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也是战士:解放军和国军的白衣天使

黑衣大食 收藏 91 106138
导读:test

相关帖,请点击:李云龙原型王近山的妻子果然是护士 还是院花

解放军的(含多个时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路军中的日本护士本多歌子(左)

十七岁加入东北抗联至今仍会唱革命歌曲

年过古稀的本多歌子说,她特别想回到中国安度晚年

“我17岁就参军了,我是‘八路军’!”77岁的日本老太太本多歌子自豪地对记者说。

作为神奈川县日中和平友好会会长,本多歌子一直为民间日中友好而奔忙,她说她的青春属于中国:从10岁到26岁的16年时光是在中国度过的,17岁参加了东北抗日民主联军,跟随部队走遍中国的大江南北。

那年8·15

父亲想杀掉全家

本多歌子乐观开朗、充满激情,在她位于东京附近金泽文库的家里,她让我穿上和服,向我讲述了很多过去的事。她说她对中国充满感情,去中国对她来说就是“回娘家”。

本多歌子生长在日本一个注重传统礼仪的家庭。1937年,父亲带着10岁的她和全家人参加了当地的开拓团,来到中国黑龙江的阿城,负责向驻扎在附近的侵华日军关东军部队提供粮食供给。

歌子说,1945年8月15日是她终身难忘的日子。那天父亲从开拓团回来,铁青着脸说:“日本败了,你们都穿好衣服到开拓团本部去。”后来歌子才知道,日本战败的现实让父亲很难接受,父亲当时本想先杀了全家人而后自绝的,但是被亲朋制止了。

歌子说,在开拓团,父亲对中国百姓很友善,常把家里的东西送给周围的中国人。也就是从那时起,从父亲的行为中,歌子理解了中日人民彼此和睦相处的重要。

当上卫生员

随时准备牺牲

1945年11月,东北抗日民主联军派人来到开拓团,动员日本女子去当随军卫生队护士,17岁的歌子义不容辞地参加了。初到部队时,歌子很不习惯,她们住在一间临时用做病房的仓库里,里面横七竖八地躺了很多伤兵,虽是冬天,却闷热异常、恶臭难忍。

歌子所在卫生队医疗条件很差,医护人员人手不够,歌子常常一人干几个人的活,有时还把自己的血输给伤员。每天早饭过后,歌子就开始了看护伤员的工作,直到傍晚才回宿舍。晚上还要消毒绷带,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队伍总是在晚上行军,四周漆黑一片,歌子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决不能掉队。她记得部队在长白山深山中行军,常被大雨淋湿。因为是严冬,一个人决不能打瞌睡,否则会被冻死。在部队里大家没什么男女意识,几个人偎依在一起用稻草盖着睡觉,吃饭时折下小树枝削光滑一些就当筷子用。

军旅生活虽然辛苦,歌子却觉得很充实。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喊着口令跑步。行军时大家还意气风发地唱歌,歌子至今还会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团结就是力量》、《东方红》等歌曲。歌子没有系统地学过中文,起初不了解歌词的意思,战友们就用小木棍在沙地上写字教她认字。在卫生队里,与歌子一起的还有一位日本女孩,两人相约,如果谁在战斗中牺牲了,另一位要拿着对方的一撮头发回日本。她们经常想家,有时梦呓般地说:要是没有日本海该多好啊,我们就可以走路回家了。不过,卫生队的人都很照顾这两个日本小妹妹,行军时经常让她们坐在马背上。

怀着赎罪心被共产党感动

行军时部队住在百姓家里,歌子感觉百姓对共产党军队很友好。有一次,歌子刚脱下帽子,房东老太太就惊讶地说:“原来你是个女的,这么小就当兵真不简单!”老人还拿出鸡蛋请歌子吃,歌子说部队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能随便吃百姓的东西。歌子说:“共产党的军队里不管当官的还是当兵的都在一起干活,吃一样的饭。”

有一件事让歌子永志不忘。一次,在街上碰到一位卖甘蔗的老太太,歌子见她脸上有个伤疤,便问她怎么回事。老太太说:“是被日本鬼子用枪捅的。日本鬼子要强拉走我的女儿,与他们拼抢时被刺刀捅了。”歌子立即告诉老太太:“我就是日本人。”没想到老太太一点也不惊讶,反而善解人意地说:“你跟日本鬼子不一样,日本帝国主义才是日本鬼子,日本人民和我们中国人是一样的。”听了这话,歌子感动得流下泪来,心想: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做了那么多坏事,我现在参加中国革命军队,要尽自己的力量来补偿。

“是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培养了我。”歌子真诚地说。她还特别欣赏共产党内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干部、士兵不分等级,互相提意见,自我反省,以此来加强部队的思想力量。

有一次,歌子被派去学习营养学,回去后特意为部队干部做了一顿饭,没想到那人竟然把歌子做好的饭打翻了。倔强的歌子和他顶撞起来:“你是共产党员,本应该教育好我这个日本人才对,怎么能以这种态度对待下属?!”过了两天,政治委员来到歌子的住所,向她表示歉意,那位发脾气的干部也受到了处分。直到今天,歌子还在感慨,当年的共产党军队多好啊,没有等级观念,当官的犯了错,照样受处分。

