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死两女童案续:22岁狠心妈妈再怀孕

yangjl4259 收藏 0 957

两个小生命,一个两岁半,另一个只有一岁。她们还没有享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便被她们年轻的妈妈“遗忘”在家里两个月,被人发现的时候,她们早已死亡。22岁的乐燕,因此成了最应该被谴责的人。昨天,江宁饿死两女童案有了最新进展,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乐燕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召开了庭前会议,这起令社会广泛关注的案件近期将开审。乐燕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她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昨天,现代快报 记者采访了抚养她的家人,以及和她接触过的相关工作人员,试图还原她22岁的人生,来追溯这起悲剧的家庭根源。

女童父亲心痛

一闭上眼,就听到大女儿喊爸爸,小女儿哭叫着拍门

9月3日,李文斌孤独地坐在家里;家中昔日的3个女人已经不在了。社区将屋内能扔掉的东西全部换成了新的,3个女人生活的痕迹已荡然无存。李文斌出狱后在这个非常陌生的“新家”内辗转难眠,“一闭上眼睛,就听到大女儿喊爸爸,小女儿哭叫着拍门”。南京饿死两幼女的案件虽然已事发两个多月,但对父亲李文斌来说,煎熬才刚刚开始。今年2月因为容留他人吸毒被判刑,8月底,他才刑满释放。

“一闭上眼睛,就听到大女儿喊爸爸,小女儿哭叫着拍门”,9月3日凌晨,睡了不到2个小时的李文斌又醒了。

“你们能吃能睡,老子吃不下,睡不着呀”,偶尔有朋友约他吃饭,李文斌就会在电话中骂对方。

9月3日上午,在南京市江宁殡仪馆,当工作人员打开冷藏柜,取出用红布包裹的孩子遗体时,只看了一眼,李文斌就捂着眼睛冲了出去。“太狠了”,他愣愣地立在门外,突然仰头大叫。谁也不知道他是在怪谁“太狠”,只看到这个28岁的男子在咬牙切齿地号叫。

最令李文斌牵挂的是,他的手机里存有先前给两个女儿拍的数十张照片。他入狱前,法院当着他的面将手机交给了辖区派出所民警,让派出所民警帮他送回家。

出狱后,李文斌多次向派出所索要自己的手机,派出所说将手机给乐燕了。但是李文斌回到家里死活找不到这个手机,他猜测第一可能是派出所没有将手机交给乐燕;第二是社区打扫房间卫生时,没注意将手机当垃圾扔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乐燕毒瘾犯了将手机卖掉了,因为他入狱半年来,家里能换钱的东西都被乐燕卖掉了。

孩子在世的时候,李文斌没有给孩子专门照过相,都是随手用手机拍了些生活场景,那是两个孩子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影像。他实在害怕,时间长了,他会把孩子长的样子给忘了。

据《华商报》

饿死两女童案续:22岁狠心妈妈再怀孕

她的怕与爱

乐燕最愿意谈起的,就是两个女儿跟她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两个孩子坐在腿上,喂她们饼干吃,大女儿总是吵着要妈妈抱。

害怕看女儿的照片

现在,22岁的乐燕正在南京江宁区的一家宾馆里。因为乐燕已经怀孕,因此,并没有被羁押在看守所,而是在一家宾馆内,被警方监视居住。乐燕说,我已经是一个死了的人,我在世上没有任何活的价值。而一提到死去的两个女儿,乐燕就会哭。“我对不起她们,我不是一个好妈妈!”她捂着脸,号啕大哭。

乐燕个子很高,在1米8以上,看上去很成熟。但不止一位熟悉她的人评价她还有点幼稚。有时候,处在羁押中的乐燕也会憧憬未来。“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会把肚子里的孩子好好带大,给他母爱,好好活下去。”

在羁押期间,办案人员为了取证,会给乐燕看一些证据材料,其中就有两个孩子死亡后,躺在床上的照片。看了一次后,她央求办案人员,“我不想看这些照片,以后能不能不要给我看这些照片了?”乐燕说,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见到孩子们死去的样子,她害怕这一幕。她说,她现在要多想想她们活蹦乱跳叫她妈妈的模样。要是再看这些照片,就不会有这些模样了。

“短暂的母性”

面对审讯人员,乐燕最愿意谈起的,就是两个女儿跟她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两个孩子坐在腿上,喂她们饼干吃,大女儿总是吵着要妈妈抱。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乐燕的母性很短暂,而这样的母性回归,也是在孩子受到了伤害之后。

今年4月份的时候,乐燕把两个孩子抛在家里,留下一些零食之后,自己出去玩了。乐燕大约有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两个孩子饿得吃不消了,其中大女儿自己打开门,从家里跑了出来,结果晕倒在小区里,被邻居发现后报警。两个孩子被送到了江宁区麒麟街道的一家医院,社区民警接到通知后,给乐燕打了电话。

