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记录敲打“李庄”大师的逻辑

玄海拾贝 收藏 16 10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庭审记录敲打“李庄”大师的逻辑

――李庄:薄熙来自我辩护存两大误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6917318_1.html

http://v.ifeng.com/special/lizhuangtba/

庭审记录敲打“李庄”大师的逻辑



看了“李庄:薄熙来自我辩护的两大误区”,倒想李庄大师能具体评价一下薄熙来以下的庭审辩解发言,如果李庄大师设身处地在薄熙来的处境,请问,李庄大师会怎么为自己辩护?如下是薄熙来的庭审发言:

“我是什么身份?商务部长。徐明是什么身份?他跟我搭话的机会有多少,硬把徐明当成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觉得这种逻辑和分析不合常理,当然他与开来是朋友,我回家有时候碰到他们这是常有的事情,但并不能意味着我把他当我的朋友。比他有水平的人,和我密切的人我能数出一百个来。所谓说我给徐明办的事我认为都是公事公办,都是为大连辽宁做的好事,发展是硬道理……拿这个事情和贪污来说事,我认为实在是证据不足”;

“过去的30年实实在在地讲,我水平不高,但我就是一架工作机器,没有功夫去过问那些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的小事,如果我整天对着机票、住宿费、旅行费这些事,我觉得大连搞不起来,商务部的谈判也没法进行,国家选拔我,不是因为我会算账,我不是搞报销机票的会计……在这种情况下,开来还见到我时就给我提什么报销机票的事,什么瓜瓜旅行的事,而且还事前事后每次都给我说,这符合情理吗,我认为检察机关对我的起诉实际上是非常片面地、武断地、主观地,且也不问这些人的人品,都无条件地采信了这些不利于我的证言,然后整在一块,说是我不可推翻的证明,我认为,这显然不符合我国法律所追求的公平、正义的要求”;

“开来曾是国际法学大师的得意门生,她在我心中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试想她愿意在我印象深处蒙上一个家庭妇女的印象吗?还有,说开来有证言徐明给瓜瓜花钱,说什么瓜瓜是薄家第三代最有出息的等等,如果开来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你们想一下,瓜瓜又跟人要名表、又要豪车、又要国际旅游,又找一大部分同学来开销,还信用卡超额消费,我会喜欢这样的儿子?谷开来当时是千方百计在我面前,让我感受到薄瓜瓜行,薄望知不行,反过来再说,这还是我们薄家的家风吗”;

**********************************************************

薄熙来庭辩探讨

12楼 ac86sh639f:

薄熙来说得相当不错,只是证据更比他说辞犀利。何况还有弦外之音。

探讨说辞,不如为以后怎么预防想想更好。

至于什么什么谍,有点夸大了。如果真是谍,这种投资,就这么完蛋,只能说这谍智商太低。想想薄熙来如果不出这事,以后会怎么样??那么谍又会出现什么价值???

13楼 ac86sh639f:

这个答辩是错误的,也就是是基本承认谷开来有可能接受这个钱。

正确答辩,应该不知道或者知道,当面拒绝,但没有打电话。那么接受或者什么,薄熙来是不知道的。因为1对1,谁说什么都可以,除非有录音。而打了电话,就会不一样了。因为是1对1,那么怎么打的,怎么说的,就会出现辩点。

楼主“玄海拾贝”:

请原谅鄙人在一个段子里回复你的两个发言:

1、不要简单地将这个案件里面的间谍行为混淆于其他的间谍行为,因为这里面的东西太复杂高深了。你可知道,投资薄熙来为了什么?投资其他人又是为了什么?人家的目的只有一个--演变中国高层。可是当这个别人发现在薄熙来身上的投资失效后,你认为又会使用什么样的对策?相信这是相当简单的逻辑了。

2、至于肯定或者否定法国别墅的想法都属于简单的错误,因为有两个人坐实了薄熙来曾经看过录像,而且这两个人都在指控这一事实,如果薄熙来否定自己的曾经行为,无疑属于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明白白地间接承认自己在说假话;如果薄熙来肯定自己在欣赏自己法国的别墅,那无疑承认自己就是这个别墅的真正主人;薄熙来的高明在于承认碰巧看到徐明与谷开来在饭厅播放的录像,而并不了解这个录像里面的建筑物跟他有什么关系,何况徐明与谷开来也并没有证言咬死薄熙来当时非常明确地知道这就是薄家在法国购买的别墅,因此,作为一家之长的薄熙来也只能显露出一家长者的姿态--微笑一下表示自己的高姿态。因此,鄙人认为,这样一次的偶然事件以及没有特定意义的微笑行为很难作为认定薄熙来知情的根据和理由。对于电话的问题,因为徐明与谷开来均说到薄熙来打电话,因此,鄙人认为薄熙来当时绝对不能简单地肯定或者否定电话的事实,而应该抓住两个不同的指控对象的说话内容的矛盾,如此方能将这个根本不存在的电话指控彻底地否定。

