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被朝鲜欺骗

秦王御制 收藏 1 602

明朝时候,中国与朝边境大幅度内缩,朱元璋时,强烈要求以铁岭为界,结果朝鲜仍奉北元为宗主国,直到朱元璋死后,李城桂 朝鲜才正式朝贡明朝。明朝与朝鲜的边界主体和今天的无异,只是图们江南岸的建州左卫当时还是明朝的领土。

1392年(明洪武二十五年),高丽大将李成桂把高丽末代王恭让王撵下台,夺取了高丽政权,自己建立了新的王权-李氏王朝。朝鲜王朝建国初期与明政权的关系,在朝中交往关系中固然极为重要,但朝鲜与女真之间的关系,在当时的朝鲜外交关系史中更占有重要的地位。这其中,朝鲜太宗王、世宗王、世祖王在位时期,奉行积极的北拓政策,而朝鲜扩张的半岛西北部、东北部地区,正是女真人世代居住之所,故朝鲜与作为明朝境内边疆民族的建州女真之间,就发生了一系列的关系。这是彼时期朝鲜与明朝关系的一个重要内容。在李朝建立之初,太祖李成桂奉行“事大”外交,奉明朝为“正朔 ”,向大明称臣纳贡,表示:“谨当始终如一,益殚事上之诚,亿万斯年,恒贡祝厘之恳”,李成桂甚至“请更国号”为“朝鲜”;但是在领土方面,李成桂却延续了高丽王朝的北扩政策,乘明初统治不稳定,无暇顾及女真地区之机,加大了对女真诸族的绥抚工作,向朝鲜半岛东北部和鸭绿江中上游一带女真地区极力拓展领土,逼迫该地区的女真人臣服于朝鲜。李朝初期对女真人的政策,继承了王氏高丽的传统,既有武力镇压征服手段,又有授予官职招安怀柔之策,于是原元代合兰府(今朝鲜咸镜南道的咸兴南五里)等辖区的部分女真人相继归附李氏王朝。

《李朝实录》记载:

自上(李成桂)即位,野人酋长远至,移阑豆满,皆来服事,常佩弓剑入卫从征伐。如女真则斡朵里豆漫夹温猛哥帖木儿,火儿阿豆漫古论阿哈出……等是也。上即位,量授万户、千户之职,使李豆兰招安女真。被发之俗,尽袭冠带,改禽兽之行,习礼仪之教。与国人相婚,服役纳赋,无异于编户,且耻役于酋长,皆愿为国民。自孔州迤北至于甲山,设邑置镇,以治民事,以练士卒,且建学校以训经书。文武之政,于是毕举。延袤千里,皆入版籍,以豆满江为界。江外殊俗,至于具州,闻风慕义,或亲来朝,或遣子弟,或委质随侍,或请受爵命,或徙内地,或进土物者,接踵于道。

可见,朝鲜方面把拉拢女真各部,作为其向中国纵深扩大势力的一个重要战略方案来进行,李成桂一方面表示向明顺服,另一方面,却不甘于满足明朝对其做出的巨大让步--明朝单方面割让了本来属于中国方面的朝鲜半岛北部的全部领土,从汉朝到元朝,朝鲜半岛的北部都是中国的领土,明太祖为了对李成桂从内部推翻王氏高丽表示感谢和支持,从而扶持起一个“反元亲明”的朝鲜政权,而将这一地区永久性的割给了朝鲜。