乐燕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医院,看到两个孩子躺在病床上,非常憔悴,下身因长期兜着尿不湿感染了,她非常难过,大哭起来。两个孩子看见妈妈回来,缠着要妈妈抱,那一刻,乐燕终于有了一点做母亲的样子。从医院出院后,乐燕哪里也没去,而是待在家里照顾孩子。这段时间,成了两个孩子在这个世上最后的美好时光。

关紧门窗后她走了

如果时光能够定格,这应该是乐燕人生中最美好的画面。但这样的画面,并没有持续多久。乐燕4月下旬再次离家出走,也就是说,孩子出院才没几天,正是需要妈妈照顾的时候,乐燕离开了家。

乐燕是下午5点左右离开家的。当时,两个孩子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她把大房间和厕所的灯都开着,这样孩子夜里醒过来,就不会害怕。

为了不让孩子饿死,乐燕在离开前,为两个孩子准备了一大袋鸡蛋糕,大约1斤重,还有一些饼干等零食,放在电视柜上。又在柜子上放了一壶凉开水。因为她知道,大女儿虽然只有两岁半,但已经很懂事了,她会自己抱着水壶喝水,自己喝完了,还会抱着让妹妹喝。

因为之前大女儿自己打开家门跑出来,她怕孩子出去有危险,于是出门前,她用尿不湿塞在门缝里,把门关紧。这个卧室的门里侧是没有门把手的,塞上尿不湿后,靠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是没有力气从卧室内把门打开的。这样孩子就走不出卧室,也就不会像上次一样自己打开门跑出去了。在用尿不湿塞紧门缝后,乐燕又用布条,把窗户的锁扣缠裹包紧,这样孩子也无法打开窗户,就不会有危险。做完这一切后,乐燕离开了家。

而这些细节,成了检察院指控乐燕“故意杀人”的主要罪证,因为如此一来,两个孩子几乎没有求生的可能。尽管在乐燕看来,她只是怕两个孩子自己开门出去。


饿死两女童案续:22岁狠心妈妈再怀孕

吸毒、上网、赌博

乐燕没想到,这一离开,就是两个多月没有回来。

乐燕是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后出去的,朋友让她出去“溜冰”(吸食冰毒)。在吸毒后飘飘然的状态中,她忘记了家里的两个孩子。吸毒后,她又出去上网,一天到晚泡在网吧里。无聊的时候,她去玩赌博机,梦想着能赢钱。

而在这过程中,乐燕一直没有想到这两个孩子。而更让人揪心的是,在这期间,乐燕还曾多次回到小区,找社区民警拿每个月的生活费。因为社区考虑到她没有工作,又带着孩子,社区每个月给她800元的生活费,社区民警为了能够督促监视她,要求一个星期给她一次。她就一星期去拿一次钱。她回到小区,只是为了向社区民警要钱,她距离孩子是如此之近,但她从没有想起回去看看。

儿童节她想到了女儿

其实这期间,乐燕也想到过孩子,那是今年6月1日,儿童节。当天,乐燕去了一个小卖部买东西,但她在关门的时候,不小心把小卖部老板的孩子手指夹疼了。孩子哭了起来,乐燕抱起孩子,本来想安抚他,突然,她自己也号啕大哭起来。这个场景,让周围的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只有乐燕心里知道,在抱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她想起了自己的孩子—被忘在家中的两个女儿。她已经出来这么长时间了,留的蛋糕饼干早该吃完了。想到两个孩子可能已经在家里死亡,乐燕更不敢回去了。但这样的悲痛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接下来,她还是继续玩。

直到6月21日,两个孩子已经腐烂的尸体被社区民警发现。当天下午,乐燕在麒麟街道的一家汉堡店被抓获。

她的牵挂

曾经有人问她,最困难的时候,会想起谁。她说是爷爷!

乐燕的爷爷乐生(化名)今年已经74岁了,目前跟大儿子生活在南京建邺区的一个小区。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乐生的家,是乐燕的大伯开的门,他一听是为乐燕的事而来,原本和善的脸马上沉了下来,“她跟我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要来找我们!”随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但是,两分钟之后,乐生一边换鞋,一边开了门,“我跟你们下去,到外面聊聊吧。”下楼时,乐生向记者打听,“乐燕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乐燕又怀孕了之后,乐生叹了口气,“这孩子,不懂事啊!”

