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请求国会延迟对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授权(全文)

中华民族之魂 收藏 0 56
导读:当地时间2013年9月10日,美国华盛顿,民众在白宫外举行反战示威,抗议美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同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就叙利亚问题发表全国讲话。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9月10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叙利亚局势发表全国讲话。奥巴马说,美国不是世界警察,但他补充道,军事干预可帮助叙利亚儿童避免遭到化学武器的攻击。 原标题: 奥巴马讲话全文:寻政治解决但保持对叙军事施压 中新网9月11日电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于北京时间11日上午9点就叙利亚问题发表全国讲话。他表示,美国正与俄罗

奥巴马:请求国会延迟对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授权(全文)

奥巴马:请求国会延迟对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授权(全文)

当地时间2013年9月10日,美国华盛顿,民众在白宫外举行反战示威,抗议美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同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就叙利亚问题发表全国讲话。

奥巴马:请求国会延迟对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授权(全文)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9月10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叙利亚局势发表全国讲话。奥巴马说,美国不是世界警察,但他补充道,军事干预可帮助叙利亚儿童避免遭到化学武器的攻击。

原标题: 奥巴马讲话全文:寻政治解决但保持对叙军事施压

中新网9月11日电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于北京时间11日上午9点就叙利亚问题发表全国讲话。他表示,美国正与俄罗斯等世界多国寻求合作,欲迫使阿萨德政权放弃化学武器。但他同时表示,美国军队将继续对阿萨德政权施压,如政治解决方案失败,军队将立即反应。

以下是奥巴马讲话实录全文:

我的美国同胞们,今晚我想和你们谈论叙利亚问题,说说为什么该问题如此重要,而我们又应该如何应对。

在过去两年中,一系列针对阿萨德政权的和平抗议活动开启了叙利亚乱局,但后来却演变成一场残酷的内战,并造成超过10万人遇难,同时出现数百万难民。在那段时间,美国和其盟国在向叙利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以帮助温和的反对派,以期达成政治和解,而我也拒绝使用武力,因为我们不能通过武力手段去解决他国的内战,特别是在经历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之后。

2013年8月21日,事情发生了重大变化,因为阿萨德政府使用化学武器造成至少1000人死亡,还包括数百名儿童。屠杀的场景让人恶心:被毒气杀死的男性、女性以及幼儿成排而倒,另有人口吐白沫奋力呼吸,还有一位父亲抱住他怀中死去的孩子们,恳求他们活过来。

在那个恐怖的夜晚,全世界都已经看到了化学武器可怕的面孔,而这也是为什么阿萨德政权践踏人权之举踩入了禁区,犯下了反人类罪、战争罪。

一战期间,包括美国士兵在内的数千人在欧洲战线上被毒气杀死。在二战期间,纳粹用毒气制造了恐怖的屠杀。化学武器可以制造大规模杀死,而且不管被攻击者是士兵还是无辜之人。文明世界已经花费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来禁止化武。1997年,美国参院压倒性地通过了禁止使用化武的国际协定,现在已经有189个国家加入了该协定。

今年8月21日,最基本的原则、人性都遭到了挑战。无人质疑叙利亚境内使用过化学武器。数千份的影像、图片都记录下了攻击时的惨状,同时人权组织也向世人描述了医院中遭到毒气攻击的受害者症状。

同时,我们也知道是阿萨德政府所为。8月21日之前,阿萨德的化学武器部队为准备攻击混兑了沙林毒气,并分发了防毒面具。然后,该部队向附近11个反对派集中地点发射了火箭弹。随着,火箭弹攻击到位,毒气随之扩散,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我们知道,阿萨德政府的高级官员对此次攻击进行评估后,继续在这11个地区集中火力强攻。我们检测了事发地遗留的血迹和头发之后,得出的结论指向了“沙林毒气”。

当独裁者实施了暴行,他们仅指望世界将在他日会将事情慢慢淡忘,但是事情已然发生过,事实便不容辩驳。

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则是美国和国际社会将如何处理此事,因为对于受害的人民来说,这不仅是违背了国际法,同时也是为我们安全的威胁。其中原因就是,如果我们无所作为,阿萨德政府便不会停止使用化学武器。

如果化武禁令不起作用,其他的暴政也会心生使用化武的想法,那么我们的部队还将再次面对化武的威胁,同时恐怖分子也会对化武心生觊觎之心,并用它们攻击平民。

如果战斗在叙利亚边境打响,化武还可能对我们的盟友土耳其、以色列、约旦造成威胁。

如果未能坚决反对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针对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禁令效果也将被削弱,同时还会助长阿萨德的盟友——伊朗的“核野心”。伊朗必须做出决定,是选择无视国际法建造核武器,还是选择走一条和平的道路。

这不是我们应该接受的世界。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危急关头。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为了美国的安全利益必须对叙利亚化武事件作出回应、进行军事干预的原因。军事打击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叙总统阿萨德为维系其统治而使用化学武器,我们需要让世界明白,这一方法是不可容忍的。这就是我作为三军统帅的判断。

然而,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宪政民主国家的总统,尽管我拥有下令进行军事打击的权利,但在美国安全没有遭到直接急迫的威胁下,我愿将这一做法提交至国会辩论。我相信,当总统的决定受到国会支持,美式民主会更强大。我相信,当我们团结一致,美国在海外的行动会更有成效。

尤其在近十年来,美国总统拥有更多的战争发动权、军队的重担越来越大,在何时动用武力的关键决策上,却置民意于不顾。

现如今,我明白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阴影犹存,无论军事行动规模如何被限制,都不受欢迎。无论如何,我已花了4年半事件结束战争,而不是开动战争。我们的部队已从伊拉克撤回,并即将从阿富汗回家。我明白,美国民众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将重心放在国家建设上,让人们回乡工作,教育子女,发展中产阶级,我更是如此认为。毫无疑问,你们问的是极难回答的问题,现在让我来对其中一些重要问题作答。这些问题,我从国会议员口中听说,也从你们给我的信件中读到。

