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要说联金灭辽也许是错误,而所谓联金抗蒙,根本不可能也没作用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13 7936

两宋,南宋灭与蒙古,而北宋灭亡于金,这个灭亡北宋有点咎由自取,但个人感觉这个联金灭辽这个东西存在争议,可以说从方略上来讲,正确失误都有,但从具体执行来讲,绝对是巨大失误和败笔,既然你要去强敌手里夺回在强敌看来非常重要的地盘(燕幽之地在辽国契丹人看来非常重要),就不能指望那个充满野心、更加野蛮的临时盟友,而应该是拿着全国最强大的力量去全力以赴,应该是将宋军中最精锐的西军除了少数守西北外,绝大部分当做主力去北伐,结果呢?用战斗力极其差劲的河北当做主力北伐,表现差劲,不仅拖累了本来就不熟悉习惯平原地形、善于山地战的西军部分,更是让盟友鄙视你,进而助长了他灭你取而代之的野心。。。。。这里不多说这些,来谈谈被人大骂的联金灭辽、联蒙灭金政策。会发现,前者还存在巨大争议,后者,根本就不存在争议。从时间上看,联金灭辽,确实是辽灭亡后没多久,金就灭了北宋;而联蒙灭金呢?金灭后,宋和蒙古打了几十年,才被耗死。因此如果说辽当做北宋和金之间的缓冲地,那还有相当道理和说法,如此宋联辽抗金,三足之间从中获利(毕竟辽是在宋金夹击之间,而金虽单兵强,但人口少,没有占据燕幽之地,那么总体实力不会太强,很难经的起长期消耗),那么金当做南宋与蒙古之间的缓冲地,联金抗蒙之说,则纯属不经思考的自我设想。下面本人来谈谈这两点:

1,联辽抗金是有可能,如果得当是能获得不少利益,如果自己有进取心,埋头苦干,也是最终能实现收复燕幽的方法之一

当年北宋联金灭辽,还存在争议,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错误,毕竟辽可没有因为对付金不利,而产生南下去夺取北宋江山的念头,虽然辽也曾经派兵威胁索要更多岁币,但后来金闹得凶,辽根本就没有多少精力管南方,而且辽一直想着夺回被金占领的地方。从世仇来讲,和金带给宋大量耻辱来讲,辽基本上没有带给宋多超耻辱,即使按照愤青的说法,最大的耻辱就是澶渊之盟后的岁币,以及燕幽之地没有收复。其实只要稍微理性点看,燕幽之地没收复固然是宋无能,但最起码不是宋手里丢的,更何况燕幽之地百年都没有收复了,在多等几年又何妨?至于岁币嘛!在辽金大战的时候,宋如果外交手段灵活点、辅之以武力,那么完全可以让辽放弃,当然代之以援助粮食或其他物资,而且规定只能用于对抗金,同时为了体现和平诚意,让辽在宋辽边界撤军,辽也愿意这么干,毕竟他首要对付的是金。

如果北宋支援辽、让燕幽之地暂时让文明的多的辽保管着,有了宋的援助而不是攻击,那么金还真的难以灭了辽,可能与辽对峙下去,当然辽的实力肯定是大大削弱了。这样或许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对宋可能更有利,如果宋在埋头发展(也许这个很难,宋的皇帝除了赵匡胤外,大多要么是胆小怕事,要么就是自大冒进,或者既胆小但感觉机会来了就又不切实际的冒进,缺乏踏踏实实干事情的),踏踏实实地干,同时迁都易守难攻的洛阳。乘着辽金对抗,以当时的情况,个人感觉也许宋更好的对外策略,应该是继续向西北进发,攻击西夏,灭了西夏,这不是不可能的,在宋徽宗时期,西夏被宋打得撑不下去了。1114年,宋军在童贯、种师道的率领下,在古骨龙大败西夏军,1119年,宋攻克西夏横山之地,西夏失去屏障,西夏崇宗向宋朝表示臣服,改姓赵。。。。当然了关于这一段历史,往往是被历史学家很多历史教科书选择性遗忘的,因为他们说起宋和西夏就说到西夏最强的李元昊时期迫使宋议和用钱财买来和平和名义。

