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号晚上10点30左右,美东时间,我在租住的公寓门口给国内的亲人打电话(我是访问学者,J签证)。

(最近有点事情,经常给家里打电话,由于时差,通常选择我睡觉前打电话。)

正在打着电话,突然从背后被人重击头部,接着是肩部。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边下意识用左手阻挡一边还继续打电话,觉得我很老实没的罪过谁。接着继续被打,边打边骂我,用得都是很肮脏的字眼,近视眼镜、电话都被打掉。这时发现自己是被陌生人袭击了,准备反抗。发现脑门上凉凉的感觉:一把手枪顶在我额头。两个人站在我面前,其中一个人拿抢顶着我要钱。被打时候没什么感觉,也没慌张。觉得可以应对,因为06年的时候,我一个人面对4个抢劫者,其中有一个持刀,结果是我把他们打跑了。但是被枪顶着的时候(后来在灯光下观察到很像M1911,我在报警的时候也是如是说),我慌了。真慌了。我27岁,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

我对枪手说:好的,我知道你想要现金,请允许我把钱包拿出来。

我拿出钱包,里面没有现金,只有几张信用卡和借记卡。(通常我钱包里会有20块现金备抢,但是今天白天借给同事了!)我说你看,钱包里没有现金。要不我回公寓里去拿现金?我公寓里有。

这时高个子对矮个子枪手说,算了,让他走吧!矮个子没搞到钱,不想放弃。就答应我让我回房间去拿钱。我以为我可以借机脱险了,可是枪手却用枪顶着我后脑,跟着我进了公寓的第一道门(外面的密码玻璃门)。

我很紧张,但我坚决不能让枪手跟随我进房间,我老婆还在房间里看电视。到了我房间门口,我对枪手说,我现在要转过身拿钥匙开门,可以吗?枪手说可以。然后我转过身取出兜里的钥匙准备开门,这时我才看清楚那把枪长得什么样:黑色,口径很粗,至少比我在射击场打过的.38的口径要粗,大概有小拇指那么粗。看起来像1911。我也看清楚了枪手的长相,很像小牛队前教练Avery johnson,小将军约翰逊。只是身材没有小将军高。

我打开门锁,枪手说,让门开着,不要关门(leave the door open)。

我说好的。我贴着房门慢慢走近房间,在我即将全身入室的瞬间快速关门、反锁,同时转身靠墙。对我老婆说,打911我被抢劫了。然后把我老婆拉近卧室反锁卧室门。

在我们报警的过程中,来了很多警察,警车,把门口的路都封了,狗也来了,直升机也来了。接着就是警察询问,记录,勘察现场啥的,跟美剧里面差不多。当时在现场附近拦了两个人,特征很像我报警中的描述。带过过去指认,我认出他们不是嫌疑人,倒是平时打篮球的两个球友。

有惊无险过了一晚。当晚我很晚才睡。睡觉的时候发现左眼眶肿了,太阳穴很疼,直到现在还在疼,左手上有血迹和伤口,估计是被手枪托砸伤。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很晚才能睡着。

第二天有侦探(英文是detective)打电话联系我,但是他们把我的号码记错了,没打通,后来到我家,在门上塞了张名片。

第三天我请假没去上班,在找新的公寓,准备搬家。警察又联系了我老婆的电话。找到我的正确号码,联系我在家里等候调查。侦探一身便装,只有胸前挂得警徽证件啥的能证明身份,拿出两张印满照片的文件让我辨认,但让我辨认的是高个子(那个没有持枪的嫌疑人)。当时我根本没看清高个子的长相,所以我都给否认了,因为我的确没看清枪手后面的那个高个子同伙,不能随便乱认。然后我又提供了一些事后回忆出的其他信息以及证据。

我这个周末就搬家,现在已经联系好住处了,在白人区。房租是现在的两倍,但是为了安全只能这样。

我来这里是因为学习需要,我从来没喜欢过这里。我是个忠实的爱国者。

明年就回国,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危险的国度。

我所在的地方是巴尔的摩。

现场警察给的联系方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后来侦探插在门缝里的名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告诫在外学习和工作的国人,注意安全,早日回国!


本文内容于 2013/9/12 8:14:14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