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领养老金的建议是非常无耻的建议

延迟领养老金的建议是非常无耻的建议

梁发芾

针对养老金支付可能面临的困难,清华大学提出一个方案,核心是不延迟退休而延迟领取养老金,在若干年内,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提高到不论男女一律65岁。

这个建议,显然是延迟退休的建议的改进版。此前一度盛传的延迟退休的方案,不被有关方面看好,因为延迟退休意味着老人要占据岗位,使年轻人就业不利。既然延迟退休不行,就来个不延迟退休却延迟领取养老金的方案。这样,既克服了老年人占据岗位影响青年人就业的问题,也推迟领取养老金,给社保基金节省了养老金,可谓两全其美。

但问题是,按照现行退休年龄的制度,女性退休年龄为50岁和55岁,男性为55岁和60岁 ,这就是说,最长的,在退休后15年才能领到养老金,而最快的,也要等5年。那么,这5-15年既没有工资收入,也没有养老金的日子,怎么过?

清华大学养老金改革方案建议的参与者杨燕绥说,“我们现在正在写这个政策建议,让他们从生产企业退出来经过培训居家就近参与老年服务。50到65岁的男性去做一些老年养老院的园林义工,树啊草啊,50岁到65岁的女性去陪老人做做饭,洗洗衣服做点编织多好。”

这个教授,从履历看来,又是国外留学,又是博士,又是博导,还是中国社会保障领域知名专家和权威人士,一下子还真的唬到了我。但是细看这个建议,我对她的敬仰一下子化为乌有。她这个建议非常无耻。非常冷酷无情,不接地气,没有人性。一千多年前有位白痴皇帝名叫司马衷,当大臣告诉他饥荒饿死人的时候,他惊讶地问道:“何不食肉糜?”今天清华大学的知名教授杨燕绥,比司马衷有过之而无不及。

司马衷惊讶饿死的人为什么不吃肉糜,是因为他平时饫甘餍肥,不知道人们挨饿,没有粮食吃是怎么回事。而杨燕绥提出如此冷血的建议,也是因为,她养尊处优,拿着国家财政的工资和退休金,对于退休后拿不到养老金的痛苦浑然不知。

人们知道,今天中国的养老制度是多轨制。党政机关和大多事业单位是一种,企业职工是一种,城镇居民是一种,农民是一种。在这多轨制中,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是最优厚的一种。在职的时候,个人无需缴纳养老金,退休的时候,由财政发放退休金。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退休金,一般以退休前最高工资的95%发放。对于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来说,退休后的退休金比起在职时并不会减少多少,真正少下来的可能是一些灰色收入,权力收入等。前些年虽然在事业单位中酝酿养老制度改革,试图将事业单位交给社保局。结果受到严重抵抗,一些人为了退休金不受影响,提前退休。有教授经过测算认为,如果立即退休,每月有五千元左右的财政发放的退休金;如果参加社保,从社保领取养老金,则每月可能只有两千多元。财政发放的退休金与社保发放的养老金之间差距如此之大,使得事业单位反对养老制度改革的声浪很高。人们普遍认为,既然要改,应该吃财政的都改,为什么公务员不改?因为公务员不改,所以,财政发工资的事业单位也拒绝改。于是,像清华大学教授杨燕绥这样的人,当然仍然是由财政发放退休金而不是交给社保由社保局发放养老金。她退休后拿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牙缝中挤出来的。

多少年来,养老制度改革的各种方案都是由一些研究机构或政府部门提出的。提出方案的人员,无一例外都是由财政负担退休金的。组织实施的政府部门,也没有一个人是缴纳养老金,退休后从社保局领养老金,与现行养老制度有关联的。这样就形成这样一个局面:一帮从未缴纳过养老金的人,给缴纳养老金的人制定各种规则和制度,而真正缴纳养老金的人,从无可能和机会参与方案的制定和决策。那些从未缴纳养老金,退休后也决不可能与养老金发生关系的人,对于养老制度说涉及的芸芸众生的切身感受,麻木不仁,毫无同情。设计的方案,完全不顾及人们的感受、诉求、关注和期待。

当然,人们可能会说,没有利益瓜葛,可以制定出更为超脱、更为中立的方案来。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制定方案的人,虽然自己与社保制度并无关联,貌似无利益瓜葛因而可以中立,但实际上,他们完全听命于政府,只看政府眼色行事,为政府马首是瞻。政府希望他们制定什么方案,他们便拿出什么方案。因为他们与社保无关连,无利害冲突,所以对于政府的意志贯彻得无保留,最彻底;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参加社保缴纳养老金的人的感受,诉求和期待,所以他们可以非常冷血地牺牲弱势的社保参保者以博取政府的青睐。

以养老制度为最重要组成部分的社保制度 ,面临危机,问题的根源在于政府一再违约,一再失信于民。早些时候政府要大包大揽职工们的养老,后来却又为了积累和投资,取消已经实行一段时间的劳动保险制度,将养老问题完全交给企业。这样就积累了巨额的养老债务。这是政府违约造成的。为了填补这个窟窿,又进行社会保险改革,建立由企业和职工共同出资的社保养老保险制度。因为此前遗留的问题很严重,窟窿很大,为了积累资金,就实行了全世界最高的社保缴费率。即使以这样高的缴费率,仍无法解决历史包袱,而新的问题如老龄化社会造成的赡养率提高问题等不断出现,社会养老制度按下葫芦起了瓢。于是,政府就千方百计要在延长缴费和缩短领取养老金上想办法,千方百计要通过牺牲参保职工的利益来度过难关。在这种思想指导下,近些年各研究机构等给政府提出的养老金改革建议无不从节约养老金支付为要旨。

实际上,这些完全以牺牲参保职工利益为要旨的建议,都是馊主意,都抱定国家再次违约的决心,把国家信用当儿戏,把国家对参保者的承诺当儿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种叫兽,比蒋介石还无耻!

国库被裸官们偷光、巻光。如今要老百姓来承当!就不会公示财产,多抓点几百亿、几千亿的大蛀虫吗?清朝和珅跌倒、嘉靖吃饱。如今让那些巨贪大蛀虫们跌倒,老百姓的养老金缺口统统解决了。

自己说了这话 自己去实践吧 不要退休金 明天就去扫大街 扫公共WC 给人家坐保姆去

除了无耻,还能说什么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