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年西野千人被马家军俘虏 暴动失败被砍死400人

2野劲旅 收藏 38 29784

在钟灵毓秀的宁县城西北马坪烈士陵园内,建有“五八”战役烈士纪念碑,掩映于苍松翠柏之中。碑文记述了一段英勇悲壮的历史。每年各界群众有组织和自发的来此瞻仰。在重建宁县革命烈士纪念碑记中,有这样的记述“就其中在宁县内牺牲烈士之众多,献身之慷慨壮烈,尤以1948年5月9日宁城惨案为最”。文中还提到“并于1953年、1956年先后修建了‘宁县革命烈士纪念塔’,‘五·八战役殉难烈士纪念碑’。又于1979年、1983年两次搬迁城内南坡子和东门内枯井烈士遗骨228具”。历史的烟尘随着岁月和时光的流逝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英雄的精神和无畏的气慨却随着时光的变迁越加让后人敬重。

1946年6月,蒋介石公开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至1947年3月,经过8个月大小160余次作战,我人民解放军歼敌67个旅71万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随即国民党由全面进攻转入重点进攻,集中94个旅70多万人的兵力围攻山东和陕北解放区。

1947个三月,胡宗南部调集中关中和晋南的15万人,向陕甘宁边区南部的洛川、宜川集结。同时调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7万“马家军”,榆林地区邓宝珊部1万人,分别从西、北两面出动,围攻陕甘宁边区,胡宗南主力部从南面进攻延安。为了粉碎国民党对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进攻,按照党中央的战略意图,我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司令员和习仲勋副政委的领导下,西北野战军先后发动了榆林、沙家店、延清、黄龙战役,在9个月内,共消灭国民党军队10万余人。

为进一步缓解国民党军队对陕甘宁边区的进攻,西北野战军决定转入外线作战,发起西府战役,围攻西北重镇宝鸡,目的是调虎离山,吸引胡宗南部从西安、延安等“丁”字形的交通重镇中调出来,配合中原解放军作战,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并以期解放革命圣地延安。

西府,地域名,指西安以西,泾河与渭河之间的地区,首府凤翔,包括今宝鸡、咸阳等地,地处关中、汉中和四川的咽喉要冲,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1948年4月7日,我西野主力一、二、四、六纵队由洛川、黄陵地区出发,4月12日先后抵陕西马栏、转角、庙湾、照金集结。彭德怀司令员在此主持召开了旅以上干部作战会议,部署发动西府战役。

我西野二、四纵队由张宗逊副司令员指挥,从左路取道高王镇南渡泾河,夺取礼泉、兴平向咸阳佯动,主力夺取武功、扶风、岐山,相机攻占宝鸡;西野一纵队为中路,攻占旬邑经张洪镇渡泾河,夺取彬县,向麟游、凤翔挺进,协同二纵队相机夺取宝鸡;西野六纵队为右路,扫清职田镇、太峪镇、世店镇反动地方武装后,伺机阻机回援宝鸡之敌。

4月16日,西北野战军按计划分三路西进。17~25日攻克常宁、灵台、凤翔、郿县等12座城镇,逼近宝鸡。

西北野战军于21日收复延安,25日解放洛川,并追歼国民党军一部;第1、第2纵队于26日攻占宝鸡,歼整编第76师师部及2个团。宝鸡是西北国民党部队的大本营和军需物资战略供应点,西北野战军攻克宝鸡,引起胡宗南的极大恐慌,急令整编第17师、整编第90师第61旅分别放弃延安、洛川,回防西安;调第5兵团会同西北行辕副主任马步芳部整编第82师,共11个旅的兵力,自二原、镇原地区分路驰援宝鸡。4月23日,整骑八旅旅长马步銮接到胡宗南进攻长武策应救援宝鸡的命令后,分两路进发:东路即由第一团团长马英率该团全部人马,从小路过泾河,主攻长武县城西北角及西城;西路由马步銮自己率领二团及旅直属部队,过长宁桥,从公路迂回到长武县城南面及东面。4月25日至27日,我西北野战军六纵队按计划,在彬县、长武一带阻击回援宝鸡之敌,迎头痛击敌马英和马步銮部,双方都付出了很大的牺牲。我西北野战军先后有1000多名官兵和伤病员被浮,并被集中运押于陇东宁县城7个地坑里,由马继援部八十二师直属工兵营600多人、宁县地方保安自卫队400多人看押。

西北野战军于26日攻占宝鸡后,由于调动胡宗南部回援宝鸡的目的已经达到,为摆脱被夹击的不利态势,于28日撤出宝鸡,向陇东转移。5月5日至7日,我西北西北野战军先后与南追北堵的胡宗南、马步芳部在镇原屯子镇、西峰镇、泾川之间发生多次激战,5月7日晚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在镇原屯字镇遭到敌西安绥署裴昌会兵团和马继援部的合力围攻,战斗异常惨烈,西北野战军分批撤出战斗。我西野先遣部队张宗逊部第四纵队警三旅七团先期到达宁县城西坡,开始与宁县城守敌交火,为大部队东撤扫清道路。此时,被关宁县城内几个地坑内我被俘西野战士,听到城外枪声,立即组织越狱暴动,以期里应外合,消灭县城守军,夺取县城。

在城里组织暴动的同时,我警三旅七团两个营猛攻县城不克,奉令弃攻,后撤至县城南山,打通东撤道路,西北野战军彭德怀总部经城郊向东撤退。守城敌八十二师直属工兵营营长谭腾蛟接到城里我被俘战士暴动的消息后,下令用机关枪、手榴弹向地坑内投射,当即有数十人牺牲,其余人又被押回地坑内。5月8日早,谭腾蛟命令把高吉祥家地坑、昔仲元家等地坑等近400多参加暴动的战士和伤病员用刺刀和马刀全部杀害,并于8日晚全部投入县城东门内南侧和西坡枯井和渗窖之中。这就是庆阳史称“五八”惨案。

战争年代的枪声已经远去,但是英雄们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了新中国的诞生,用他们的血肉之躯谱写了一曲壮丽的英雄史诗。他们英雄壮举和光辉业绩,用鲜血铸就的一座座历史丰碑,必将为我们永远怀念。解放后,宁县人民分别在东城门内、西坡子和庙坪南麓修建“五八”战役烈士遇难纪念碑,并于1979年和1985年两次发掘整理被投入几处枯井的烈士遗骸120具,安葬于宁县烈士陵园(零散埋坑未挖掘),让英雄的英魂得到安息。


5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如今看来,当年人民政府镇压反革命太少!应该斩尽杀绝!为我们的先烈、为人民彻底报仇!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