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风雷”武直-10飞行员:心与“直-10”一起飞

走近“风雷”武直-10飞行员:心与“直-10”一起飞

李魁元

特级飞行员,大校军衔,安全飞行7000小时

半百“老飞”壮心不已

■本报特约记者 周敬波

孙悟空一个“筋斗云”翻过十万八千里,李“老飞”一个“斜筋斗”翻出我军陆航飞行的新天地——这是陆航飞行表演队的飞行员给他们队长李魁元的评价。

此次直博会,年过半百的李魁元驾驶武直-10翻出“斜筋斗”惊艳全场。在世界范围内,这个动作也通常只有改装过的轻型表演机才能完成,很少有武装直升机能做到。

自17岁第一次单飞起,李魁元的字典里似乎就没有“不可能”。从飞固定翼战机到我军首批直升机飞行员,从教学飞行、作战飞行再到表演飞行,屡屡“跨界”的他总是表现完美:历经多次改装,掌握了初教六、直-5、直-9等多种机型;两次驾机参加国庆大阅兵;最早驾驶直升机飞出国门参加军演……

这次飞行表演,李魁元驾驶武直-10完成了垂直俯冲、垂直倒转、半滚倒转等多个高难险动作,许多动作在国内都属首次。不过,这名已年近退休的“老飞”还有更高目标:“驾驶国产武装直升机,飞出我们能飞别人飞不了的特技动作。”

走近“风雷”武直-10飞行员:心与“直-10”一起飞

赵德荣

一级飞行员,中校军衔,安全飞行3000小时

“阅兵机长”挑战极限

■叶 斌

4年前,他驾驶中国阅兵史上最大直升机编队的直-9长机,以秒米不差的精度稳稳飞过天安门广场;如今,他又驾驶武直-10在天津滨海新区上空狂舞苍穹。

谈及驾驶两型直升机的感受,陆航飞行表演队指挥员赵德荣说,一个是开轿车跑高速公路,一个是驾驶越野车穿山越岭。

这两种体验或许也可用来描述赵德荣在陆航表演队中的两种身份。

作为指挥员,赵德荣以严谨的训法确保了飞行表演队水平稳步提升。组队之初,从全军挑选的队员飞过武直-10的寥寥无几,首次表演飞行却迫在眉睫。为此,他千方百计创新组训方法:组织舱内操作强化练习,使之形成“肌肉疲劳记忆”;地面精确量取编队间距,反复观察形成视觉惯性……

作为飞行员,赵德荣勇于挑战、大胆探索特技。此次表演“四机开花”,他飞的是难度最大的3号机,需要在3架直升机间完成翻滚。为将动作做得紧凑美观,他硬是将翻滚时的直升机间距压缩到了难以想象的20米。赵德荣常跟队友说,要飞出国产直升机的最高性能,就得有股子挑战极限的韧劲。

走近“风雷”武直-10飞行员:心与“直-10”一起飞

白云飞

一级飞行员,中校军衔,安全飞行3000小时

院校“教头”华丽转身

■任银妮

航校教员白云飞曾以为,自己会带着学员飞一辈子的直升机基础课目。

不过,任教11年后的2013年,凭借教授基础课目打下的过硬基本功,白云飞通过层层筛选,成了一名专飞高难特技动作的飞行表演队员。

可是坐到密密麻麻的数字“屏显”前,习惯了指针式仪表的白云飞却少了主见:“多年来一直是飞直-11教练机,武直-10从未接触过,而且还要飞各种超极限、高难度动作,自己究竟能不能胜任?”

为给出肯定的答案,白云飞拿出了以往“苛求”学员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炎炎夏日,他在温度高达四五十摄氏度的机舱内一练就是几小时,穿着飞行服“洗桑拿”;无论是休息日还是训练之余,他都闷在屋里“啃”理论,不懂就拜师,逢人就请教……

仅用2个月,白云飞就完成了所有动作的改装飞行。此次表演,他配合李魁元一口气完成了多个单机表演动作,赢得了观众阵阵喝彩。

“以前的成就感是看着学生毕业,现在则在于完成每一个新的高难度动作飞行。”白云飞说。

走近“风雷”武直-10飞行员:心与“直-10”一起飞

刘 波

一级飞行员,少校军衔,安全飞行1500小时

阳光“80后”巧驯战鹰

■李 鹏 王 震

1981年出生的刘波是表演队里最年轻的队员,也是唯一的“80后”。

别看他年纪不大,却已飞过我国三代武装直升机,曾执行过汶川抗震救灾、“雪豹”突击队联训等十余项重大任务。

对于驾驶直升机飞行表演,刘波说,从第一次驾驶武直-10起,自己就被其强大的机动力、灵活的操控性、先进的飞行配备和良好的密封性所吸引。

不过,强悍的战鹰也难驾驭。以此次刘波参加表演的“四机开花”为例,直升机开花到达顶点后,从俯冲到改出只有3到5秒时间,飞行员动作不仅要迅速精准还得柔和平稳。

为增强操作战机的灵活性,富于想象的刘波可谓别出心裁:练习打羽毛球,锻炼眼、脑、手的协同度;学习弹钢琴,提高手腕和手指柔和性……经他迅速提升的训练成绩验证,这些训练内容成了表演队业余活动的“共同课目”。

目前,刘波已娴熟掌握多个特技飞行动作,阳光自信的他正追寻着自己更高的目标:人机合一、随心所欲飞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