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的血泪[25P]

中国ufo001 收藏 2 1276
导读:在日本侵略中国期间,大约有近千万中国妇女遭受过日军的性侵犯。这些中国女性,身体和心理上都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伤疤,她们有的丧失了劳动能力,有的丧失了生育能力,大多数老人在孤独中度过余生。编辑/刘沐阳 摄影/刘炜      从1992年起,山西诸多慰安妇受害者公开指证日军罪行,要求日本政府直面历史,给予道歉、赔偿。期间,万爱花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指证,多次赴日本东京出庭作证,均已败诉告终。万爱花是中国女性受害者中第一个在国际讲台上控诉日军滔天罪行的人。      在1992年到东京参加日本战后

在日本侵略中国期间,大约有近千万中国妇女遭受过日军的性侵犯。这些中国女性,身体和心理上都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伤疤,她们有的丧失了劳动能力,有的丧失了生育能力,大多数老人在孤独中度过余生。编辑/刘沐阳 摄影/刘炜

慰安妇的血泪[25P]

从1992年起,山西诸多慰安妇受害者公开指证日军罪行,要求日本政府直面历史,给予道歉、赔偿。期间,万爱花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指证,多次赴日本东京出庭作证,均已败诉告终。万爱花是中国女性受害者中第一个在国际讲台上控诉日军滔天罪行的人。

慰安妇的血泪[25P]

在1992年到东京参加日本战后首次国际听证会期间,万爱花老人勇敢地控诉日军暴行,由于过度悲愤晕倒在会场上,当时世界各大媒体进行了报道。

慰安妇的血泪[25P]

慰安妇的血泪[25P]

图为老人在日起诉期间和其他受害者及其子女的合影。

慰安妇的血泪[25P]

9月8日,被中国媒体称为“控诉日军性侵第一人”万爱花老人的追悼会在山西盂县羊泉村举行。从1992年起,万爱花开始发起对日诉讼,直到她病逝,依然没能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图为万爱花生前照片,表示要和日本人的法庭斗争到底。

慰安妇的血泪[25P]

2012年7月12日,太原市中医院。万爱花老人一直随身珍藏着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纪念徽章。

慰安妇的血泪[25P]

9月8日,山西盂县羊泉村,万爱花老人下葬。

慰安妇的血泪[25P]

慰安妇的血泪[25P]

提及自己的经历和过往,老人不断拭泪。

慰安妇的血泪[25P]

2012年4月20日,山西太原阳曲县郑家寨村,91岁的尹玉林。早在2010年3月,尹玉林曾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写过一封寄给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信,但信件寄出后就一直没有回信。

慰安妇的血泪[25P]

年迈的尹玉林双腿已经无法正常走路,只能靠着拐棍勉强站起来并挪步。

慰安妇的血泪[25P]

2012年10月12日,山西太原阳曲县郑家寨村,曾经两次前往日本诉讼、中国最年长慰安妇尹玉林的葬礼在村中举行,享年90岁。二十年来,尹玉林老人和二战时期“慰安妇”幸存者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日本政府的诉讼,但直到离世,她都没有等来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

慰安妇的血泪[25P]

慰安妇的血泪[25P]

图为张改香老人。

慰安妇的血泪[25P]

张改香老人的精神时而清醒,时而恍惚。

慰安妇的血泪[25P]

老人现在要拄着双拐才能站起来,日常的生活由一位亲属照顾。旧时裹小脚的封建习俗让她们丧失了反抗和逃跑的能力,也加剧了她们的苦难。

慰安妇的血泪[25P]

图为老人生活的小院落。

慰安妇的血泪[25P]

慰安妇的血泪[25P]

乐观开朗的曹黑毛老人,老人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够看上彩电。

慰安妇的血泪[25P]

1995年,曹黑毛老人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起诉日本政府提出了战争受害者索赔诉讼。

慰安妇的血泪[25P]

张改香老人就住在这样的小山村里。

慰安妇的血泪[25P]

慰安妇的血泪[25P]

年轻的时候,周喜香老人也是风云一时的妇救会主任。因为遭受日军的摧残,老人一生残疾,没有后代,只能寄居在亲戚的家里。

慰安妇的血泪[25P]

因为遭受日军的毒打,周喜香老人的大脑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以前记忆力时有时无,现在记忆力基本丧失。阴冷、黑暗的窑洞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土炕铺上褥子,再盖上一床被子就是老人现在能够享受到的一切。

慰安妇的血泪[25P]

2012年4月18日,山西阳泉盂县羊泉村,88岁老人周喜香。她的一生,几乎没有到过比镇上更远的地方。即便是那个改变她一生命运的进圭据点“慰安所”,也距她家门口不过30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