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共领导人的豪华别墅

wb1951 收藏 22 13850

在《叶利钦自述》一书中,描述了1986年2月他担任政治局候补委员后,按级别享有的豪华别墅:坐落在莫斯科河畔的那幢别墅,绿树环绕,面积很大,里面有花园,有运动和游乐场地。每间屋子都有卫兵守护,还有报警装置。另外,配有3个厨师、3个服务员、1个清洁女工,还有1个花匠。

苏共领导人的豪华别墅

[/b]

1985 年11 月18 日,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夫人赖莎乘飞机到达瑞士日内瓦。这年年末,苏联政府做出了为党的领袖建造福罗斯别墅的决定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0年第15期

苏共官员名目繁多的特权中,宅第权是最为重要的一项。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均有一处或几处别墅,凡是名胜地、风景区、海滨、避署胜地,几乎全部被大小官员的别墅所占据。

从20世纪30年代初期开始,人们便大规模地为斯大林盖“专用别墅”,他在全国的别墅超过100所。

勃列日涅夫也不甘落后,他在扎维多沃的“小屋”花费了数百万卢布,在莫斯科郊外至少还有六栋别墅。

戈尔巴乔夫,前苏联最后一位国家领袖,同样也最后享用了专为苏共领导人特建的豪华别墅。

《叶利钦自述》中披露了戈尔巴乔夫占用豪华别墅的内情:他为自己在列宁山上修建新的住宅,在莫斯科郊外建新的别墅,在皮聪达建新的别墅,以及后来又在福罗斯建超级现代化别墅。而戈尔巴乔夫呢,却在人民代表大会上慷慨激昂地说,他根本没有私人别墅。换句话说,这些别墅都是公家给的。

叶利钦一家被别墅的奢华惊呆

在《叶利钦自述》一书中,描述了1986年2月他担任政治局候补委员后,按级别享有的豪华别墅:

坐落在莫斯科河畔的那幢别墅,绿树环绕,面积很大,里面有花园,有运动和游乐场地。每间屋子都有卫兵守护,还有报警装置。另外,配有3个厨师、3个服务员、1个清洁女工,还有1个花匠。

这个别墅在我之前是属于戈尔巴乔夫的。后来,为他又重新建了一幢别墅,他就搬到那儿去了。

我头一次到别墅时,在入口处,别墅的卫士长迎接我,先向我介绍此处的服务人员——厨师、女清洁工、卫士、花匠等等一些人。然后,领我转了一圈。单从外面看这个别墅,你就会被它巨大的面积所惊呆。走进屋内,只见一个50多平方米的前厅,厅里有壁炉、大理石雕塑、镶木地板、地毯、枝形吊灯、豪华的家具。再向里走,一个房间、二个房间、三个房间、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都配有彩色电视机。这是一层楼的情况,这儿有一个相当大的带顶棚的玻璃凉台,还有一间放有台球桌的电影厅。我都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个洗脸间和浴室;餐厅里放着一张长达10米的巨大桌子,桌子那一头便是厨房,像是一个庞大的食品加工厂,里面有一个地下冰柜。我们沿着宽敞的楼梯上了别墅的二楼。这儿也有一间带壁炉的大厅,穿过大厅可以到日光浴室去,那儿有躺椅和摇椅。再往里走便是办公室,卧室。还有两个房间不知是干什么用的。这儿同样又有几个洗脸间和浴室。而且到处都放有精制的玻璃器皿,古典风格和现代风格的吊灯、地毯、橡木地板等其它东西。

结束巡视之后,卫士长兴奋地问:这个别墅怎么样?我哼哈了几句。我的一家人基本上是被惊呆了。

在这里,你要想随便同谁见见面,随便接触接触,那也是完全不可能办到的。你若是去电影院、剧院、博物馆、去任何社交场所,都要先派一个班的军警到那些地方检查一遍,然后封锁起来,这样,你才能在那些地方露面。不过别墅里就有电影院。每周五、六和星期日都有放映员给放专场电影。

我本人、我妻子、我们全家都习惯于自己动手干活。在这儿,我们却不知该做什么是好。这样的排场并没给人以方便和舒适。这儿是根本不允许有独立自主性的。这座大理石的建筑到底能给人多少温暖呢?