如果宋徽宗有更多全局观和耐心和取舍精神,那么就该乘机继续西进灭了西夏,没有了辽掣肘,而西夏又丧失了屏障的情况下,王韶(又一个被历史专家和大量史书选择性遗忘的猛将)建立陇右都护府又将西夏从三面包围了,如此情况下,宋如果继续攻击,完全有可能灭了西夏,这样有了西夏那边的养马场提供马匹了,而且也少了两线作战的不利地步——北宋之前可没少出现东西两线作战的额苦头,往往是宋对西夏形成压倒优势的时候,辽出现了干涉了。然后在迁都易守难攻的洛阳,一定程度地支持辽——宣布不干涉辽金战争让辽全力抵抗金、甚至卖给辽粮食武器,让辽和金对耗去。从某种意义来讲,如果辽、北宋、金三者鼎力,从地缘上看,反而是对宋最有利,因为辽在宋金中间做缓冲,而金虽然单兵战斗力强,但苦于人口稀少,无法持久作战,一旦辽不在如历史上那样面临南面的夹击、反而是有南面粮食武器等援助(当然要花钱买的,当然宋可以在价格上做手脚,辽只能忍着),那么辽就能继续靠着燕幽之地等和金对抗下去。反而是而灭了西夏后的北宋实力大增,在辽金对抗过程中成为渔利的渔翁了,宋可以乘着辽对抗金之时,先提出“要想援助先废除岁币”,当然可以代之粮食等援助,注意是援助——也就是我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在中间搞平衡策略。暂时不要燕幽之地的好处就在于全局上反而更加主动,自己埋头发展,练兵——步骑混合,有效彻底控制西北原西夏的地盘——大量移民过去,不仅产出战马而且恢复生产粮食(要知道西夏境内也有粮仓)。。。如此等等。那么等金辽消耗对峙双方实力较大失后,找准时机,再挥师北上,那么收复燕云之地可能性大得多。

所以说,联辽抗金,对于北宋而言是有好处的,而且如果心平气和点、有耐心点、全局观强一点,也是能实现的。

2,联金抗蒙,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不可能

如果说连辽抗金还有可能,宋还能从中获得好处。那么联金抗蒙从那方面来讲都不能。也不现实。

第一,金相对于蒙古的实力和抵抗力量,远比当年辽相对于金弱得多。根本就没法抵抗蒙古,即使南宋去援助金,也没法抵抗蒙古。金女真骑兵初期确实战力强悍,但在经过多年享乐之后,战斗力已经极大削弱了。而辽被辽地汉人承认认可程度比后来金后期大得多,金时期,金境内汉人屡屡起义,而辽境内汉人起义少得多,一方面固然是辽地汉人比金地汉人少得多,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当年金兵南下严重的多的杀戮导致的仇视和仇恨,对比辽金,辽同化比金要彻底的多。再看金当时面对蒙古的实力,你要援助一个盟友,要看这个对象值不值得你援助,又没有能力在你援助后抵住对手。1206年铁木真在现在蒙古国境内建立蒙古国(2006年蒙古以此为据,举办蒙古建国800周年活动,联合国主要国家包括中国都承认并排使者前去祝贺),1210年蒙古与金断交,1211年铁木真发动蒙金战争,于野狐岭战役大破丞相完颜承裕与将领完颜九斤率领的40万金军,随后包围金首都中都(今北京),金兵根本不敢出战。1212年蒙古再次南征金,包围金西京大同府。1213年秋铁木真兵分三路攻金,金沦陷大量土地,只有中都、真定、大名等11城未失。1214年金宣宗求和,献黄金与岐国公主给铁木真,蒙古才同意和议后蒙军撤退。蒙古以金宣宗南迁都城于汴京为借口,于1215年再度率军攻陷中都,至此占领河北地区。后由于蒙古与花剌子模发生纠纷而发动西征,金得以喘息。可见,从1211开始攻击金,年到1215年,才4年时间,金就被打的大败,丢失了大片江山,可见此时金兵战斗力已经相当的低下,这样的战斗力,如果宋与金联合抗蒙古,能有多大作用?。。。。再后来,1224年金哀宗即位,算是最后回光返照了,在1228年大昌原之战击溃蒙古军后收复了一些土地,但无奈大势已去,且牵制蒙古的盟友西夏也被蒙古所灭了,1230年窝阔台汗发动三路伐金,1232年金蒙于三峰山(今河南禹州市)发生三峰山遭遇战,金军精锐溃败,金多个将领战死。金哀宗坚守了一阵后放弃都城,南逃归德(今河南商丘市),在蒙古人追击下继续逃往蔡州,蒙军约宋将孟拱等率军与粮食联合围攻,1234年金亡。从1230年到1234年,蒙古攻击金,金都是败,一路败退,如果宋金联合抗击蒙古,这样战绩差的盟友,能有多大作用?说金作为抵抗蒙古南下的屏障,这样的屏障非常脆弱,根本就没多少用处!

