伊拉克,残破景象让人黯然伤神。

如今,职工们工作在庆阳、陕北、乌审旗等,家却被搬至距西安市十几公里外的马家湾,这样回家的单程距离最近也300多公里,距离产生了无尽的困难和苦楚,老幼难能照顾,性生活望梅止渴。只是美其名曰吾家住在西安市,孩子可以上远超自己收入的昂贵私立学校。

当官的则不同,他们别墅、豪车、花天酒地夜生活挥霍可谓如鱼得水,醉生梦死也不曾想过野外奋斗的工人。

当大山里呆了几个月才得以轮休的职工归心似箭却为乘车焦虑万分,没有当官的想着卖掉100多万的自乘沙漠王V8、进口奥迪Q7,为四五十个职工买一辆大轿子安全快捷运送他们回家。而当官的哪怕走100米距离的路,也不惜让司机绕道几千米接送,司机师傅们也乐于此道,如果他驾驶的豪车拉个普通职工,他们会羞愧不已感觉降低了人格档次。潜意识深深烙上了“我为祖国献石油,石油把我当个吊;我给领导服务好,好处多得数不清”,病在骨髓外不得治,鲁迅先生当年毅然选择弃医从文试图唤醒人们的良知。如今,鲁迅也被请出了课本,因为放在课本上碍事。

[]三产腐败严重

三产公司,原来各二级单位基本都有甚至不止一家,只不过出了事或怕出事的单位迫不得已注销解散。

有多少三产公司便有多少贪污腐败。三产说到底就是单位负责人巧立名目注册一新的公司,该公司名义属于大伙“集体”入股而实际只由几个负责人拥有控制,单位通过各种合同及其他方式把原本属于“国有”的资产、设备及费用转入该“集体”公司,进而成为负责人的“私人”财产。

长庆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长实、各劳司、各三产不知套取了多少“国有”资产,成就了多少千万级、上亿级的富翁。

好多单位的三产公司多年运营赚得盆满钵满,这几年风声不对开溜时仅分给职工当年的入股“本金”,其他“利润”皆人间蒸发。

[]用工形式多样

说到用工,长庆有全民工,集体工,劳务工(劳务工之下还分A、B型),社会化用工,以及轮换工,等等。人既分三六九等,发工资时则大不一样,好多工种的工人十几年享受不上单位奖金,单位也不承担这些人的养老保险和住房公积金。

但实际情况是近些年各单位最主要的艰苦生产岗位概由这些“非正式工”全力承担,他们活干得多、气受得多、钱却挣得少。

劳动法规定“企业要签订长期劳动合同”。长庆即成立“某”劳务中介公司,中介公司再劳务派遣这些“非正式工”到各采油厂、钻井队去老实干活。

劳动法再修订“非临时性、辅助性工作不得劳务派遣”;“同工同酬”。长庆即搞个“某”中介公司“劳务外包”。钻井、试油、测录井等都大包给“某”公司,“某”公司再用这些“非正式工”漂漂亮亮的完成了油田专业性、技术性超强的施工作业。

而这个长期存在的“某”公司,实属长庆领导幕后操纵。其资产、厂房属于长庆,工作人员全为长庆在编职工。

这种“躲猫猫”策略不仅玩弄了好几万可怜的“非正式工”,更玩弄了全国人大所制定的法律。

一次次成品油涨价,中石油常解释为“国际接轨”。而这种“多样化用工”中石油长庆油田既不“国际接轨”,更恶意规避了中国制定的劳动法规。

只要能多调查一个年薪千万的“石油高管”,那么这些只顾拼命干活却拿不上钱的“非正式工”即可转正好几百个。

[]招标尽是黑幕

不管哪个单位,无论工程发包还是物资采购招标,都打着“招投标”幌子行“钱”“权”“色”的勾当,在长庆不论你作何生意,不买不送又没关系想做成一单生意那是痴人说梦。

看招标委员会的人员构成,囊括了计划、财务、法律、纪检及各类专家。招标大会上大讲法律法规公平公正,其实早都蝇营狗苟内定好了服务方。

油田揽工程的、供料的哪个不是官商勾结富的流油!

[]任人唯亲唯送

只要在长庆当过大官,不管在职的,退休的还是调到北京的,究其弟妹子婿近亲属都任职单位领导。卖唱的、玩球的只要朝中有人,都谋得要职混得风生水起,没几个人会相信能力贡献之类的鬼话。至于买官卖官更不在话下。

因立场、认识受限,以上难免偏激。衷心期望有关部门对事实部分给予整顿,使油区和谐,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百分之八十属实,其余百分之二十我不了解,不好说。作为长庆油田子女,经历了油田单位搬迁,父母下岗。耳闻小时玩伴的痛苦与无奈。现在的长庆就是一社会恶瘤。年轻人长期在野外,且夫妻分居,男盗女娼事比比皆是。老人在家看孩子,子女教育全靠花钱找家教。冬天从井上回来,有两个闲钱就吃喝嫖赌。家庭责任感,社会责任感,个人进取心全无。一个人这样,我可以说是个人问题,很多人都这样,完全是制度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