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大师”:抢救邓稼先致病情恶化 强奸20女学员

cjjp 收藏 0 1947
导读:7月31日,央视多档节目聚焦气功大师王林,揭露王林真面目。   其实王林并非唯一的“气功大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间,唐雨、张宝胜、张香玉、严新和张宏堡,这些宣称拥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大师”,被官方和民间尊为“天外来客”或“现代济公”,信众成千上万。如果我们纵观这些“大师”们的成名之路,就会发现,除了他们自我神秘化的个人包装、普罗大众的盲目追捧之外,一些官方机构的推波助澜也是重要因素。   开端   “唐雨和陈小明一起走在路上,他的耳朵无意中触到陈小明的上衣口袋,大脑便呈现出一包香烟的牌名

7月31日,央视多档节目聚焦气功大师王林,揭露王林真面目。

其实王林并非唯一的“气功大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间,唐雨、张宝胜、张香玉、严新和张宏堡,这些宣称拥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大师”,被官方和民间尊为“天外来客”或“现代济公”,信众成千上万。如果我们纵观这些“大师”们的成名之路,就会发现,除了他们自我神秘化的个人包装、普罗大众的盲目追捧之外,一些官方机构的推波助澜也是重要因素。

开端

“唐雨和陈小明一起走在路上,他的耳朵无意中触到陈小明的上衣口袋,大脑便呈现出一包香烟的牌名‘飞雁’二字……据唐雨自己介绍,他的手像有电一样,拿到写有字的纸团,脑里便开始有字迹的反映。”

唐雨的“耳朵认字”,标志着当代特异功能运动的发端。这篇报道出版于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数天后,国内多家媒体转载了这条消息。当年 7月,上海《自然杂志》派人到北京测试了当时颇为出名的特异人王强、王斌两姐妹,写成《“非视觉器官图象识别”的观测报告》一文,肯定了人体特异功能。

早在一年前,这家杂志就是气功和特异功能的重要鼓吹阵地。1978年,上海一位名叫顾涵森的物理工作者,在《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称她发现气功师能发放出物质性“外气”。

顾的论文,引起了原卫生部中医局吕炳奎局长的注意。吕在其《中国古代文化起源与发展略说》一文中自述,虽然他“坚定地肯定古代扁鹊、华佗、李时珍等有遥感、透视、内视等功能”,但苦于无证据,顾的发现令他喜出望外。

“1978年秋,我专门到上海,了解气功……就在上海我起草了给中央及卫生部的一份报告,得到很多领导的支持,从此气功走上了正常发展的道路。”吕称。

1978年10月,吕致信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称“现在向您报告一件中医学的奇迹……这个发现在世界科学史上不亚于天然放射性物质的发现,将会引起生物学、医学科学的革命。”

吕在信中介绍了自己目睹的超常现象,“有的练功者,人能腾空,手能粉碎石,手指能钻穿青砖,距离一二丈可以把人推倒。有的练功者,能遥控导引他人的行动,可以在数尺之外透视他人躯体内的全部活动,运用气功能诊断疾病……”

1979年7月,吕焕奎在北京组织召开了“气功科学研究汇报会”,并组织了两次现场汇报会,这次规模盛大、级别高的活动,经过多家新闻媒介的报道,引起了全国对气功的关注。

当气功和特异功能这辆战车被启动时,对“伪气功”的揭露也并未停止,不过处于劣势。四川医学院调查得知,唐雨“出身于一个农村家庭,现年12周岁。从五六岁起,经常扯谎,并以为乐。现已学会抽烟。第一次用耳认字就是为了骗取别的孩子的香烟开始的。”

调查认定,唐雨的耳朵认字是弄虚作假的结果,其手法“基本上采取了魔术师的那一套”。

出山

当“耳朵识字”兴起之时,辽宁本溪某铅矿勤杂工张宝胜即宣称自己有“非眼视觉”功能。在上世纪出尽风头的气功大师中,张宝胜的声望和影响远超他人,其政治地位和生活待遇也远非他人可比。

