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陆军不再是老大,不可轻视实战经验

2013年08/31---

解放军今年多个学术讨论会上,海空军学者论证大陆军主义落伍,《解放军报》8月20号“陆军职能下降了吗”文章反驳,认为陆军地位不能被削弱。作者程志高认为,当战争双方制信息权或制空权都不明显时,陆军的短兵相接就可能成为夺取战争主动权的重要手段,很可能会决定战局。今天陆军仍须保质保量。军内有不同论点展开争论很正常,毛泽东时代动辄对不同军事观点发起政治斗争,发起路线斗争对刘伯承、粟裕、彭德怀、黄克诚等将帅政治批判、无情打击,极大损害中国军队的战斗力。

解放军的大陆军主义自有其历史根由;而未来战争的新模式,决定四大军种建设的轻重缓急和分配资源。如果是战争是解放南海岛礁、钓鱼岛甚至台湾,解放军以强击弱,渡海作战,海空军和二炮必须先行夺取制信息权及制空制海权;大势已去的敌军如果识相,应该放弃无谓的负隅顽抗。相比起友军种,陆军的确不再是老大。万一中国面对强大的敌军进犯,今天的中华绝对不能再死抱着几十年前的经验-----把敌人放进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去争取胜利。那是游击战大王毛泽东的拿手好戏,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今天的解放军守土有责,必须建立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略思想。不让敌军登陆就必须有强大的海空军和二炮部队;所谓“陆军的短兵相接”就等于敌人的海空军已经夺取战略主动权,把战火烧到祖国母亲的怀里,丧失制空制海权的中国陆军再怎样“大力推进陆军信息化转型”,也处于被动挨打的战略局面。

另外,美国日本军方及西方军事刊物,包括俄罗斯媒体也经常批评中国因为缺乏实战经验妨碍战斗力形成,《解放军报》同日发表赵辉的文章“别总喊解放军缺乏实战经验小心误导决策”,他表示无论是历史还是现状,军队的强大与否与实战经验都没有必然联系;过于强调实战经验的说法只会影响士气甚至误导决策。该文认为解放军平时的训练演习、反恐维稳、抢险救灾都能提高战斗力。

我看训练演习能否从难从严、能否从实战出发,在于组织训练演习的将领是否有实战经验;特别是有没有现代战争的经历。因为训练和演习只是讲究输赢,战争则决定生死存亡。在中俄联合演习,参加过车臣战争伤亡惨重的俄军指出,承平已久的解放军在演习中尽量避免伤亡。

业余拳手同职业拳击的差别泾渭分明;业余比赛讲究体育精神,点到则止,拳套够厚,护具够安全;裁判计算点数评胜负,中拳不论轻重都计分。职业拳击可以往死里打,我在泰国看泰拳,8场比赛有5场是以流血披面,骨折、休克告终。那是业余的奥运冠军无法承受的激战。

《解放军报》发表赵辉的文章认识到美军“可怕”之处,是超前的理论研究、较快的科技创新、先进的武器装备、顺畅的指挥体制和强烈的忧患意识;可见作者卓有见地。但是他看不到美军实战经验多,特别是在失利的战争中及时吸取教训,身在第一线的下级官兵敢于犯颜直谏,引导上级将帅认识新的战争规律,年长资深的军政领袖也有伯乐的肚量,这才是美军生命力的源泉。美军前中央司令部司令弗兰克斯脱颖而出就是典型。他在越战期间还是低级炮兵观察员,以纠正上司瞎指挥挽救战友性命得到高层重视。冷战时期弗兰克斯驻西德,在炮兵营长任上锐意推行信息化改革,小小的中校在高级军事学院鹤立鸡群,使美国陆军的软实力飙升。弗兰克斯在海湾战争任第1骑兵师作战副师长,把空地一体战打出全世界地面战争的典范。在阿富汗战争他消化自杀式炸弹造成的军民伤亡。美国的名将是打出来的。

解放军以美军模式建立“蓝军”假想敌部队,轮训7大军区的特种兵大队;中南海开始懂得在战略上重视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