迎来新中国她流下了热泪

在新中国成立前的两三年里,歌子随部队转战南北。在她的印象中,打得最艰苦的一役是1946年春的四平街攻防战,经过4次进攻才打下来。

在四平街,部队得不断地躲避国民党飞机的狂轰滥炸。当时,歌子碰到为共产党军队培养飞行员、东北抗日民主联军航空学校的日本教官林弥一郎,就“质问”他说:“你为什么不早点让我们八路军的飞机上天啊?”后来,林弥一郎在很短的时间里为八路军训练出了优秀的飞行员,可以说歌子给了他莫大的鼓励。后来,曾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贡献的日本人回国后成立了“中国归国者友好会”,林弥一郎担任会长,今天歌子提起他时,仍尊敬地称他为“会长”。

1947年,歌子随部队来到沈阳,在那儿她才有机会洗了一次几年都不曾享受的热水澡。1949年天津解放,国民党军节节败退,歌子所在部队几乎不战而胜。从汉口渡江到武昌,在那儿他们迎来了新中国建国的大喜日子,歌子与战友们一起欢呼雀跃,留下了幸福的热泪。那一刻,她完全把中国当成自己的国家了。

1949年11月,歌子随部队北上,第二年1月到达哈尔滨。后来,歌子又南下到井冈山的第七十二预备医院工作。1952年,歌子收到父亲来信,信上说:“请一定回来……”1953年,歌子办好了回国手续,依依不舍地告别战友回到日本。

新闻延伸

她想回中国安度晚年

1978年1月,本多歌子随日本归国者访华团访问中国,时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的廖承志接见了他们。廖承志亲切地问她:“什么时候参军的?”歌子自豪地说:“17岁就参军了。”廖承志感叹道:“真不简单啊。”这段对话让歌子回味至今。廖承志还送给她一幅字:加强友好,并肩前进。这幅字现在还挂在她家的客厅里。

回首在中国的16年经历,本多歌子说她把青春献给了中国,把中国留在了心中。共产党的教育令她印象最深的是“为人民服务”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些教益影响了她的世界观,照耀她的人生。

回到日本后,歌子在横滨一家精神病院当了35年护士。她说自己一直以“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与同事真诚地交换意见。

在工作之余,本多歌子经常到日本一些大学演讲,向年轻一代介绍中国的事。她挂起中国地图,细数自己在大江南北留下的足迹;她复印了许多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送给学生,讲述当年中国人民军队神奇的力量。每年的“八一”建军节,她都会受到中国驻日大使馆邀请,参加建军节纪念活动。如今,中国战友还经常给“本多战友”写信,邀请她去中国。歌子说,她特别想去中国安度晚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志愿军女护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地手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火线上包扎伤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地医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清珍,电影《上甘岭》中王兰的原型。上甘岭战役后荣立2等功,这是她1953年在朝鲜留下的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哈尔滨医科大学师生组成白求恩青年医疗对入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护士官义芝和何成君威黄继光烈士的遗体裹白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四院护士郑金芝为重伤员喂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卫生员在战场上抢救伤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志愿军模范卫生员、特等功臣陈振安将石缝里流出来的水一滴滴地接下来给伤员喝,挽救了百余名伤员的生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某部的医务人员在护理唐山大地震后第二天出生的婴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某医院的医务人员在抢救灾区受伤的群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列车车厢中动手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穿梭于战场的女兵担架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伤员后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伤员后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伤员喂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伤员喂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军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1941,香港,玛丽医院,护士黄欢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欢笑在美国空军医院期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协和高级护士学校的学生。该校学制三年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9/13 17:04:45 被黑衣大食编辑

6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4楼kamel

孔子讲:人之初,性本善。我听老一辈人讲,解放天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防御工事很少建在居民房中的,国共两党在大城市争夺战中对民居破坏很少。

从这一点我深刻领会到,东西方的差距。

相比之下,西方文明还是刚摆脱茹毛饮血时代的文明。

说白了就是:毛还没有褪全!!!

话又说回来,我个人为,蒋光头的失败在于政治、经济以及军事部署方针上的失败,是蒋光头集团的罪行,

而不是国民党普通士兵的罪行。

由此,我对共产党对于优待俘虏以及特赦等政策深以为然。在对日本战犯的教育问题上,教育一个人比杀十个人更有用。

但是现在我很担心,担心共产党的教育为主的方针在现实社会已经被很多共产党员所忘记,很多党员忘记了教育为主的方针。

长此下去,后患不小。

每年都提共产党员有XXXX万,共产党不需要这么多党员,共产党需要的是真正的精英,理解毛泽东思想的真正精英。


本文内容于 2013/9/13 16:49:20 被kamel编辑

刘少奇在一次党代会上说过:我们现在有一些人抱着“入党当官,当官发财”的思想而入党,这样的思想要不得!。。。。。。。现在,这“有一些人”应该改成“绝大部分”了吧?。。。。。。

4楼 kamel
孔子讲:人之初,性本善。我听老一辈人讲,解放天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防御工事很少建在居民房中的,国共两党在大城市争夺战中对民居破坏很少。

从这一点我深刻领会到,东西方的差距。

相比之下,西方文明还是刚摆脱茹毛饮血时代的文明。

说白了就是:毛还没有褪全!!!

