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害惨老子的典型案例——吴三桂侄子嘲笑康熙朝“活吕布”王辅臣

天藏飞骑大草原 收藏 2 14582
导读:test

本文要提的这位官二代并不是吴三桂的亲儿子吴应熊,而是他的亲侄子吴应麒。那位王辅臣则是清康熙朝的平凉提督,以军功起家于明末清初风云动荡之际,时人称呼为“活吕布”。不过,王辅臣最初得吕布之名,并非因为反复多变,而是冲杀于千军万马中所向披靡,其勇不减温侯吕布,甚至英亲王阿济格麾下八旗劲旅这样自关外打到关内的百战精锐,遇到他也纷纷辟易,“莫有撄其锋者”。英亲王爱惜英雄好汉,不但不杀,反曲意招降,携进北京,抬他入了旗籍,授以侍卫之职。由是,王辅臣武勇之名播于京都,“都中满人无不以一识马鹞子为荣”。“马鹞子”乃王辅臣的另一绰号。鹞子,是体型较小的一种猛禽,凶猛剽悍,来去如电。

后来王辅臣授职云南,在平西王吴三桂藩下做武官。云南迤东土司造反,辅臣奉命招讨,亲身踹营,连下城寨9座,只手擒获敌酋而归,更是威名远震。 吴三桂也不愧人中枭雄,求才若渴,对王辅臣惺惺相惜,相待有如子侄。王辅臣这个人,对上谦恭,对下宽仁,治军严明而能身先士卒,部属有了功劳,从不揽而自居,总是公开表彰和奖励。所以能得到上司赏识,士卒爱戴。朝廷下旨将王辅臣调离云南,担任平凉提督。吴三桂怅然若失,送了一程又一程。临别拉着他的手流出眼泪:“我知道你从不吃空饷,可是你家人口多,云南到平凉万里迢迢,何堪路途艰苦?”拿出白银二万两,送他以为川资。有如此交情,按理说康熙十二年吴三桂造反时,他应该第一个响应,那时吴三桂西选的官员遍布天下,互为爪牙,听其登高一呼,应者云集,吴三桂马鞭所指,攻则必克,战则必胜,瞬间糜烂数省,颇有些要得天下的气象。可王辅臣不但不从众反叛,反而把吴三桂派去劝降的心腹旧部汪世荣五花大绑,派儿子王吉贞连人带信一道解送京城,汪旋即被处死——之所以派儿子去北京,也是一个坚决不叛的姿态。康熙果然把王吉贞留在京师做官,只是因为最后, 新任负责统帅西北军事的经略使莫洛对王辅臣的部队处处歧视,激起兵变,仓促中莫洛咽喉中箭身亡,王辅臣才最终造反。

为什么王辅臣与吴三桂亲如子侄,却没有在众人皆反的时候起兵造反,直指京城呢,原来,事情坏就坏在吴应麒这小子身上,因为吴三桂惟一的儿子吴应熊在北京为人质且已被康熙处决,吴应麒就成了吴三桂子侄中的头把交椅,因此骄横至极。一次,王辅臣出征云南镇雄一带的乌撒蛮族,众将领在一马姓总兵军营中聚餐,酒酣耳热之际,辅臣忽见自己饭碗里有一只死苍蝇。那做主人的马总兵驭下酷虐,部下有过,动辄用一根木棍杖责,曾以细微的过失,棍下打死过人,得了个诨号“马一棍”。王辅臣就为人而言,是比较厚道的。他出身仆佣之家,对社会底层充满理解和宽容,并不想伙夫因之受到责打,放下饭碗作罢。不料有个王总兵眼睛很尖,尖叫着指向王辅臣饭碗,辅臣哈哈一笑:“我等枪林箭雨走出来,出百死,得一生。便有苍蝇,我亦吃得下去。”意在一语掩过此事。偏偏世间蠢物甚多,这个王总兵生性不解人意,非要打赌看他是否真的能咽这团据说是高蛋白的东西,辅臣因话已出口,居然强撑着连蝇带饭一口下肚。一旁吴三桂的侄子吴应麒扑哧一声笑了:“人与兄赌食死蝇,兄便食之;若与兄赌食粪,兄亦将食粪耶?”这个递进逻辑的假设使辅臣勃然大怒,起身斥骂:“你自恃是平西王的子侄,敢当众羞辱我!人家惧怕你们吴家子子孙孙,我却不怕!且看我如何掏出你吴家子孙的脑髓,嚼其心肝,挖其眼睛!”随手一拍,桌上酒杯饭碗应声而碎。再一拳砸在酒桌上,啪嚓一声,桌子四足齐折,其神勇可畏。左右侍从的兵丁和将校多达百人,皆骇然辟易,事主吴应麒,早已先众人之溜而溜。 次日酒醒,王辅臣虽然同吴应麒进行了和解,但裂痕已经产生,直接影响了王辅臣对吴三桂的忠诚。

不久,王辅臣四处托人活动说情,专任平凉提督,驻军西北,虎视京师,可惜由于吴应麒的一番戏谑之言,这个勇吕布真的变成了多姓家奴,再也不是吴三桂的人了,否则三藩之乱是何结果尚未可知呢


本文内容于 2013/9/9 9:39:01 被小编a45编辑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