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12月张学良和杨虎城在西安以“兵谏”为名,挟持蒋达12天,向蒋提出停止剿共,改组政府,联合抗日等要求。最终西安事变虽和平落幕,但剿共工作却功亏一篑,影响日后中国历史发展极为深远,让蒋恼恨不已。

给全国国民的遗嘱:

中正不能为国自重行居轻简,以致反动派乘间煽惑所部构陷生变。今事至此,上无以对党国,下无以对人民,惟有一死以报党国者报我人民,期无愧为革命党员而已!我死之后,中华正气乃得不死,则中华民族终有继起复兴之一日。此中正所能自信,故天君泰然,毫无所系念。惟望全国同胞对于中正平日所明告之信条:一、明礼义;二、知廉耻;三、负责任;四、守纪律,人人严守而实行之,则中正虽死犹生中国虽危必安,勿望以中正个人之生死而有顾虑也。中华民国万岁!中国国民党万岁!三民主义万岁!国民政府万岁!国民革命军万岁!蒋中正。

给宋美龄的遗嘱如下

贤妻爱鉴:兄不自检束,竟遭不测之祸,致令至爱忧伤,罪何可言。今事既至此,惟有不愧为吾妻之丈夫,亦不愧负吾总理与吾父吾母一生之教养,必以清白之身还我先生,只求不愧不怍无负上帝神明而已。

家事并无挂念,惟经国与纬国两儿皆为兄之子,亦即吾妻之子;万望至爱视如己出,以慰吾灵。经儿远离十年,其近日性情如何兄固不得而知;惟纬儿至孝知义其必能克尽孝道。

彼于我遭难前一日尚来函,极欲为吾至爱尽其孝道也。彼现驻柏林,通信可由大使馆转,甚望吾至爱能去电以慰之为感。

廿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中正

给蒋经国、蒋纬国的遗嘱如下:

又嘱经、纬两儿:我既为革命而生,自当为革命而死,甚望两儿不愧为我之子而已。我一生惟有宋女士为我惟一之妻,如你们自认为我之子,则宋女士亦即为两儿惟一之母。我死之后,无论何时,皆须以你母亲宋女士之命是从,以慰吾灵。是属。

父 十二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