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二战前苏联曾为纳粹德国秘密培养装备甲兵

wb1951 收藏 10 176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揭秘:二战前苏联曾为纳粹德国秘密培养装备甲兵


核心提示:1928年8月1日,坦克学校正式开学。不过,学校真正意义上的开学是在1929年上半年。最初4个月里,只有德国学员在这里学习,随后首批10名苏联学员来到这里。为了教学和试验,德国共运来12辆坦克。

揭秘:二战前苏联曾为纳粹德国秘密培养装备甲兵

本文摘自《坦克装甲车辆》2010年第2期,作者:田剑威,原题:《专为纳粹德国培养装备甲兵的秘密学校喀山坦克学校》

在俄罗斯军事史学界。提起喀山,就会引起一片争论,争论焦点集中在两个问题上:一是二战前那里是否存在一个专为纳粹德国培养装甲兵的秘密学校?二是后来成为纳粹德军“闪击英雄”的海因茨·古德里安上将到底在这所学校受过训吗?最近,笔者有幸前往喀山,亲自搜集到一些相关信息,与读者分享。

喀山坦克学校的建立

奥伦堡公路是横穿喀山市的主干线,当车辆驶近卡尔戈波利军营时,公路两旁就会出现密实的金属栅栏。当来到一个检查站时,附近的花岗岩石座上伫立着一些报废的坦克。透过坦克间隙,可以看到不远处几座有着百年历史的教学楼,那就是车里雅宾斯克坦克学院喀山分院,当地人将其称作“喀山坦克学校”。

说起这座学校,还得从1910年谈起。当年,沙俄政府制定新的战争动员计划,按计划喀山地区修建军营,用于部署第5步兵团。军营本应设置在喀山城内,可由于那里没有地方,只好改在城郊的卡尔戈波利镇。当时,由于俄军高层的狂热支持,军营的主要规划还没做完,工地就开始忙碌了,很快出现了26幢建筑。

一战结束后,战败的德国与新生的苏俄(1922年改称苏联)成为“欧洲贱民”(英国首相劳埃德·乔冶语)。面对《凡尔赛和约》的压迫,德国一心想复仇,但这需要强大的国力、训练有素的军队和现代化的武器,而《凡尔赛和约》严格限定德国不得建立进攻型军队,特别是坦克部队。德国只好秘密生产坦克,并寻找一个可以培养装甲兵的秘密地点。与此同时,百废待兴的苏联没有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熟练的技术骨干,于是,德苏两国为了各自的利益走到了一起。

经过长时间的谈判。德国在莫斯科建立了名为“莫斯科中心”的执行机构,由德国著名飞行员冯·德尔·里托姆茨领导。1925年10月2日,里托姆茨代表德国政府与苏联签署了在喀山建立联合坦克学校的协议,代表苏联政府签字的是红军总参情报总局(格鲁乌)局长I·K·别尔金。协议规定,坦克学校建在废弃的卡尔戈渡利军营里,除了那里的建筑,操场、靶场和道路全部归学校所有,协议为期三年,期满后学校内的坦克、弹药、装备和器材等都由德方带走。从1927年7月起,德国人开始正式建设坦克学校,除对旧营房进行整修外,还改建补建了许多设施,工程整整持续一年半,大约花费150~200万德国马克(当时汇率)。

“卡马”背后的秘密

在这里,先介绍一下连喀山本地人都不清楚的博物馆。2009年鱼月,俄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即苏联克格勃的“遗腹子”)公共关系处长罗韦利·卡沙波夫筹建了一座特殊的博物馆,他没有过多地解释建设这座博物馆的原因。笔者有幸成为该博物馆的首批参观者之一,这里向人们展示了许多有关克格勃的人物、文件和武器装备,甚至包括一些绝密文件。在一个展台上摆放着一组照片,让人一眼就能认出那是上世纪20年代的一批德国著名坦克。坦克后面的背景就是喀山卡尔戈波利营区。德国人的坦克怎么会出现在苏联军营里呢?博物馆创始人卡沙波夫向大家介绍了其中的原委。

