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沙尔与西方的“甜蜜”往事 为何从西方好友变死敌

巴沙尔与西方的“甜蜜”往事 为何从西方好友变死敌

美国 媒体曝光美国国务卿克里(餐桌左一)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共进晚餐的旧照,这张照片被指拍摄于2009年,地点是大马士革,克里当时任参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

巴沙尔与西方的“甜蜜”往事 为何从西方好友变死敌

英国 2002年12月7日,白金汉宫,英国女王接见来访的巴沙尔总统夫妇。他们还与时任首相布莱尔在此一同用餐。

巴沙尔与西方的“甜蜜”往事 为何从西方好友变死敌

法国 2010年12月9日,爱丽舍宫,时任总统萨科齐和夫人布鲁尼宴请来访的巴沙尔夫妇(左一、左二)。

主战的美国务卿克里被爆曾与巴沙尔共进晚餐;巴沙尔曾是英法首脑座上宾

据英国媒体近日报道,就在美国国务卿克里为空袭叙利亚积极造势之际,一张他和巴沙尔共进晚餐的“温馨”旧照被公之于世,照片上克里与如今被自己斥为“希特勒”的巴沙尔相谈甚欢。其实不仅是美国,很多西方政要都曾与巴沙尔有过“甜蜜”的往事,就在几年前,巴沙尔还是英国白金汉宫和法国爱丽舍宫的座上宾。不仅是巴沙尔,他的妻子也曾是西方时尚界的宠儿。为何短短几年,西方与巴沙尔从曾经沧海难为水,变为今天的彻底决裂。

美国 克里曾赞巴沙尔“慷慨”

在这张旧照中,克里和夫人与巴沙尔夫妇围坐在一张小桌子前,侍者正在他们身边服侍用餐。克里与巴沙尔面对面而坐,似乎正在进行“深入交谈”。从照片上看,克里夫妇和巴沙尔夫妇用餐时的气氛相当和谐。

《每日邮报》称,这张照片很可能是2009年2月拍摄的,地点是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时任参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的克里率团来访。

克里曾与巴沙尔多次会面,据法国媒体报道,在2009年访问叙利亚时,克里表示“奥巴马政府认为叙利亚是华盛顿重启中东和平进程的重要参与者……美国和叙利亚彼此都有浓厚兴趣就中东和平进程进行坦诚交流”。几个月之后,克里再次前往叙利亚,面见巴沙尔。

据悉,当2011年,克里希望再次前往叙利亚时,奥巴马政府阻止了他的计划。媒体猜测称,这可能是奥巴马和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担心此举会显示西方国家“太软弱”。

据一家美国杂志透露,2011年时,克里还称赞称巴沙尔是慷慨的人。而如今身为国务卿的他来了个大变脸,多次呼吁巴沙尔下台,还坚称巴沙尔政府使用化学武器,并直斥巴沙尔已经沦落到与希特勒和萨达姆为伍。在这张照片公布后,《叙利亚新闻网》甚至用骗子一词形容克里的“两面派”行为。

更讽刺的是,《叙利亚新闻网》还翻出了拉姆斯菲尔德(小布什政府防长)早年与萨达姆的握手照,要知道正是这位鹰派防长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这让人不禁猜测巴沙尔会重蹈覆辙吗?

英国 差一点为巴沙尔授勋

相比美国,巴沙尔夫妇与英国的渊源似乎更深。不仅巴沙尔曾留学英国,他的夫人阿斯玛出生在伦敦,毕业于伦敦国王学院,嫁给巴沙尔前一直在英国生活。

2001年,时任首相布莱尔曾访问叙利亚,摄影师为两人在大马士革拍摄了十分写意的照片,在飞舞的白鸽中,巴沙尔与布莱尔商讨中东和平问题。作为礼尚往来,2002年,巴沙尔夫妇出访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在白金汉宫接见了他们。他们还与布莱尔在白金汉宫一同用餐。