第二,金根本就没有于宋联合对抗蒙古的意愿,反而是反过来威胁南宋,因为金被蒙古打了、掠夺了之后,是想着从宋那里捞回来,所以是去向宋勒索,当然也有南下抢劫,初期虽占优势,但后被宋击败。再后来金被迫迁都后,还想着南下灭宋,夺取地盘后,利用长江天险和蒙古形成对峙,可惜金的最后一只野战军团武仙军团在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南下侵犯被宋的孟珙所灭(当然了关于这一段,历史学家和很多史书再次选择性失明,认为金的野战军队都是被蒙古所灭,金庸的小说里面说的更不堪,金兵一来,宋将马上腿软。。。)。这样的情况下,还奢谈什么联金抗蒙?还有可能宋金联合的可能性?这点跟当时北宋末期的辽,完全是不同。

第三,金给宋的耻辱够多了,这点不说了,不仅徽钦二婶被掠去,而且宋的后宫被金人大肆奸污(这也许是赵光义当年强暴小周后的报应),连赵构的母亲都没有幸免,还生下孩子,这对于宋君臣来讲是奇耻大辱,光是称呼上面也是奇耻大辱——又是伯侄、又是叔侄。。。。而金兵南下给宋平民带来的伤害多大,可想而知,这样情况下,宋想联金,先问问宋的上下答不答应把!没见到最后宋蒙联军灭金之战,宋比蒙古更加卖力打金,最后是孟珙手下的宋先攻入城池,将金国主的尸体拖回临安。。。。仇恨如此深,怎么可能会联合?而跟当年辽宋关系是兄弟关系,来对比,辽给宋的耻辱少的多得多。

第四,看看防守方面,南宋的表现比金强得多。当然这里有南方地利的因素,不否认这点,现在有个非常搞笑而又自相矛盾的逻辑,在讲到赵匡胤先南后北策略是,某些人说南方孱弱不堪一击,而讲到南宋和金对抗蒙古过程来讲,似乎又变了,说成蒙古不擅长南方水网作战,搞得好像南方地利非常明显似的,而金之所以败得快是因为在北方。

1234年,金被蒙古灭后,蒙古大军先北撤,宋理宗乘机意图据关(潼关)、守河(黄河)、收复东京开封、西京洛阳、南京归德三京,于1234年搞了个“端平入洛”(因为这年是端平元年),宋将全子才收复南京,随后宋军进驻开封。但准备不足,粮草不够,宋军进攻易守难攻的洛阳(可见洛阳的重要性,如果当年赵匡胤实现了洛阳为都城,很可能情况就会有所变化)失败,随后撤退遭到蒙军伏击,此举导致各路宋军全线败退,“端平入洛”宣告失败,白白浪费了不少物资和士兵,可见南宋军进攻力量的孱弱。宋收复中原的愿望是好的,而就蒙古而言,尤其是蒙古的汉人世侯却从中发现了宋对中原的不死心,而这些汉奸为了自己的功劳,也为了摆脱汉奸帽子(虽然当时没有汉奸这个称呼,但身为汉人去帮助他族人打本族人,总是让人有说法的),就鼓动主子南下,完成一统大业。1235年,蒙军首次南侵,被击败而撤军,1236年和1237年两次南侵,被孟珙等将领率领的宋军击败。其中尤以孟珙为厉害,一人牵制了蒙古南侵一半以上部队,1236-1242年,孟珙多次支援各线抗击蒙古,而且都是胜利告终,其中不乏有黄州大捷、大垭寨大捷等,而深知孟珙能力的蒙古军主将塔察儿(当年和孟珙一起灭金),听闻孟珙来援后,就撤离转走,避开和孟珙交战。宋蒙连年战争,在1259年,蒙古汗蒙哥在征战合州时被宋军阵前击毙,而蒙古陷入了阿里不哥和忽必烈的汗位争夺,宋因此获得几年喘息时间。从1234-1259,宋蒙打了陆陆续续25年,当然绝大部分都是蒙进攻,南宋防守,而蒙古基本上没有讨到多少便宜,相反在南宋的反守反击下损失不少,蒙古军可不止只会骑兵的蒙古铁骑,还包括契丹人金人、北方汉人在内的步兵。可见就防守而言,南宋比金做的好得多。宋靠着一己之力都抵抗那么久,而且防守反击中多次打败蒙古军,对比金,无论占据还是防守能力都强得多,金这样一触即溃的盟友,即使形成同盟,能有多少作用呢?能起到屏障作用?这跟当年辽的情况对比,差了去了。

蒙古汗位争夺完毕后,忽必烈开始南下全力攻击宋。1267年攻打南宋的重镇襄阳,是为襄樊之战,此战打了6年,在1273年,樊城失守,襄阳城破,在宋军继续巷战,吕文焕最终投降而结束。可见宋军防守能力相当强。1276年攻入南宋都城临安,南宋大臣令立新君,继续抵抗,到1279年被汉奸张弘范灭掉南宋。

可见,不是金被灭了后,宋马上被灭,金被灭之后,蒙古几次南下都被孟珙击败,连蒙古的以统帅都说碰到孟珙避开,当然像孟珙这样的牛人,中国的史书和历史专家基本上不会谈及的。说什么联金抗蒙是错误?根本就非常可笑,金存不存在,对宋抗蒙古没多少作用,宋是被蒙古带着中东人、东欧人、北方汉奸给耗死,宋最后也是被熟悉汉人和华夏农耕王朝的蒙古汉人世侯汉奸张弘范所灭。

本文内容于 2013/9/14 15:33:38 被秦陇复国军将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