照片上的营区就是1928年苏德联合建立的喀山坦克学校,那些坦克也是德国人带来的。很长时间内,这座学校一直使用的代号是“卡马”(KaMa)——卡马是西伯利亚一条河的名字,附近一座城市也叫卡马,苏德在这所学校的合作一直持续到1933年夏末。

不少记者感慨,喀山坦克学校如今地处闹市电心,却长年不为人知,保密手段何等高超!其实在上世纪20~30年代,卡尔戈波利营区还处在市区边缘,学校使用了旧有的空营房。外面还砌有高高的围墙,不用说人了,连老鼠都钻不进去。另外,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格别乌,克格勃的前身之一)还专门派遣精干人员负责安全和保密。最初,坦克学校对外称作“农业培训班”,为掩人耳目,德国克虏伯公司还专门运来几台拖拉机。后来,学校又改成与其训练内容相近的名字,叫作“特别航空化学培训班”。所有在这里学习和授课的德国人都穿上苏军军服,连军衔等级都与苏军一样,只有到子晚上,当他们返回自己的宿舍后才换上简单的便服。他们的演习和操作课都在喀山城外的坦克训练场进行,距学校和城区都很远。

1933年夏,上台后,喀山坦克学校关闭,包括坦克在内的所有装备几乎都留在了这里。后来,苏联又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后来举世闻名的“喀山坦克学校”,即车里雅宾斯克坦克学院喀山分院。其实,德国人对遗留在苏联的坦克也非常担心,一直想将它们运回国,特别是两辆属于高度机密的坦克,它们分别由克虏伯公司和莱茵金属公司生产。但德国人最终没有成功,这些坦克成为苏联坦克研发的重要参考依据。

渐成大器的“喀山学员”

1928年8月1日,坦克学校正式开学。不过,学校真正意义上的开学是在1929年上半年。最初4个月里,只有德国学员在这里学习,随后首批10名苏联学员来到这里。为了教学和试验,德国共运来12辆坦克,它们被装在专门的大木箱里,由专人押运,这些坦克在文件中被称为“超级拖拉机”(Grosstraktor),主要有三种型号,分别出自戴姆勒一公司、莱茵金属公司和克虏伯公司。通过对图纸的研究和参与实验教学,苏联人学到不少知识和经验,为日后自己开发坦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苏联的T-24、T-26、T-35和BT坦克都采用了德国人的设计元素,例如悬挂系统、焊接车体、车组乘员布局、观瞄系统、双联机枪和炮塔等。另外,一些设计理念和制造技术也都借鉴了德国人的经验。

学员们在这里主要学习现代装甲兵战术和坦克作战指挥等课程。苏德两国学员在一起学习,教员是德国著名坦克专家哈海尔少校,他平时很少说话,说的最多的就是跟坦克有关的。当时,苏联坦克发展还比较落后,连瞄准和导航设备都没有。通过在喀山学校的学习,苏联坦克兵几乎掌握了德国所有坦克的战术技术性能。

不久前,笔者从诸多资料中找到完整的喀山学校德国学员名单,学员共分三期,共28人,当时4人为少校,其余都是上尉,后来他们在二战中屡立战功且步步高升。约翰纳哈尔德上尉(Johann Haarde)是第二批学员,后来升为中将,担任第25装甲师师长。同为第二期学员的理查德·科尔上尉(Richard Koll)在1944年晋升为少将,担任第1装甲师师长。沃尔特·摩德尔上尉(Walter Model)后在担任第3装甲师“骷髅”师师长时作战有功,被授予“骑士”十字勋章。约翰内斯·奈特维希上尉(Johannes Nedtwig)在1943年升为中将,领导第5装甲师。第17装甲师末任师长捷奥多尔·克列奇梅尔(Theodor Kretschmer)也毕业于喀山学校,他曾在1945年率部镇压捷克布拉格起义,结果被指挥的苏联乌克兰第1方面军全歼。此外,曾率领过德国驻北非的第8装甲团的捷耶格上校也来自喀山学校。

古德里安与喀山坦克学校

许多历史学家认为,德军装甲兵司令古德里安也曾在喀山坦克学校进修多年,这期间的学习过程对他后来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最终帮助他在1941年夏秋之季成功组织了攻占苏联大片领土的坦克战役。

