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在这一代解决挨骂问题

坊间有云:毛泽东时代解决了挨打问题,邓小平时代解决了挨饿问题,咱们这一代要解决挨骂问题。挨骂问题其实就是话语权问题。

中国挨骂有两个来源:一是西方国家及其附庸国对中国的歧视、批评、引导,以及引导不成而发出的否定;二是国内一些媒体、官员、知识分子、网络大V以及少数普通国民,对中国社会、国家、政府、文化、经济、风俗、国民性格、政治制度等等各层面的批评、抱怨与否定。随着中国经济成就的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高,西方国家的批评与否定不像以前那么猛烈,国内人士的批评与否定却日盛一日。这两年一些网络大V罔顾事实、虚构历史、谣言构陷的恶劣表现,就是这种批评与否定风潮的极端化、邪恶化发展。

值得玩味的是,这两个来源的批评与否定,其所依恃的理由、所秉持的视角、所显摆的榜样、所引导的目标,完全一致。为什么?因为他们所仰仗的文化资源乃是同一个资源,即西方国家在殖民掠夺非西方国家、称霸全世界的历史进程中,所建构起来的“西方文化”。这种文化以掠夺和奴役为内骨,以私有化为构架,以市场经济为学术表述,以自由人权为对个人的承诺,以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为“民主”游戏。他们的目标是建构一个由西方人控制的财富体系,全世界的资源、劳力、产品、市场、价格,全由他们支配,所有非西方国家及其人民,在这个框架中老老实实做资源提供者、市场提供者和勤勤恳恳的劳工,并且永远臣服于他们。

如果哪个国家臣服得不够,他们就用上述文化给你洗脑,说你私有化得不够,市场经济得不够,民主得不够,自由人权得不够,并逼着你朝他们引导的方向发展,乖乖步入他们精心设计的国际经济框架和政治框架,以成全他们的霸权和利益。

中国为什么在骂声中感到被动?因为我们失去了话语权。

我们之所以失去自己的话语权,就因为中国社会某种程度上以西方文化为主流文化,而在某种程度上放弃了自己的民族文化,淡化了两百年来反殖民、反侵略斗争历程中所凝聚成的社会主义文化。我们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用国家力量推广西方文化,结果出现了一批天天为西方国家及其资本张目的不良媒体,甚至刻意诽谤与构陷的网络大V。

一个民族的文化,是其民族利益的表达形式。一个民族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话语权,无一例外都必须得到民族文化的支持。话语权不仅要以一个群体(国家、民族、阶级)的军事、经济、政治实力为靠山,更要以该群体的文化作为土壤。话语权是从文化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我们依附于别人的文化,就只能依附于别人的话语权,而无从建构自己的话语权。我们要想建构、发展、捍卫自己的话语权,必须彻底放弃以西方文化为主流文化的错误国策,必须切实以五千年文明所创造的民族文化和两百年奋斗所凝聚的社会主义文化作为我们的主流文化。我们的国民教育必须幡然醒悟,停止用国家力量推广西方文化,改为用国家力量推广、传播、承续、创新自己的文化。没有这种醒悟和变革,中国话语权就无从产生,挨骂问题就难于在我们这一代得到解决。

本文内容于 2013/9/10 10:18:10 被小编a3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