张宝胜,南京人,1960 年出生。在原本溪市科协主席诸葛喜汉所著《超人张宝胜》一书中,张被描述成神胎下凡:三岁就能从锁好的柜子里用“意念”调出饼干和糖果吃;五六岁就能找到别人找不到的东西,还能看到大姑娘肚里的孩子;张宝胜到谁家,谁家就得贵子;1976年张去南京,在火车上帮人找到丢失的手表,并预报了唐山大地震……

1981年冬,张宝胜进京,原国防科委副主任张震寰将军观看其表演后,开始支持特异功能。张将军鼓励张宝胜用特异功能为祖国做贡献,并表示要调其到北京。

在新闻媒体的大肆宣传下,张宝胜名声响彻京城:他能从封闭的药瓶中抖出药片;他能使嚼烂的名片再行复原;他能使赌具按照他的意图出现,让香港老板输掉几十万港币;他能将别人的钱调入自己的腰包……

1983年初,国防科委航天医学研究所(507所)被作为特异功能研究基地。经国防科工委批准,1983年6月2日,张宝胜正式调入507所。张宝胜由此大展宏图,表演足迹遍布各地。

特异功能组织也得到了建立健全。1985年12月25,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张震寰任理事长,1986年5月26日,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正式成立,各省、州、市、县大多成立了相应的人体科学研究会和气功科学研究会,特异功能研究影响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师、超人纷纷出山。

当张宝胜被塑造成“天外来客”时,严新则被称为“现代济公”。严为四川江油人,“文革”期间在成都中医学院进修,1982年起在重庆中医研究所从事临床,1984年,《四川工人报》以《神医·神话·现实》为题,报道了严新用发放“外气”的方法治疗病人的事迹。

次年,北京有关人员请严新为“两弹元勋”邓稼先治疗癌症,邓病情恶化时,严新将之归罪为医疗专家对他的蔑视。当年7月,邓稼先不治去世。

1986年11月,在知识界颇有影响的《光明日报》发表“怀揣着求医者的电报、信函,从重庆出发北上——中医师严新千里迢迢找病人,他集中医、气功、武术和特异功能于一身,沿途为不少人治好病”的报道。次年1月,该报报道了严新向清华大学远距离发气改变分子结构的神话。清华大学则对此予以了否认,声称严新气功研究跟清华大学无关。

高潮

1987年初,张香玉从青海到北京,传授大自然中心功。国防科工委李培才少校为张所写的传记《大自然的魂魄》一书中介绍:自然中心功由仙师传给张,此功通过“宇宙歌”、“宇宙语”透视人体,看穿地球,与万物对话,张香玉获此功后,已见过玉皇大帝、观音菩萨、王母娘娘、释迦牟尼。

该书记载,1985年8月,张香玉在学习普法资料时,顿觉浑身气感,使她有了“到大自然里去”的强烈愿望,并且突然冥冥之中传来了声音:此功叫做自然中心功,很早以前就失传了。你的使命就是大面积传授此功法,拯救人类。

1988年5月,张香玉为给患者李文莲祛病,在北京天坛公园表演“人神大战”。张身穿黄衣黄裤,头扎黄绸,边跑边跳,又唱又叫,抱着古柏乱转,两个多小时后宣称与天神打成平手,此后那棵古柏成为带有张香玉仙气的“信息树”,招来大批信徒围树练功,而李文莲却因病情恶化,于同年7月死亡。

同样带着造福人类使命出山的,还有张宏堡。在其前期弟子纪一为张宏堡作传的《大气功师出山》中写道:宇宙射出一道长虹,金麒麟光芒万丈,一代宗师呼风唤雨,带着为三界造福的使命降于人间。

