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下午,江南公安分局秋滨派出所值班室。 “没有,”民警汤少华把户口簿和身份证,递还给面前的小伙子。

小伙子身后站着两男一女三个中年人没说话,还是看着汤少华。

“没有犯罪记录,”汤少华重复了一遍。

小伙子掏出香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一脸的凝重消失了,笑眯眯地看着身后的三个人。

他又掏出一根烟,递给身后一个中年人,然后起身,率先走出了值班室。

三个中年人还是一言不发,跟着走了出去。

女儿男朋友的身上有一条青龙

小伙子姓张,外地人,22岁,在金华打工。

这三个中年人,是他女朋友小周的父母和舅舅。

小周是金华本地人,和小张一个单位,两个人在工作中互相有了好感,不久,小周就把小张带回了家。

对这个准女婿,小周的父母还是有自己的一些想法。

小周的父母觉得,小张是外地人,家里在西部一个他们几乎从没听说过的地方,坐火车去就要二三十个小时。

这么远,女儿万一嫁过去,他们真有点舍不得。

几天前的一个事情,更是让周妈妈心里打起了鼓。

那天小张穿了件背心到小周家吃饭,周妈妈看到,小张背上有一条青龙,张牙舞爪。

周妈妈心里咯噔了一下。

晚上,老周回家后,周妈妈跟他说,小张有文身。

老周听了,也是一怔。两人犯起了嘀咕:这个小张不会是不正经的人吧。

老实本分的两个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最后只能是,“有困难,找警察。”

必须上派出所查一查

不查清楚不能继续交往

第二天一早,周妈妈假装随意地问小周,小张的名字具体叫什么。

有了答案后,小周前脚刚走,他们就锁好门,骑着电瓶车到了附近的秋滨派出所。

他们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值班民警。

虽然值班民警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根据规定,民警不能帮这个忙,如果确实需要查,需要小张本人过来才行。

两人失望地回到家,周妈妈狠了狠心,作了决定,和小张摊牌。

当晚,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小周。小周听了很生气,和他们吵了起来,质问他们为什么不相信人,凭什么觉得人家不是好人。

但两老态度都很坚决,必须查一查,不查清楚不能继续交往。

小周妥协了。

小周把这个想法告诉小张,小张觉得莫名其妙。

他告诉小周,这个文身,是几年前在广东打工时,看到很多同龄人有文身,觉得很酷,自己跟风文了一个。

他说可以发誓,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

但最后,为了爱情,小张还是答应了。

他给家里打电话,让家人把户口簿寄过来。

昨天,他收到了家里寄来的户口簿,小周带着他回家了。

见到小周的父母,双方都很尴尬,都没怎么说话,带齐东西,一起来到了派出所。

记者有话说:小张没有犯罪记录,只能证明他没有被公安机关处理过,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好是坏,其实谁都无法判断。

小周的父母以及舅舅,穿得都很朴素,说话也很本分,他们的想法也许很单纯,想替女儿把把关。

希望经过这次考验,小张能够和小周继续恩爱,不要辜负大家。(都市快报 方志坚 徐贤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