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因叙利亚“化武事件”,美国意欲对叙动武引起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各方言论似乎都证明美国对叙动武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然而,似乎一夜之间叙利亚局势出现了戏剧性变化。

据媒体报道,克里9日在会晤英国外交大臣黑格后说,如果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立即交出全部化学武器,可能免于美方军事打击。数小时后,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提出同样方案。他在莫斯科会晤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后说:“如果把叙利亚的化学武器置于国际社会监管下可以避免武力,我们将立即与叙利亚开始行动。我们呼吁叙利亚政府,不仅同意把化学武器库置于国际社会监管下,而且同意销毁这类武器并加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目前,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称:“叙利亚已经同意“交出化武换和平”。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叙利亚局势出现转机了呢?

美国和俄罗斯达成初步共识,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

美国借“化武事件”再度向叙发难,其终极目标是推翻巴萨尔政权,但这触动和打压了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利益。其实,俄罗斯为叙利亚打抱不平,固然有既得利益和战略利益,但更多的是俄罗斯支持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反对滥用武力解决地区矛盾和冲突。9日奥巴马在接受美国6家主流电视台采访时披露,上周在圣彼得堡参加二十国集团领导人会议期间,他与俄总统普京讨论“免战”方案。奥巴马表示,如果叙利亚方面将化学武器移交给国际社会监督,他愿意暂停对叙军事打击计划。尽管放弃化学武器对于巴萨尔来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在未来数周的时间里为政治解决叙利亚“化武危机”获得了更多的回旋余地。

美国利用“化武事件”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受到诸多因素限制。

首先,叙利亚表现出积极配合的姿态,变被动为主动。自发生化武事件后,阿萨德第一时间邀请联合国调查小组赴叙利亚进行实地取样调查。其实叙利亚总统巴萨尔是一个善于与美国周旋的人,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做出合理的妥协和让步,这在一定程度上拖延了美国对叙利亚动武的时间。就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就对叙动武决议案展开辩论,投票之际,叙利亚政府对于美国和平解决危机给予了积极回应。穆阿利姆表示,叙利亚领导人已经同意接受俄方提出的将化武设施置于国际监督之下的建议。

其次,对叙利亚制裁也遭到一些国家的反对。在美谴责叙利亚并声称对叙利亚动武后,俄罗斯明确表示坚决反对,并采取一些军事行动阻止措施。另外,中国、伊朗、印度、印度尼西亚、阿根廷、巴西、南非和意大利等国反对军事打击叙利亚。而美国寻求盟国对叙动武也屡遭拒绝。

再次,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叙动武一直心存疑虑,在联合国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未出炉之前,美国未取得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对叙动武合法性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质疑;同时美国民众大多数也反对美国对叙动武;而奥巴马最为担心和疑虑的是,即使军事打击叙利亚政府军,即使巴萨尔立刻倒台,美国也仍难以保证能有维护美国和西方利益的人上台,也就是说能符合美国利益的叙利亚反对派仍未出现。

开启国际社会与叙利亚政府的政治谈判?

尽管叙利亚动乱两年多,但实际上,巴沙尔政府仍有效控制着军队、行政机构等国家机器,并且拥有广泛的民意支持。叙利亚危机也未超出一国内政范畴,仍属于一个国家的内乱,而非国际争端。

目前“化武事件”始作俑者究竟是谁仍未明朗,政治解决危机仍有很大的空间。尤其是美国以“叙利亚政府放弃化武免遭军事打击”,双方各自退让一步,确保了叙利亚和地区局势的进一恶化;也可能会防止在此次“化武事件”后,叙利亚国内再次出现化学武器。为了实现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国际社会有可能会与叙利亚政府展开政治对话。

要知道,美国的目标并不仅仅在于彻底摧毁叙利亚政府拥有化学武器,而是要推翻巴萨尔政权,但要推翻巴沙尔政权并非朝夕之功。只有减少巴萨尔手中的筹码,开启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的政治谈判,才能迫使巴萨尔和平交出政权。当前,叙利亚局势出现缓和的迹象,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面临重要契机。在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背景下,奥巴马采取以“不战而屈巴萨尔之兵”的可能性不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