<p>李成桂死后,其第五子李芳远用阴谋的手段,推翻了在位仅一年的定宗,即国王位,是为太宗。</p><p> 太宗王即位后,即在其父的基础上,积极推行北扩政策,将其实际控疆域大片的向北扩大,用武力征服或金钱收买的方式,不断的吞并女真各部及其领土。</p><p> 在对图门江以南咸兴以北的女真之地的扩张过程中,朝鲜与明朝的终于发生了冲突,二者明争暗斗,李远芳一方面对部分见利忘义的女真首领进行利诱,另一方面,对坚持忠于中国的女真部族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p><p> 在此期间,李远芳不断制造中朝边境的冲突成为当时中朝关系的一个突出点。</p><p> 在明朝建国初期,因为要集中力量进行北元的战争,必须确保东北有一个明确支持自己的势力存在,因而对于李氏朝鲜一直采取容忍的政策,李远芳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将势力扩大到了对东北深入的女真部落的渗透。</p><p> 胡里改部,又称兀良哈部,是元代五万户之一,最早居住在松花江下游的黑龙江省依兰地区,元朝末年南迁,长期定居在牡丹江一带,因当时的牡丹江称胡里改江,因此称胡里改部。</p><p> 1392、1395、1398 这几年里,胡里改部首领阿哈出,数次来到朝鲜向李成桂朝贡,李成桂则对阿哈出授予官职,使其“纳税服役,无异于编户”。</p><p> 1403年,朝鲜李朝太宗三年,大明永乐元年,大明成祖朱棣即位。此时的大明王朝对北元已经处于绝对压倒的优势,基本确立了自己作为中华正统王朝的地位,再不能坐视朝鲜蚕食自己的疆域和人口了。</p><p> 明成祖开始恢复对东北地区设置官员和地方政府,力图恢复中央王朝对东北地区的实际控制权。</p><p> 可以说,大明王朝的这一举动,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明朝拥有对东北地区的主权,对这里行使实际管理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因为这样的作法与朝鲜李朝发生了利益冲突,导致两国的矛盾最终激化。</p><p> 这里还要提一下前面提到的女真胡里改部首领阿哈出,此人与明成祖的关系非同一般,阿哈出之女,在朱棣作燕王时,于1386年即嫁给朱棣为妃,朱棣即皇帝位后,又加封其女为第三皇后,而阿哈出也被称为“三后之父”。</p><p> 因此,朱棣与阿哈出实为翁婿关系。</p><p> 有了这层姻亲关系,阿哈出在朱棣眼中,就非同一般,朱棣即位以后,即对阿哈出进行封赏,而哈阿出有了大明皇帝做后台,也不再惧怕朝鲜方面的威逼利诱。</p><p> 1403年6月,明成祖正式下旨,要求女真诸部恢复向中央王朝朝贡的制度,作为恢复明朝对女真诸部恢复行使主权的开始。而朝鲜方面,则立即对此进行抵制,公然宣布“女真等本属于我”公开与明朝争理。</p><p> 对朝鲜方面的无理叫嚣,大明王朝并不理会,当年11月,明朝在胡里改部,设立建州卫军民指挥使司,任命“三后之父”阿哈出为首任建州卫指挥使,执掌建州卫的军、政、法,大权,并设置了以阿哈出为首的层层封建政治机构,迅速恢复了中央王朝对胡里改部行使实际控制权。</p><p> 1404年,明朝又加阿哈出参政之职,进一步提高了女真部在明朝政治体系内的重要地位。</p><p> 明朝设立建州卫的举措,深得女真部之心,长期被迫臣属于朝鲜的女真各部终于有了重归中华的机会,于是,大量女真部族纷纷来投。仅用了一两年的时间,原来附属于朝鲜的女真部族,都得新回归祖国。1405年,阿哈出也正式断绝与朝鲜的关系。1910年,阿哈出父子随成祖称北元,立大功,被赐汉姓李。</p><p> 到1409年为止,大明朝一共设置了130个女真族卫所,从而基本恢复了对东北地区的实际控制权。对此,朝鲜方面虽然极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小小的朝鲜国,是不能与泱泱大明朝相抗衡的。然而,随着位于朝鲜半岛北部的一些女真部族的回归,朝鲜李朝的统治者终于再也做不住了。