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文字学的现状---空白状态

颉强 收藏 6 210
导读:从清末民初到现在,据笔者分析,《中国文字学》的研究,可以说仍然处于一个空白,文字学仍然处于绝学状态。处于这种状态的原因,研究文字的学者都是沿袭《说文解字》的基础上研究中国的文字,没有丝毫的突破,也就没有脱离《说文》的窠臼。例如上世纪早起,甲骨文的发现,实际上,就是给东汉时期许慎的《说文》应该画上了句号,可是,根深蒂固的儒家思想,说经的企图,没有丝毫的改变,牵强附会的甲骨文套用《说文》的理论,把倉颉創字等历史史实,定性为“神话和传说”,甲骨文取得的成就,就这样被一帮所谓的权威和学者无耻地归为零位。

从清末民初到现在,据笔者分析,《中国文字学》的研究,可以说仍然处于一个空白,文字学仍然处于绝学状态。处于这种状态的原因,研究文字的学者都是沿袭《说文解字》的基础上研究中国的文字,没有丝毫的突破,也就没有脱离《说文》的窠臼。例如上世纪早起,甲骨文的发现,实际上,就是给东汉时期许慎的《说文》应该画上了句号,可是,根深蒂固的儒家思想,说经的企图,没有丝毫的改变,牵强附会的甲骨文套用《说文》的理论,把倉颉創字等历史史实,定性为“神话和传说”,甲骨文取得的成就,就这样被一帮所谓的权威和学者无耻地归为零位。

回头首先看看沿袭了《说文解字》的学者对文字学归零的过程。

几十年中,传统的文字学在《说文》学的基础上,又出现了大约有一百多种新理论,其中较为著名的有朱宗莱《文字学形义篇》、胡朴安《中国文字学史》、唐兰《中国文字学》、梁东文《文字的结构及其流变》、蒋善国《文字形体学》、《文字学》、高亨《文字形义学概要》、杨五铭《文字学》裘锡圭《文字学概要》、王凤阳《文字学》、孙钧锡《中国文字学史》等。这些文章不但没有揭示《说文》根本的错误,恰恰在《说文》的基础上,又蒙上厚厚伪装。就以唐兰的《中国文字学》来说,把许慎的“六书”说。改头换面成“三书”说,实际上,没有任何新意,却被认为吸收西方研究方法,系统全面地研究文字,建立新型文字学理论体系,取得了瞩目的文字学成果。

中国文字起源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創立,这个问题搞不清楚,就不能说中国文字学的存在,文字学仍然处于一片空白。中国文字的性质是表音文字,还是表意文字,还是表音表意文字,这个性质也搞不清楚,怎么就可以定性为建立了科学的文字学。

所谓权威文字学学界,匆匆忙忙对《说文解字》的研究,定为总结阶段,也就是盖棺论定的阶段,大量有关“专著”和“论文”云集,较有影响的专著有马叙伦《说文解字六书疏证》、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陆宗达《说文解字通论》、张舜徽《说文解字约注》、姚孝遂《许慎与说文解字》、任学良《说文解字引论》、蒋善国《说文解字讲稿》、汤可敬《说文解字今释》。尽然不知,这些研究许慎《说文解字》的门徒,恰恰是被《说文》愚弄,并且自己没有真正头脑思考的一帮蠢货。不能确定倉颉創字的任何学者就不能称为认识“字”,不能解读象形的含义,也就不能说理解倉颉創字,不能领会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首先统一文字的意义,也就不能说对文字有所理论研究。。。

让《中国文字学》不要再被许慎的《说文》蒙蔽的学者们,举几个字的自已分析,看看《说文》究竟是一个什么货色。通篇《说文》上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够解读的一个字“農”说起。

“農”:古语:天圆地方,天是圆形—○,地为方形—囗,地方一词沿袭至今,十:与乂字比对,乂也就是十的变体,是“杀”的字首,红十字,十字架,十:含有开辟、創造、斩杀之意,“古”:十囗,辟地之时为古,“田”:辟地成田。“曲”:三个“田”字构成,指很多“田”,“農”:曲辰,也就是指很多“田”开辟而成为“農”。“辰”与“長”字比对,领会诞辰与長久之间的逻辑关系。“長”与“镸”比对,“長久”和“肆意”,厶是虫的构字元素,是指动物引起的灾害。

通过以上“農”字的字义分析,领会一下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领会倉颉創字的性质。倉颉創字的性质,从倉颉两个字理解,倉:人启,下面的字不是“君”,指启蒙人类心智的含义,颉:吉頁,吉:吉利,頁与首字比对,面部以上指首,面部一下为頁,頁:局面,颉:开辟了吉利的局面。从“倉颉”两个字义分析,倉颉創字是启蒙人类心智的文明举措,绝不是愚民和奴化人类的利器。以上近代发表的各种《文字学》从来没有设计倉颉創字的性质的分析,多数在为《说文》遮丑和粉饰。