苏共领导人的豪华别墅

福罗斯别墅内景

造价50万卢布,斯大林一天没住过

斯大林是苏共领袖中最先享用豪华别墅者。斯大林去世之后,他在全国数以百计别墅中的一座被苏共中央办公厅党产管理处的负责人送给米高扬。其时,米高扬担任政府贸易部长和苏共中央部长会议副主席。这座造价五十万卢布的别墅在建成之后,斯大林根本就没有来这里住过。

从外面看这个别墅,非常的不起眼,但是一进入别墅内部,就会被它的奢华所震惊。

这个别墅的奢华,不在于前厅陈设的铺张,不在于它有巨大的、用大理石雕就的餐桌。你一看大厅家具的用料就会知道它的价值。

大厅里的大部分家具都是用非洲黑檀木制作的,这是当年苏联驻非洲武官团回国之时,从非洲带回来孝敬总书记同志的东西。不过,这些入水即沉,只产自非洲刚果盆地的名贵木材,在那长长的礼单中,只是占据了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

要知道,当年驻非武官团从非洲回国的时候,仅仅是带给斯大林的礼物,就足足装满了十三列苏联军用装甲列车。就这些,还没把送给其他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们的礼物计算在内。这些礼物都被冠以了非洲某国领袖,与苏联友好交流的名义运回来。

除了黑檀木的家具之外,大厅里铺着产自伊朗的纯手工制作红色地毯,墙边上是橡木制作的墙围子。枝形吊灯上面的那些水晶坠,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波一波迷离的光彩。

二战后斯大林的威权达到了顶锋。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的70岁生日,从中央到地方纷纷以各种形式为他祝寿。

那个时候不光是苏联,整个世界简直都疯了。载着各种礼品的火车一列接一列开向莫斯科。法国抵抗运动组织中几乎每一个支部都要“表示表示”,几个法国老太太准备给斯大林编织手套,她们为买毛线攒了好长时间的钱,而当卖毛线的商人知道他的商品的“神圣使命”后,说什么也不要钱。印度人送的是头巾,罗马尼亚人也不吝啬,他们一次就运来40件细亚麻布女上衣,但不知道这些女上衣给谁穿,因为苏联的伟大领袖在妻子阿利卢耶娃去世之后,始终是“孤身一人”。

举国上下发起了向斯大林献礼的活动。斯大林格勒的红军献出他们曾经用鲜血染红的军旗。工矿企业送的礼物主要是些产品或产品模型,有汽车、火车、飞机、轮船和桥梁的模型,还有巧克力、葡萄酒、白兰地、各类餐具以及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帕列赫的工匠们在木制的套碗上描绘了东正教故事中圣徒们生活的图景。在一些绘制着五彩图画的精制木匣上,工匠们刻上了“斯大林同志带领我们奔向共产主义”的标语。

内务部长家地毯叠放了7层

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1935年到莫斯科访问。在他的《莫斯科日记》中描述了他的见闻。

他发现:“在毗邻莫斯科的四郊,散布着一些在地图上没有标明的别墅(也包括高尔基的独家住宅),里面住着领导人及其客人,或者是受到特别关注的作家。宽阔的铺有卵石或柏油的道路总是通往别墅,道路沿线还设有警察,他们从树林中暗地里进行观察。在地平线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幢位于树林中雪白的漂亮的疗养院供政府的上层成员使用。”“石油大王祖巴洛夫的坚固的巨大庄园也成了高层社会的别墅和休息区。不仅如此,许多高层人士包括作家在内都拥有汽车。”