卡沙波夫说,事实并非如此,古德里安并未在这里进行过长时间的学习。喀山坦克学校成立时,古德里安已是德国摩托化部队参谋长了。不过,他确实来过喀山,而且是以将军身份来视察工作的。博物馆内保存有格别乌记录古德里安喀山之行的全程报告,报告披露古德里安除了参观喀山学校外,还参观了喀山的名胜古迹,其中包括彼得教堂和保罗教堂,还做了礼拜,并对教堂处于如此荒凉的状态表示愤懑。

古德里安是个直率的人,他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他对喀山地区许多历史建筑未得到良好保护而感到失望。此外,他对苏联人好大喜功的作法也非常吃惊,他看到许多地方都兴师动众地搞建设,可往往还没建完就停工了,然后又在另一个地方建,结果前一个工程荒废了,甚至被拆毁了。

古德里安的目光非常尖锐,作为德国高级军官和机械化部队的缔造者,他丝毫不掩盖自己对苏联政府的不满,他对喀山学校的混乱状况非常恼火。古德里安是纳粹国防军将领的典范,他见解独特,性格倔强,敢于违背上级命令,对于高高在上的希特勒,他也不像别人那样将其视为神灵,甚至还公开将德国失败的原因归咎于希特勒本人。

喀山学校的“落幕”

对于送上门来的肥肉,格别乌绝不会置之门外,他们在喀山学校的德国人中物色了多个目标,并成功发展成自己的间谍。格别乌从喀山坦克学校获取大量重要情报,其中包括德军组织结构、战略计划、新型武器装备和绝密的科技办法等,收获颇丰。此外,还有一些德国学员反对纳粹制度,向往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于是就主动为格别乌提供情报。不过从解密文件显示,这样的人并不多。循规蹈矩、遵守纪律的德国人对苏联混乱的秩序和粗暴的管理非常看不惯,并多次表示过不过不满,也许正是基于这种原因,主动为苏联服务的人不是很多。渐渐地,德国人发现,苏德之间的合作几乎一边倒地有利于苏方,苏联红军从德国人那里捡到的有用的技术或战术知识远超过这些“来自西方的反动客人”在苏联得到的好处。而在同时,苏联坦克工业已处于自己的黄金发展时代,德国人提供的帮助显然正当其时。

不过苏联人却不这样看。据喀山国家档案馆珍藏的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电报底稿显示,德国学员有时有意无意中透露给苏方,1932年以后,《凡尔赛和约》对德国军备的限制逐渐放松,一旦最初的装甲兵骨干在苏联训练完毕,德国人就逐渐确信自己有能力在德国领土上进行训练,并在必要的时候快速动员组织起一支装甲力量。由于潜在的苏联间谍威胁,在德国人眼里,继续在苏联进行装甲兵训练变得更加困难了。最后,随着世界性大萧条的加剧,德国向苏联支付租金的能力也越来越弱。于是,喀山学校在合作双方都觉得没有必要存在的情况下无奈地走向了终结。

〔链接〕古德里安早期生平

1907年2月,从中等军事学校毕业的古德里安进入汉诺威骑兵营,营长是他的父亲。1914年,他从德国军事学院毕业,被授予上尉军衔。此时,他圆满结束了与玛格丽塔·格尔娜的马拉松式恋情,最终走入婚姻殿堂。同年8月,他们的儿子海因茨京特出生,日后也成为一名将军。一战结束前,古德里安在意大利的德军占领区军事代办处任职,后来到德国东部边界参与平息“斯巴达克团”革命,随后又到德国戈斯拉尔担任骑兵营长,1922年1月调到巴伐利亚第7汽车营。这段经历奠定了他的仕途基础,13年后,他成功地将他的营扩编为一个装甲师。在此期间,古德里安历尽辛苦,但也收益颇丰,不仅建立了一个装甲师,还制定了装甲兵战术手册,后来该手册也成为德军乃至世界各国坦克部队的教科书。

古德里安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同事,也是他的直接领导——奥斯瓦尔德·鲁茨。鲁茨曾担任过喀山坦克学校德方最高长官,正是他招募古德里安建立坦克部队的。古德里安还有一个得力助手,名为冯拉德尔梅,也是喀山坦克学校的毕业生。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