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叫我“董永老乡”——一位老红军战士的回忆我的二叔孙双丰每当心情高兴的时候,总爱半眯着眼睛自我陶醉地说“想当年,我和毛主席同桌吃饭。”这句话他总爱挂在嘴边上,使他自豪了一辈子。究竟是为啥吃的饭,详细过程怎样,他却从不对别人讲,就在我考上初中的时候,他老人家特别兴奋,拉我坐在沁河堤上看涨大水,在我的一再央求下,他才把这件事的详细过程讲给我听,下面,就是我对他老人家的回忆所做的记录——我十六岁的时候,咱家里很穷,寒冬腊月,几天揭不开锅。我饿得实在难受,夜里就跑到大地主王家的菜园里弄了两棵白菜。第二天半夜,咱街上大户谢兰喜拍开咱家门给我通风报信,叫我赶紧逃命,说是王家地主已知道是我偷了他家白菜,要捉住我活埋。我不顾一切连夜逃走,一路乞讨到了陕北,给人家当学徒,做苦工。有一天,我碰上了几位河南老乡,他们看我可怜,就给了我一件衣裳让我穿上,还给了我几个钱,叫我吃顿饱饭,然后他们就走了。我高兴极了,拿着钱,就一个人去饭摊子上坐下来吃羊汤泡馍,谁知还没吃完,就被一伙人逮住,不由分说扭送到县衙大堂上。我一边挨板子,一边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那几位河南老乡打劫了一个“此地人”(河南人对当地人的称谓),抢去了衣服和钱,并用裤腰带把这个“此地人”绑起来丢在麦地里。后来“此地人”挣开绑撵到了集市上,发现我穿着他被抢去的衣裳在吃泡馍,于是就喊了一伙人把我逮住了。我分辨说,这件衣服是别人给我的,我根本没见过这个此地人。被抢人也承认我当时不在现场,但官们却不听我辩解,不问青红皂白,非叫我交出同伙不可。我说没同伙,于是就把我押进了死囚牢,眼看就要没命了。谁料到一支队伍半夜里打开了死囚牢,把我给救了出来,于是我就跟着队伍参加了红军。 我后来跟着红军队伍到了延安,在直属队里负责赶牲口运给养。到了1936年冬天,因为雪大路滑,我赶牲口一不小心滑了一跌,崴了脚脖子,队长会正骨,说是背筋了,捏了捏说:“好了。”队长又说:“眼下人手紧张,一个萝卜一个坑儿,你不能赶牲口了,就跟站岗的换一换,你站岗吧,不用多走动,还能坐下歇歇,叫那个站岗的替你去赶牲口。”那个站岗的很高兴,把大枪交给了我,于是我就坐着站起了岗。我一坐就是一后晌。雪下得越来越大,天气也越来越冷。天快黑了,也没人来换岗,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瘦高个”从窑洞里走了出来,看到大雪很兴奋,大步走着、跳着,甩臂扭腰,双脚用力踏着雪,吱吱直响,好象从来没见过大雪似的,我不由笑出了声。“瘦高个”猛地抬起了头,警惕地问:“你是哪个?” 我吃力地站了起来说:“我叫孙双丰,运输队的,崴脚了,今天换我来站岗。” “瘦高个”走过来很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笑着问我:“你是哪里人?” 我说:“俺是河南省武陟县人,俺村叫小董,俺家就住在离董永墓不远的地方。” “瘦高个”笑了笑说:“董永是两湖人的老乡,怎么成了你老乡了?” 这时我也不知道害怕,脖粗脸红地分辨起来——天下姓氏出中原,俺那里就是姓董的老根,董永就是俺村土生土长的庄稼人。离俺村十五里就是傅员外住的傅村,是董永卖身葬父扛长工的地方,下凡村有落仙台,是七仙女下凡的地方,大凡村有大槐树,是俩人相会成亲的地方。董永扛的是推磨的长工磨道驴,两湖人吃米不推磨不用磨道驴。俺那里有大槐树,两湖不见得有吧?东汉末年黄巾军起,中原大乱,董永后裔才逃难到全国各地,立了董永空堂。俺小董村是老根,说来说去,董永还是俺老乡。 “瘦高个”哈哈笑了:“哟,小鬼,懂得蛮不少嘛,我就喜欢听各地的历史掌故。”他又踱着步子朝天吟道:“家贫出孝子,国难出忠臣,越多越好,越多越好嘛 !”这时胡培源喊:“老毛,吃饭喽!” 经胡培源介绍,我直到这时才知道瘦高个姓毛,就是首长,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毛主席。我顿时脸憋得通红,恨不得从雪地里找个洞钻进去,非常非常不好意思。老毛却很风趣地拉住我的手说: “走,董永老乡,我们一起吃饭去。”我换了岗,低着头,跟着老毛走进了窑洞里。 饭端上来了,很简单,一碗炒山药蛋片,一碗炒红辣椒,每人一碗很干的小米饭。我只敢腼腆地光夹几片炒山药蛋,毛主席给我夹了一根炒辣椒放到我的饭碗里说:“来,董永老乡,吃吃这个,越吃越革命,越吃越革命。” 我的心里热乎乎的,浑身血流加快,心也咚咚咚地猛跳不止。说实话,这顿饭我吃得很拘谨,也没有吃饱,但后来什么时候想起来就什么时候感到特别幸福、特别激动。 毛主席记性特别好,就为这一次吃饭,他就记住了我这个“董永老乡”。以后,毛主席遇到我赶牲口过来的时候,就会风趣地喊我一声“董永老乡”。但老毛官越做越大,工作也越来越忙,规矩也越来越严,虽然还能见到毛主席,但我却再也没有机会和毛主席一起吃饭了。 我和毛主席一起吃饭这件事我敢说出去,但和毛主席争论的事我却不敢说出去,深深地埋在了心底,生怕说出去会引出麻烦。你是我的亲侄儿,我没有孩子,你过继跟了我,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因此我才把心底话只对你一个人讲,你可千万别对外人说。说实话,毛主席平易近人,记性特别好,度量大,不和我这个小兵计较,真是一代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