滨河街公寓位于莫斯科河与绕流排水渠之间的小岛上。这是1926年苏联政府修建的,专供政府成员、高级军事将领、各总局局长和文化界著名人士居住。

此处公寓楼,花费了三年的时间修建,耗资1400万卢布(按当时的市值)。原本计划用红色和粉红色花岗石来砌墙面,为了减少议论,在外装修上保留了灰色。而其他方面在当时可以称得上是豪华了,单元门内的楼梯空隙留得很宽,每层只有两套住宅(五居室的住宅仅居住面积就达到200平方米)。住宅配有煤气灶,浴室通了热水——这在当时的莫斯科可算得上新鲜玩意儿。电话机、收音机、唱机、标有克里姆林宫资产登记号的柞木家具——党为斯大林的官员提供了这些典型的奢侈物品。大楼里有洗衣房、百货商店、图书馆、体育馆、幼儿园、邮局和储蓄所,总之凡属生活必需,一应俱全。

住在政府公寓里的有布哈林、马林科夫、绥拉菲莫维奇。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在这里住一套很大的房子,往窗前一站,克里姆林宫的景色尽收眼底。他的住宅里常常是乐声悠扬,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是他家的常客。

政府公寓是当时苏联上层豪华生活的缩影。每家都雇有家庭女工,即使在饥荒的30年代,公寓里的女人也身着贵重毛皮大衣,佩戴首饰,男人则享用高级轿车,住宅里可以见到稀有古董和艺术珍品。入夜,当莫斯科河畔的这座灰色庞然大物内亮起水晶吊灯时,笑声和乐声飘出窗外:那是莫斯科的纨绔子弟在寻欢作乐。

特权阶层一般都在城市的中心地带拥有政府配给的宽敞住宅,有的人甚至不止有一套。同时,政府为特权者设有多处专门的别墅区和疗养地。莫斯科西郊和西南郊是别墅区集中地。这里有专供作家们居住和创作的彼列杰尔基诺别墅区,专供科学院院士、记者及政府干部使用的尼科林山夏季别墅区,而茹科夫卡则是政界、科学界和文化界要人居住的别墅区。勃列日涅夫的别墅周围还有专门为他的妻子、弟弟、女儿建立的别墅,这些别墅集中在风景优美的地段,被群众戏谑地称为“小地”、“皇村”。为了给特权阶层提供更便捷的服务,还设置了一些特别的企业部门,这些企业秘密地独立经营,不计成本地生产各种服务用品,其生产所需由国家无偿地提供。

谢洛科夫在当内务部长的17年间,将内务部第一大国家别墅和曾作为内务部迎宾馆的第八国家别墅据为己有。他还在赫尔岑大街24号占有一套很大的公寓。这两座别墅和公寓里,有谢洛科夫及家人的大量私人财物。在其中一个别墅里,光地毯就一张叠一张地堆放了7层;而俄罗斯著名画家的油画都放在了床底下。

普通工人的住房水平与之相比,有天壤之别。在《最后的遗言》中,赫鲁晓夫为俄国革命后好多年在住房条件上还远不如沙皇时代而“感到痛心”。他写道:当他20岁作技工时,由于做的是高度技术性的工作,“立刻得到了一套房间。这套房间有会客室、厨房、卧室和餐室。革命后的好多年,回想起我作为资本主义下的工人,有比现在生活在苏维埃政权下的我的工人同胞更好的居住条件,使我感到痛心。”“我们已经推翻了君主政体和资产阶级,我们已经赢得了自由,但是人们的居住条件比从前更差了。”

戈尔巴乔夫的“宫殿”不断推倒重建

戈尔巴乔夫初当苏共总书记,为他和夫人赖莎安排的休养地克里米亚的奥伦达别墅。这个勃列日涅夫当年常来的别墅,是一个集休养、工作于一体的庞大别墅群。但是,戈尔巴乔夫,尤其是赖莎却不喜欢在这个别墅休养,苏联政府在1985年末做出为党的领袖建造一所新别墅的决定。新别墅的地址被选在克里米亚的福罗斯村庄附近。

苏联克格勃第9局负责新别墅的承建工作,专家委员会把这个任务交给军队建筑单位来完成。中央军事设计院总设计师切科马列夫领导的一个小组承担起了方案的设计任务。最终完成的设计方案已经不仅仅是戈尔巴乔夫的一座别墅,而是一个集休养和会见外宾于一体的巨大建筑综合体。苏共中央事务管理局仅仅支付了别墅建设的一少部分支出,大部分花费都是用财政预算,其中包括军队和克格勃的预算冲抵。