首先,不少人问:这一行动是否会让美国滑入另一个战争深渊?有人写信告诉我,我们在伊拉克仍无法脱身;一名老兵则更直白地说:这国家厌倦了战争。

我的回答很简单:我不会让美国的脚踏入叙利亚的国土。我不会追求如伊拉克或阿富汗的开放式行动。我也不会采取类似利比亚或科索沃的长期空中打击。这次军事行动目标明确,即阻止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并打击这一能力。

还有人问,如果我们不寻求阿萨德下台,那这样做是否有必要。一些国会议员说,仅对叙利亚采取“针刺式打击”是否有效。

让我们搞清楚这点:美国军方不会采取“针刺式”行动。每次有限的打击都在向阿萨德传递信息,而其他国家无法做到这些。我认为我们无法仅凭武力就将独裁者拉下台,我们从伊拉克战争中学到了这点,而这将令我们为今后所有发生的事情负责。但对叙利亚进行有目的的打击,将让任何独裁者在使用化学武器时三思而后行。

其他问题涉及遭到报复的危险。我们不会排除任何威胁,但阿萨德政权没有能力对我军构成严重威胁。他们或许会寻求其他方式的复仇,但这是我们每天都在面对的威胁。无论阿萨德还是他的盟友都不会有兴趣加速自己的灭亡。同时,我们的盟友以色列也能保卫自身,也会不加动摇地支持美国。

很多人还有一个更宽泛的疑问:为什么我们要卷入如此复杂的地区形势?就如同一个人写信讯问,阿萨德和那些追随他的人是否是人权的敌人?对此我想说,部分阿萨德的对手是极端分子。如果人们对阻止平民在毒气中受害无动于衷,“基地”组织就将从混乱的叙利亚局势中壮大力量。与我们合作的大部分叙利亚人民和反对派仅仅希望有尊严、有自由地生活在和平之中,在任何军事行动过后,我们将加倍努力实现一个政治解决方案,为那些拒绝暴政和极端主义的人们壮大声势。

最后,还有很多人问道,为什么不将这一行动留给其他国家去做?为何不寻找除武力之外的解决方法?

你们中的不少人也说,美国不要做“世界警察”。我同意。我其实强烈偏向于和平解决。在过去两年中美国政府尝试了外交手段和制裁措施,发出了警告,也寻求谈判磋商。但是,阿萨德政权仍在使用化学武器。

不过,由于美国有效的军事威胁和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的有建设性的对话,我们看到,在过去几天里,出现了一些积极信号。俄罗斯政府展现了意愿,愿加入国际社会推促阿萨德放弃化学武器。阿萨德政权现在已经承认拥有这些武器,甚至说他们愿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

这样的提议是否能成功施行,现在来说还为时过早。无论是何种协议,阿萨德政权都必须证明他们能信守承诺。但此提议或可实现在不动用武力的情况下,消除化学武器威胁,尤其在俄罗斯是阿萨德政权最强有力盟友之一的情况下。

由此,在我们推进外交斡旋的同时,我恳请美国国会的领袖们推迟授权动武的投票。我派出国务卿约翰·克里,他将于本周四(9月12日)与俄罗斯外交人员会晤。我也会继续与普京总统磋商。我已经与我们最亲密的两个盟友国——法国和英国的领导人进行了谈话。我们也将与俄罗斯、中国磋商,共同推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阿萨德政权放弃化武,并最终在国际社会监督下销毁这些化武。

我们也将给予联合国对叙化武调查人员一个机会,让他们将对叙利亚8月21日所发生事件的调查结果公布于世。而且,我们将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寻求盟友,从欧洲到美洲,从亚洲到中东,寻求那些同意有必要采取行动的盟友的支持。

另一方面,我已下令美国军队保持当前对阿萨德政权施压的状态,如果外交途径失败,那么美军将立即作出反应。今晚,我对我们的军队及军属再次致谢,感谢他们强大的力量和牺牲。

我的美国同胞们,在过去的近七十年里,美国一直是全球安全的靠山。这意味着,美国不仅是在缔造国际协议,还要施行协议。作为领袖,担子通常很重,但在我们的努力下,相信世界会更好。

由此,我请求右派的朋友们多加考量,当行动依据充足且正当时,却不作为,这与美国军事力量的承诺不相符。

左派的朋友们,在面对那些冰冷的医院地板上,儿童们因痛苦而翻滚,然后逐渐停止的景象时,我请求你们能将人类自由和尊严的信念与之衡量。因为有些时候,光有决议和谴责声明是不够的。

确实,我请求国会每一位成员以及今晚在家观看电视讲话的人们,看看化武袭击的视频吧,试问:如果美国目睹一位独裁者肆无忌惮地违反国际法使用毒气,却选择视而不见,那么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曾经说过,我们决心置身于别国战争之外,然而当我们所珍视的理念和准则面临挑战时,并不能阻止我们深切关注。

我们的理念和准则,我们的国家安全,以及我们对世界的领导权,我们孜孜以求可怕的武器永不被使用的努力,在叙利亚正岌岌可危。美国不是“世界警察”。世界各地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但我们无法在每一处伸张正义。但是,通过适当努力和冒着一定风险,我们可以让孩子们不再被毒气毒死,从长久来看,未来我们自己的孩子也能更安全。我认为,我们应该采取行动。那将让美国与众不同。

让我们抱着谨慎的态度,但同时怀着坚定的决心,让我们永不忘却这一重要事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