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毁叙化武至少需7.5万人 或将重蹈伊拉克覆辙

美俄较量暂缓了西方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步伐,但叙战火一直未停。图为11日,叙政府军在大马士革北部玛鲁拉村巡逻。

俄罗斯提出的“化武换和平”方案似乎让美国暂时放缓了对叙空袭的步伐。不过,美国媒体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方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质疑,这或许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一个山头林立、战火纷飞的国家,运输、销毁化学武器将非常困难。而此前对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查也暗示,这或许会演变为一场漫长的“猫捉老鼠”游戏。

说不清的化学武器库

要想托管叙利亚的化学武器,首先必须搞清楚叙利亚到底有多少化学武器。CNN称,1989年,时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姆·韦伯斯特透露,叙利亚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便开始生产化学战剂。因此,叙利亚拥有30年生产化学武器的经验,已经在全世界营造了一个供应商网络。而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曾宣称,“叙利亚整个化学武器项目异常庞大、复杂,并且在地理上是分散的,他们在不同的地方存储、生产和配制。” CNN称,叙利亚的化学武器包括芥子气、沙林毒气等等,而且很多是二元毒剂。

CNN称,叙利亚不是拥有一两家或者几家化学武器存储和生产设施,而是几十个。根据以色列反恐国际研究所的最新研究,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叙利亚相继存储了大约1000吨化学武器,存储于大约50个不同的地点。这份报告推测,叙利亚拥有5个主要的生产和研发基地,主要位于叙利亚北部,关键的研发中心位于大马士革。CNN记者去年曾经近距离靠近过一座位于叙利亚西北部城市阿勒颇的大型化武设施。尽管反政府武装控制了该地周围地区,但是工厂受到了良好保护。

军事分析人员指出,叙利亚几十年前开始发展化学武器,为的是反制以色列的常规军事优势。但这种优势如今显得更为明显,巴沙尔政权或许有一天会再次发现,化学武器对于其生存是非常必要的。而启动新的化学武器项目在技术上并不困难,化学武器被公认为穷人的原子弹,因为容易生产,而且比较廉价。不过CNN称,大多数化学武器的存储和发展都在军民两用的工厂内。例如在大马士革的一家研发中心生产化学战剂和生物战剂,该公司还负责其他科研项目。同样,位于大马士革北部的Jamraya的设施,被认为同时进行化学武器和其他项目的研究。化工厂和炼油厂也被认为和化学武器项目有关,它们也应该受到检查。到底有多少这样的设施?或许永远搞不清楚。

销毁叙化武至少需7.5万人 或将重蹈伊拉克覆辙

“飞毛腿”导弹可作为化学武器的载体

谁来查,多少人?

如果托管、销毁叙利亚的化学武器,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需要多少人,又由谁来查。专家称,销毁叙利亚的化学战剂将需要一个庞大而精细的计划,需要数百名核查人员和技术人员。当年联合国核查团结束在伊拉克的任务时,核查小组包括了超过40个国家的1000多名人员。CNN分析,对于叙利亚各方而言,唯一接受的条件是联合国授权的团队。叙利亚和俄罗斯不可能同意西方核查人员,除非他们有联合国的授权,而联合国也不会允许俄罗斯控制整个行动。法国建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组织(OPCW)扮演重要角色。该组织总干事周二宣称,他们不打算进行拉网式排查。相反,希望叙利亚宣布所有关于其化学武器库的细节及位置,然后再进行挨个核查。据美国《纽约时报》估计,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至少需要征用7.5万人。专家称,为了掌握准确信息需要很多资金、时间以及核查人员,目前联合国下属的100名核查人员远远不够用。

即便组成了联合国核查组,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国家,核查人员的活动也很难确保。CNN称,当年,核查伊拉克化学武器的联合国特别委员会武器核查员用7年时间奔波于遍布伊拉克的大约120个设施间。他们得到的特权包括“在伊拉克境内不受限制的行动自由”、“索取、接收、检查、复制任何与工作相关的记录数据或信息的权利”,而巴沙尔政权是否能答应这些条件存在疑问。

销毁叙化武至少需7.5万人 或将重蹈伊拉克覆辙

资料图:叙利亚化学武器

或成一场新的猫鼠游戏

如何将数量巨大的化学武器安全转移到战区以外或者将其在叙利亚国内集中存储和销毁也是一个问题。CNN称,核查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联合国特别委员会的核查员已经销毁了超过4万件化学弹药,大约50万升化学战剂,180万升化学武器半成品和大量的投放系统,包括弹道导弹弹头。但是叙利亚和伊拉克不同。这个国家不同武装的控制区域就像一块块补丁,很多重要的路线都被各派武装控制,这是一个巨大的后勤挑战。这些化学武器非常不易运输,有专家告诉CNN,需要专业人员确保这些化学武器不会泄漏或者扩散。另外,转运过程很危险,它们或许会落入“错误的人”手中,比如极端主义分子。因此运输队应该受到严格保护。无论谁来担当这个任务,需要的兵力都不是个小数目。CNN称,去年美国国防部评估,如果要确保叙利亚的化学武器安全,需要一支7万人的部队,而且这支部队还要身处一场冲突之中。

CNN称,几乎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联合国武器核查员都奔波于伊拉克搜索萨达姆·侯赛因的化学武器,伊拉克政府和西方各执一词,使核查成为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对叙利亚化学武器的检查、托管以及销毁,会不会演变成一场新的猫捉老鼠的游戏?这显然是美国人不愿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