萨雷奇海角附近这个气势恢弘的建设工程在1986年正式开始,克格勃第9局副局长别列津具体负责这项工作。与福罗斯别墅建设有关的所有工作都由切科夫上将领导,整个建筑工地占据了几平方公里。

主楼是一座非常漂亮的三层楼房,房子外面镶嵌着最高档次的大理石,房子上面用特制的铝瓦做房顶,这些铝瓦是专门在列宁格勒、莫斯科和里加的三个军用工厂订做的。使用这种材料,主要是考虑到克里米亚是地震多发区,不能使用普通砖瓦。主楼旁边是来客接待楼、露天游泳池和体育场,主楼的半地下室里还有一个小型电影放映厅。总务行政区包括车库、锅炉房、仓库、警卫室、通讯处,以及保证整个别墅正常运转的其他设施。“宫殿”的周围是一个很大的公园,从主楼到别墅的大门有1公里远。

为了阻挡刮风对“宫殿”的影响,建筑者用爆破的方法拓展了山体的纵深,将其建成宫殿的一道屏障,这座山的一部分也随之成为福罗斯别墅的掩体。从山上往下望,看不到主楼的一层和基础部分,给人的感觉就像海边一所普通的2层小别墅。从海上望去,只有在距离很远的地方才能看清别墅的全貌,因为别墅部分伸进了山崖,掩盖了它的实际轮廓和规模。

新别墅的建设进展很快。奋战在广阔建筑工地上的建筑工程兵有两千多人,其中包括克格勃内部的建筑队伍。很多建筑材料都是用运输机从国外运来的。大理石是从意大利采购的,卫生洁具是德国的产品。

戈尔巴乔夫密切关注着工程的进度,赖莎则经常到福罗斯别墅建筑工地现场视察,多次强迫将已经建好的部分“宫殿”推倒重建,根本不管费用消耗。建筑方案不停地增添新的、花钱很多的项目:夏季电影院、人工石洞、冬季花园、从主楼通向大海的升降梯等等。

福罗斯别墅是在1988年夏季到来之前交工的,戈尔巴乔夫全家当年夏天首次在这里休假。

戈尔巴乔夫自己说过,福罗斯别墅不归他私人所有,是国家的财产。但要知道,这座“宫殿”是按照戈尔巴乔夫家庭的口味,甚至他们提出的结构方案设计的,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这里都是空着,但别墅需要随时维护,既要保证复杂设施的正常运转,还要更换被大海冲刷的土壤,栽种新的树木。

别墅即将完工的时候,在阿布哈兹的缪谢拉又开始为戈尔巴乔夫建造一个更豪华的别墅。1991年开春的时候,缪谢拉别墅建筑的内部装修已经结束,大厅里安装了成串葡萄形状的巨大吊灯。按照计划,戈尔巴乔夫全家在1992年夏天将要到这个新别墅来休假,那时福罗斯别墅的房子就会空下来。

正如一个记者所写的那样:“20世纪克里米亚半岛南岸一共建了两座神奇的建筑,一座是尼古拉二世的利瓦吉斯基宫殿,另一个就是戈尔巴乔夫的那座革命色彩十足的‘霞光’工程(福罗斯别墅)。”

戈尔巴乔夫贴身警卫负责人弗拉基米尔?梅德韦杰夫少将后来回忆说:“我知道并且亲眼见过苏联时期所有总书记的别墅,里面就没有福罗斯别墅的竞争对手。这座建筑的诞生真是神了,在克格勃的文件中,它被冠以‘霞光’工程,修建这座别墅到底花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听起来实在有些不可思议。按照军事施工单位提交的付款文件,福罗斯别墅的价值不超过1亿卢布。苏联前财政部长和总理巴甫洛夫非常清楚如何编制这类报表,按照他的测算,这座别墅的建设费少说也有8.5亿卢布,依照1986年苏联中央银行的货币牌价,1卢布兑换1.3美元。如果把缪谢拉别墅算在一起,以及它们的维护保养费用,国家一共要拿出多少钱呢?!”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