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价薛蛮子案不应意气用事

前不久,北京市公安局打掉多个卖淫嫖娼窝点,先后抓获27名违法犯罪嫌疑人,包括薛蛮子及卖淫女张某。警方称,不到20天时间里,薛蛮子先后3次嫖娼,抓获当日嫖资为1500元。此外,薛蛮子至少与10余名卖淫女进行卖淫嫖娼,涉嫌聚众淫乱。

薛蛮子已经供认,为满足自己的特殊的欲望和性癖好,他在国外生活期间染上了嫖娼恶习,来中国后继续频繁嫖娼,对嫖娼和聚众淫乱几近痴迷。事实确凿,薛蛮子也已供认不讳。但在这种情境中,仍有不少人为薛蛮子强辩,特别是一些网络大V,替薛蛮子开脱,仿佛薛蛮子“比窦娥还冤”,这真是奇怪而可怕的逻辑。

为薛蛮子开脱集中在三个层面:一是认为嫖娼是私德,没什么大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卖淫嫖娼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五百元以下罚款。嫖娼已经触犯了法律,怎么只是私德?

二是俨然把薛蛮子描绘成英雄。比如有些大V不遗余力地拿薛蛮子与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相比较,称马丁•路德•金也嫖过娼。难道,马丁•路德•金嫖过娼,就证明薛蛮子嫖娼是正确的吗?就能推断出薛蛮子像马丁•路德•金一样伟大吗?这是何其轻浮而可鄙的逻辑。

三是认为既然上海法官都嫖娼,薛蛮子为何不可以?在现行法律下,任何人嫖娼都不是光彩的事,都是违法之举,法官嫖娼同样受到了处罚,薛蛮子也必须受到处罚。有人说,薛蛮子嫖娼用的是自己的钱,又不是公款,不是公款不等于嫖娼就可理直气壮,就具有道德优势。无论私款还是公款,无论什么身份,嫖娼就是违法,毫无疑问。

此外,还有人从所谓的“私域”角度为薛蛮子开脱,认为公安部门对其查处,是公权力对私域的侵入。这一辩解同样可笑,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称:“持此论者大概不清楚,案件是在淫秽场所破获的,难道一扇关着的门就可以把法律挡在门外?一个所谓“私域”就能免除法律的管辖?”打出“私域”牌,无非是强词夺理,混淆是非而已。

《人民日报》法人微博称:“错了就是错了,栽了就是栽了,事实摆在那里,一切交给法律。”是的,在法治时代,一切应有法律说了算,背离法律的开脱,是无力的,也是可笑的;无视事实,意气用事,只会让薛蛮子更难堪。

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更加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维护国家法制的统一、尊严、权威。打造法治社会,官员要守法,执法部门要依法办事,每个公民也须尊重法律,敬畏法律,如果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认为薛蛮子是“自己人”,就为他不讲事实地开脱,并不可取。所以说,评价薛蛮子案,应该尊重事实,不能意气用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