李远芳宣称:“本国东北地方,自公崄镇历孔州、吉州、端州、英州、雄州、咸州、等州,俱系本国之地。”</p><p><p>李远芳认为,明朝不应接纳已经划入朝鲜版图的女真人,因为他们已经“融入朝鲜”,更宣称,自己的祖先生活在明朝的东北地区,自己的祖坟还在东北地方,言下之意,不仅“融入朝鲜”的女真不应回归中国,朝鲜更有“权力”要谋求对东北地区的“主权”。</p><p> 李远芳于是派大臣出使明朝,因为朝鲜人熟知辽、金历史,很清楚辽、金的《地理志》里没有那些部领地的地名,因此,即提出“若考辽、金《地理志》则虚实自明矣”</p><p> 由于大明王朝的大臣们,对于辽、金的历史不求甚解,竟然真的只查看《地理志》而无视其他记载,结果,礼部官查看在辽、金的地理志里,的确没有那些部族的名字,就摆出“天朝大国”的“大度”把那些部族划给了朝鲜人。</p><p> 其实,正如日本学者田清所说“咸净道地方,原系元朝领土为朝鲜逐渐吞并,特别是咸北,更是在明朝以后才悄悄蚕食的。”至于朝鲜学者提出的那些地方自古便属朝鲜,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朝鲜人在这里把古高勾丽的历史与自己的历史混同,将大明王朝的君臣,结结实实的给忽悠了。</p><p> 在忽悠了明朝君臣一把,确定了对朝鲜境内的女真部族的统治权之后,朝鲜李朝又开始还极力破坏爱新觉罗家族的祖先猛哥铁木儿归附明朝。</p><p> 这个猛哥贴木儿正是后来建立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六世祖,清朝尊其为肈祖,当时的猛哥贴木儿和他的族人,还居住在朝鲜半岛,因为那里在历史上本是中国的领土。</p><p> 明朝恢复对女真诸部的主权之举,使很多居住在朝鲜半岛上的女真人都有重新回归中国的想法,本来这些部族的想法是连土地一同回归,但是明朝被李朝忽悠了,他们要重新回到中国,就只有放弃故土。</p><p> 而猛哥贴木儿的情况又与其他的朝鲜境内的女真人有所不同,因为猛哥贴木儿的部落本来是不在朝鲜境内生活的,后来因为受到野人女真和蒙古人的侵袭,不得已才逐步迁至当时尚属中国领土的朝鲜半岛北部,此后,朝鲜李朝来占领了这里,蒙哥贴木就向李朝臣服。</p><p> 1403年的时候,也就是成祖开始恢复对女真人的主权的时候,明成祖即向朝鲜提出要求,要其交还对猛哥贴木儿部的管理权,1404年成祖又派使臣王可仁,到朝鲜,向猛哥贴木儿宣读皇帝的圣旨,希望猛哥回归中国。</p><p> 李朝方面,则试图通过控制猛哥贴木儿实现其稳定朝鲜半岛北部的既得处益,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向北扩张的野心。</p><p> 因此,李朝即与明朝展开了对猛哥贴木儿的争夺。</p><p> 一方面,朝鲜李朝对猛哥贴木儿施以“利诱”李远芳赐猛哥贴木儿“上将军三品官职事”其随从也被加封为护军、司直、副司直等职,并赐猛哥贴木儿“段衣一件,笈花银带一腰及笠、靴、命内臣馈之:其从者十余人赐布有差”</p><p> 另一方面,朝鲜李朝又对猛哥贴木儿施以“威逼”“在其其道安抚使尽心教诱,使不得生变为上策。若不从则威之以法,又不从则以军马把直,使不得生变。”就是说,李朝派出军事官员对猛哥贴木儿“教诱”,如果猛哥贴木儿顺服,那就最好,如果他不服,还是要回到中国,就用“法律”来制裁他,(真不知这朝鲜的法律怎么就管得着中国人了。)如果法律他也不怕,就派军队打他。</p><p><p> 在朝鲜的利诱威逼之下,特别是其生存直接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猛哥贴木儿拒绝了明朝要其回国的要求,并且表现得相当坚决。</p><p> 然而,成祖却从其岳父阿哈出那里知道,猛哥贴木儿,聪明,识达天道,且已渐有归大明之心,不想就如此放弃这个人材。成祖也看出是朝鲜方面阻挠才使得猛哥贴木儿不能归附,因而下旨让朝鲜方面协助明朝招抚猛哥贴木儿,使朝鲜不便公开从中做梗。</p><p> 而朝鲜方面,则坚持阻止明朝的招抚,并劝说明朝接受“朝鲜”属于“化内”的理念,从而使得明朝没有必要再抬女真人招抚回国,因为朝鲜既是化内,女真人在朝鲜还是在明朝,就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了。