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废弃《说文》和放弃研究古文字,建立真正《中国文字学》

颉强 收藏 8 116
导读:自甲骨文发现后,众多学者投入到所谓“古文字”研究,这帮学者有郭沫若、唐兰、段玉裁、王国维等,这些学者,实际上掉入“甲骨文、金文”古文字的陷阱,难以自拔。 上世纪初,发现了甲骨文,20年代发现了安阳殷墟的甲骨文,实际上,应该宣布东汉的许慎的《说文》理论的终极,恰恰相反,研究甲骨文的学者,却把东汉的许慎的《说文》奉为至尊,沿袭了文字起源于图画的外门邪说,至今,研究甲骨文的学者没有丝毫文字理论的成果。发掘的4千多字,仅认识1千多个,还有一大半不认识,即使已经可以辨认的,正确与否,也不得而知。 自从

自甲骨文发现后,众多学者投入到所谓“古文字”研究,这帮学者有郭沫若、唐兰、段玉裁、王国维等,这些学者,实际上掉入“甲骨文、金文”古文字的陷阱,难以自拔。

上世纪初,发现了甲骨文,20年代发现了安阳殷墟的甲骨文,实际上,应该宣布东汉的许慎的《说文》理论的终极,恰恰相反,研究甲骨文的学者,却把东汉的许慎的《说文》奉为至尊,沿袭了文字起源于图画的外门邪说,至今,研究甲骨文的学者没有丝毫文字理论的成果。发掘的4千多字,仅认识1千多个,还有一大半不认识,即使已经可以辨认的,正确与否,也不得而知。

自从轰轰烈烈的古文字研究的兴起,唐兰《文字学导论》是开山之作,其后有姜亮夫《古文字学》、李学勤《古文字学初阶》、高明《中国古文字学通论》、陈炜湛、唐钰明《古文字学纲要》、陈世辉、汤余惠《古文字学概要》等。高明《古文字学类编》徐中舒主编的《文语古文字字形表》。我想这些学者,多数应该知道秦始皇统一文字,也知道倉颉創造文字这一“神话和传说”,肯定没有研究过倉颉創字是史实这个问题,也没有重视秦始皇统一文字的重要性,以至于堕落为研究古文字的陷阱。

首先分析一下出土甲骨文的意义,安阳殷墟出土大量的甲骨文,说明了一点創立文字一定早于商代,甲骨文是不是与春秋战国孔子使用的文字体系是否一致或者一样,这一点没有办法确定,孔子曾说过,曾经看过一些早于春秋时期的古文字,后来,亡佚了。也就是孔子并没有看到甲骨文这个事实。东汉时期的许慎编撰的《说文》也没有提到甲骨文,也就是许慎没有见过甲骨文这也是事实。鲁恭王坏了孔府的屋子中找到了基本古文字书写的经书,书写经书的字体传言是先秦的籀文,这一点并不可靠,先秦有六国文字和秦国文字体系,籀文是秦国使用的文字体系,还是六国文字这一点是模糊不清,值得推敲。可以肯定不是秦国使用的文字,也不是甲骨文,是六国文字的一种而已。

秦始皇统一了六国,统一了文字,也就废弃了六国与秦国使用的文字体系不合者,被秦始皇终极了使用。许慎从鲁恭王得到的经书,也就是被废弃的文字体系,不知许慎是否,完全认识六国被废弃的文字体系,这就是一个重要的疑点,可以断言,不可能。许慎的《说文》只是借助一个谎言编造了《说文解字》。六国文字中,其中必定有一种文字是沿袭的甲骨文的文字体系,也就是我们现在辨认甲骨文如此困难,可以想象许慎辨析六国文字书写的经书是一个什么样的难度。如今,研究先秦古文字也就是必然与许慎当年研究孔府的经书同样的心态,不能解读,也就是妄自断义,反正,别人解读的也不一定正确。无法解读的也就套用《说文》的解字方式,图画解读法。

甲骨文的出土,只是告诉了人们,许慎并不认识先秦的古文字,不能认识甲骨文,也就不能完全认识古文字,也就是终极了《说文》在文字学的学说价值。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那么,甲骨文之前的文字字形又是什么样子呢,倉颉創字的字形是什么样子。这个从倉颉創字的时代说起,倉颉所处的时代是黄帝戰蚩尤,所处的地理位置也是黄帝戰蚩尤的地理位置。无论是文献和传说,黄帝所处的地理位置是黄河流域中下游,也就是陕西、甘肃等地,也就是秦国地区,所以,秦国使用的文字体系沿承倉颉創字体系的可能性更大,这就是秦国统一文字体系,废弃先秦六国不合的文字体系,在文字发展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

研究先秦的古文字体系,首先资料不全,也有不是倉颉創字正宗派系的嫌疑,也就决定了研究古文字的学说价值和意义。同样,建立真正的文字学,废弃六书产物《说文》的必要。而不是尊奉《说文》、沿袭《说文》。

研究秦国统一以后的文字体系—小篆,小篆是现代使用文字体系的鼻祖,小篆也是以秦国使用的文字体系的沿承,也是最有可能沿袭倉颉創字的体系。所以,研究现代使用的文字体系的学说价值,远远超过研究古文字学。这就是对研究古文字的学者的一句忠告。

倉颉創字也就是当今使用的文字体系的原点,研究倉颉創字的性质、原理、解读文字的字义,这里指的字义,倉颉創字的所要表述的含义,恰恰反映了倉颉創字时期的历史和文化,也可以印证創字时期的黄帝戰蚩尤的历史和文化状态。研究的重点应该放在当今使用的文字体系的简体和繁体,而不是研究先秦的六国文字和甲骨文等。研究先秦文字和甲骨文只能是研究倉颉創字字义解读的辅助和补充,更多的是验证解读倉颉創字的字义的合理性和逻辑性。

中国文字学成为绝学,也就是研究方向总是没有摆脱《说文》的窠臼,又误入古文字的陷阱,文字学的学者本身不具备辩证唯物主义的学力,造成这样的结果。从罗振玉、王国维、 郭沫若、 唐兰、 杨树达、 容庚等研究甲骨文取得成果,仍然不知文字起源于倉颉,原理象形--仿生学中仿豬学,性质--启蒙、训蒙等,还是脱离不了《说文》的套路,也就是思维逻辑的陷阱,无法自拔。建立真正的文字学废弃《说文》,放弃研究古文字,研究当今使用的文字,是建立中国文字学的正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