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庆油田偷油盛行:花50万就可采黑油 年赚100万

中国ufo001 收藏 1 286
导读:“现在风声很紧,但揭盖井抽油还没停,没人管,以后能不能干还不知道。”9月初,戴着金项链,大腹便便的揭盖井油老板陈国富(化名)压低声音说。   定边是多个采油厂所在地。长庆油田一位内部人士称,一般一口生产井出油量达到90%就不抽了,这样的井被当作废弃井封起来,如果重新揭开再开采的话,就叫揭盖井。   尽管中长庆油田前后两任总经理、冉兴权相继落马,但陕北这个石油大县的揭盖井并未因此停产,也未受影响,黑油仍在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与定边县相邻的盐池某一大型炼油厂。   9月初本报记者在当地调查采访了解

“现在风声很紧,但揭盖井抽油还没停,没人管,以后能不能干还不知道。”9月初,戴着金项链,大腹便便的揭盖井油老板陈国富(化名)压低声音说。

定边是多个采油厂所在地。长庆油田一位内部人士称,一般一口生产井出油量达到90%就不抽了,这样的井被当作废弃井封起来,如果重新揭开再开采的话,就叫揭盖井。

尽管中长庆油田前后两任总经理、冉兴权相继落马,但陕北这个石油大县的揭盖井并未因此停产,也未受影响,黑油仍在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与定边县相邻的盐池某一大型炼油厂。

9月初本报记者在当地调查采访了解到,陕北偷油疯狂、揭盖井盛行等现象,在中石油长庆油田表现得特别典型,偷油者只需花两三千元便可以买通长庆油田看井工人;搞定一口揭盖井需花五六十万元打点好长庆油田分厂、作业区、保安大队以及地方公检法系统负责人,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开采黑油。

本报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了解到,长庆油田采油三厂的某位主要领导最近接受了纪检部门的约谈,三厂财务科一副科长也已被带走接受调查,但长庆油田官方暂未证实上述消息。

多位石油圈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称,王道富、冉兴权出事极有可能出在合作区块的合作开发上,偷油、揭盖井牵扯不到他们那个层面,但上述两现象涉及的腐败利益链,则能反映出中石油长庆油田系统腐败的冰山一角。

位于陕、甘、宁、蒙四省区交界处的定边县是陕北油田腹地,长庆油田采油三厂、五厂、六厂、八厂及采油三处都云集于此,此外陕西省属国企延长石油也在定边有采油厂。在这个石油对财政贡献率超过70%的县城,只要有关系的人就能从石油中分得一杯羹,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地政府竟然为违规的揭盖井原油开出调运票据,黑油披着“合法外衣”就能安全地输送到民营炼油厂。

非法揭盖井乱象

泥巴垒起的院子,两座土炼炉正对着马路,炉旁两个储油罐锈迹斑斑,生满铁锈的旧磕头机在不停地上下摆动,院内小屋住着看井的老汉,空气中不时弥散着一股石油的气息,这是榆林市定边县红柳沟镇旁的一处揭盖井,在定边县像这样的揭盖井有300多口。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长庆油田标准化的生产井,生产设备新,一般是铁栅栏或者砖砌的围墙,有中石油的标志和井号,抽出的油直接通过管道输送,不通过储油罐。

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对本报称,除了出水量太高被废弃的井,还有一种情况是钻井后测井公司发现该井含油量不高,开发价值不大汇报给长庆油田地质师,这样的油井也会被封起来。

上世纪90年代,天然气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了石油开采协议(“4·13协议”)。该协议规定,从中石油长庆油田分割出1080平方公里的矿区给地方,并允许延安和榆林各县参与开发。

彼时民间资本纷纷涌入,很多私人都参与到油井开采,但后来形势突变,2003年国家要求收回民营企业采矿权。三权(经营权、管理权和收益权)回收后,一些个人和民企从地方政府承包的油井全部归属延长石油;然而从长庆油田直接承包的油井并未收回。此后,部分个人或者民企将目光转移到非法的揭盖井上。

定边县政府官方网站资料显示,2011年在该县境内开采石油的有长庆、华北局、延长石油定边采油厂等6家企业,油井数量大约7000余口,长庆揭盖井122口,主要分布在红柳沟等十二个乡镇。

两年后,长庆油田在定边县的揭盖井数量突增至300多口, 9月6日,定边县财政局副局长王红英披露了这个数据。

然而民间掌握的数据还更多。定边县一位揭盖井油老板对本报称,定边县揭盖井的数量保守估计在800口以上。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揭盖井都是凭关系的私下交易,跟长庆油田分厂和作业区块的主要负责人谈妥就可以搞,揭盖井的灰色利益都转移到个人身上去了。

他还称,“现在私人手头上的揭盖井都是长庆油田的,延长石油没有这种模式;长庆油田有这样的先例,只是不能放在桌面上说罢了。”

当然,揭盖井也并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上述人士称,搞揭盖井的石油就像玩股票一样,需要内幕消息。如果没掌握揭盖井内部资料而选到干井的话,也可能会亏得倾家荡产,“从长庆油田或测井公司搞到测井图的话,就能选到日产量较高的揭盖井”。

当地官方也屡有行动。2013年6月13日,陕西公安厅厅长杜航伟就在联席会议上提出要求:要加大“揭盖井”问题解决力度,提请当地政府组织相关企业限期收回,确保“揭盖井”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对发现非法收售原油的处理厂要坚决依法查处,坚决堵截原油外流渠道。

然而一位知情人士对本报称,上次“清安行动”时,当地公安会通知揭盖井老板让他们暂时停产,行动后也关停一些揭盖井,但关停的都是干井,本来就快抽不出油了。

长庆油田新闻办的一位负责人称,长庆油田在揭盖井现象上没有合作模式,一直在打击非法开采,但打击揭盖井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如果他们不尽力,我们企业也没办法”。

长庆油田偷油盛行:花50万就可采黑油 年赚100万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