话又说回来,我个人为,蒋光头的失败在于政治、经济以及军事部署方针上的失败,是蒋光头集团的罪行,

而不是国民党普通士兵的罪行。

由此,我对共产党对于优待俘虏以及特赦等政策深以为然。在对日本战犯的教育问题上,教育一个人比杀十个人更有用。

但是现在我很担心,担心共产党的教育为主的方针在现实社会已经被很多共产党员所忘记,很多党员忘记了教育为主的方针。

长此下去,后患不小。

每年都提共产党员有XXXX万,共产党不需要这么多党员,共产党需要的是真正的精英,理解毛泽东思想的真正精英。


本文内容于 2013/9/13 16:49:20 被kamel编辑
8楼 淮凉
前面认同后面就算了 要是我不杀俘也得照死了的虐 还优待搞装什么仁慈

优待俘虏是国军大规模投降的重要原因 大家都知道投降也不会受虐待 所以抵抗意志并不坚决

这让解放军少死了很多人 也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两军基层士兵的矛盾

但对日本帝国主义 优待实在是太过了

15楼 恰似元首少年时
刘少奇在一次党代会上说过:我们现在有一些人抱着“入党当官,当官发财”的思想而入党,这样的思想要不得!。。。。。。。现在,这“有一些人”应该改成“绝大部分”了吧?。。。。。。
28楼 张宗绍兰
应该是全部。君不见先进标兵代表能找出清白的?实事求是的说,给你机会你保证能不贪?反正我不能保证。因为这就是大环境。必须同流合污,不然挡人财路你早就下台咯。

这就是现实。不服不行

中国什么时候没有贪官?有一天老百姓不觉得当官的贪污了才真的没有贪。现在网上很多人痛骂贪官,贪官要不要骂?该骂 ,该打,但是这些骂贪官的人有多少是出于正义,出于公平,出于国家责任??都不是,大部分只是眼红,想贪无门。以前工厂里一个卖菜老大妈每天买菜钱都要贪污几块。贪腐这个是几千年的沉淀,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大人教育小孩的时候就说:好好读书,读好了可以当官。当官干嘛,光宗耀祖,赚大钱。 一代代就是在这个言传身教中出来的,现在就算有官员不贪,但是说出来有人信么??没有人的,为什么没人信,因为每个人都会推己及人,他觉得自己当官了就会贪,别人怎么可能比我高尚呢??? 大部分中国人都是贪污犯,只不过有的贪得少,有的贪的多,有的贪不着。反正是当官的就是贪的,反正也不用讲证据,网上说什么都不要钱,长此以往,大家都大大方方的贪,光明正大的贪,反正您贪不贪在世人看来都是贪污的。要杜绝贪腐,不只是制度上的,更重要的是社会价值观,如果有一天 老百姓推己及人的时候不再以贪污来给当官的做马甲的时候,这个时候就真的没有贪官了。

什么时候没有笑贫不笑娼了, 什么时候大家不会疯狂的追逐爱疯了,什么时候没有人贷款都要买奔驰宝马了,什么时候豪车富少没有上新闻了,什么时候女孩子们不会相亲的时候看着别人账户存款的时候,什么是就天下太平了,每个人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别人的豪宅、看着别人的好车,看着别人的金银钻戒的时候,殊不知一次艳羡,就在心里构筑了多一道的贪腐的温床,这个社会怎么会清廉?

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需要被人认可,老百姓是人,当官的也是人,其实都是一样的,没有谁更高尚,当官的贪腐,是这个社会价值观的悲哀,是人性的悲哀。

有没有看到当官的,看到有钱的,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有没有看到比自己差的就觉得自己有优越感??曾几何时,连同学见面都成了财富炫耀的场所,收入低的,似乎都不好意思见人,收入高的,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自己的收入。

好多人看到穷人理都懒得理像看到狗一样,但是如果见到有钱人,他们自己就变成狗了。谁都想得到认同感的,为了这个认同感,做了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世界上圣人并不多,都是平常人而已,不是每个人都能挡住诱惑的,还是那句话,如果社会价值观没有变化,就杜绝不了贪腐。

1937年,父亲带着10岁的她和全家人参加了当地的开拓团,来到中国黑龙江的阿城,负责向驻扎在附近的侵华日军关东军部队提供粮食供给。

这是在美化开拓团么?谁都知道,他们是来当地主,来下崽,来繁衍,取代中国人的,是给鬼子擦枪,造炮,监视老百姓,奴役中国人民的,居然把自己说成是无辜的,擦。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