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被高校破格录取的作文《孟秋与魔鬼夜谈》

sxdytx 收藏 2 4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孟秋与魔鬼夜谈》

重庆市一中高2010级 (25) 班 斯 维

孟秋之夜, 残月依然可以朗照,我伏案读 《谈美》也入了神。俄而旋风乍至,一个黑影跃然于案旁:是魔鬼来访了。“好伙计,我今夜突来拜访诚然不礼貌,但你也知道我的苦处,”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道,“我身处地狱忍耐清苦已经太久了,却从未体味到一点美好。我听说人间是华灯喧街熙熙攘攘,混得好还有功名利禄,实在乐极。故我偷渡于此,决定不再回去。”我搁下书本,笑问:“世俗腐躁哪有真乐啊?”“嘿,老兄你身处人间,竟然不晓得世间快乐。我看你周围同学奇装异服,染发文身,你重庆市民流连霓虹、歌舞达旦,你国中人物精悉利害、绸缪得失,这些都是人生的真乐啊!”

“此言差矣。纵欲于世俗只是在追求肉身的快感,哪里是什么真乐。人生的真乐,的确是美感的体验啊。”

“美?”魔鬼跳上案来,两只深绿的眼睛鼓得老大,流露出些不解来。“美可以启真,可以储善,可以怡情,可以净化灵魂。我曾略读孟石《谈美》,深契于心。譬如同一棵古松,我们看它却有三种态度。想我以木制具,实用也;觉茎叶之纹理,科学也;我若摒弃古松于我的利害关系,眼里只有其苍然绿意、遒然骨气,寂然凝神,然后物我两忘而达到人生至乐,便是美感的境界了。

“而美感的境界所以能达到人生至乐,正因为美不是肉体的快感而是心灵的慰藉。古人得之者也众:太白有饮酒之美乐,‘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陶潜有田园之美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也;子美有登高之美乐,‘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也。他们都忘怀世俗纷扰,虽不为而趣不遗,虽为而俗不染,正所谓美可以免俗了。”魔鬼欣然,作深思状,又叹道:“唉,太难了。一辈子也入不了这样的境界了。”

“噫,何难之有?”我说道,“柳子厚曾经说,‘美不自美,因人而彰。’故美感境界的达到,全在我心的觉解与体验了。觉解便是忘怀世俗的功名得失,‘来去自由,能除执心’;体验便是自失于无人交融的境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故王阳明心外无物,于未看花时心与花同归于寂;故石涛胸中无俗,神遇山川而迹化。所以,这样的人生入则无半点庸俗,出则无一丝悲沮了。这便是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的妙处。”

魔鬼眉飞色舞,跨上前来,搭肩而问道:“老兄啊,这美感的体验既是不难,那你可曾有过?”

“我曾经体验小我之美。夜深学困,室友皆眠,便觉得独处室中好似独处于整个宇宙;也曾学了达夫,独行在月白风清的夜晚,一时间只觉得这是人生中最美最自在的时候,竟不知当夜的月亮是未名湖畔的季月,是清华荷塘边的朱月,还是承天寺外的苏月了。月与我交感共鸣、往复回流,分不清哪里是月哪里是我,仿佛回到庄子那里去了。我以为人生多体味一下这样的月夜,便可至艺术化的境界了。

“我曾体验大我之美。我纵横游历只在南国,近日北赴京师,不禁要惊叹于北国旷野的朔朔秋风了。风既来时,沙走石飞、树倾木倒、头横发飞,这大美的气魄振奋我的精神,激扬我的豪情。

“我曾经也体验人性之美。仲夏之夜,抱病行路,心里烦躁。忽然见檐下一老者,鹤发童颜、衣着洁净。他坐在石板路旁的竹椅上,自然的向我含蓄的微笑。我感动于这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仿佛找到静安所谓的慰藉了。这无所为而为的微笑,自然是美的高格。”

魔鬼点头:“我钦佩你对美感的体验,难怪你生在人间而无所忧愁了。”

我也随他一笑,说道:“你说我无忧无虑于俗世之间,谬矣。我自不敢说以天下之忧为忧,却也时常对国人的功利庸俗、美感匮乏和精神空虚感到忧戚了。

“比如说我家的华岩寺,原来竹静谷幽、寺深庙古。可自从心月大师圆寂之后,新住持却走了少林寺商业化的不归路。不过三年,松林无存,尽新庙林立;湖水亦浊,皆游艇泛浪。我曾拜于心月冢前,在凭吊一个时代,也悲悯一个时代。”

“那么救国有术吗?”魔鬼低声问道。

“非术也,道也。天下之上进在于人心之上进,天下之沦落在于人心之沦落。如欲除天下之弊,请始于人心之净化;欲使人心得净化,请始于美感之培养也。”

一时间魔鬼无言以对,只频频点头,然后大叹“美哉!”三声而去。是夜月斜天旷,天树秋霜,凝重的黑夜将我重重围住,我也仿佛融入这夜色里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