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长庆油田黑油利益链:50万打点领导和公安局

lengjian75 收藏 4 7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长庆油田标准化井场,位于定边县新安边镇店子坪村黄土高原上。新京报记者 萧辉 摄

正在作业的揭盖井,位于定边县红柳沟镇红柳沟村。新京报记者 萧辉 摄

长庆油田一线采油工在长庆油田贴吧里发照片庆祝冉新权被查。新京报记者 萧辉 摄

原标题:长庆油田:反腐风暴眼中的“黑金游戏”

核心提示

近日,多名中石油高管落马,掀起中石油反腐风暴。作为我国第一大油田长庆油田总经理的冉新权涉嫌违纪被调查,暴露出长庆油田内部存在的腐败交易。在长庆油田与民营资本合作开采中,缺乏透明机制,使得权力寻租成为可能。而低品位油田和揭盖井通过长庆油田内部人员与外部的交易,成为少数人获利的手段。陕西省定边县作为长庆油田作业区的所在地,以一个样本的方式呈现出围绕着长庆油田存在的石油获利生态。

9月8日,黄土高原山顶,标号为胡平248-4标准化井场内,一台标有中石油印记的抽油机正在作业。这里是陕北定边县店子坪村。

与此同时,距定边县城30多公里的上红柳沟村,一口被长庆油田废弃的“揭盖井”也在作业。约400平米荒地上,用土砖围成院落,破旧生锈的“磕头机”上下摆动,不远处倒放着2个生锈的储油铁皮罐,地面上到处是漏出的黑色油污。

8月27日,中石油公司董事、副总裁兼长庆油田总经理冉新权涉嫌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在此前后,有多名中石油高管落马。

定边县,长庆油田开采主要基地之一,表面上看,并未因反腐风暴引起大波澜。近日,记者走访定边县多处采油厂(点),许多油井涉嫌违规开采,它们依旧源源不断地向外出油。

不能说的秘密

业内人士称,引民资开发低品位油井,过程不透明易生贪腐:冉新权落马,或与此有关

在长庆油田作业区,有许多低品位油井。所谓“低品位”,是指质量不高、产量较低的油气田,以及开采后剩余的品位变低的废弃油井。按投资回报率衡量,对中石油来说,开发低品位油井“不经济”。

而这些油井则是民营企业争夺的“香饽饽”,也被视为石油系统利益输送、贪腐的重灾区。一些观察家认为,长庆油田总经理冉新权落马,或许与此有关。

若中石油开采这些油井,需支付相关教育费、税费、水土保持费等,还要注意维护油井的可持续发展;而个人开采则会尽量减小成本,增加产油量,对环境破坏比较大。

据长庆油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冉新权主政时期,把很多低品位油井区块分包给合作单位,然后与合作单位签订原油回购协议,以提升整体油田产量。

该知情人士指出,长庆油田很少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引入民营资本,哪些民营企业有资格被选中,选中的标准是什么,外界知之甚少,只有公司少数高层知道此“奥秘”。

当地一名油井老板表示,有商人为获得低品位油井,用于打点关系的费用,有时会达到上千万。

记者联系中石油长庆油田,公司暂未对此回应。

在定边县,承包低品位油井的商人中,杨彦聪名气最大。他是宁夏兴俊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该公司是宁夏非公有制经济“十强”和自治区政府重点扶持的28家民营企业之一。

公司董事局主席是杨兴义——杨彦聪的父亲,以运输农副产品和废旧物资起家。

1994年,杨兴义涉足“石油”开发,2000年,杨兴义的家族企业已拥有亿元资产,形成以采油为主、多种经营的产业格局。

记者去“兴俊实业”了解公司与长庆油田的合作事宜。公司办公室主任表示,他在外出差,不方便接受采访。

“我并不反对公司与外来资本合作开发低品位油井,但引资过程不透明,合作开发成为少数人获取暴利的手段,过度开发破坏油田的可持续发展,最终将害了普通长庆职工。”长庆油田一位退休工程师告诉记者。