有分析人士指出,巴沙尔在英国受到如此礼遇,一定程度上因为其夫人的英国背景。由于在伦敦受到良好教育,阿斯玛精通四国语言,美丽优雅,她还亲民热衷慈善,曾为叙利亚带来一股“清新空气”。正因如此,西方媒体曾称她为“叙利亚的黛安娜”。2011年,著名时尚杂志Vogue曾这样形容她。“阿斯玛是最具吸引力的第一夫人……她的气质是未经修饰的优雅,而非华丽服饰包裹下的贵妇。”

英媒去年还披露,根据官方文件记载,2002年布莱尔政府曾经考虑向女王提议为巴沙尔授予荣誉爵士头衔。

如今,面对媒体的质疑,布莱尔的发言人为2002年的行为辩护称:“在2002年与叙利亚接触完全正确,是为了鼓励变革。布莱尔先生已经说过很多次,由于局势已经变化,巴沙尔必须下台。”

法国 曾是萨科齐的外交明星

叙利亚和法国也曾经有一段“蜜月期”,那是在前总统萨科齐推行“魅力外交”背景下产生的。2008年,叙利亚和法国的关系开始回暖,巴沙尔对法国进行有标志性意义的访问。法国媒体称,此次访问后,叙利亚被法国重新带回了世界舞台。此前,由于国际社会怀疑叙利亚参与暗杀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叙政府曾受到质疑。

2008年,巴沙尔、穆巴拉克等中东国家的领导人在巴黎共同参加了法国国庆日的庆祝活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出席了活动。

在2008年和2009年,萨科齐两次访问叙利亚,萨科齐当时表示,大马士革对解决中东问题的贡献无人能取代。巴沙尔也强调法国在中东的作用。2010年,萨科齐和布鲁尼更是在爱丽舍宫宴请来访的巴沙尔夫妇。

但随着叙利亚国内局势日益动荡,2011年下半年起,随着西方国家领导人开始要求巴沙尔下台,萨科齐的态度也骤然转变,他指责巴沙尔对叙利亚人民实施“令人作呕的大屠杀”。

■ 观点

为何从西方好友变死敌

短短几年间,为何巴沙尔由西方国家的座上宾变为要被彻底推翻的对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问题专家田文林认为,目前,西方国家对巴沙尔的态度转变与对卡扎菲是一样的。英法首脑都曾与卡扎菲关系火热,但在利比亚发生动荡后,西方国家对卡扎菲的态度最绝情。

田文林认为,由此可以看出,西方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很多情况下都是表面交好,一旦发现对方无法为其提供利益,就会迅速终结友谊,甚至成为对立面,卡扎菲就是很好的例子,现在这些国家对巴沙尔政权的态度也是如此。

田文林说,从本质上来说,西方国家不喜欢中东国家推行强调独立自主的政策,但在和平状态时,西方国家对此没有什么办法,所以会与这些国家维持朋友关系。一旦这些中东国家出现问题时,西方国家就可能与之反目成仇。

西方国家之所以曾经支持巴沙尔,在田文林看来,是因为包括巴沙尔在内等的一些中东国家首脑都曾在本国推行改革,这让西方国家认为这些国家出现了向西方政体转化的苗头。

田文林解释说,巴沙尔上台后曾推行市场化和私有化的新政,这种改革符合西方将更多国家纳入全球化市场经济体系的利益诉求,因此西方国家用友好外交政策鼓励巴沙尔继续推进改革。但当西方国家发现巴沙尔因新政在叙利亚引起较大负面作用而停止改革后,这就背离西方的利益,两者就会出现嫌隙。

美国《大西洋月刊》也认为,巴沙尔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加大了叙利亚贫富分化,这也间接造成了一些民众反对巴沙尔。

西方国家在处理与巴沙尔关系时的另一重要原则是利益最大化。田文林指出,在和平时期,维护巴沙尔政权有利于西方利益,但当巴沙尔政权出现问题时,西方国家发现如果推翻巴沙尔可能会获得更大利益,例如,有利于西方国家削弱伊朗的力量。所以西方国家综合考虑地缘政治和软实力等因素,主张合力推翻巴沙尔政权,以在中东地区获得更多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