这一手段,也是朝鲜人在与明朝的斗争中最常用的招法,这样,明朝赚了虚面子,而朝鲜却得了真实惠。</p><p> 朝鲜之所以如此争夺猛哥贴木儿,其实最终目的,是想让猛哥贴木儿给朝鲜当炮灰,让女真人打女真人,中国人打中国人,如此,进可攻,能实现朝鲜人征服全东北的野心,退,则可守,即使猛哥贴木儿等女真部族成为替朝鲜抵抗大明朝的压力的肉盾。</p><p> 然而,大明此次打出了亲情牌,明朝此次派出的使臣叫王教化,他先劝服了猛哥贴木儿的母亲,又派官员劝说其管下的百姓。在母亲的劝说下,猛哥贴木儿终于开始转心向大明一方,而百姓皆心向大明,更使得身为首领的猛哥贴木儿终于下定决心,与朝鲜决裂,重返中国。</p><p> 并且,明朝也下指斥责朝鲜方面,表示,当初对十一个东北部族的放弃,其实是对朝鲜的一种恩泽,朝鲜人不该得寸进尺,不知好歹,在猛哥贴木儿的事情上继续“忽悠”,并指出,猛哥贴木儿在太祖朱元璋的时期,就已经归附明朝,其部落故地也还处于明朝一方,朝鲜方面对其部族的扣留是毫无道理的。</p><p> 由此可见,前次“辽、金《地理志》”事件,并不一定是明朝方面历史知识不足,很大程度上是明朝认为,事情已经既成事实,朝鲜已经占有了朝鲜半岛北部,如果坚持双方没完没了的扯皮,不利于两国关系,但是对于猛哥贴木儿一事,明朝处处站在理上,朝鲜还用原来的骗术忽悠,实在有点太说不过去了。</p><p> 说到底,明朝还是出于大国的大度才让朝鲜“忽悠”了一次,但大度并不代表真的“傻”,更不代表软弱可欺。如果朝鲜继续“忽悠”下去,引起的后果,一切责任在朝鲜方面。</p><p> 至此,朝鲜看出明朝动了真格的,只好退步,不再阻拦猛哥贴木儿,而就猛哥贴木儿来说,其心本就是向着明朝一边的,于是他“阳为不顺朝廷,以示郭敬仪(朝鲜官员)内实书输写纳款无贰之诚于王教化的”1405年9月,随王教化悄悄来到了大明京师。</p><p> 明成祖见到猛哥贴木儿后,大喜,立即加封其为建州卫都指挥使,实权甚至超过了阿哈出。</p><p> 此事,即在法律上结束了猛哥贴木儿只能做为明朝的朝贡者的历史,确定了明朝对其部的主权,猛哥贴木儿本人,也由大明的朝贡者成为大明的官员,其百姓,则由所谓“化外”之民成为了大明帝国的百姓。</p><p> 猛哥贴木儿回归明朝后,其部众依然驻于朝鲜半岛的阿木河(今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境内会宁地区)1406年朝鲜放其部众迁回中国一边,1407年,在朝鲜境内的另一大部佟索鲁阿部,由此,女真人逐渐迁回中国一边。</p><p><p>哥贴木儿虽然回到了明朝,但并未因此仇恨朝鲜,相反,猛哥贴木儿在回国后,还曾经多向送给朝鲜方面礼物,表示友好。然而,猛哥贴木儿的友好并没有换回朝鲜方面的同样回报,相反,朝鲜方面见无法用“和平”的方式拉拢女真人,终于扯下伪装,开始要诉诸武力了。</p><p> 1410年3月,朝鲜方面假以交好之名诱杀了大明毛怜卫指挥使把儿逊与建州卫的指挥哈尔非、加时仇等人,又扣压了其他一些女真人,试图以此来吓服女真人。</p><p> 但是,朝鲜方面也惧怕明朝怪罪,于是又装出委屈的样子,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把责任推到了女真人一边,明朝不知是大度还是糊涂,竟然没有追究朝鲜方面的责任。</p><p> 然而,已经回归祖国的女真人却再也不甘心再受朝鲜人的欺压,事件发生后,猛哥贴木儿愤怒异常,亲率大军攻入朝鲜边境,对朝鲜的不法行为进行了军事惩罚,而后,猛哥贴木儿向朝鲜提出了和平解决事件的要求。</p><p> 朝鲜见实在打不过女真人,只好交还了非法扣压的女真人。</p><p> 为了表示和平,猛哥贴木儿也交还了在战争中俘获的人口和牲畜,并且开始内迁,与阿哈出部合并。</p><p> 1412年,猛哥贴木儿入京述职,明朝增设建州左卫,以猛哥贴木儿为建州左卫指挥使。</p></p></p></p>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