许慎《说文》“六书”和唐兰的“三书”,都提到了文字源于图画文字的象形。象形不是指直观的图画文字,而是指象形的思维。何为象形思维,倉颉能够感知的为事物万象,也就是原象,在倉颉意识中对万象的意识为意象,創字的过程也就是万象的复杂的思考加工过程,也就是抽象和想象的过程,創造出具有表意性质的文字体系,这就是倉颉的想象和抽象思维外化和固化的过程,固化在倉颉創立文字的字形之中。象形的原理也就是从万象到字形的“象”的演变的逻辑,这就是文字的字义。

不知许慎、唐兰以及众多的文字学学者是否能够理解这个象形的过程,不能理解也就是不能揭示倉颉創字的象形原理。没有原理的文字学,也许就是许慎的《说文》和《说文》的门徒創造的文字学。只是说明一点《说文》对于真正的文字学,是没有一点学说价值,只能作为参考资料研究研究而已。这就是笔者认为中国的文字学仍然处于一片空白的意义所在。

象形原理究竟是什么原理,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就是仿生学原理,仿生的主体就是豕,就是豬。也许众多的学者感受不到这一点,笔者也从几个字的字义分析,说明象形的原理。

“字”:宀子,宀:以往称为宝盖头,应该称为“家”字头,“家”:宀豕,豕者为豬,家的字义指活着的豬,中国从夏代一直认为是家文化,也就是豬文化,这一点有点错误,应该称为自从倉颉創字以来,中国文化是杀家文化,也就是杀猪文化更为准确。“冢”:冖豕,指死了的豬。解读“冢”字,为了解读“家”这个关键的字。“字”是“家”派生、思维逻辑的演变产物,“家”是“字”母,也就是孳乳字。子:延续、延伸之意,也就“豕”的延续和派生。“豕”也就是字根,基本元素。对“字”的字义分析,也就是倉颉創字仿生学中仿豬学,豕:豬。

象形,象字中含有豕,象和豕的关系,也就是参照、比对之意,象和豕是极其类似的动物。俗语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象形文字也就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仿豬学。倉颉創字也就是万物垂象,象形也就是与“豬”比对,創立了文字体系也就是象形文字。象形是倉颉創立文字唯一的原理,也揭示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所以,倉颉創字是一个人的杰作,并不是许多人的创作成果,也不是慢慢演变而成的。独特的思维逻辑和思维结构可以断定倉颉創字是唯一的,原理就是仿生学仿豬学的象形原理。

在分析几个字,;理解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对于分析文字的字义具有启发作用,也可以感知许慎《说文》以及沿袭《说文》的学者所编撰的文字学的价值。

“龍”是中國特有的文化产物,但是,一直没有解读文化之谜,龍的原型是什么?龍:立月、匕(首)、己彡,月:指肉,动物身体部位均为“月”旁,立月:长肉,匕(首):杀头,甲骨文“龍”字,就是具有獠牙的动物头上架着“辛”或“干”字的匕首,己:身体部位,彡:本以为动物身上的鬃毛,含有劈杀之意,己彡:多次劈杀身体部位,也就是指碎尸之意。“龍”:长肉、杀头、碎尸之意,龍的原型也就是豬,并不是指其它动物。甲骨文中獠牙动物,在古代中国,只有豬和象,在中原地区并不出产象,只能是豬。

中国最早的“龍”称为蒼龍,蒼:艹倉,倉:指倉颉的倉,含有人启之意,艹:毒草、杂草,含有贬义,蒼龍的蒼,与蒼鹰、蒼蝇、蒼天等都含有贬义。蒼龍特指倉颉創立了“龍”字,倉颉从蒼龍也就是野豬灾害中得以創立启发人类心智的象形文字体系。

简体字“龙”,尤匕为龙,指蚩尤被杀为龙,简体字龙和繁体字龍,在倉颉創字时期同时存在,也就是揭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倉颉創字时期,部分文字是简繁共存的,并不是只是創造了简体,繁体补充说明。

总结一下,“農”和“龍”两个字义的字义解读,也就反映了倉颉創字的性质和原理,文字的性质和原理是中国文字学最基本的组成。许慎的《说文》和《说文》的门徒,对創字原理的一无所知,对文字性质肆意妄断的文字学,怎么可能創立具有价值的文字学,中国文字学至今仍然处于一片空白,也就是没有一点点真正的研究态度。近年来,把中国人称为龙的传人,并且在新郑投资40亿建立一条21公里的龍的文化悲剧。希望有志于中国文字学研究真正学者,彻底抛弃许慎的《说文》,从仿生学仿豬学的思维中,建立真正的文字学,填补《中国文字学》的空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