民资助推,长庆跃进

冉新权将钻采外包,开采难度大的长庆油田产量大增,去年超过大庆,成为第一大油田

定边县位于陕、甘、宁、内蒙古四省区交界处,地处鄂尔多斯盆地腹部。长庆油田的4个采油厂,在当地有作业区。

冉新权执掌长庆油田后,推动其高速发展的一大手段是,大量引入民营资本。

长庆油田是典型的低渗透、特低渗油田,技术要求高,开采难度大,直到1994年,一年的原油产量才196吨。

2008年2月,冉新权任长庆油田总经理。是年,长庆油田提出“建设西部大庆”的口号,实现跨越式发展,并开始引入民营资本参与油田勘探、开采。

据了解,钻井队、物探队业务外包,是冉新权主政长庆油田引进民营资本合作的方式之一。资料显示,2010年社会化钻井队伍占市场份额达75%,完成的工作量占70%以上。

2012年,长庆油田产量首次超越大庆,原油产量达2230.58万吨,生产天然气285.44亿立方米,成为我国第一大油田。

王先生经营一家钻井队,他告诉记者,打一口新油井价格在300万左右,一般为期一周,打一口井钻采公司营利30万左右。

王先生说,要成立钻井队必须具备钻采资质,通过安监、环保等多个部门审批,这个过程较为复杂,需要打点相关部门。获得钻采资格后,也需要过硬的关系才能揽到长庆油田的外包项目。

定边县前任公安局副局长任杰则表示,“定边到处都在搞钻采,谁有钻采资质都能拿到项目。”

记者从定边县工商局档案库获悉,任杰的亲戚名下有一个钻采公司:定边县杰作工贸有限责任公司。

据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于2005年8月注册,注册资金580万,公司有2个合伙人,宣亚莉占97.8%股份,任集山占2.2%。

昨日,任杰承认,宣亚莉是其妻子,任集山是其已逝的父亲。但他强调,他没有利用职务便利,帮助妻子获得钻井工程。

博彩“揭盖井”

油田作业区经理将废弃油井违规承包民企,有的年获利三四百万,有的“颗粒”无收

长庆油田作业区,有一类油井基本被开发完毕,按规定,它们应被封上,不允许再度开采。但当地商人通过关系,仍能承包下来,再度开发,业内称其为“揭盖井”。

长庆油田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揭盖井”的运作没有固定模式,主要决定权在采油分厂领导和作业区经理,可能涉及不到长庆油田高层腐败。

据他分析,一小部分“揭盖井”被用来维护采油厂与当地政府的关系,长庆油田与当地百姓存在资源争夺,关系较为紧张,为缓和矛盾,长庆油田分厂领导会以优惠条件把“揭盖井”转让给所在地的乡、村干部,以及公安等相关职能部门领导。

另一部分“揭盖井”,则成为长庆油田分厂领导谋私利的工具,高价承包给私人,钱流向分厂领导和作业区经理私人腰包。

刘明(化名)认识长庆油田一位作业区经理,拿到两口“揭盖井”。

他透露,拿下一口“揭盖井”大约花50万元,30万给分厂领导,10万给作业区经理,10万元给相关地方政府部门领导 。“即使从长庆油田拿到‘揭盖井’,如果不打点相关职能部门,上头三天两头来查也不好办。”

一口“揭盖井”一般日产油几百公斤到1吨多不等,好的“揭盖井”产油量能达3吨,但也有人拿到干井,出油很少或者不出油,因此赔本。

刘明说,规避风险的办法是,先从长庆油田内部拿到残次井的地质资料,挑选好井。一般按年承包,如果产油量高,第二年会重新调整利益分配,要加钱,不愿加钱,就会收回油井。

刘明承包的两口“揭盖井”日出油量3吨,按照目前一吨5000元的市场价格,两口“揭盖井”每天能打出1.5万元的油,一年下来除去成本,净赚300万-400万。

9月6日,记者从定边县财政局副局长王红英处获悉,定边县境内有“揭盖井”300多口,2012年产原油量大约2.3万吨,2012年残次井产油对定边县财政收入贡献大约为1911万元。

定边县工业贸易局局长王文邦告诉记者,按照政策规定,“揭盖井”不许重新开采,但是“揭盖井”属于长庆油田管理,私人是从长庆油田方面拿到“揭盖井”,这一块的管理相对混乱。