爷爷是乐燕在监视居住期间,唯一牵挂的亲人。曾经有人问她,在最困难的时候,会想起谁。乐燕回答是爷爷,因为是爷爷把她带大的。

乐生是在报纸上得到孙女的消息的。“当时我看到报纸,江宁乐某家的两个孩子被饿死了,我就知道,肯定是她!”乐生说,报纸虽然没有点出乐燕的全名,但一看她的住址,还有姓,他就知道,这一次孙女惹上大祸了。而这时,距离这祖孙俩的最后一次见面,已经有一年多了。

乐燕是乐生二儿子乐东(化名)的女儿。就像乐燕的两个女儿是非婚生子女一样,乐燕自己,也是非婚生子女。乐燕出生后,并没有待在乐家,而是被她的妈妈,抱到了江宁禄口的老家农村,由乐燕的外婆抚养。

说起这一点,乐生有点伤感,“这孩子,从生下来,父母就没怎么管她。”乐生说,乐燕的外婆是个农村老太太,年纪又大了,根本带不了乐燕。乐燕四岁时,她妈妈刘琴把她抱到了乐家。“刘琴知道我住在哪里。敲开我的门,连板凳都没坐,把乐燕放在地上,对我说:‘以后这孩子就你们养了!"说完,刘琴就走了,从此,乐家再也没见过她,而乐燕几乎也再没见过妈妈。

她的不幸

“如果将来有一天,她出狱了,还能回你的家吗?”记者问。乐生又摇了摇头,“回不来了,没有地方了。”乐生说,“现在这个家里,哪有容她的地方呢?”

从小没有父母的爱

其实,当时乐生的居住条件也并不好。家里只有57平方米,老两口跟大儿子住在一起,大儿子也已经结婚了。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为此乐生想了一个办法,他在客厅里支一张简易床,晚上把床放下来。

刚到爷爷家,乐生就感觉到了这个孙女的不一样。“别的孩子都会想爸爸妈妈,她啥也不想。”乐生说,不见了妈妈,乐燕不哭不吵,该吃就吃,该玩就玩。乐东也定期来看父亲,看到乐东,乐燕心情好的时候,会喊他“爸爸”,如果心情不好,就会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在爷爷乐生看来,现在乐燕出这种事,跟她小时候的遭遇不无关系,“她自小就没有享受到这种爱,长大了,怎么会懂得去爱自己的孩子?”乐生说。

一个“多余”的人

到了爷爷家后,乐生发现,这个孙女没有户口,他到派出所去登记户口,却被拒绝了。因为他拿不出任何关于这个孩子的证明材料。“连出生证明都被她爸爸丢了。”乐生说,就像这个孩子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一样,找不到她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任何痕迹。办不了户口,上学成了问题。后来,在社区的帮助下,乐燕10岁那年,终于上了小学,开始读1年级。“她上学后,成了同学们的嘲笑对象。”乐生说,因为乐燕本来个子就高,年龄又大,她坐在最后一排,跟其他的学生根本合不来。成绩很差,读到二年级,她就不愿意上学了。

十四岁离家,一去不回

虽然读书不好,但乐生还是为自己的孙女规划了一个未来的梦想。“我告诉她,现在她还小,我养着她,养她到18岁。”乐生说,等她18岁了,可以找工作了,哪怕做个洗碗工,然后找个好男人嫁了,就这么居家过日子。“我也不需要她发什么大财,也从来没想过她将来会帮我养老。我有退休工资,我不靠她。”乐生说,“我就怕这孩子不学好,这样就糟蹋了。”

乐生担心的事还是来了。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乐燕喜欢出去玩,而且好多天不回家。为防止乐燕出门,乐生把门反锁好,并且跟老伴轮流盯着她。但是,在乐燕14岁的那一年,她还是偷偷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之前也警告过她,告诉她,你再走出这家门,就再也不要回来了!但她真的没有回来过!”乐生的眼圈有点红,“其实我是吓唬吓唬她的。”

16岁那年染上毒瘾

走出爷爷家后,乐燕这个未成年少女,就流落在各种场所,她曾在酒吧当过推销员,也曾在足疗店工作过。16岁的那一年,她还染上了毒瘾。她常常身无分文,有时候一天会吃不到一顿饭,夜里就在车站睡觉。还曾被人绑架到中山陵,夜里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逃出来。跟人吵架的时候,背上还曾挨了一刀,至今伤疤都在。

在乐燕出去“闯荡”的这几年,乐生也曾找过她,爸爸乐东也找过她,但没有找到。

去年4月份左右,是祖孙俩的最后一次见面。当时,乐生的老伴在医院住院,生命垂危。乐燕知道奶奶住院的消息后,抱着两个孩子来看奶奶。“我还抱过这两个孩子。”乐生说,当时他还称赞乐燕的大女儿长得好,圆滚滚的,很可爱。

在离别的时候,乐燕说:“爷爷,我没有钱买奶粉喂孩子。”乐生就掏出两百元给她。下楼后,乐生看见有一个男的在楼下等她。“她是我老公。”乐燕说。男子微笑着向乐生点了点头。看到这名男子,乐生稍微放宽了一点心,“有了家就好,好好过日子吧!”乐生对孙女说。

在医院见到乐燕,这是到现在为止,乐生与孙女见的最后一面。


饿死两女童案续:22岁狠心妈妈再怀孕




链接

“@南京V法院”发布:我院已于2013年8月18日受理乐燕涉嫌故意杀人一案,检察机关起诉认为被告人乐燕负有法定义务且有履行能力,明知不履行抚养义务会导致二幼女死亡,仍然采取放任的态度,致使危害后果发生,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我院已向被告人送达了起诉书副本,并将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该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