23楼 魔鬼猎杀者

我觉得不一定有什么间谍方面关系。不过这种话多的人,逻辑破解起来十分容易,将薄先生的话语内容经过提炼,直接得出三个薄先生的论点:

1、我认为我与徐明的事务没有违反党纪国法。

2、我对于政府规定的日常公务报销限额制度不了解。

3、我不认同谷开来对薄瓜瓜的溺爱。

因此弱点就是第二条,第一条需要去证据证明,第三条是家庭问题根本没有必要与其讨论。

我不是律师我都能看得出来,更不用说李庄了。

另外李庄不出庭,要么是他手上无证据,要么是他担心自己的安全?中国又不是意大利。他作为律师应该明白作为证人而不出庭所带来的风险。从个人角度上看感觉李庄这个人人品不怎么行。

楼主“玄海拾贝”:

你“农民工”不用说鄙人也知道你肯定会否定“谍”事,因为一年前你已经否定了中国高层间谍的存在--“王立军不是间谍”。可惜的是,王立军的叛逃行为并不能支持你的“非谍论”的成立。既然王立军已经属于百分百的叛国者,国家法律也将之绳之以法,那么请问,一个被处以叛国罪的人的口供怎么可以成为某人(具体就是这个间谍分子目标锁定的对象)的犯罪证据?难道在棺材里面的这个叛国分子不会拉上原先的目标一起下葬,以完成其出事之前所未能完成的使命?鄙人不是律师,更非国安局的,可是鄙人这样的平头百姓还能看透这样阴险的行为,更何况真正的中国精英?可惜的是,中国的“精英”却与鄙人这个平头百姓的的思维、视野相差甚远,真不知道怎么评价这样的现实状态!

你的第一点的归纳很准确,第二点跟检方的控词一个模式,第三点属于“太空来客”。所以说,鄙人很难苟同像你这样的中国“精英”的思维,更难以赞赏这样的条理与逻辑。从你的三条归纳中可以看出,你不比李庄高明,因为李庄所有的谈话内容基本跟你的得分一样--三分之一的得分。你说到李庄不出庭的问题就更加滑稽,因为打黑过程是李庄不敢否定的(其发言中有这样的言辞),如果这次的庭审将李庄拉上来,你认为中国三分之二的人口会怎么看待这次的庭审?“人民日报”是否还能像当下这样义正词严?可见,检方的思维比你老的严密得多。

26楼 魔鬼猎杀者

有道理,检方使用王立军作为证人,我忘记了这其实算是一个问题,从辩方俩看或者说薄熙来的辩词中,好像默认了王立军叛逃这个事实(先可以不论王立军叛逃的原因是否可以立证,但是无论如何可以证明的就是王立军叛逃的事实),但是包括检方也是一样对此默认了。另外,律师对这种话多的,就会进行观点提炼,得到确认后会进行反击。也可以让对方提炼他自己的观点。说实在的,我看整个法庭怪就怪在出现了好多花边新闻题材,也就是我在西方社会常见的那种家庭内容的新闻。

也许我提炼的三个观点也有不准确的地方,但是律师的话就会更精深一些,不过李庄既然在此发言,所以我也奇怪他在认为他在此案中打算做证人还是做控方律师?他有能力,但是他不出庭,我就认为他人品有问题。因为当时天天呼吁法庭公正的就是他,现在时机来了,他阳痿了。

个人来说这个法庭录像还是很值得看的。其中也有让我感到可笑的地方就是,控方说要严惩,我在想:既然控方想上法庭,就意味着惩处权不在你手里了,怎么惩罚只能根据证据和宪法来,比较狡猾的律师说不定就会根据控方要严惩的这句法庭证词发起反击。

楼主“玄海拾贝”:

对于李庄的评价,你老远远比不上“兰精灵”。不过,鄙人认为检方的失误在于利用李庄作为证人,这也增加了薄熙来庭审辩解胜出的几率,因为在中国老百姓的眼中,“打黑”是绝对的正确,而李庄却是“打黑”运动中为黑帮头目涂脂抹粉的头牌律师,因此也遭到了当时“打黑”旗手人物王立军的追杀。不管过后的王立军如何叛国投敌,可是当时他的“打黑”行为确实得到了广大民众的支持,尽管其“打黑”的宗旨存在间谍阴谋嫌疑,可是从效果来论,这样的行为是深得民心的,这同时也得到了中央的肯定。现在检方将当时的“黑帮”大佬的头牌辩护律师作为薄熙来罪证的证人,这在中国民众的心目中无疑起到了“庭审效果”折扣的作用。从这点来论,检方的举措是欠周密的。

鄙人认为,你老所说的“李庄的人品”问题不是问题,因为为“黑帮大佬”辩护的律师能有多少的人品?这已毋庸多论了。至于是否将“薄熙来案”搬上法庭,这不是检方的能力所及的,检方仅仅属于奉命而为的机器而已。不过鄙人认为,这才是当代中国政府的高明,这才使得“人民日报”如此理直气壮与义正词严地向世界宣告――中国正朝着“法治”的方向发展。这一招即可满足中国公民的胃口,更可以搪塞西方世界欲摧毁“中华长城”的阴谋,可谓“一箭双雕”!

鄙人认为,在“庭审”过程中,除了缺席的证人李庄大律师的言行值得怀疑推敲外,薄熙来的辩护律师的辩词同样存在条理与逻辑的错误,其说:“一、被告人从一名普通干部后升任至中央政治局委员,经我们仔细研究,除谷开来持续让徐明报销机票外,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从2005年之后就嘎然而止,之后被告人的职务虽不断升迁,位高权重,但却不再贪腐,是被告人蟠然悔悟,还是此前的贪腐另有隐情,值得深思。……值得关注。”鄙人认为,辩护人的失误在于这一句:“除谷开来持续让徐明报销机票外,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从2005年之后就嘎然而止……”鄙人认为,就算“谷开来持续让徐明报销机票”,这种行为也属于谷开来――薄熙来家属的个人行为,家属的个人不当行为应该与家长薄熙来的关系属于教育、管束家人不力的道德性质,属于行政纪律方面的性质,并非属于刑事的犯罪行为。如果将一个家庭成员的犯罪行为归咎到家长或者其他家人,并以此作为家长或者其他成员应该承受的法律责任,这不适合现代法律的精神基础,这种“瓜田李下”的“连坐”思维甚有封建社会“株连九族”的嫌疑。辩护人这一句仅仅是其错误的开始,而并非其错误的终结。鄙人认为,既然“谷开来持续让徐明报销机票”属于谷开来个人的犯罪,这与薄熙来没有多少的法律责任,那么辩护人的“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从2005年之后就嘎然而止”的结论就属于空穴来风式的神来之笔――被告人怎么一下子出现了“2005年之前的犯罪行为”?如此辩解,实质上是错误地间接承认“薄熙来在2005年之前有过‘犯罪’行为”了!作为一个被告的辩护人,其责任在于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没有理由为被告人从任何的角度增添不利的言辞漏洞。因此,鄙人认为薄熙来的辩护律师跟李庄一样是个不合格的辩护律师。

此外,辩护人后面提请法庭注意的意见同样属于难以自圆其说的一笔糊涂帐――“之后被告人的职务虽不断升迁,位高权重,但却不再贪腐,是被告人蟠然悔悟,还是此前的贪腐另有隐情,值得深思。”鄙人认为,既然辩护人认为“薄熙来2005年之前的贪腐属于事实”,那么不管升迁之前或者之后的‘不再’贪腐都不可能洗刷薄熙来的“贪腐”历史,那么辩护人的“提请法庭注意”有何意义?法庭有何值得反思的地方?可见,这样的律师是十分不称职的。就算最后的一句――“还是此前的贪腐另有隐情”为薄熙来2005年之前的“贪腐”埋下伏笔,可是法庭辩论岂能像曹雪芹写“红楼梦”,让听者如坠云里雾里?法庭辩论并非无关痛痒的小说写作,而应竭尽全力以图一枪置对方于死地,然而,薄熙来的辩护律师却像蹩脚的小媳妇,扭扭捏捏地不敢向家公家婆陈述自己的意见,只用一个“之后的不贪”来反衬“之前的巨贪”的虚弱。鄙人认为这样的手腕不应该出现在生死攸关的法庭辩护,而应该像“人民日报”所做的结论那样理直气壮,那样不容置疑,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律师正当的法庭辩护形象。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