在气功热中,严新首创了“带功学术报告”,众大师纷纷仿效,并迅速风靡全国。在带功报告中,听众多达上万人,必有部分人喊、哭,或在地上打滚,据称这是“大师”的“外气”引起听众的“气场”产生的共振,听众能由此获得疗效。

1990年,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单怀海等人撰写了《带功报告中的有关精神医学问题》的论文,文中介绍:“今年3月,我们听了国内颇有名气的气功大师作‘带功报告’,数分钟后有人摇头晃脑,有人大喊大叫,手舞足蹈,哭笑不止,跌打滚爬,怪态百出,当场发生一人猝死。”

这种突发情况,并未影响到功法的遍地开花。新闻媒体和出版界对特异功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93年元旦,《扬子晚报》刊发《香功大师追踪记》,文中介绍:目前我国气功界的功法每年约以300种的速度增长,至今已大上万种,这两年影响最大的当属香功。

香功全称“中国佛法芳香智悟功”。据《中国香功潮》宣传,此功修炼时芳香四溢,“1988年5月,年已六旬出头的中国香功当代唯一传人田瑞生先生,在潜心修炼50年后,毅然出山,向世人公布了这已秘传两千年之久的高级功法。”

《扬子晚报》记录了田瑞生发功现场:田在一个多小时中,每隔一二十分钟,便要发功一次,并提醒听众“现在大家的包里有檀香味”,或是北京烤鸭味,每次都得到了台下暴风雨般的应和,最后他要求大家“哪儿有病摸哪儿”,跟着高呼三声“没有啦!没有啦!没有啦!”台下也跟着高呼,然后一群人涌上台抢话筒,证明功法奇效。

这篇报道称,“我们以新闻记者的良知说,我们没有闻到香味。记者中有一人,颈下有一米粒大的肿块,摸了又摸,至今仍在。”

落幕

在风行多年后,气功和特异功成为一些巫婆神汉聚敛钱财的手段,也是一些人成立宗教组织的工具。

1990年3月21日,海淀区公安分局通知,张香玉的“万人授功”未经医药、工商和公安等管理部门批准。张香玉一方面试图补办手续,同时转移授功地点。仅当年3月18日起两周内,张共为1。1万余人授功,收入人民币40余万。1992年11月,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张香玉借迷信活动诈骗钱财,获刑6年。

1995年,是特异功能发展的分水岭,更多的专家和媒体加入了反对特异功能的行列,提出“同伪科学作战”。这年5月,何祚庥发表了《张宝败拜走麦城 ——迟到的报告》,披露了7年前他跟张宝胜的交锋故事:1988年5月21日,何祚庥等人观看由507所所长陈信主持的张宝胜汇报表演,何等人发现被张抖出药片的药瓶已被偷偷打开过,还当场发现了张掉包的痕迹。

1995年8月,北京电视台再次为张安排了一次表演。在表演抖药片时,由于事先“抖”出来藏在身上的鱼肝油药丸受热粘结,结果粘在手中“抖”也抖不下,张宝胜出尽洋相,不得已从一个小门悄悄溜走,自此便悄无声息。

严新1990年便去了美国,并在北美成立了“国际严新气功科学学会”。

在早期的“神仙”中,最富有、也最有野心的,莫过于张宏堡。1992年“中功”已发展到3000万学员。“中功”大学、学院数以百计,并在四川青城山脚下建立了占地46亩的“国际生命科学院”。2000年6月,中国政府以涉嫌强奸妇女、谋杀和伪造证件等罪名,通缉张宏堡。张涉嫌强奸20多名“中功” 女学员。2003年,因涉嫌殴打和性侵女管家,张宏堡在美国加州被起诉,并于2006年和女秘书一起死于车祸。

1995年,“香功”创始人田瑞生因肝癌去世。

同遭牢狱之灾的,还有“特异”大师沈昌。2001年9月,沈昌因偷税和非法经营罪获刑12年,并处罚金894万元。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