不过王文邦表示,对“揭盖井”的实际运作不知情,“情况比较复杂,要去问长庆油田”。

“偷点油,不算啥”

当地村民不满长庆油田污染环境,买通看井工人、政府执法部门,一年可赚50万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脚踩着石油‘吃’石油。”9月8日下午,定边县新安边镇店子坪村村民王云(化名)毫不掩饰谈起他挣钱的门道:偷油。

王云是村子里的“偷油大户”,他不仅自己偷油,也收集村民偷的油,转手卖给黑油收集点。

据王云介绍,偷油主要是在夜晚,潜入长庆油田井区里,把油阀门拧开直接对准油袋子装油,80公斤装的油袋子,一次能装上10多袋,一晚搞一吨多油,当晚用改装的私家车运到镇上的黑油收购点。

新安边镇上有四五家大的黑油收购点,没有挂牌子,当地人都知道去那里卖油。根据石油行情,黑油收购点每吨石油收购价在3500-3800元,黑油收购点再以每吨450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私人炼油厂。

“一般农民只是散装偷油,把偷油作为主要业务就需要打点关系。”王云说他搞油成功的关键在于打点好关系。首先要通过看井人这关,偷一次油一般给长庆看井工人2000元,需要打点的关系还有采油厂的保安大队(又称棒棒军,负责夜晚在油区巡逻)、公安部门的原油稽查大队等部门。

把黑油成功运出县城也有诀窍,王云透露,县城某位派出所所长私底下组建了一支车队,手中有4辆拉油车。每次王云都租用该所长的车运油,拉一车10吨黑油到定边和盐池交界处的私人炼油厂,运费一般在5000元左右 。“没有关系,黑油拉不出去,用他的车,放心,路上没人会查。”

王云算了一笔账,一年偷油能赚100万,50万用来打点关系,还能净赚50万。 几年下来王云积累资产数百万。

“偷油来钱快,村子里很多人靠偷油谋生,主力军是青年男性,一些妇女、老人、小孩也会参加,在我们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们当地人不叫偷油,叫搞油。”王云说。

村民的院子里随处可见偷油用的油袋子、漏油器、油管等工具。

数名村民不满地告诉记者,长庆油田在村里采油,导致水土流失,环境污染,给的补偿费不多,“搞点油不算什么”。

国企大玩家

长庆油田和国企有合作项目,相关负责人曾介绍,个别项目存在外雇员工受贿等问题

无论是偷油的王云,还是承包“揭盖井”的刘明,都称自己是石油利益链条上的“小蚂蚁”,真正的玩家是承包区块油田的大老板。

据长庆油田内部知情人士介绍,长庆油田合作区块的核心,是和国企的大型合作项目。

长庆油田石油合作项目始自1998年,当时与江汉油田合作了坪北项目。截至2012年年底,已有合作项目12个。2012年合作项目年产原油179.4万吨,完成年计划的104.9%,占油田公司原油总产量的7.9%。

在一次会上,长庆油田合作开发项目的负责人李安琪强调,个别合作项目存在原油计划上报不严肃、油田化学助剂管理不到位、原油拉运缺乏监管、外雇员工收受贿赂等问题,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调查发现,长庆油田与中国华油集团公司有合作项目。华油集团下属银川分公司负责项目的勘探开发及相关工作,现有员工440余人,拥有290平方公里的勘探开发面积。

在冉新权被调查后,有媒体报道,中石油系统又有5名干部被调查,其中包括华油集团总经理王文沧。

9月9日,中石油发布公告,称孙龙德和王国樑正常履职。而王文沧等其他三人情况未在公告中提及。

对此,中石油纪检部门对媒体表示,没有信息可供发布。

昨日,记者向长庆油田总部询问长庆油田与华油集团合作开采项目,暂未获得回应。

长庆油田的普通职工,对冉新权的做法颇有怨言。

李兰(化名)是采油三厂的一线作业工人,她说:“油田效益上去了,但普通工人待遇变化不大。好处都让高层和承包油田的老板拿走了。”

冉新权被带走调查后,当地一名采油工人,用红色鞭炮摆出“BYEBYE”的图形,并在地上放张A4纸,纸上显示“热烈庆祝冉新权被调查”。

新京报记者萧辉 陕西榆林报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