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是把双刃剑。用于和平建设,它的力量是无穷的;用于战争,它的力量也是非常恐怖的。自从1896年,法国物理学家贝克勒尔首次发现放射性物质以来,在研究核物质在各方面的应用与基于新能源开发的核能上,人类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也放出了一个可怕的魔鬼:在战争中,核武器的研究飞速发展,最后催生了第一颗核弹,并制造出了第一颗被用于战争的核弹。

随着蘑菇云冉冉升起,二战彻底结束,但是这世界上的核战备竞赛大幕却就此拉开了,有核势力竞相研发更强更大的核武,以达到威吓并压制对手的目的。短短几十年间,热核武器的当量就发展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强度,甚至足以影响到地壳板块的稳定。强大的势力一边不断发展更大当量的核武及运载工具,朝着你死我不活的道路上你追我赶奋勇争先。一边却联合起来建立核不扩散公约等大国规则,尽可能阻止其他国家拥有核武以达到压制并称霸的目的。在这种情形下,那些受限于核原料来源或是制造技术的弱小势力无法得到自己的核武,却“探索”出了另一个为大势力所不屑的,但同样颇具威慑力的偏门核武-----脏弹。

研发核武,是为了战略或是战术上的需要,而战争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利益,主要是为了争夺土地或是资源。所以,有核国家才会在拥有原子弹的基础上竞相研发杀伤力更大而残余辐射污染物更少的中子弹等。以达到既可以最大限度杀伤敌方有生力量,但又尽量不污损敌占区资源及设施以达到为我所用的目的;或者是研发更小当量的热核武器,在尽量减少人员伤亡及污染范围的前提下,达到消灭敌方战略中心指挥中心目的。

而脏弹这种东西却与之相反,直接杀伤力可能很弱,但制造者追求的是尽可能大的辐射污染范围,追求的是污染物质能长久沾染某个区域并对任何进入污染范围的生物体产生严重伤害,从而制造出无人区,更希望辐射尘能随风飘散影响广泛,达到纯粹而彻底的破坏目的,对正常的社会环境经济环境和人员造成严重打击。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切尔诺贝利核污染事件,几十年过去了,核电站方圆30公里内仍然是人畜禁入的严重污染区。而更大的范围内,人畜依旧生活在较高的辐射值下,变异生物畸形儿不断出现影响至今。前苏联为此花费了超过200亿美元和80万的劳动力,而苏联那几年的农产品和肉制品产出与出口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格鲁吉亚是前苏联最重要的粮食禽畜产地之一),对困境中的苏联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其对推动前苏联的解体起到的作用,有前苏的掘墓人戈尔巴乔夫的话为证------“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可能成为5年之后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其重要程度甚至要超过我所开启的改革事业。”

有目的性地制造出人为核污染区,这种纯粹的破坏性活动对世界经济和人民生活环境稳定的打击是巨大的,使用脏弹的人可以说是抱着“我之后哪怕洪水滔天”的阴暗心理而使用这种武器。与希特勒在最后的的疯狂中,下令破坏德国所有的民生物资及设施,试图拉着全德国一起陪葬的那种心理相比,脏弹所能造成的后果在现在的世界环境下则可能更为恶劣。试想下在科威特港这样的石油重要运输地、华尔街等金融中心或者是人口上千万的大城市中心引爆脏弹,对整个世界环境造成的冲击.......

<p> <p>但是脏弹以其制作成本低廉、制作过程简单、原材料较为易得的三个特点被“誉为”穷国的原子弹、恐怖粪纸梦寐以求的大杀器。而各个势力,不论有核无核,都对这种“疯子专用”的武器深有戒心。可以肯定的是,第一个拉响脏弹的个人或是势力,无论身处何地,要么必须保证其举动可以永不为外界所知;要么就是垂死挣扎丧心病狂到毫不在乎自己的明天--------真正的全民公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